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九十九章 暴雨中的悲鸣

第十卷 BUG 第九十九章 暴雨中的悲鸣

本书:独游  |  字数:4537  |  更新时间:

现在越来越怀疑,这个该死的洪多斯酋长,其实是末在大陆联盟内部的卧底!

作为决定本次任务成败的重要人物,这个丑陋的绿皮怪根本就没有丝毫自我保护的意识,甚至简直是哪儿的敌人多就往哪儿跑、哪儿更危险就往哪儿钻,然后站在敌人堆里一动不动,任凭它乱斧砍杀鲜血横飞也寸步不退。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要么他死,大家一拍两散任务失败;要么我们豁出命去把他救出来。

这简直是胁迫!是勒索!!是被逼无耻的道德绑架!!!这个从上到下一共只穿了一条桶裙的半兽人流氓用自己的生命逼迫我们成为了给他堵枪眼的挡箭牌,我们就是五个衰到了极点的倒霉蛋,一面心里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一面却还是不得不“心甘情愿”地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给他抵挡刀剑。

“……滚回你们该去的地方去……”每当冲向敌人的时候,这个头脑发热的酋长大人都会这样大声呼喊着。

而每到这个时候,我都发自内心地由衷感觉到:这里最该滚回去的人就是他自己。

终于,我们又一次消灭了一群残暴的骷髅怪。连番的激战让我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只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处境最惨的降b小调夜曲差点就被一斧子砍死,牛百万的铠甲破损得十分严重,我的长剑上也开始出现细微地裂痕。仙女下凡的魔力值早就用得见了底,现在完全依靠着魔力药剂勉强支撑,丁丁小戈的三个役使魔被挨个砍死了一遍,在五分钟之内恐怕暂时召唤不出来了。而造成我们这凄惨处境的罪魁祸首――那个四处惹是生非的洪多斯酋长,这会儿还正摇头晃脑地走在我们身前,悠闲自在地踱着方步。

“我真他妈想一刀砍死他算了!这比杀B还累呢!”丁丁小戈盯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我觉得他这句话说出了我们每个人想说而又没有说出来的肺腑心声――洪多斯酋长的白痴行径已经到了连他的同族都看不下去地地步了。

“再坚持坚持吧……”牛百万好言相劝道。他是这次冒险的组织者,大概他觉得自己应该为我们现在尴尬的处境负责,所以一路都在陪着笑脸安慰我们。

“……好不容易都杀到这儿了……”牛百万情真意切地说着。“……再忍耐一下,全当是给我个面子……”

“呜,这儿不属于你们,滚回你们该去的地方去……”牛百万地话还没说完。一声熟悉的爆喝声又从前面响起――对于我们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句催命的咒语――然后我们看见赤裸着上身的洪多斯酋长挥舞着拳头嗷嗷狂嚎着又冲进了一群兽骨骷髅之中……

洪多斯酋长莽撞地行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嘴巴,在牛百万最需要脸面的时候狠狠地抽在了他的牛鼻子上,这对于本身就已经颜面扫地地牛百万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这一刻。牛百万愕然地张着一张大嘴,陷入了短暂的石化状态。

这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们一脸同情地望着牛头人圣骑士。

片刻之后,牛百万终于回过神来。他气急败坏地大声狂叫起来:“砍死他小丫挺的,不要给我面子!”

我们和降b小调夜曲面面相觑、相顾无言。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膀,拖着满身伤痕地疲惫身躯,硬着头皮灌下两瓶药水。抽出武器就一起杀了出去……

牛百万说要砍死洪多斯酋长。这当然是他一时冲动地气话。不管我们心里再怎么赞同这句话。可最终我们还是拼了命把围攻洪多斯酋长地腐朽者们杀了个干干净净。

儒吟游诗人降b小调夜曲在这场战斗中不幸身亡了。这并不太让人感到意外――作为一个近战职业,吟游诗人的生命值实在不算高。皮质铠甲能够提供地防御力更是低下。我们甚至可以说,他一直坚持到现在才丧命,这已经足以证明他战斗技巧的精湛了。

幸亏圣骑士在四十五级的时候也能够习得“生命恩赐”的法术,牛百万耗尽了最后一滴魔力,当场把夜曲复活了过来。这个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已经处在了濒临崩溃的边缘,各自的状态都实在无法再支持一场激烈的遭遇战了。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洪多斯酋长这会儿还要不知死活地去招惹前方的腐朽者,就算他在我眼前被人乱刃分尸我也绝不会再去救他了――我甚至会怀着感激的心情为那些杀人的亡灵凶手鼓掌喝彩,感谢他们让我们从这个家伙的胁迫之中解脱了出来。

尽管我们已经领取了任务,都有救助他的义务,并和他有过并肩战斗――如果说抡着软绵绵的拳头找着敌人脸上一通乱擂也能够勉强称作是“战斗”的话――的战友情谊,绝不应该眼睁睁看着他死掉。但是,如果一个人自己抢着找死,那么别人是怎么拦也拦不住的。我们对此只能深表遗憾,但也无能为力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洪多斯酋长并没有再继续进发,而是在一片空地上停住了脚步。这片空地并不是很大,最多不过只有十步见方,空地的中央燃烧着一堆篝火。这是我们进入山谷之后所见到的唯一一堆篝火,看着它我们不由得有些纳闷――你认为一群腐烂得只剩下骨头架子骷髅怪有那么高的兴致,会跑到这片荒郊野地里举行野餐会吗?他们会用这堆篝火取暖还是烤肉?又或者是熬一锅浓香的汤汁――骨头汤!

反正他们不会缺少原料……本书转载16文学网.16.

你别说,我还真发现在这对篝火两旁插着两根Y形的干树枝。一根细长地铁钎横加在两根树枝中间,一端被折得弯曲过来,成了一个可以转动的把手。铁的中间已经被烤得焦黑,还隐隐透着红亮的炭火色。

这果然是一套标准的野餐烤肉的标准工具。

洪多斯酋长缓缓走到篝火旁,握着铁钎轻轻转动了两圈。铁钎摩擦着两端的枝桠,发出轻微的“吱扭扭”的声响。随着铁钎地转动,篝火中忽然飘起数十颗明亮的火星,被微风翻卷着飘上天空,就像是一群淘气的萤火虫。越飞越高,终于……看不见了……

我们坐在地上,利用这段难得的空闲时间抓紧休息。因为洪多斯酋长一直背对着我们,我们始终也看不见他地表情。

一路走来。这个粗野莽撞的半兽人酋长给我们找了数不清的麻烦。自始至终,他一直都是那么斗志昂扬,粗鲁豪迈,让人实在很难分辨出他的年龄。

但是此时。虽然我只能看见他地背影,但我心底却生出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性情执拗古怪的半

已经进入他的老年时光了。虽说所有半兽人地脊梁但除了种族血脉的原因。洪多斯酋长的脊背更多地佝偻下去,仿佛被一段长长地岁月压弯了腰肢。

我忽然有些后悔背地里骂他“绿皮怪”了……

“福克,你出来……”站在篝火旁。洪多斯酋长把脸转向一旁地洞窟。大声叫喊起来。他地声音带着半兽人那种特殊的嘶哑感觉。似乎微微有些颤抖,又带着一些难以言明地威严感。

“……我知道你在里面。我是来找你的!你想杀死我,我知道。现在我就在这里!来啊!来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酋长的情绪十分激动,听起来似乎和这里腐朽者的首领有着一段深深的仇怨。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随着洪多斯酋长的大声怒吼,洞窟中由远及近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随着这脚步声一同冲出洞窟的,是一个骷髅怪物令人惊畏的身影。

虽然全身上下腐烂得只剩下了一副骨架,胸口既没有饱满结实的肌肉,额头也看不见紧绷贲张的血管,可既便如此,我们依然可以用“雄壮威武”这样的词汇来形容他。他的骨头特别地粗大壮实,同时整个身躯看上去却又特别地匀称协调,虽然背部的脊柱略显弯曲,可颈上的颅骨却始终骄傲地高昂起来,仿佛他生来就怀有一股无法摧垮的坚强意志,从不会向任何人低头屈服。

我知道,评价一副骷髅的所谓“气质”也许是一件可笑的事情,但在这一刻,我真实感受到了来自于我们面前这个五十五级的腐朽者的鲜明“气质”。这是一种坚韧勇毅、顽强抗争、豪气勃发、催人奋进的气质,即便是只是站在他身前十几步远的地方远远看着他,我的心里也不由得生出一阵赞叹和钦佩。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切令人心潮澎湃的鲜活情绪,居然来自于一个本应是阴晦黑暗、绝望恐惧代名词的腐朽者的身上。

和我们一路上遇到的其他腐朽者相同,他的前额也十分扁平,下颚突出,唇边长着两颗粗壮的獠牙――不过他的獠牙格外粗大。这种种特色、再加上洪多斯酋长之前的叫喊声,我已经意识到这应该是半兽人的特征。也就是说,盘踞在这个山谷中的腐朽者,都是由半兽人的尸骨变异而成的。

这么多的半兽人,这几乎是一个部落所有精壮雄性的总和。

和其他腐朽者不同的是,这一个并没有全身裸露出他健美雄壮的骨,而是在身上披挂着一套铜质的铠甲,颅骨上还套着一顶铜质的尖盔。这套盔甲显然已经被保存的相当长的年头,有些接缝处隐隐显露出绿色的铜锈,但同时上面又布满了许多新鲜的伤痕,划痕处隐隐闪烁着明亮的铜质光泽。这些伤痕的种类和数量是如此之多,你在上面几乎能够找到这世界上每一种武器的痕迹,有的伤痕甚至已经完全穿透了铠甲的防御,在上面撕开了一个个令人悚然的可怕缺口,每一个缺口的周围都渗着殷殷的血迹――我不知道这副铠甲的主人在生前怎么能够承受这么多又这么沉重的致命伤害,在我看来,即便是整个法尔维大陆最杰出的战士和骑士,在受到了这铠甲上一半的重创之后也一定早就一命呜呼了。

他的双手紧握着一柄简陋但结实的长矛,矛柄是一根鹅蛋般粗细的粗重木杖,矛尖似乎是由某种魔兽的牙齿磨制而成,不但尖锐犀利,而且上面似乎还闪烁着某种异样的魔力光辉。在靠近长矛顶端的位置上还捆缚着一面旗帜,旗帜上画的是一只翱翔的猎鹰,猎鹰一根爪子抓着一柄战斧,另一根爪子抓着一段橄榄枝,正飞跃过一座高耸的山峦。这面旗帜似乎表达着某种部落图腾的含义,可现在已经被血浆和泥水浸泡得快要失去了色彩,有几处还被撕成了一绺一绺残破的布条。

这个腐朽者的名字叫做“兽骨狂战士大福克”,是一个首领级的骷髅怪物。刚一走出洞口,他就直盯着站在篝火旁的洪多斯酋长,血红色的灵魂之火在他的颅骨中炽烈地燃烧着,从他的两个眼眶中不是地闪烁出来,给他增添了几分狂躁暴烈的气息。

看见洪多斯酋长,大福克表现得似乎有些犹豫。他先是后退了两步,而后用右手举起长矛,直指向酋长的胸口,长矛在他的手中颤抖个不停。他张开嘴,似乎是想要说话,可只能发出“咔哒咔哒……嘶……啊……”这些无意义的冰冷声音。最后,他居然张开双臂,昂首向天,发出一阵凄厉的狂嚎声。那声音如同一把尖刀割在人们的心头上,让我感受到一阵阵颤抖的疼痛,简直像是快要撕裂开来似的,仿佛正经历着一段苦恼混乱而又绝望的绝大苦痛。

就连那广大的天空,也好像无处容纳这股痛苦绝望的巨大怨气。无边的乌云突然间翻腾飞卷,沉沉地压了下来,仿佛要把这大地彻底压垮。整个世界刹那间变得黑暗沉闷,仿佛一片苍茫的绝望。在一阵死一般难熬的阴沉之后,一道闪电撕裂了这世界的完整,犹如天地间一道无法弥合的巨大伤口。密集的水点从这道伤口中喷洒下来,仿佛正下着的不是雨,而是一滴滴心口撕裂的斑斑血迹。

在密集的雨点中,大福克停止了呼号。他重新直起身,抬头面对着身前的半兽人酋长,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长矛。

猛然间,他身上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片刻之前那具雄壮英伟的勇士遗骨一瞬间变得阴冷凌厉、浑身上下充斥着令人寒入骨髓的强烈杀气。在这一刻,在他灵魂身处残存着的最后一点属于他自己的残破印记已被完全抹去,现在在我们面前的大福克,是一个彻底堕入杀戮和黑暗、已不可能再接受任何一点灵魂之光的恶鬼。

这个曾经的勇士如今已经彻底腐朽,被锈蚀的不只是身体,还有他的灵魂。

又一道闪电亮起!

长矛飞射,刺破重重雨幕,袭向洪多斯酋长的咽喉……

(按照计划,原本昨天中午应该更新的。可是昨天一整天,小弦子都和老婆在新房子里打扫卫生。说起来,小弦子差不多有三年时间没有遇到这么高强度的体力倒动了,很累,很辛苦……

当然,老婆大人更辛苦,大家不可不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