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八十八章 原罪的证明

第十卷 BUG 第八十八章 原罪的证明

本书:独游  |  字数:4703  |  更新时间:

暗仿佛只存在于一瞬间,甚至连我敏锐的神经也没有黑暗的降临。我端坐在酒馆中,一切如旧。除了我和老板,酒馆里空无一人,我手握酒杯,没有喝完的残酒还尚且存留在杯中。倘若不是一早就已经知晓,我甚至根本就察觉不到至高神的威力刚刚在这一片广大的土地上得到了彰显。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坚信,那场骇人的黑暗曾经笼罩――而且一定笼罩了很久。之所以它显得如此短暂,是因为整个都被至高神的巨手抛到了时光洪流的夹缝之中,因此我们并没有察觉到时间的流动。

而且,我更为坚信的是,在至高神宏伟巨力的修正之下,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一些细微而又深远的变化。

当我把杯中最后一口麦酒饮下,身旁的空间忽然发生了一丝微妙的扭曲。一个涉空者矮人的身躯在空气中渐渐显露出来。很快,他就成功地完成了这趟时空旅程,完全地显现在了我的身边。

看见我已经站在身旁,他亲切地对我笑了笑,友好地跟我打了声招呼:“你来得可真早啊。”不等我张口回应,他已经细细检视起自己的各项属性,而后略带恼火地摇了摇头:

“哎,果然改回来了。早知道当初我就不花这笔冤枉钱了。”说着,他把手上正戴着的那副“拳击手套”褪了下来,无奈地冲着我耸耸肩,愤愤地骂道:“***。白花了十枚金币,买了件没有用地十三级垃圾装备,就这样一下子都废了。”

说完,他就用力把这副手套扔在酒桌上,连看都不愿再多看它一眼――只有那些从不挑剔客户的原生者开设的店铺,才愿意接收这种十三级的垃圾货色,而他们最多也只愿意出几十个铜子儿的价钱。想必这个矮人不会缺这点零钱给自己找不痛快吧。

我注意到,在他摘下手套之后,他的属性没有丝毫变化。

十枚金币的价格。这意味着他肯定是从我们公会不知哪位奸商小号的手中抢购到的这件破烂,对于这一点,我地正直的内心多多少少还是会感觉到有些惭愧的。站在他身边,我只觉得浑身不自在。生怕他看出来我和那个卖他拳套的坏小子是同党一样――尽管我们都知道,这种可能性完全不才能在。

我神色尴尬地和他敷衍了一会儿,说了两句类似“我也被骗了一笔钱”、“实在是太坑人了”这样连我自己也不信地鬼话,然后就落荒而逃奔出了酒馆。大街上空荡荡的。绝大多数涉空者还没来得及降临,只有那些老实得近乎木讷的原生者商贩们还在沉默不语地照看着自己的商铺,等待着那些早晚会出现地客人。这么安静的街道让我觉得很有些不适应,我望着空荡荡的大街发呆。正不知该何去何从,一阵清冽的微风忽然迎面拂来,吹得我头脑一阵清醒:

哦。我自己装备地拳击手套也还没来得及摘下来呢。

我伸出双手。打算按照神的旨意。将这副违背神意存在的拳套除下。

可当我摊开双手地时候,一丝惊讶立刻冲击着我地头脑:

幸亏我在神威降临之前看了一眼自己地属性;幸亏我的记忆力还不错。把各项属性全部记了下来;幸亏我出于好奇,在摘除手套之前又多看了一眼自己地属性,幸亏……

总之,我惊讶地发现,我的属性和之前相比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响尾蛇的劈风刃”只有170攻击力,算上我自己本身的击,一共应该是293。而此时,我发现自己的攻击属性上赫然写着“123+210的字样。我看遍了我的新头盔、新腰带、新戒指、新饰品等等等等这一系列刚换上身的崭新装备,不出所料地没有发现它们有任何提升攻击力的效能――那多出来40点攻击力,总之不会是裤加上去的吧。

不止如此,我的攻击速度提升的数据也远比这把长剑上标注得要少,多出来的部分倒是和拳击手套的攻速加成非常吻合。

最妙的是,以前人们带上那副拳击手套的时候,会在检视属性栏时看见两副手套的介绍,无论是拳击手套还是原本的铠甲护手都不会被掩盖住。

而现在,当我摊开手掌时,分明能够清楚地看到那副拳击手套就戴在我的手上,可当我检视自己的状态时,却怎么也无法在装备栏里找到它的踪影。这副违背众神法则存在的拳套,在我的手中就像是一个神秘莫测的鬼影,在“有”与“无”之间达到了一个诡异的平衡,成为了一个悖论式的存在。

我一时有些头脑发懵,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很快我意识到了这意味着什么――我的攻击力将永远比别人高出一阶!在我今后将面对的无数危险的冒险生涯中,这一点点不为人知的优势或许会成为我最后的一招杀手锏,在最危急的时刻救下我的命。我顿时觉得自己就好像被一块美味松软、香甜可口的馅饼当头击中一样,拣了现成便宜让我难耐不住、心中一阵窃喜。

但很快,这层兴奋激荡的心情逐渐褪去,理智重新控制了我的思维能力,我开始试着冷静地思考这件事情可能产生的后果:

拳击手套的特殊作用是不为神所接受的错误存在;

方才的事实证明,拳击手套的特殊效果已经被至高神的神力所消除;

至高神的神力并没有消除拳击手套附加在我身上的特殊效果……

稍有一点简单推理能力的人都会很容易地发现,一个令我心底冰凉的结论已经呼之欲出:

或许――仅仅是或许。这是一个我绝不愿意承认地假设――或许,我的存在就是一场错误,我本身就是至高神所不能接受的一个孤独的灵魂。

倘若我的这小小的与众不同一不小心被人意外发现……

我心里倏地一惊,双手交叉,立刻就想将这副拳套从手指间剥落下来。我害怕,害怕在众神的眼中,这个难以察觉得到的拳套就是我无法除的原罪地象征;害怕今天这点小小的贪念在有朝一日会变成我耻辱的罪证,给我带来令众神震怒的惩罚。

可当我地手指触及到拳套皮质的表面时,一个大胆到了极点的问题倏地出现在我的头脑之中:我做错了什么?

从我有记忆地第一天起。我就遵循着众神划定的法则,胸怀坦荡地生活在这片广袤丰饶的土地上。我对神明虔诚尊敬,待人真诚热切;帮扶弱小必竭尽所能,对抗残暴者也都坚定不移。

或许吧。我还远称不上是这世上最善良、最虔诚的代表,在众神明锐地眼光中,我还只是一个满身污点的凡人,卑微而渺小;但是。我胸中怀着的是一个追求勇气与正义地战武士地心,从不曾愧对于脚下踩踏地这片大地。

众神,那

在九天之上、我们根本无法理解和揣摩的至高无上地们是否真的会因为我这特殊的存在而完全否定掉我的灵魂?一颗虔敬的心。是否真的会因为他存在的方式不同而变得污浊?那些最智慧也最伟大的存在们啊,难道会无视一个人的品行和德操,令他为从未做过的事情而受到灭顶的惩罚么?

不。我不相信!倘若我们就连神明的智慧和仁慈都要怀疑的话。那我们的信仰也就根本无从谈起。如果我坚信自己并无过错。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来逃避和掩饰我的不同呢?

我双拳紧握,牢牢抓住了手中的拳套。彻底打消了除下它们的念头。我决定遵从于自己所坚信的公正,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剩下的,就让神的意志来验证我的判断吧!

……另外,我不得不承认的是:能够偷偷地变得更强,在战斗中占到对手的便宜,确实是一件非常有诱惑力的事情,很难不让人心中暗爽啊……

解开了心中的困顿,我觉得心头一阵轻松,就连心跳也比往常轻快了许多。我觉得我的整个身心都得到了巨大的振奋,被一种坚实而笃定的伟大意志祝福着。

信仰,坚定的信仰,那是一种能够让人寄托和依赖的东西,让你的精神在彷徨中找到可以支撑的握柄,抚慰你惊惶无措的灵魂。

每个生命都需要自己的信仰,不论那究竟是什么:神明、理想、友谊、亲情……哪怕你去信仰一个橘子,只要你愿意相信,就会是幸福的。

遗憾的是,当我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的时候,我已经无所谓信与不信了……

下定决心,我暂时抛却了拳击手套给我带来的情绪波动,按照魔法信息的指示,从城市邮递员的手中领取了我的包裹――用公会公款购买的一批炼金术的原料。

看起来,炼金术师确实是一个比较罕见的生活职业。在我们公会的二十多名成员中,总共也就只有我这么一个炼金术师,而像是矿工、药剂师、制皮师这些职业的人却有很多。

和其他这些普通的生产型职业相比,炼金术师的学习和升级是艰难而缓慢的,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在于:修习炼金术需要收集多种多样不同类型的炼金材料,从常见到俯首可得的灯笼草、岩灰,到只能靠撞大运才能偶然获得的魔力元素、星辰碎片,炼金术所涉及的材料涉及到药剂、烹饪、锻造……等等等等多种不同的职业范畴,而且通常来说,炼制的物品等级越高,它所需要的原材料就越多,也越是珍贵稀有、价格昂贵。

不可否认,这世上确实可能存在着让人琢磨不透的高人隐士,凭借着我难以想象的天赋和辛劳刻苦钻研着,成为了让人景仰的高级别炼金术师。按照常理来推断,他们要么是富甲一方的有钱人――他们根本不在乎花钱买材料进行炼金术的研究,这很让人羡慕;要么是家徒四壁的穷光蛋――他们把所有的钱都填进了炼金术这个无底洞中去了,这很让人同情。

不过让人遗憾的是,通常来说,那些神志正常的有钱人多半不会从事炼金术师这样一个烧钱的生活职业,而那些神志正常的炼金术师也绝不会为了修习和试验而掏空自己的腰包,这就使得那些高级别的炼金术师变得和至高的神、异界的魔鬼、母亲腹中的胎儿和完美无缺的恋人一样,成为了只听说过而没有人见过的东西。

因此,我们很容易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二十多级的矿工和厨子满大街都有,而一个像我这样只有十八级的炼金术师都已经非常难得一见了。

不过现在,最大的困难已经被我们尊敬的会长大人轻易地解决了,现在我手中堆积如山的原材料足以满足二三十个我所知道的最高等级炼金术的需要,这意味着我的炼金术等级至少还能再升上一级。我简单估算了一下这些材料的价格:如果按照市价来计算,这堆东西恐怕要值上近万枚金币的价格;即便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其他会员们贡献给公会的库存,恐怕至少也要花上四五千枚金币的代价。

这时候,我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我们的会长大人随货物一同给我寄来的那封信笺,这是一封很简短的信,只有一句话:

等你炼金术级别提高了,可是要用产品还债的哦!

我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我们的会长大人对我还真是信心十足,可我实在看不出她对我的信心究竟是从何而来的。直到目前为止,我的炼金术技能也只能完成一些最基本的材料加工,充其量只是在转手过程中收一小笔加工费而已,还不如冒险打怪卖战利品的利润丰厚。指望着我靠炼金术偿还那么巨大的一笔债务――难道她还真的以为我有办法把水银和铅块变成金子么?

当然,这也不是不可能,按照炼金术的基本原理,只要能有一台功率足够强大的粒子对撞机,能够把粒子射入或射出物质的内部,强行改变物质的原子构成,就算是块石头我也可以把它变成一块黄澄澄、沉甸甸24的纯金。按照目前最先进的地精工业制造水平,只需要再过不到两千年就完全有可能把这种东西生产出来了。

我倒是并不介意满怀期待地等待着那一天的来临,可问题在于:我们尊敬会长大人妃茵大小姐是否愿意等那么久。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一头扎进了我的炼金术研究之中。按照我手头的这些配方,成功地把许多金属矿石融合成了一堆更为轻巧而同时又十分坚韧的合金,同时从蛇信藤中提炼出了一种更有韧性的植物纤维,可以代替铜丝缝制更为坚固的铠甲。当完成这一切的时候,我的炼金术等级也升高到了二十级。

对于炼金术而言,二十级又是一个难以跨越的门槛。在我到达这个级别之后,我发现无论我又炼制出多少物品,此前所有的配方都已经无法再提升我的炼金术技能经验。

这种情况曾经在我的炼金术达到五级后出现过,从那时起,简单的提炼和改变物品外观的初级炼制就已经无法再提高技能,直到我学会了利用提炼出的物品制造成望远镜才获得升级,并且掌握了制造合金的方法。

看来,想让我的炼金术更进一步,恐怕还要先找到更新的炼金术配方才成。

反正手头的材料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我停止了自己的炼制,恰好发现长弓射日也在,随手给他发过去一条信息,询问他的位置――刚刚炼制出来的这些合金对我全无用处,可在这个矮人武器制造师手中却有可能发挥更加巨大的作用。

很快我就收到了他的回信:“我在圣城,我能改良武器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