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九十八章 丛林遭遇战

第十卷 BUG 第九十八章 丛林遭遇战

本书:独游  |  字数:5577  |  更新时间:

暗的沼泽丛林,四处都散发着一股霉烂的气味,无数树木扭曲地生长着,仿佛一条条拼死挣扎的巨大手臂,将自己的树冠努力托向高处,在密林的最上方与自己的同类争夺着所剩无几的阳光。巨蟒一般遒劲的藤类植物深深地盘那些高大乔木的树干上,那些藤条勒得如此之紧,以至于让人只是看见就觉得窒息。无数的毒虫和猛兽潜伏在密林深处,对每一个侵入自己地盘的外来者发起致命的攻击。在翻腾着腐烂气泡的泥浆表面,每一步都有可能是个必死的陷阱,那些淤积的泥塘犹如一张张贪婪的巨嘴,急不可耐地吞噬着每一具掉入其中的躯体――就连骨头也不会吐出半根。

在这样险恶的密林中,甚至任何一个或者走出去的活人都可以骄傲地宣称自己是个“幸存者”,而我们却还在不住地向前跋涉,艰难而又迟缓地向着两座山峰之间的一个谷口摸去。

这个山谷是通往碎石要塞的必经之路,也是我们此次冒险的第一个目标。古铁雷斯少校所说的那群截断道路的腐朽者就盘踞在这里,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接受洪多斯酋长的要求,先帮助他完成“荡平腐朽者据点”的任务。

任务的条件有两个:一,杀死山谷里的兽骨骷髅首领“食尸者”福克;二,保证洪多斯酋长不被腐朽者杀死。

在我看来,这两个条件简直是自相矛盾的。

是地。山谷里的这些兽骨骷髅确实不太好对付,但凭借我们五个人的战斗能力,想要把他们全部清除也并不是件太艰难的事情。但是,因为这个绿皮酋长的存在,我感觉这个任务的难度简直是被成倍地提高了。

“小心,前面有八个骷髅……”降b小调夜曲挥了挥手,适宜我们停下,他指着最靠近我们的两个,对丁丁小戈说道。“……术士,用暗影箭先把前面那两个引过来,小心别引得太多,我来给大家加攻击。战武士准备上去顶,圣骑士……”

很好的计划,如果一切都按照儒吟游诗人所说的去做地话,不出三分钟。我们就完全可以把这八个腐朽者分散击破,全部干掉。可是……

“呜,这儿不属于你们,回到你们该去的地方去!”

一声粗豪的大喝彻底粉碎了夜曲的精妙计划。接着我们就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全身上下一共只穿着一条桶状布裙地半兽人酋长嗷嗷乱叫着把自己扔进了骷髅堆里去,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成功地使自己陷入了八名兽骨骷髅的重重包围之中。

在这严峻的形势下,半兽人勇狠好战地血脉在洪多斯酋长的身体里爆发了出来。在兽骨骷髅的围攻中。酋长阁下没有丝毫的畏惧。他一边大声呵骂着这些侵入了自己地故土、将自己的部落赶出家园的强盗。一边展开了完全地反击,用一种纯粹而狂野地方式彰显着自己地豪气和武勇。

他使出了一记……

……左直拳?!

看来我远远低估了半兽人这个种族粗犷野性的传统文化。在这些骷髅强盗们凶残地攻击之下。洪多斯酋长既没有拿出可以依靠的武器,也没有使用威力强劲的魔法,只是抡圆了砂钵大的一双拳头,异常骁勇地砸向面前的敌人,制造出了令人惊愕的辉煌战果:

“-2-3-3-4-2-5-2……”

长长一串鲜红的个位数字从那个饱受酋长“铁拳”的骷髅头上高高飘起,他最多的一次减少了七点生命――这还是一次暴击的结果――这还真是让人欢欣鼓舞的战绩啊。

拜托,洪多斯阁下,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一个四十八级的高阶萨满法师,难道就不能像一个智慧生物那样有技巧地战斗吗?

不知这位绿皮肤的酋长阁下是不是感受到了我心中的抱怨,我刚这么一想,他就格外难得地使用了一下他的魔法技巧――他用“灵魂祝福”的法术给自己加了两百多点生命,这恐怕也是他对魔法的唯一理解和应用技巧了――之后他就立刻又徒劳无益地将双拳挥向了他的敌人。

“这个混蛋在干什么?他以为他自己是谁?拳王泰森吗?”眼看着自己的计划泡了汤,降b小调夜曲恶狠狠地望着洪多斯酋长的背影,咬牙切齿地说道。

拳王泰森?是哪座神庙里的高级武僧吗?一路看小说网,手机站.

“拳王泰森要比他强多了……”丁丁小戈满脸的鄙夷,“……他连咬耳朵都不会……”

“现在知道这个任务我为什么要找你们帮忙了吧?”牛百万苦大仇深地说道,“我都在这儿被他害死了三回了。”

抱怨归抱怨,为了完成任务,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洪多斯酋长在我们面前被一群兽骨骷髅乱刃分尸。

“圣骑士和德鲁伊,什么都别管,全力给酋长加生命!”降b小调夜曲大声指挥着,“……术士先使用‘虚弱迷雾’,降低骷髅的攻击力,然后再召唤役使魔;战武士顶上去,尽可能多引几个骷髅出来……”

分派好各自的任务,儒吟游诗人拔出短剑抢上前去,口中同时响起了一支苍凉寥落的战歌:

“你是不是饿滴~慌呀~呀呼一呼嘿,你要是饿滴慌……”

牛百万正要对洪多斯酋长释放治疗波魔法,刚发出了几个音节就听到这支战歌,立刻被呛得直咳嗽:

“呃……咳咳,小曲儿,你就不能放一首

的战歌吗?”

丁丁小戈刚好放出一个“虚弱迷雾”,听到牛百万的感慨,立刻不屑地冲他翻了翻白眼:

“你不觉得这已经是他最正常的战歌了吗……”

这是一支“活性之歌”,它能够显著提升附近战友们生命、魔力、斗气等等这些各项属性地恢复速度。

我不知道这种乍一听起来颇能刺激人食欲的战歌为什么会起到这种奇妙的作用。但很快我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如果一个人食欲旺盛的话,大概人体新陈代谢的速度也会加快吧。

对于我们来说,在这个时候使用这样的战歌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们的战斗刚刚开始,无论是生命力、魔法值还是斗气值都没有什么损耗,现在使用这种恢复性地战歌,其实对我们没有任何帮助。

但是,这首战歌所要帮助的对象其实不是我们,而是被围殴的洪多斯酋长。他愚蠢的冒失行为很快就让他付出了代价――八个兽骨骷髅地联手攻击并不是那么容易抵御的,只在短短的片刻之间。洪多斯酋长的生命值就只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而且仍然在以惊人地速度减少着。在现在这种时候,能让这个鲁莽的半兽人多恢复一点生命都是我们的巨大成功。

“虚弱迷雾”这个法术的作用也是如此:这个法术会让迷雾范围内地敌人攻击力大幅削弱,这有效地延缓了洪多斯酋长生命削减的速度。为我们赢得了救援的时间。

牛百万和仙女下凡并没有浪费掉这宝贵地时间,他们争先恐后地将各种恢复法术扔到拳击流半兽人萨满地头上。神圣系魔法和自然系魔法纷至杳来,把洪多斯酋长地一张老脸映衬得一半惨白一半惨绿。就在这两道凄艳光芒的交相辉映中,洪多斯酋长地生命值终于开始触底反弹、扭亏为盈。

一只高大的兽骨骷髅挥起手中的战斧。想要试图从背后偷袭奋战中的半兽人酋长。但他没有得手,一柄闪着绿莹莹毒芒的长剑挡在了他的身前,及时地招架住了他的攻击。紧跟着,这柄长剑顺势灵活地跃动起来。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重重地扫过了他的肋骨。超过八十四点生命力从他那具仅余下骨头的躯体里飞出,他愤怒地张大了嘴,发出“咔哒、咔哒”声音来。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转向了身体另一侧的那个左手持盾、右手举剑的战武士――我!

我没有兴趣和他纠缠。转过脸又连着在三只骷髅的后背上每只都砍了一剑。然后就远远地退开。我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引不来这四只骷髅怪物――按照优先攻击伤害最大的敌人的原则,我的砍杀显然会造成更加巨大的伤害。如果洪多斯酋长想要凭着两只拳头就把这几只骷髅挽留在身边。恐怕还得再努好大一阵子的力才行。

四只被我袭击的兽骨骷髅立刻抛弃了原先的目标,挥舞着战斧向我追来。直到这时,我才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观察我的对手们。

和以前我们见过的那些骷髅型的怪物们相比,这里的“兽骨骷髅”看上去有很大的差异。他们都是些五十级的左右的亡灵武士,骨骼粗壮而坚硬,脊背有些佝偻,颅骨的前额略显扁平,下颚却十分突出,两颗特别粗壮的牙齿暴露在颚骨之外。他们都以缺了刃的沉重战斧为武器,战斗的风格十分粗豪狂烈。

我知道,同时与四只和自己等级相当的怪物作战,一定是一项艰苦的工作,可这场战斗的危险程度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料。我将盾牌护在心口,勉强弹开了一柄袭向我左胸的战斧,右手长剑横掠,砍在了一只骷髅的大腿上。他裸露的腿骨又硬又滑,长剑劈在上面竟然难以受力,我感到从剑柄上传来一阵十分勉强的触觉,而后看见那只骷髅怪物的生命力只遭受了六十几点的微弱损失。

和这些骷髅怪物战斗,我的武器实在非常吃亏。长剑技能中有许多以穿刺为主的攻击手段,可骷髅对于穿刺攻击几乎完全免疫;而我的“响尾蛇的劈风刃”最主要的附加属性是毒素伤害,可这些腐朽者对于毒素的抗性偏偏又相当的高。

此时此刻,我甚至分外想念自己很早以前的那把佩剑“红山撕裂者”,它的级别虽然不高、各项属性也很低,可能够造成撕裂伤害的锯齿形剑刃简直就是这些骷髅架子地天地。每当攻击得手。那种用大锯伐木般的受力感总能给我带来爽快的触觉,这是现在这柄佩剑绝对无法带给我的战斗快感。

正在我无声抱怨着自己武器的无力时,一阵撕裂的剧痛从我的背后传来。我只觉得自己的皮肉就好像是被一双坚硬的手掌用力向外扒开似地,甚至于强烈的痛觉正在从每一个汗毛孔不住地向外翻腾着。

“啊……”我忍不住低声痛叫了一声,就地翻到了一旁,一转脸就看见一只骷髅正伸长了脖子猖狂地冲我张开了大嘴,摆出一副得意狂笑的模样。他手中的战斧早已锈迹斑斑,可此时却正往下滴着血滴。

伤痛并没有冲昏我地头脑,反而让我更加清醒了过来。我的任务并不是独自消灭这四只骷髅。而是要努力牵制住他们,让我的战友们尽快消灭其余的四只,保证洪多斯酋长地安全。我坚持得越久,他们的战斗就会越顺利。也就会越快地赶过来援助我。

想通了这层道理,我拼着当胸又挨了一记重

口灌下一大瓶“浓缩生命精华”,打了个满嘴大蒜味新振作起了精神。

再次投入战团,我变得更加谨慎保守,将更多地注意力放在了防守上,用盾牌护住全身的要害。并不急于主动出击。虽然那四只骷髅都没有受到致命地损伤,但他们也很难找到机会给我造成重创。这样一来,我们的战斗陷入了僵持阶段。短时间内谁也无法击倒敌人。

如果像这样发展下去。局面会对我越来越有利。而且我随身携带了不少的高级生命药剂。有了它们地帮助,就算只有我一个人。也完全有能力慢慢消磨死面前这四只凶悍地怪物。

但是,战斗地危险,正是潜伏在那些看似安全的时刻。在关系到生死存亡地搏杀之中,任何一点小小的疏忽,都会造成致命的错误。

在这个时候,我就犯错了!

一个要命的错误!

就在战斗陷入僵局的时候,笼罩在我们四周的那层魔法迷雾渐渐变得稀薄。随着这层魔雾的消散,这些“兽骨骷髅”的战斧变得一记重似一记。每当我的盾牌抵挡住迎面砍来的战斧,就好像接住了一枚当空掉落的陨石,那巨大的冲击力将我震得手臂酸麻、连连后退。我对这些战斧重击的防御力越来越弱,即便是在使用防守技能的时候,生命值也总会数十甚至上百的减少。不知不觉,这些骷髅怪物的强烈攻势打破了原先的平衡,我单单依靠药水已经无法再弥补生命损失的速度。

“虚弱迷雾”,是丁丁小戈的“虚弱迷雾”,这个法术已经超过了使用时限,无法在削减敌人的破坏力。

胜利的天平已经渐渐倒向我面前这四只面目狰狞的白骨怪物,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苦苦支撑。

就在我即将支持不住的时候,一个上身赤裸、肌肉贲张的绿色身影忽然从斜刺里冲到我的身前,一通狂野的组合拳落在一具骷髅的脑袋上,打得他的下颚“哗啦啦”乱响,简直就快要掉下来了似的。最后,这个绿色的人影显然被战斗的狂热冲昏了头脑,居然前额猛地向前一顶,重重地撞在了那具骷髅光洁的脑壳上,然后……

一个“-15”的红色数字从他~地飘了起来,而且他立刻进入了短暂的昏迷状态……

这是我头一次看到有人在“头锤”攻击别人的时候,反而把自己撞晕了。事实证明,就算是半兽人酋长洪多斯那颗不开窍的实心脑袋,也绝不会比一颗光秃秃只剩下骨头了的骷髅脑壳更坚硬。

我的心里顿时一松――得救了!

我当然不是因为洪多斯酋长的出现而感到安全。以这个家伙每拳平均三点生命的杀伤力,等他把这四只骷髅都杀死的时候,恐怕我早就已经变成第五具骷髅怪物了。

但是,他的出现却是一个信号:另外那四只兽骨骷髅已经被解决掉了,否则他肯定不会舍近求远,来挑战我身边的敌人。

他既然在这里,那我的战友们还会远么?

果然,一道温暖的治疗波照射在我疲惫的躯体上,为我注入了崭新的生命活力。

一支古老雄浑的战歌响起,激荡着我的胸怀,让我的攻击力大幅提升:“小白菜啊……叶叶黄啊……”

一道绿色的魔法之光袭向我左侧的一只骷髅,数根粗壮的藤条忽然从地底跃出地面,紧紧地缠绕在那只骷髅的踝骨上,让他无法再前行一步。紧接着,一声野兽的咆哮震撼了丛林,一只巨大的黑熊从我身后狂奔出来,挥动着一双巨大的熊掌,重重拍打在那只骷髅的身上。

一道让人心悸的黑色暗影从右后方向前袭去,将另一只兽骨骷髅的生命打掉了一百二十多点。紧跟着,一个上半身穿戴着黑色重铠、青面獠牙、手持粗大的狼牙棒、下身笼罩在一片黑雾之中、没有腿脚的异界恶魔杀了出来,和那只骷髅缠斗在一起。

剩下的那两只骷髅怪已经完全无法再给我构成威胁。我立刻转守为攻,挥舞着手中的长剑砍杀过去。斩击、横劈、风暴一击……我不再吝惜自己的斗气,将一个又一个威力巨大的攻击技能无情地在这两只怪物的身上。长剑摩擦着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就像是这两只骷髅怪物惊恐的呻吟……

“去你的吧!”我长剑一收,一脚踹了出去,把最后一只兽骨骷髅踢成了一堆碎骨头渣。我们与这些腐朽者的第一场遭遇战,就这样结束了。

我低头拾起这只怪物身上掉落的战利品,回头看了看我的战友们。虽说这一仗我们没有伤亡,可现在他们不是生命力减半就是魔法值见底,可想而知他们刚才的战斗也绝不会很轻松。

“该吃药的吃药,该喝水的喝水,我们抓紧时间整休一下再走。”降b小调夜曲坐在一块石头上,从被囊中取出一块能够增加生命力的“蜜角面包”,提醒我们道。他把面包塞进口中,刚咬了一口……

“呜,这儿不属于你们,回到你们该去的地方去……”

一声粗犷豪迈的大喝声从不远处的前方传了过来。

“***……”儒吟游诗人神色木然地望着前方,塞满面包的嘴巴里发出一声模糊的痛骂声,面包渣喷了一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