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九十四章 不该赢的赢了

第十卷 BUG 第九十四章 不该赢的赢了

本书:独游  |  字数:3857  |  更新时间:

圣骑士会长的战斗经验,他当然不会坐等败亡。而里有数,他还远未到达山穷水尽的地步。在我积蓄了足够的斗气,想要再发出一记“砍杀”技能的时候,他忽然右手高举战锤,左手护住胸口,口中发出了一声恳切的召唤。

一道圣光凭空出现在我的周围,如灵蛇般游动,将我拦腰缠上了一圈。我顿时发现,自己的动作虽然没有受到影响,但移动的的速度却大大降低了。发出这道“禁锢之环”以后,一声执着于梦立刻向后退却,脱离了我的攻击范围,紧接着默念咒语,右手一挥,为自己套上了一层淡黄色的透明光罩。

这是圣骑士保命的看家招数,通常被人们形象地称为“无敌”的防御性魔法――“圣光护佑”。

想要打破这层魔法护盾,只有两个办法:要么抓紧时间全力攻击,用过饱和式的狂砍滥劈来冲破“圣光护佑”的防御极限;要么就只有暂时远遁开去,等待这个魔法的持续时间结束。

刚才的那几轮血性的搏杀已经彻底燃起了我心中战武士的灵魂之焰,让我此时战意高涨,全身的血管里奔流着勃发的力量。为什么要进行这场决斗?我应该在决斗中做些什么?这场决斗将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这些问题已经通通不存在于我的脑后了。此时此刻,我就是一个纯然的斗士,正在用我的热血和灵魂。去追逐一份应属于我地荣誉宿命。

全身一松,圣光无声地消散,溶解在空气之中,没有留下一道光影。

“禁锢之环”消失了。

我大步上前,直奔向不远处的圣骑士。

一只“厚皮野猪幼仔”很不巧地正好爬到了我和一生执着于梦的中间,并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挡住了我的去路。这只只有三级的小胖猪像个敦实的绒线球,攻击力近乎于零,对我完全没有威胁。如果它不是正巧出现在那里。我是绝不会多看它一眼的。

但这个时候我不想让这个不速之客打扰我的决斗。我眨眼就冲到了近前,一脚把它踢开……

“啊!好可怜的小猪猪……”背后传来雁阵同情地声音。

太对不起了,我心里默念着,可这会儿我实在顾不上你的感受了。

砍!!

凌厉的剑光如一道染满了毒素的闪电。重重落在那层难以击破地光罩上。虽然并没有把它一举击破,但那层光罩顿时暗淡了少许。

一生执着于梦不为所动,紧跟着又立刻施放了一个“至高神的祝福”将他的生命力恢复到了接近七百点。

我心头大急又是一剑劈下。

护盾的光辉被这一剑劈得仅剩下一缕毫光,几不可见。可这一剑。毕竟还是挡下来了。

我地圣骑士对手立刻乘胜追击,抡起战锤就给我当头来了一记“光明重击”。八十四点生命瞬时消去,我的劣势愈加明显。

这时候,我终于彻底击破了一生执着于梦的防御。长剑在他的身上划出了一道血色地痕迹。短短片刻之间,这场决斗转过了一个轮回,将我们再次推到了以血肉相搏的命运交叉点上。只是这一次。胜利的天平显然更倾向于我地对手所处地那一个端点。

三百对七百。生命值地差距对我大大不利。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我应该想办法和他拉开距离,再灌下两瓶生命药剂。休养生息,然后再战。但是这一次,我做出了一个就连我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决定:我并没有后退,而是继续挺剑向前,奋力拼杀。

老实说,我真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或许是在这一刻,隐藏在我内心中的一个战武士骄傲的灵魂突然苏醒了过来,夺取了我身体的控制权,宁可战死也不愿再退后一步。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一刻的险状,在这种巨大的劣势之下,所有让人自豪的勇气与信念已经完全没有了作用,就连一个人的力量和武艺也已经不再重要,此刻唯一能够救下我的,或许只有一点点的运气而已。

奇怪的是,就算是这样,我也没有感到丝毫的畏惧。对手的战锤和魔法在我的面前来回舞动着,正在无情地收取着我的生命,而我却完全没有一个命在旦夕的濒死之人的自觉。一种难以言说的自信让我握剑的双手充满力量,我不知道这份自信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但就是能够清晰地感知到:这一场决斗我绝不会败,也不会死。

好在一生执着于梦并没有猜到我此时的决心,他好不容易才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时机,能够在占据那么大优势的情况下与我正面硬拼,当然不愿看到我逃走。于是,他故技重施,再次召唤出了那个“禁锢之环”的魔法,限制了我的移动速度。

既然我根本就没想逃走,那这个魔法当然就失去了作用。而我趁着他施放法术的时间,我还顺手多刺了他一剑。

此后的战斗完全是一团混乱,长剑与战锤在两个人之间来回挥舞,不住地从对方的身上汲取着血液。决斗进行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可言了,有的只是两个男人在对方的身上挥霍着原始的蛮力,相互印证着自己的勇武和顽强。

这样硬碰硬的搏杀对我终究是不利的。很快,我的生命就已经下落到了两位数,而一生执着于梦的生命却还剩下两百多点。在这一个瞬间,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战锤砸落下来,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挨得过这一击。

我听见战锤砸在我肩头上的声音,看见了一抹如泼的血浆喷洒地情景。这时候我已经无暇再去辨识自己究竟失去了多少点生命,只知道自己万幸地挺过了这一击。万幸地还活着。

对于其他

人来说,这都是一个无可挽回的败局了:在对手强韧下,即便我有拳击手套的暗藏属性加成,也绝没有任何一个技能能够在一个回合内消耗掉他接近三百点生命。而以我现在的微弱生命力,只怕他冲着我打个喷嚏就能一口把我吹死。

而我还没有绝望!

我所有自信都来自于一双靴子,一双除了我以外别人都没有的靴子――

魔法战靴:“风精灵的足迹”。

这是我在合服战役中因为战功卓著而从神庙赢得的奖励。除了远优于普通战靴的属性加成之外,这双靴子还附加了一个很棒地魔法:

英勇闪现!

一直以来,我都把它当成一个纯粹为了保命用的逃跑技能,一旦遇到无法战胜的对手就立刻逃之夭夭。有不少次我都是靠着它才从致命的险境中逃了出来。否则我这条只有一次地脆弱生命恐怕早就不知断送在哪个危险的洞窟里了。

正因为它逃跑的效果格外出众,所以许多时候我几乎都忘记了这个技能的另外一项特别地属性:

它能使闪现之后的第一次攻击百分之百出现暴击……

禁锢之环虽然能困住我移动的脚步,但对“英勇闪现”的魔法效果却无能为力。在一生执着于梦地最后一击落下之前,我忽然从他面前消失。然后出现在他右后方十步左右的地方。

圣骑士会长并没有因为我的突然消失而惊讶太久,在他看来,无论我地这个技能是多么地不可思议,也绝对难逃失败地下场――一个生命垂危的战武士拖这一个禁锢光环能逃到那里去。最多只会拖延一些时间罢了。

他其实真地应该小心一些的。

一脱出战斗,我并没有忙着去喝那些救命的生命药剂――它们的见效速度实在是太慢了,等到一瓶药剂发挥作用,恐怕我早就被拍成一个人肉派了――我收起了手中的长剑。转而取出一柄形状粗豪的车轮大斧。

在一生执着于梦迫不及待地向我冲来的时候,我大喝一生,将这把比我的腰都宽上几分的巨大战斧扔了出去。

倾力一掷!

一声执着于梦完全没有想到我居然会有一个威力如此强悍的远程攻击技能。根本没有准备。等他惨叫着想要躲开的时候。战斧已经不负所托地迎头砍在了圣骑士的脑门上。

当然是一记暴击!

在最开始的生活。我的确仅仅是把“英勇闪现”当作一个纯粹的逃跑技能来使用的,但是随着战斗的经历逐渐增加。我越来越感到这实在是一种巨大的浪费:在许多生死搏斗的紧要关头,一次暴击说产生的杀伤力绝对有着扭转整个局势的作用,倘若使用得当,完全有可能反败为胜。

于是我开始试着思考:如何在保存自己、远离敌人的时候,仍然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出这一次暴击加成的作用,

好在我的远程攻击手段并不多,很快我就找到了答案:

倾力一掷!当然是倾力一掷!

这原本就是一个威力巨大的技能,在使用时会以牺牲武器本身为代价,产生暴发性的破坏力。而暴击属性又将这可怕的破坏力成倍地增强,甚至已经提高到了令我自己都感到惊惧的地步。在一次用生命力强韧的雪山怪兽做实验时,我甚至曾经打出了一击八百多点生命的最高纪录,这甚至能够一招秒杀掉与我级别相当的普通野生怪兽。

……

“噗!”可怕的声音传来,让人不由得联想起成熟的西瓜被剖开时突然间红水四溅的景象。

正如我希望的那样,两百多点生命顷刻间化为乌有。原本还占尽优势的圣骑士会长阁下此时已经一个脑袋两个瓢,半半拉拉地爬在地上,彻底没有活气了。

直到这时我才有时间查阅自己到底还剩下几点生命。

查看的结果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1点,只剩下了1点。

这场决斗胜得凶险到了极点:哪怕刚才一生执着于梦的那一锤再加上一根稻草那么重的力量,恐怕我也早已经先走一步,再不会有之后那惊天一掷的巨大逆转了……

……

这场诡异的逆转大战让惩戒之锤骑士团的观众们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但很快他们就回过了神来,发现倒地身死的居然是自己的会长。巨大的集体主义荣誉感让这些公会成员们怒不可遏,他们纷纷亮出了各色兵器,看上去是打算给自己的会长报仇了。

佛笑他们站在我身后,早就被这场预料之外的胜利吓得面如土色。我呆呆地站在哪里,心里也是又悔又怕、懊恼不已:

坏了坏了,本来不是说过一定要输的嘛?怎么一时冲动居然赢了?早知道刚才跑什么跑,伸着脖子让人家再砸一锤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么?你逞什么能啊?这下可怎么办,这下可怎么办……

就在我面对几十双气势汹汹的目光,汗流满面、心里慌成一团乱麻的时候,忽然,我的左腿感到一阵瘙痒。

我下意识地低头看去,一只生命值已经见了底的“厚皮野猪幼仔”正靠在我的左腿上,歪着脑袋、张大了嘴巴,露出两根小拇指粗细的白色獠牙来,嘴唇边还滴着两道晶莹可爱的口水。见我低头看它,这头小野猪也瞥着眼睛瞄了我一眼,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起来很傻很天真。

看归看,这头小野猪的嘴巴可没闲着,找准了地方之后一口咬了下去。

左腿微微一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