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八十九章 改良武器

第十卷 BUG 第八十九章 改良武器

本书:独游  |  字数:5725  |  更新时间:

一个武器制造师达到二十四级的时候,就可以开始学器”的进阶技巧,可以使一件武器的级别和属性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随便就能将一把只值二十个铜子儿的一级“缺口的钝剑”改造成所向披靡的屠龙利刃。要知道,你不可能无休止地重复改良一件武器,每件武器都有改良次数的上限。对于一堆只有一级的废铜烂铁,我们能给它的最大的预期也不过就是被改造成一堆三级的废铜烂铁,而且改造它所需要花费的代价,或许比你直接买一件属性平庸的三级武器还要高一些。只有那些基础属性还不错的低级武器,才能通过改良提升级别,发挥出更加巨大的威力来。

所以,在下决心改良自己的武器之前,你最好先考虑清楚它是否值得让你花费这个代价。

当我找到长弓射日的时候,他正站在一个熔炉旁紧张地忙碌着。一支几乎有一人多长、枪管比胳膊还粗的大号火枪摆在他的面前――我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属于精灵族女驯兽师雁阵的强力远程攻击武器“塞拉.炯”。

雁阵和弦歌雅意正站在一旁,充满期待地注视着长弓射日的动作。除了他们俩之外,半兽人影贼长三角和白衣剑客佛笑也已经闻讯赶来。

长弓射日用熔炉将几份金属融成液体,再通过他的工具浇铸到火枪上,紧接着用一只小号地锤子在上面轻轻敲打。一分一分地改变着金属的形状。很快,一层温暖的暗红色光泽呈螺旋状在火枪的周围闪现开来,接着又迅速地隐没下去,昭示着火枪的改良工作已经完成了。

“呼……”长弓射日松了一口气,将火枪送到雁阵的面前,“……我说过要帮你改良武器的,答应过你的事总算是完成了。”

“真是太谢谢你啦!”雁阵高兴地捧起“塞拉.炯”,双手在锃亮的枪管上爱惜地抚摸着,美丽地双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在欣喜中。她似乎是习惯性地偏过头来,向着精灵族神射手绽放出一簇明媚的笑容,仿佛正用这种方法与这个精灵男子分享自己的喜悦。弦歌雅意地脸上也带着会心的笑意,默契地冲着她轻轻点了点头。

在他们俩的眼神之间。仿佛有一朵温暖的火苗在轻轻燃烧着。

雁阵地喜悦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在长弓射日的悉心改造下,火枪“塞拉.炯”的级别提升到了四十五级――雁阵正好可以使用――威力更是远胜从前:

它地攻击加成提升到了160,命中+15,生命+120。30%的击倒几率没有变化,而且攻击速度更提高了20%。如果说还有什么不足的话,那就是失去了之前地散射攻击效果,无法再进行群体攻击了。不过随着我们级别地提高。敌人也变得越来越难对付,比起华而不实地群体攻击效果,强大的单体攻击能力可是要实惠得多了。

火枪地武器属性得到了显著的提升。对此我羡慕不已。心里也同样兴起了拜托长弓射日帮我改良武器的念头。但是。身为一个曾经成功接受过挫折教育灵魂洗礼的资深过来人,当初亲手磨碎了一座山峰、几乎是一不小心才成功磨制出一枚玻璃镜片的惨痛经历及时地让我悬崖勒马:这种刚刚学会的新技能总是存在着很大的不稳定性。在长弓射日的改良技能有足够的把握之前,我最好还是观望一下再说。

事实证明,我的顾虑是非常具有先见之明的……

亲眼目睹一次偶然的成功,往往会使人们忽略潜在的危险,这种缺乏理性思考的通病不但适用于许多人类,同样也适用于绿皮獠牙的半兽人,比如说:长三角。

眼见雁阵的武器成功升级,肥胖的半兽人影贼顿时兴奋起来。他捧着那把“尸毒匕首”亲热地凑到长弓射日的身边,拜托他帮忙改良这件武器。他的脸上挂满了亲切的笑容,犹如一朵“鲜艳的食人花”绽放在他那张大盘子脸上。

矮人武器制造师没有拒绝长三角的要求,他仔细看了看这把匕首,按照需要从背囊中翻找出不少优质的骨材,而后用工具一块一块仔细地镶嵌了上去,又用他的工具将匕首细细地打磨了一遍,在刃背上雕刻出几道凶狠的纹路。没过多久,又一道暗红色的闪光亮起在长弓射日的手中,经过了改良的尸毒匕首终于在我们期待的目光中闪亮登场了。

经过了长弓射日的改造,这把匕首的造型变得更加阴冷邪恶,那用指骨拼接而成的握柄扭曲地盘结在一起,犹如一个濒死者痛苦挣扎的手掌,充满了后现代非主流颓废主义的那种冷峻而又绝望的华丽风格。

凭心而论,改良之后的尸毒匕首在外形上确实大有改观,与其说它是一件精美绝伦的武器,我甚至更倾向于把它当成一件杀伤力强劲的艺术品。

但令人遗憾的是,这大概也是这次改良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了。

“尸毒匕首:伤害+88敏捷+19,生命+99,30%的机会一击造成两次伤害……”这是我从它的属性栏里看到的内容。有没有觉得很眼熟?你说对了,它的所有主要属性都和刚刚制造出来的时候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我完全无法想象,仅仅是刚刚学会武器改良技能的长弓射日到底是如何在“加”与“减”之间达到如此完美无瑕的平衡的,以至于能使他之前所作的一切都变成了无用功。

而这,竟然还远远不是全部。

在“尸

”的附加技能这一栏里,我看见了这样地说明:“…能:尸毒。每15钟有一次释放尸毒的机会,连续30秒给敌人造成每最少30点的伤害,使用者受到3的尸毒反噬……”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以前尸毒的伤害是每秒最少20点.:噬的效果只是2而已。

发现了这仅有的一点属性区别,我的眼前顿时浮现出长三角地生命以每秒90点的速度减少直到被榨成干尸的凄凉景象――除非L充盈到了尿血地地步,否则肯定禁不住这种自杀式攻击的致命折腾。

这简直是一个伟大到了极点同时也愚蠢到了极点的奇迹,我甚至怀疑是不是伟大的至高神借助长弓射日地双手完成的这一切,而他这样做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证明他已经无所不能到了随时随地让人傻眼地地步。

“长……弓……射……日……”半兽人影贼咬牙切齿地喊着矮人武器制造师的名字。恨不得把这个名字连同它的主人一起,狠狠咬在牙根底下嚼碎舔烂磨成碎渣才能表达自己心头愤慨似地:

“……你管这叫什么?武器改良?这该死地玩意儿到底什么鬼地方变‘良’了?”

“嗯……”矮人捋着自己纷乱地红胡子低头沉吟了片刻,好不容易才避重就轻地憋出了一个答案:“……至少它尸毒技能的杀伤力比以前提高了。”

“你这个把尾巴长在脸上地二等残废,这种杀伤力提高了有个鸟用啊!除了能让我自杀时死得更快一点儿。你还干了什么其他的事情吗?”长弓射日的答案显然不具备任何说服力。在这令人崩溃的“神奇”武器面前,长三角表现出了明显的狂躁症表征,他就像是吞了一大火药一样突然爆发起来,一把拽住长弓射日的衣领拼命摇晃。冲他愤怒地大声咆哮着――为了能成功扯住矮人的领子,他不得花费好大力气把自己的大肚皮折叠起来深蹲下去才成。

在半兽人的暴怒面前,长弓射日羞怯地蜷缩着,原本就并不高大的身体比往常更矮下了一截去。他委屈地将两手的食指在胸前对准。低着头可怜兮兮地辩解道:

“……它明明还比刚才更漂亮了的说……”

激愤、麻木、失望、哀凉……无数种负面情绪同时浮现在长三角的脸上,让他的表情看起来跌宕起伏、峰回路转。我从来没有见过谁的脸上能做出如此复杂的表情来,这简直就是“百感交集”这种抽象心理状态的表情具象化。

显然。他已经出离愤怒了!

大概脸越大。能够做出的表情就越丰富吧?

看着长三角满脸绿皮褶子、扭曲得就像是片大仙人掌一样的面孔。我心中暗自想到,同时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只有他一半宽窄的面颊――无论如何。我也做不出那么丰富多彩的表情来。

……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给朋友带来的损失,长弓射日主动要求为长三角改良他的副手武器:一柄二十五级的战锤“阴险敲击者”。

对于即将突破五十级的半兽人影贼来说,这柄战锤的级别实在是低得有些可怜了。但影贼在战斗中更多依赖于他们的各种威力强劲的机关陷阱,就算是近身搏斗也更擅长使用右手的匕首和短剑。长三角之所以直到现在还使用着这把低级战锤,主要是看中它额外附加的5%击率――当你和一个影贼战斗时就会明白:短暂的昏厥往往意味着一个强力的陷阱和一个隐身的对手,而这两者无论那一个都有可能成为你死亡的原因。

因为武器本身的级别不高,长三角没怎么犹豫就同意了。看来他的心里已经严重想开了:反正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被改得再差还能差到哪里去呢?

和前两次一样,长弓射日尽职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在一道明亮的光芒亮起之后,一柄经过了脱胎换骨的“阴险敲击者”闪亮登场了。

攻击力+120斗气值+100,15%击昏几率,攻击速度+10%……在刚看到这把战锤的属性时,我的心里流淌过一阵令人窒息的心悸:这把战锤地属性已经提升到了一个令人眼晕的地步,它最重要的击昏属性非但没有消失。而且攻击力也得到了大大加强。

面对着这样一柄人见人惧的“人间凶器”,即便是最最挑剔的人也只能流着口水满脸艳羡地说上一声:“哇噢……”我甚至已经打起了重新学习战锤技能的念头――如果这柄战锤属于我的话。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由衷地觉得:长三角这下子可真算是走了狗屎运。

不过,他自己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你这个短腿的垃圾制造者,难道就不能做出点真正有用地东西来吗?”长三角一把揪住正在沾沾自喜的红胡子矮人,抄起刚刚改良完成的战锤咬牙切齿地一下下用力贯在他的头顶上,看起来恨不得要把矮人地脑袋敲进肚子里。

“住……住手!你要干什么!这把锤子的属性只能那么强了,你还想我怎么样啊?”长弓射日奋力地挣扎着,一边无助地挥舞这自己的两条手臂。一边大声反问道,其间还不时夹杂着他脑壳上发出的“砰砰”地声响。

“强你个大头鬼啦!这破烂玩意儿地耐久度只有一点,你管这叫‘武器’?我啐!苍蝇拍子都比它结实……”长三角敲得正爽,忽然手上一轻。那柄精光闪烁的战锤突然褪去了满身的光彩,变成了一把严重锈蚀破烂不堪的生铁疙瘩

属性顿时清零。

长弓射日这才好不容易从长三角地狂怒报复之中逃脱出来,不过他看起来已经矮了不少――脖子明显短了一截。

听了长三角的话。我们这才重新凝神看去。果然,在武器属性栏很容易被人忽略的角落中,标注着这样一行凄凉到令人心酸地文字:

“耐久0/1”!

仅仅是经过刚才那几下轻轻地敲打,这柄战锤就已经彻底报废了。

长三角虽然已经见识过长弓射日那离谱地武器改良结果。也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可是这一刻,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能够坦然接受。可长弓射日地改良本领实在是太过玄妙。以至于无论你做了多么充分的心里准备。他总有办法轻而易举地突破你的心理底线。一举将你推向崩溃的边缘。

比如说现在:面对一堆没有用的破铜烂铁心里的感觉是一回事,而面对着一件属性出众的极品武器却根本无法使用。那心里的感觉又是另一回事了……

望着手中时刻准备着要了自己性命的自杀式匕首和有着一身惊艳属性却时刻准备罢工战锤,半兽人影贼深邃的眼眶终于湿润了。

他深深地认识到了一点:

呃……今天大概不是他的幸运日吧……

一个涉空者曾对我讲过这样一句充满深奥哲思的话语:人生充满了未知的悲苦,你永远不知道哪一脚会踩到大便。

如今,长三角连着踩了两脚大便,用他的亲身经历验证着“人世无常”这个词的玄妙和深奥,简直称得上是苦上加苦。

……

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人知道,武器制造师的改良结果,到底是遵循着一条什么样的规律。在那冥冥的虚空之上,众神的手指究竟在拨动着谁人的命运之弦,将这谜样的结局呈现在凡人的眼前。

莫非……

莫非真如佛笑曾说过的那样:在我们已知的所有知识范畴之后、在所有的科学和魔法能够触及到的真实之后、在我们双眼可见双手可触的这个世界的表面之后,众神神圣的意志竟一直盘踞在每一个微不足道的生命的头顶,用另一种庞大繁复的体系,决定着我们的命运!

这种神意决定命运的巨大体系,叫做“人品问题”。

如何测量和统计“人品”这个隐藏属性,这大概是众神所共守的秘密,属于这世上永不可解的谜吧。

通过实地观测,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长三角的人品值似乎是不怎么样的……

对于两件草包武器的典范之作,长三角每看一眼都像是看破了红尘的沧桑,只在短短片刻间,这个臃肿的半兽人影贼看上去憔悴了许多。

“我还有点事儿,先下线了……”他心灰意冷地说道。

“这才刚到中午,你走那么早干什么?”长弓射日的神经似乎比大腿还粗,这个时候居然还问得出这么不知死活的问题。

“我去找心理医生,问问遭受重大打击后产生的反应性抑郁症该怎么治!”长三角没好气地瞪了红须矮人一眼。

“你确定不是因为肥胖诱发的继发性抑郁症?”长弓射日虽然自觉理亏,面上微微一红,可还是忍不住反唇相讥。

长三角愤怒地抛过来一个杀人的眼神,让矮人立刻住了嘴。

“是啊是啊,有点太早了吧……”站在一旁的弦歌雅意也劝解道,“……不管怎么说,你的匕首还能用,锤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货,让长弓赔你一把不就完了么,也不用被打击成这样吧……”

长三角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解释道:“其实不是这个原因啦,我上个星期报名参加了个瑜伽班,准备运动减肥,今天上课的时间快到了……”

“瑜伽?你?”他的解释立刻引起的轩然大波,长弓射日、雁阵、弦歌雅意和佛笑四个人从头到脚用眼神画了个弧线(因为肚子突起的缘故)上下打量了长三角一遍,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我实在不明白这个“瑜伽”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会引起那么巨大的骚动。

“嗨,谁说胖子不能练瑜伽的?我练瑜伽就那么奇怪吗?”长三角面皮微红,恼羞成怒而又不无尴尬地大叫起来。

点头……

“我抗议,这是身材歧视!”长三角气急败坏。

异常默契地点头,附加上四副“歧视的就是你”的认同表情……

“我……”在众人的逼视之下,长三角的气势受到了极大的打压,气焰终于逐渐地小了下去。他喃喃地小声解释道:

“……直到目前为止,我只练过冥想的部分……”

“哦……”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似乎这个关键的解释是非常顺应天理民意的。

“俗人!一群俗人!”长三角看着他们几个促狭的表情,愤世嫉俗地唾骂道,“瑜伽的精髓在于那种完全打开的精神状态,讲的是顿悟。身体的各种动作,那是皮毛啊皮毛,我非不能也,实不屑也……”

我觉得他的这番话说得很深奥,也很玄奇,似乎很有道理。可是,我的同伴们似乎并不这样认为。

他们一个劲地冲着长三角翻白眼,表示出极大的蔑视和不信任。

“爱信不信,我们教练都夸奖我的悟性高呢,哼……”半兽人胖子的自尊心显然受到的巨大的打击,从他翻向天空的大鼻孔里愤愤地喷出一团废气。

“……她说,她从来就没有见过刚刚冥想五秒钟就开始打呼噜的强人……”九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