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九十一章 交代后事

第十卷 BUG 第九十一章 交代后事

本书:独游  |  字数:4965  |  更新时间:

这个大陆风雨飘扬动荡不安、帝国主义的铁蹄践踏肆大陆各种族处于生死存亡边缘的时刻,任何一个胸怀大义的有志青年,都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高举民族解放的旗帜,求同存异、一致对外,为了法尔维大陆各民族的解放事业而奋斗终生。任何大陆内部力量的自相残杀,都是让亲者痛仇者快的反动行为。

因此,我坚决反对在这个时候和法尔维大陆联盟第一大公会“惩戒之锤骑士团”开战!

……嗯……尤其是在他们不下五十个人面色不善地把我们包围起来的时候……

原本,这只是一场由两个二三十级的小菜鸟和一件属性奇差的垃圾装备引起的小小摩擦,而现在看来,事态已经扩大到了失去控制的地步。惩戒之锤骑士团的公会成员们在二十九级菜鸟游荡者和稀泥的召唤下,以超出我们预料之外的踊跃态度涌向了这片小小的空地。在我看来,这些凶相毕露的家伙们大概是不打算以和平手段解决这场不必要的纷争了……

这么多人,简直都可以发动一场小规模的战争。

数十名级别在四十级以上的战斗人员将我们围在中央,用显然不怀好意的目光直盯着我们。目光如刀,似乎已经在我们身上穿了无数个透明窟窿,看得我们后脊梁发麻、手脚冰凉。

不过,他们也只是站在那里。却迟迟没有动手,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

见鬼了,在这个人命关天的紧要当口,我们公会地那帮家伙居然下线的下线、下副本的下副本,连个帮手都找不着。唯一能顺利联系上的降b小调夜曲还正在大陆东南侧探险,这时候正乘着海船一路东去。等他靠岸后沿着彗星海一路狗刨游回大陆,只怕我的骨头都要朽完了。

面对着压倒性的优势力量,我们当然不敢主动出手攻击,但也不可能若无其事地从包围圈中溜达出去。于是。我们六个人只能背靠背地站在一起,心惊胆战地和周围的这群家伙对l着。

“妈的,早知道刚才二话不说一刀把他砍死出口恶气拍屁股走人就好了!这下看来死定了。”佛笑看着周围那么多人,后悔不已。

“呸。那你干嘛还装什么高手风范,非要等着他把人喊齐再说……”长弓射日轻蔑地冲着他直翻白眼,“……要是刚才你听我的,早就把那菜鸟砍死十七八遍了。”

“我哪知道他一个二十多级地小菜鸟居然能喊来那么多打手?哦***。居然连五十多级的都有,这些无聊人不老老实实升级,跑到这儿来凑什么热闹啊,P很好玩吗?又没有经验拿的……”望着一个衣着华丽、一身耀眼装备地五十二级魔法师。佛笑狠狠地咽了一嘴口水――也许是一嘴苦水――全然忘记了自己原本也是“不老老实实升级跑到这儿凑热闹的无聊人”中的一员。

“这下……我们该怎么办啊?”菜鸟武僧我是你爸爸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大阵仗的群殴队伍,顿时两腿发软、声音发寒,彷徨无措地看向我们。

“我倒是有个好办法……”长弓射日两眼充血。兴奋地搓着双手。在我们满怀期待地目光中接着说道:

“……跟他们拼了!”

喂。周围的敌人们,在你们动手之前。能不能给我们留点时间先把这个实心儿脑袋的矮子给宰了?

“如果我跟他们说我只是来打酱油的,压根儿不认识你们,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放我一条生路。”弦歌雅意张弓搭箭警惕地望着前方,嘴里却在说着全无斗志地丧气话。

“等了半天了,怎么还不来杀我们?赶紧杀完了我还要去修指甲呢。”雁阵急得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在这个超凡脱俗的精灵少女眼中,生死实在是一件渺小得不能再渺小的事情了。

“拜托,大小姐,送死这种事情不用那么着急地吧……”对于雁阵地不耐烦,佛笑一脸地无奈。

总之,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我身边地这些朋友们依然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洒脱模样,完全没有身为一个将死者绝望惊惶的自觉。

作为一个随时能从死亡的巨手中挣脱的涉空者,他们有这个资格。

可是,我没有。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没有更多地选择,只能抱着万分沉痛的心情抓紧时间说两句有用的话:

“朋友们,我很高兴这辈子能认识你们,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真希望还能有机会和你们一同冒险,可是……”我心情沉重地摇了摇头,而后勉强振作起精神,提剑在手,大声说道:

“不过,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能和你们并肩战斗,就算是死,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如果说我这一生还有什么遗憾的话……”

我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长弓射日,最终,我还是没有克服对死亡的畏惧

渺茫的希望说了一句最要紧的话:

“如果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长弓,你没有及时地把我复活……”

这大概是我短暂一生中最慷慨、最悲壮的时刻了,但我的朋友们对此的反应是:

“哈哈哈哈……杰夫,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冷脸说笑话的本领……”

“就是就是,好像在交代后事一样,那么郑重其事的……”

“说的很感人,可是你忘了交代遗产分配问题了,遗嘱里要有我一笔哟……”

“复活点离这里太远了啦,我还是更喜欢在死神妹妹波涛汹涌的怀抱中复活啊……”

在他们的调侃中,我尴尬地笑了笑。对于我此时内心地恐慌和绝望。他们当然是不会理解的,对此,我一点也不责怪他们。

我不想对他们多解释些什么,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必死的时刻。和他们能够得到的唯一一种死亡不同,面对死亡,我是有选择权的:

我可以选择作为他们熟悉的朋友,在他们的身前、在他们的怀抱中壮烈地死去;或者是作为这世上唯一的一个异类,在他们异样地眼光中孤独地、漠漠地死去。

我宁愿选择前者。

“好吧,来打个赌……”我努力卸下慷慨赴死的表情。露出一副轻慢无畏的笑脸:“……最后一个死的算赢!”

“那我肯定赢?”长弓射日摇晃着手里地双节棍。

“弦歌,你可别第一个就死了!”雁阵银铃般笑着。

“别瞧不起人,灰孙子才第一个死呢!”弦歌雅意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凭什么啊?那我这个灰孙子不是当定了?”在这种群殴面前,只有三十多级的武僧我是你爸爸自然不堪一击。

“一人十个金币。最后死的全拿走,武僧不算!”佛笑提议。

“好!”大家自然纷纷响应。

这时候,惩戒之锤骑士团的包围圈忽然出现了某种骚动,包围者们似乎一下子兴奋起来。纷纷取出了自己地武器。”

终于要开始了么?这场无意义的屠杀。

我握紧了双手的剑盾,掌心的汗水让手指地触觉变得细腻。

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握住我的武器了吧?

对不起了,我的朋友们,无论胜负。请都原谅我不能兑现这场赌约了。

……

“老大,你可来了,我们都要等不急了啊……”就在我好不容易鼓舞起战斗地大无畏精神。准备慷慨赴死地时候。那个名叫和稀泥地游荡者忽然看了看身后。高兴地大叫起来。

一个穿一身金色“正义骑士”套装、右手“神罚”战锤、左手“正义守护”盾牌……一身炫目极品装备的圣骑士走进了人群。

“老大,就是他们仗势着人多。要抢我地东西的。”和稀泥忙不迭地贴到这个圣骑士身边,指着我们贼喊捉贼、栽赃陷害。

那个圣骑士眉头皱了皱,朝着我们遥遥望了一眼,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一副亲切和善的笑容,冲着我们招了招手:

“嗨,杰夫,啊,长弓射日,你也在这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是你们啊?”

原本,我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打算在这次战斗中用我英勇奋战的背影告别人生。可当我看见这个圣骑士的时候,心里那根绷得紧紧的勇气之弦似乎猛地断裂开来,求生的本能挑拨起被我强压在心中的软弱。这一刻,我重重地吐出一口气,仿佛连同压在胸口的巨石也一起吐了出来,刹那间全身都感到一阵疲惫的虚弱。这时我忽然发现,我的两腿居然不受控制地发抖着,紧握武器的双手也因为过度的紧张而微微抽搐。

人们什么时候最软弱?

有人说,是在将死而又未死的时候。

其实,这是不对的。当一个人在面临着必然的死亡,避无可避,必须直面的时候,他反而会抛开一切其他的念头。在与死亡搏斗的过程中,他根本没有更多的心念去软弱,也没有时间去软弱。

最软弱的时候,恰恰是你在自以为必死的时候,忽然有人给了你的一丝生的希望。这希望诱惑着你、撩拨着你,让你愈加贪恋生的美好,也更深地感受到死亡的恐怖。

看到这个金甲的男子,我知道,或许,我们不必死了。

刚刚来到的那个人,是惩戒之锤骑士团的领袖、大陆联盟第一公会的会长、曾经与我们有过几面之缘的圣骑士――一生执着于梦。

这是一个热情而又诚恳的人,与他相处,你时刻都能感受到他的友善。他是个出色的冒险家,级别虽然不是出类拔萃,但也可以跻身到“高手”的那一群中,装备更是让人羡慕的一身极品,但和他交谈时,你绝不会感受到一丝的骄傲和矜持,他就像是个邻家的兄长。似乎随时随地都准备着和你交个朋友。

这样地一个人,想

让这场屠杀惨剧发生在我们这几个无辜的可怜人身上

虽说我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死亡,可是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咱还是能不死就别死的好吧……

我镇定了一下情绪,打了个招呼,和长弓射日一起快步走上前去。

“好久不见,现在你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第一大公会的会长威风可是不小啊……”一开口先送上马屁一记、高帽一顶,就算你真想杀人也不好意思马上动手了吧。

“惭愧、惭愧。大家都捧场,凑个热闹,随便玩玩而已……”一生执着于梦的笑容透着些得意,又带着几分不好意思。

我心里又是一喜:看来他对我们没有什么敌意。

“……对了。那个名字老长的牛百万也是你们公会地吧?他最近怎么样?”他看了看我们的公会名,不由得忍俊不禁,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随口问道。

“这小子最近上线的时间不多。好像是在和我们公会的一个女德鲁伊搞网恋来着,天天在家玩视频……”长弓射日撇了撇嘴。

“难怪老是见不到他……”一生执着于梦恍然大悟,“……前几天幸亏他赶着来告诉我拳击手套有BUG,我还没好好谢谢他呢。”

想到妃茵低买高卖、诈骗告密地恶劣行径。我和长弓射日顿时大窘。当时联盟的前五大公会都被我们奸诈的妃茵会长当了枪使,惩戒之锤作为第一大公会,自然出力最多――不过这件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向他表示感谢的好呀。

“呃……这个……后来BUG不是被取消了么。”长弓射日地表情相当不自然。

“你们不知道……”我们面前的圣骑士大手一挥。“……当时我们正在开荒黑骨地牢。打了十几次都没打过去。幸亏他告诉我们这个BUG,B给杀了。这身正义骑士套装还凑不齐呢。他可是帮了我们大忙啊,我们怎么也得给他送一份大礼好好答谢才行。”

知恩图报、光明磊落,看看人家的会长,再看看我们的,我地心里不由得生出一种无奈的颓然。一样是公会会长,差距怎么就那么大捏?

“不过,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几个怎么会跑来抢我手下的装备?虽说我们是熟人,但是这可有点过分了啊。他还不到三十级,你们这么做可有点太欺负人了啊。”说到这里,一生执着于梦面色沉了一沉,有些气愤地说道。

“这事可不能怪我们……”长弓射日连连摆手,忙把佛笑喊了过来,把刚才和稀泥抢装备杀人还口出污言挑衅地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个明白。

“他们说地都是真地?”听了我们的解释,一生执着于梦转脸对和稀泥说问道。

“我又没有抢……”和稀泥急急分辨道,“……这本来就是他自己扔出来地东西。他扔的东西被我拣了,他又来抢,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再说了,他级别本来就比我高,我一对一单挑赢了他,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凭什么喊那么多高手来抢我的东西?”

圣骑士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大疙瘩,又疑惑地看了看我们。

“你别乱说啊,我只是和你商量而已,哪有动手抢?”佛笑也觉得冤枉。

“那家伙还说要杀我三次,守我的尸呢!”和稀泥愤愤不平,一手指向我们身后的大胡子武僧。

我们也回头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要不是这个没眼色的家伙,我们哪儿来那么大的麻烦!

这是一笔越算越糊涂的烂账,双方各有各的道理,很难争出一个对错来。一生执着于梦听得头昏脑胀,挥了挥手,制止了我们的争论。

“先告诉我你到底拿了人家什么东西,搞得人家紧追不舍的。”他有些好奇地向自己的手下问道。

“喏,就是它,你看看。”和稀泥随手掏出了那件“坚韧的上装”。

一看见这件破烂货,一生执着于梦顿时气结:“你小子也给我有点出息,这么个破烂货你也值得去拣?”

他的话一出口,我们顿时觉得脸上大失光彩:二十多级的菜鸟都不值得去拣的破烂货,我们这几个快五十级的家伙居然还堵着门问人家要,这确实是有点……哎……

“老大,那就是他抢我的宝甲!”一看见和稀泥取出这件让人脸红的破烂货,我是你爸爸立刻两眼放光,很没有出息地大叫起来。

“宝……甲?”一生执着于梦微微一愣,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一下那件“坚韧的上装”,然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经济地位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立刻换了一种十分同情的目光看着我们。

我顿时感到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撕裂伤害,不但持续流血,而且还是一记暴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