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九十七章 生化危机

第十卷 BUG 第九十七章 生化危机

本书:独游  |  字数:5526  |  更新时间:

于这一个任务,牛百万表现的比我想象的还要谨慎得和降b小调夜曲之外,他还邀请了其他人来帮忙――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对于精灵族德鲁伊少女“仙女下凡脸着地”的到来,我们谁也没有感到意外。据可靠小道消息透露,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牛百万和仙女下凡之间的联系非常密切,时常结伴同游、携手冒险,相处的非常融洽。而且对于我们来说,一个既有远程魔法杀伤能力、变身后又具备不错的近身肉搏能力、而且还会使用许多自然系恢复法术的多面手能够加入我们的小队,对于这次冒险之旅只有好处。

但半兽人术士丁丁小戈的出现,就让我感到有些费解了。像这样一个严重受到“卡”这种诅咒的影响,速度缓慢、反应迟钝的绿皮家伙,无论级别升到多高,来到这里也只是一个被人追砍的肉靶――而且还是个毫无挑战性可言的固定肉靶。

不过很快,半兽人术士的表现就打消了我的疑虑。他的行动出人意料地敏捷而自然,完全没有之前遇到他时迟滞拖延的迹象。不过尽管如此,他的行动看起来仍然有些怪异,比如说:在走到路口之前就提前转身想要拐弯,差点一头栽到墙上去;又或者是走到距离我们还有五六步的时候就远远地站住了脚,用我们很难听见的声音说一句“让你们久等了”,直到片刻之后才忽然醒悟过来的样子。一直向前重新走到我们身边。

“你站在那边干什么呢?大老远就鬼鬼返亍!苯b小调夜曲好奇地问他。

“用网通线路被卡惯了老觉得在延时干什么都要打个提前量一时还适应不过来。”丁丁小戈面带羞赧,却是一口气也不换地急促说道――这和以前他每次开口说话都慢吞吞的像是在唱摇篮曲的情形完全不同。我猜这也是因为他长时间受到什么“网络延时”的影响而落下的后遗症。

“怎么今天不卡了?”对于半兽人术士的反常表现,牛百万也很有兴趣。

“现在放假了我可以在网吧上网……”丁丁小戈已经飞快地说道。

人员凑齐,牛百万就开始向我们介绍这个让他苦恼了一天的任务。

这是一个连环任务:首先,守护在前哨站打门口的人类军官古铁雷斯少校会告诉我们,他们收到消息,有一个末世帝国的信使正带着密信从翁伯利安山谷赶来,要送到大巫妖麦肯斯卡尔地手中。少校相信,这封密信中记录了末世帝国军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关系到前线的战争局势。他恳请我们,无论如何也要阻拦住这个信使,绝不能让他把密信送到大巫妖的手中。

然后牛百万带着我们来到一条丛林小道地三岔路口埋伏起来,几分钟以后。一个只有四十五级的吸血鬼信使果然急匆匆地经过,被我们堵了个正着。对付这样一个小喽,我们五个人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十足的把握把他击倒,更何况是以五敌一。这个信使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我们干净利落地解决掉了,然后我们从他地尸体上发现了那封密信。

当古铁雷斯少校看见这封密信的时候,顿时脸色大变。原来,这封信上不但记述了末世帝国军近期的兵力调动。而且还透露出一个令人惊恐的巨大秘密:末世帝国军正在研制一种名为“生命腐蚀者”地新型毒素,这种可怕的毒素会通过伤口感染,并且使被感染的生物在短时间内丧失生命。蜕变成凶残嗜血地亡灵。并且攻击他们所能遇到地所有生物。而研制这种毒素地基地。就在希特维尼亚低地的附近。

我们都知道,一个亡灵地产生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死者必须留下一具保存良好的完整尸体――起码骨头要完整(所以说。老鼠和许多食腐动物是亡灵族的死敌,这和许多人想象的不一样);二、他的灵魂受到无法救赎的深重诅咒;三、他对生命有着巨大的怨恨和愤怒、并有强烈的报复欲望。

而且,即便以上三个条件全都满足,这些死者也只有不到一半的机会从永恒的长眠中苏醒,成为一个逃脱死亡的腐朽者。

直到大巫妖麦肯斯卡尔的出现才改变了这个局面。这个精通灵魂学的大巫妖或许不是有史以来最邪恶的巫妖,但肯定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亡灵法师。他彻底打破了亡灵诞生的自然规律,依靠他强大魔力使普通的尸体也有可能变化成腐朽者,并且使复苏的腐朽者更智慧,也更忠诚。他几乎是以自己一人之力一手打造起了曾经席卷法尔维大陆的腐朽者大军,成为末世君王达伦第尔麾下最得力的助手之一。

而这种毒素甚至比大巫妖的法力还要厉害。它不但毒性强烈,而且能够多次传染。倘若一个健康人在被感染的攻击下受了伤――哪怕只是擦破油皮那么小的一点伤口――也有可能会被这种毒素感染,然后迟早都会蜕变成大巫妖的帮凶。或许这样产生的腐朽者的灵魂更为残缺,无法具有很高的智慧,但是,对活人血肉的贪恋会使他们成为最疯狂的杀手,

你完全可以想象,倘若在一座城市中,哪怕只有一个人感染了这种毒素,就有可能一传十、十传百。或许只在一夜之间,你的父母、妻子、儿女都会变成吃人的食尸鬼,将你在睡梦中大卸

用你的血肉去填补他们永远填不满的肠胃;又或许是了,然后你会盛情地邀请那些同你一样的陌生路人,共同分食你至亲骨肉的肝脏和脑髓――而这个时候你甚至不会感受到悲哀,因为你只是一具尸体。一个丧失了所有灵魂、只知道饥饿和贪婪的腐朽者。

对此,我不由得暗自庆幸:幸亏……幸亏我们及时地拦截下了这封密信、得到了这个可怕地消息;幸亏这种毒素还在研制之中,我们还来能够去阻止;幸亏一切都还不算太迟,世界还没有变成那种无可救药的人间炼狱;幸亏……

无论用什么样的言语来表达我此时的庆幸之情,都绝不会嫌过分。这简直是至高神赐予整个大陆人民的一次重生,使我们有机会幸免于这场灭顶之灾。

“最近在附近游荡的腐朽者突然增多了,而且他们的行动也很诡异,我猜这和这件事有关。给我带几只新鲜的腐朽者的心脏回来,大陆地勇士。我们要尽快研究出对策来。”沉思了片刻,古铁雷斯少校再次给我们发布了任务。

正如少校所说的那样,在前哨站的附近,聚集着不少的“嗜血僵尸”。看得出。他们刚变成腐朽者没有多久,身上挂着地一块块没有烂完的、长着尸斑的腐肉和从脚底下不停流淌着的黄色脓水表明了他们还很“新鲜”,并不是复苏了很久地“资深”亡灵。

和以前我们遇到的亡灵战士相比,这些家伙的行动更为缓慢。通常只有半边身体能够用得上力,而另外半边都只能被拖着走,动作僵硬、反应迟钝,仿佛一个个在生前都是半身不遂的残疾病患。

不过。这些僵尸虽然行动迟缓,但他们地力量却远远超出了普通的亡灵,虽然只是赤手空拳。但他们哪怕随便一挥巴掌也会给你带来上百点的伤害。防御力也高得惊人。而且他们因为完全丧失了意识。所以更加凶悍蛮横,对于你地攻击完全置之不理。更不在乎刀剑砍在自己身上地伤痛。他们地灵魂已经被一种丧心病狂的杀戮欲望完全充满了,他们存在地全部意义就是要把眼前的一切活物撕成碎片,除了这些,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而最让人头疼的是,这些特殊的僵尸浑身不停地散发着一层绿莹莹的毒雾。只要你一靠近这团毒雾,生命力就会不停地流失。

而当他们彻底归于死亡之后,腐朽的尸身还会受到魔法的控制,突然爆炸开来,使附近的生灵受到剧烈的炸裂攻击,并且被更强烈的毒素侵蚀,在短时间内损失大量生命。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令人作呕的烂肉块确实给我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许多次我们原本已经将敌人击倒,却在毫无防范中被他们的尸爆炸成重伤。但是很快,我们就吸取了足够的教训。每当我们击倒一个僵尸之后,就会立刻跑到安全的距离之外,等到他的尸体爆炸结束、毒雾消散之后再回来摘取他的心脏。

当“尸爆”这个威力最为强劲的技能失去效用之后,这些行动迟缓而又没有脑子的活死人就再也无法对我们产生威胁了。天刚过午的时候,我们就将足够数量的僵尸心脏交到了古铁雷斯少校的手中。

少校并没有收留这些心脏,而是让我们把它们交给驻守在前哨站的随军药剂师瓦格纳先生进行研究。牛百万轻车熟路地带领我们在前哨站北侧的一间帐篷里找到了瓦格纳先生,这是一个面容消瘦的中年男子,他的鼻梁很高,枯黄的头发,眼眶深深凹陷进去,看起来似乎是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

可当我们说明来意、并将心脏标本摆到他桌面上之后,这个原本精神倦怠的中年男子立刻仿佛变了个人一样,一扫疲惫的神色,眼露寒光、精神振奋。

“你们说的是真的?”他站起身来,双手捧起放一颗心脏,冲着帐篷外的阳光仔细地查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颗心脏在药剂师的手中,似乎还在不停地搏动着,一股一股地将心腔中残余的血水和腐烂的汁液挤出来。

“啊……”仙女下凡脸着地轻叫了一声,右手紧紧抓着牛百万的胳膊,恨不得把整个脑袋都埋进他的胳肢窝里,左手还拼命地捂着脸,声音发颤地说:“……牛哥哥,这个人好变态,真可怕啊……”

让我有些不解的是,虽然她已经把脸都无上了,可两只眼睛为什么又都从手指缝里露了出来。还瞪得那么大,好像生怕错过了一个细节似的?

“不……要怕,这个任务我接过,上次来地时候他就这样,我已经……习惯了。”牛百万的话说得豪气干云,可他的行为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他整个身体都蜷缩在儒吟游诗人降b小调夜曲的身后,双手撑在他的肩膀上,不住地瑟瑟发抖,仿佛随时都准备把他一把推出去自己逃命似的。

我觉得当一个人害怕的时候下意识地想要躲在别人身后是很正常的反应。可我实在不觉一个牛头人躲在一个儒的身后会起到什么实际作用――呃……就算他撅着屁股也不行!

我很难承认自己是个胆小地人,事实上,在这一堆心脏中,就有不少是我亲手从僵尸的身体里取出来的。但是我很清楚。自己绝对没有勇气像这个孱弱的药剂师一样,如此饶有兴致地把这些腐臭

瘩拿在手中,贴近面孔细细地把玩。在这个药剂师没有看见对死亡的本能恐惧。反而甚至觉得他的目光里充满了兴奋地狂热,就好像正握在他手中的不是一块充满毒素的烂肉,而是一尊精美的艺术品似地。药剂师这种病态的狂热目光居然会让我有些心寒,不敢直视。

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才华横溢的天才,他们能够在各自地领域中取得绝高地成就,远远超出了其他人。甚至也超出了自己所处地这个时代。

但是。也正因为他们这卓绝的智慧已经达到了这世界地巅峰。再没有什么能够阻拦他的思想和目光,所以他们由自信而变成了狂妄。在各自的领域中成为极端的偏执狂。他们自以为可以控制一切、改变一切,于是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尊重和敬畏心,以至于在歧途上越走越远,最终给整个大陆带来了灾难。

伟大的天才们很少犯错,但他们一旦犯错,就是具有毁灭性的巨大错误,再也无法挽回。

这一切都是瓦格纳先生的目光给我带来的感受,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将这些心脏标本送到他的手中,或许并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瓦格纳先生没有给我反悔的时间,他手脚麻利地从一枚心脏中切下来几乎透明的一个小薄片,把它放进桌上的一件奇怪的仪器中,接着又撒进稍许不知为何物的蓝色粉末,合上盖子,然后在仪器上方的魔法水晶中注入魔力,开动了仪器。

仪器立刻发出轻微的震动,不久,一道妖异的蓝光从仪器中散射出来,紧接着,一道凄艳的红光又从蓝光中分离出来,紧接着又是一道惨白的光束射出,虽说只是道光线,但我仅仅是看了它一眼就感到遍体生寒,喉咙里泛出一道冰冷的凉气。

“这实在是太有趣了!”试验结束后,瓦格纳先生从仪器中取出了这片心脏,小心翼翼地把它放进一个水晶容器中,再藏进一个箱子里,“古铁雷斯少校猜得不错,从这些标本中我分离出了一些特别的毒素……”

“……我得说,发明它们的人真的是天才,这是亡灵魔法、血族魔法和灵魂魔法的完美结合体,而且更美妙的是,这种毒素本身就是活的。这些家伙不是动物,更不是植物,而更像是某种菌类。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东西,遗憾的是,他们还没有完成,在生存期上还有一些瑕疵。但是,我想我可以……嗯,我的意思是说,我可以先给你们制作一些抑制这种毒素的药剂,我想你们会用的着的。”

“好吧,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少校,等会儿你们就可以来拿这些抗毒药剂了。在此之前,我得再研究一下……嗯,我是说我要先休息一下了。”说着,瓦格纳先生坐到了床沿上,示意我们离开。

这个面色苍白的男人称这种毒素是“最美的东西”,这不由得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他在说话时吞吞吐吐那不自然的神态,也让我心中生出了一片疑云。但是,现在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末世帝国正在不断完善着这种可怕的毒素,我们必须阻止他们――越快越好!

再一次地,我们找到了古铁雷斯少校,将瓦格纳先生的话转告给了他。少校面色凝重。他告诉我们,在前哨站的西南方有一座名叫“碎石要塞”的城堡,这里原本是联盟军的营垒,后来被帝国侵略军占领了。有斥候报告说这座城堡中出现了许多异常情况,他怀疑末世帝国制造毒素的基地就建在那座城堡里。

“不过,一群残暴而狡猾的腐朽者正盘踞在通往城堡的唯一一条道路上,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何而来。他们人多势众,任何通过那里的行人都会被无情地斩杀。你们最好去向洪多斯酋长请求援助,协助他打通这条道路。”少校对我们说道,“记住,我们的时间很紧迫……”

哦,尽管我很不喜欢,可看来我们不得不和那个当上了指挥官的绿皮怪打交道了――嗨,丁丁小戈,我这可不是在讽刺你――不管怎么说,一个当上了人类指挥官的半兽人给人的感觉总是有些怪异。

“你是说,你们想要宰了那群四处闲逛的兔崽子?”听到我们的请求,洪多斯酋长瞪大了眼睛,十分不友好地盯着我们,说话的声音大得像打雷,“我们正打算这样做。要知道,这是我们的事情,不需要你们插手!那群混蛋是我的,明白吗?”

“不过……”说到这里,半兽人酋长话锋一转,“……既然你们想要过去,我也不介意你们跟我一起去看看。但是记住了,那个领头的家伙你们谁也不许碰,我要亲手宰了他!”

酋长的瞳孔中像是在燃烧着两团火。

“亲手!”

(上周末加班的成果白费了,整理出的两百多页材料被打回重做。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表面功夫,硬件完全达不到条件,所以材料只能造假。这是公开的秘密,我们知道、市里的头头也知道,最怪异的是,就连下来检查的检查团都知道。

而整理出的材料被否决的最主要原因居然是:不真实……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