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九十五章 外面的世界

第十卷 BUG 第九十五章 外面的世界

本书:独游  |  字数:4401  |  更新时间:

真的很想告诉你,我的这次死亡只是一个令人遗憾的

可比死亡更让我个人感到遗憾的是:这根本就不是个意外……

众所周之的是,所有的野生动物对于潜在的危险都有着及其敏锐的感知力,这种感知力在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时,尤其明显。要知道,没有任何一只在野外生活的野兽,会主动攻击超过自己十级以上的冒险者,更不用说这个差距会高达四十六级。

我可以非常不情愿地给你举一个非常不恰当的例子:比如说,一只三级的厚皮野猪幼崽,面对着一个四十九级的战武士。

我恨死了这个活生生的鲜明例证!

如果我当时没有一脚把它踢开的话,它是绝不会来攻击我的;或者我那一教踢得再重些、甚至一剑把它捅死,它也就不会有命再来向我反击了;倘若一生执着于梦最后的那一锤能够再留一分的力气,哪怕让我剩下两点生命都好,小野猪攻击我时硬性扣除的一点生命值也不至于会要了我的命;再不然,如果它的攻击能再晚上一两秒钟,让我残存的生命能够自动恢复稍许,它的攻击力也就再也追不上我的生命力自然恢复的速度了。

除了这些,原本还有很多的意外有可能发生:我闪避掉了它的攻击、它的攻击失准、或者我的铠甲干脆完全抵抗住了它那威力微弱到了极点的袭击……以我和这头小胖猪之间地等级差别,这里的每一种意外发生的可能性都非常大。

然而。它们一样也没有发生。

于是,我在生命垂危时没有被凶残的野兽杀死,在千军万马之中没有被如潮涌来的帝国士兵杀死,在搏命决斗时没有被令人敬畏的对手杀死,却在风平浪静的时候被一头蠢笨的小野猪一口咬死了。

这可真是一种毫无名誉可言的死法啊……

不过,我地死亡并非完全地一无是处。原本,我们的对手们已经开始杀气腾腾地摩拳擦掌,看上去是不把我们几个拆成碎骨绝不肯善罢甘休了。但是,我的意外身死立刻令他们陷入了巨大的愕然之中。当我在长弓射日地帮助下重新复活起来的时候。对方的阵营里爆发出了巨大的哄笑声。受到我这前所未有愚蠢死法地强烈刺激,惩戒之锤骑士团的会员们恐怕无论如何也无法再继续保持同仇敌忾的激愤心情了。巨大的心理反差让他们一时间很难准确地表现清楚自己地情绪,于是许多类似这样的哄闹声传入了我的耳中:

“砍死那家伙……哈哈哈哈……会长被他杀了……太他妈地搞笑了……为会长报仇啊……不行了,谁来扶我一把……”

这种断断续续地复仇口号显然不会起到任何鼓舞士气地作用。反而让他们笑得更加剧烈。作为一个机智敏锐的战武士,我完全能够感觉到环绕在我周围地杀气正随着笑声在迅速地消退中……

嗨,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一个战武士被一头野猪幼崽咬死了,我们就不能说他机智敏锐了吗?

这一刻。我生平第一次痛恨自己的脸皮不够厚,没法抵抗住那些铺天盖地的嘲讽技能就好了。这些伤人自尊心的哄笑声甚至比投枪和匕首还要锐利,直刺进我受伤的心里。最让我恼火的是,这些伤人的投枪和匕首有不少还来自于我的背后:

“弦歌雅意。你要真想嘲笑就大声嘲笑我吧,可也用不着像这样满地打滚吧!”我满腔冤火无处宣泄,只能冲着躺在地上抽搐的精灵神射手大吼道。

“我也不想打滚的……啊哈哈哈……嗝……”弦歌雅意声音凄惨。可还是忍不住地惨叫地大笑着。将自己痛苦与欢愉的情绪同时调到了极点。中间还忍不住发出接连的打嗝声,声音惨不忍闻:

“……我的肚子抽筋了…本书转载16文学网.16.…啊哈哈哈……哎哟……嗝……”

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我觉得还不如乖乖地让圣骑士会长一锤子砸扁的好。

没过多久,一生执着于梦也被救活了过来。看到自己的手下们欢声雷动、掌声如潮的样子,这个后知后觉的家伙莫名其妙,满脸疑惑地向身边的人问道:“我不是死了吗?到底是谁赢了啊?”

等他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立刻懊恼地捶胸顿足,哀叹着自己死得太早,没能赶得上亲眼目睹这一幕千载难逢的人间奇迹。

他的脑袋显然还没有从死而复生的懵懂中恢复过来,以至于忽略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如果他不是在那个时候刚巧死掉了,后面这件该死的倒霉事儿又怎么会发生呢?

就这样,这次决斗以为一个十分诡异的结局宣告终了:战胜的一方灰头土脸,垂头丧气,没有显露出半分胜利者的自豪来;反而战败的一方喜笑颜开,冲着这场决斗唯一的胜利者指指点点,大加嘲讽,倒好象是他们赢了似的。

虽说事情并没有像我们事先所预料的那样发展,但结局却和我们所期盼的相差不远。在我和一生执着于梦的共同努力下――当然,更多地是在我个人的努力下――我们与惩戒之锤骑士团和平地解决了这次争端。

“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不管他强忍笑意的扭曲表情让我感觉多么不自在,令人庆幸的是,一生执着于梦果真毫无保留地遵守了他的诺言,“……这件……嗯……宝甲……就还给你们吧。”

在他的要求下,和稀泥极不情愿地献出了那件“坚韧”的上装。他并没有把他交易到武僧我是你爸爸的手中,而是气咻咻地把铠甲直接扔到了武僧面前的地面上,藉此表达着自己心中地愤恨和不满。

我是你爸爸顿时喜不自胜。还没等和稀泥转过身去就迫不及待地趴在地上把这件铠甲抓了起来,万分宝贝地塞进到自己的背囊之中……

天空真蓝啊,远山好绿啊,树木好葱翠啊……至于大胡子武僧那极度没有出息的猥琐表现,我完全没有看见啊没有看见……

横眼扫去,我发现我的同伴们也都很有默契地翻着白眼直往天上看,生怕让别人错以为自己和那个拿着破烂当宝贝的菜鸟很熟。

“佛笑老大,这件宝甲拿回来了,真是多亏了你呀……”我是你爸爸显然没有发觉四周凝重的气氛。满面欢颜地挥着手臂冲着佛笑大喊。

佛笑面色铁青,脸上的肌肉剧烈抽搐,双手握在自己刀剑的握柄上,

松。松了又紧。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非常同情地目光看着他……

一生执着于梦识趣地走了,同时带走了他的公会人马。他很友好地和我们告了别,告诉我们如果有需要的话。随时都可以找他帮忙,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刚刚和我进行了一场生死较量、并且最终两败俱伤的样子。

对于许多人来说,这种话只能当作可有可无地客套随便听听,但是对于这个如阳光般热情的大陆第一公会会长。我觉得这更像是一个指望得上的承诺。或许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有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但是我知道,如果我真地遇到麻烦。他的名字肯定会在我发送求助信息的名单之内。

“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家了。”佛笑急着想要离开这个位面。他的理由让人很费解,“我妈给我打电话了。她还以为我今天补课呢……”说着,白衣剑客一阵窃笑,仿佛很得意地样子。

“老大,原来你还是个学生啊?逃学可是不对的哟。”我是你爸爸摇了摇头,显然对佛笑的做法持否定态度。

“本来是应该补课地,可是老师今天正好有事。反正那么早回家也没别地事干,好不容易放个暑假,总得让我休息休息吧。”佛笑眉毛一挑,不服气地争辩道。

“也对,也对,劳逸结合嘛。想起来也真是羡慕你们啊,想当年我上学地时候可没有这么好的游戏……”大胡子武僧对佛笑地话表示了部分支持,然后满脸憧憬地回忆起来。

“别忘了,你还欠我一顿海鲜呢……”佛笑适时地打断了跟班的忆苦思甜,再次提醒道,“……我可是要带女朋友去的哟。”

“老大,你放心,燕翅楼三楼龙王厅,明天晚上六点半,死约会,我们不见不散!”我是你爸爸拍着胸脯大包大揽。

就这样,这一仆一主定下了在另外一个时空位面的约会,而后向我们挥手作别,一道离开了法尔维大陆。

长弓射日约了其他的朋友一起去“歌”,雁阵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美容”,而我们的精灵神射手弦歌雅意垂头丧气地抱怨着自己下午要去“加班”。我已经习惯了我的朋友们因为这些千奇百怪的陌生原因而暂时地离去,我知道,在那遥远的星辰之外,在那我所不能知晓的无数位面之中,一定还有着另外许多种和法尔维大陆完全不同的世界、完全不同的生活。

对于我来说,这里就是我的全部,而对于我的涉空者朋友们来说,在这个世界上经历的一切注定只会是他们生命中非常微小的一个组成部分。

有时候我不禁会猜想:他们所经历过的其他位面的生活究竟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他们会不会像我们一样,在面对恶行的时候勇敢地挺身而出,义不容辞地去制止和惩戒那些为恶的匪徒?

他们会不会像我们一样彼此真诚相待,面对艰难险阻也可以毫无保留地把后背留给自己的朋友,虽死不疑?

他们会不会像我们一样每个人都用努力的拼搏战斗来决定自己的等级,公允地得到酬劳和荣誉?

他们又会不会像我们一样每个人都愿意伸手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即便报酬再微薄也不会介意,至少愿意帮助他人的的灵魂会得到补偿,而且一旦接受了他们的委托,就会排除万难,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会忠诚地完成自己的责任?

我并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我总是下意识地觉得他们应当都会是这样的生命。以我所能看到、听到和想象得到的所有情景来参考,一切似乎原本就应该都是如此的。我想象不出倘若不是这样,那么那些位面世界会变成多么可怕而混乱的样子,

我想象不出什么样的世界会因为怯懦而纵容恶行;我想象不出什么样的世界会背信弃义、抛却友情;我想象不出什么样的世界会使人不劳而获,让级别与技能底下的人居于高位、受人尊敬;我也同样想象不出人们会抛却了灵魂的得益,而仅仅将金钱的酬劳当作是善行的回报。

如果一切都如我想象那样的话,即便是那些位面世界也像这里一样正发生着战争与杀戮,也像这里一样随时会遇到生命之忧,也像这里一样贫瘠和落后,我觉得那也不会是些太糟糕的地方。

真想看一眼啊,那外面的世界。我心里这样想着。但很快,我就转念一笑,自嘲起自己贪婪的妄想来:

就连这一个世界,我的足迹也仅仅踏过了非常狭小的一片领域,我又何必去奢求更加广大的天地呢?

无论这无数的位面世界一共有多么辽阔,对于我来说,它只有我双眼看到过的那么大一块地方而已吧,此外的一切,对我,又有什么意义呢?

……

在这一场决斗之后,我又度过了两天难得的平静时光。虽然我的生活十分忙碌,四处奔波,接收着来自不同雇主的简单任务,帮助他们达成自己的心愿。在这段时间里,我并没有踊跃地参加别人组织的秘窟冒险,也不曾积极投身到抵抗帝国入侵的伟大战争中去。我只是在单纯地生活着,想要暂时远离那些危险的厮杀,让自己的心神得到一点儿祥和的慰藉。

好在法尔维大陆是一个忙碌的地方。在这里,只要你愿意,随时随地都能找到自己可以去做的事情、去完成的任务,并非只有冒着生命危险拼死搏杀,才是唯一的生活。

不过,这世上正发生着的许多事情都让你无暇停住脚步,难得有一刻的安宁。即便你希望稍事休息,无所事事,刻意不去完成那艰难而危险的任务,也总会有人主动地找到你,请求你的帮助。

就好比说现在,我刚把一只离家出走的小猫咪交还到一个儒白发老太太的手里,就立刻收到了一条魔法信息。这条信息是牛百万发给我的,他此刻正在东方的希特维尼亚低地,看起来正遇到了一些麻烦。

虽说我喜欢这一段短暂而宁静的安详生活,但我还是不会坐视朋友遇到麻烦也不伸手帮忙。而且说,这一段时间,我休息的也确实已经够久的了。合上牛百万的消息,我取出地图,找准了希特维尼亚高地的方位,一路探索过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