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零二章 勒茉尔小姐的勇气

第十卷 BUG 第一百零二章 勒茉尔小姐的勇气

本书:独游  |  字数:4964  |  更新时间:

过腐朽者们控制的峡谷,我们就算是已经踏上了敌境气息依旧潮湿沉闷、泥泞的滩涂还是让人举步维艰,狡猾凶残的沼泽生物也一如既往地喜欢找我们的麻烦。一切都和我们一路走来时一样,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倘若没有魔法地图告诉你确切的位置,我打赌你绝对分不清自己究竟身处何处――帝国领土,还是联盟疆域。

可尽管身边的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可我还是觉得周围的空气压力变得很大,一直压迫着我的胸口,让我的呼吸变得有些发紧。我变得有些神经质起来,似乎从每一棵树木、每一片叶子后面都能感应到紧张的气息,仿佛我们无时无刻不处在敌人的包围之中,他们随时都会从密林深处冲杀出来,把我们碎尸万段。

其实我自己也很清楚,这完全是我自己吓唬自己的心理作用。这地方根本不像我感觉到的那么危险。一路上,我们也曾经遇到过几个在林中游荡的帝国冒险者,可他们见我们人多势众,全都早早地躲到了一边。我们不冲上前去杀他们一个人仰马翻就算是至高神保佑了,他们哪儿还有胆子来招惹我们?

然而事实是一回事儿,感觉这种东西又是另外一回事儿。此前我也曾经因为接受任务而侦查帝国军占领的地域,可那都是在开阔的平原地带,甚至是西北的隔壁荒滩,一望无际。任何风吹草动都尽收眼底。

可这里是雨林地带,和那些无法隐藏危险的一马平川完全不同。如果有人想要藏起来地话,随便往哪棵树背后一站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除非那个人是名字扯到天上去的圣骑士牛百万,就算是把他结结实实地埋在坟墓里,恐怕他也无所遁形。

有些疯子说我们脚下的大陆是圆形的,在大地的另一边,另外一些人正和我们脚对着脚地行走生活着。这个猜想一直困扰着我的关键问题是:如果我们把牛百万头朝下埋进地里去,那他的“大名”(确实很大)会不会从大地的另一头冒出来?

而现在,这个有史以来最显眼的人肉……对不起。是牛肉……靶子正站在我地身边。他的名字翘得几乎比雨林中最高的树木还高。有他陪伴在一旁,我们永远都不用多余地去考虑生命安全问题――因为它肯定是不安全的。

事实就是如此,我们和最容易地目标走在一起,正经过着敌占区中一段最容易隐藏危险的地区。你让我怎么可能轻松惬意地享受这一段旅程?我佩戴着望远镜一刻不停地来回巡视着四周,脖子都快被我摇折了,头脑中紧绷的神经更是处在断裂的边缘。如果条件允许地话,我甚至恨不得放一把火把这整片森林都烧成焦土。这样我的心里才能多少踏实点。

正因为我的心里一直对莫须有的危险惴惴不安,所以,当一座人类地庄园忽然出现在我们眼前时,我的一颗心才落了地。

准确地说。这里只能算“曾经”是一座庄园。在一栋三层的小楼两旁,各有一座两层地角楼,四周还散落着几座小房子。楼房地前面就是马、猪圈和农场。农场里一片狼藉。就好像刚刚被一阵飓风扫过似地。小麦和各种蔬菜无精打采地生长着。我对它们今年的收成实在不能抱什么希望。不过农场中仍然生长着不少作物,大多是土豆或是番薯之类生长在地下地东西。因此被保全得很好。

庄园的四周被高大的栅栏包围着,只留下一扇大门朝南开着。之所以我那么肯定这是一座“人类的庄园”,是因为我们在经过时恰好看见了它忙碌的主人们――一群穿着简陋工作服的农夫、马夫、铁匠、理发师们正前仆后继地冲向庄园大门,抵抗着二十几个腐朽者的攻击。

这些为了守护家园而临时拼凑起来的兼职军人们手中大多挥舞着一些让人啼笑皆非地武器:一个膀大腰圆、一张大脸几乎有我两张脸那么宽阔、上面还长满了码字的、穿着厨娘服的女士左手抡着一根粗大的擀面杖、右手挥着一把不比普通斧子小的菜刀,顶在队伍的最前排。一个大约五十多岁年纪、头戴草帽的老农夫双手紧握着一柄硕大的粪叉站在胖厨娘的身后,叉头在挥舞时还不是滴下一些粘稠的黄褐色汁液来。除此之外,这里还不乏钉耙、剃刀、犁头之类诡异而威力强进的奇门兵器,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居然还抱着一摞马蹄铁当成暗器投向这些从死亡中逃脱出来的恶鬼,而且杀伤力还颇为可观。

一个身传白色纱裙的金发少女站在这群人的身后,她应该是个牧师,不停地使用着神圣魔法,为己方的伤者进行治疗,不时还放出一道攻击性法术,将侵入的腐朽者击退。我实在很难从她的表现衡量出她的魔法水平

魔法一个接一个地从那双白皙的小手间发射出来,之的停顿,仿佛她从来都不用担心魔力值耗尽的问题似的。按理说,魔力如此充沛的神的信徒早就应该掌握那些威力强劲的法术了,可这个这个少女却一直在用“治疗术”和“神圣一击”之类最入门最简单的蹩脚法术,看起来好像只会用这两个魔法似的。

事实证明,在这个世界上,拥有神奇秘密的不仅仅是那些能够自由穿梭于时空位面的涉空者,有时候看起来朴实木讷的原生者身上也会发生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奇异现象,比如说:这个魔力值充盈得像大海一样的牧师小姐――以及正观察着她的那个完全不像是原生者的原生者――我。

作为一群勇敢而有良知的冒险者,帮助受困地同胞脱离险境当然是义不容辞的。没有任何的犹豫。我们在第一时间就挥舞起武器,大声呐喊着杀向那些袭击庄园的腐朽者们。

这并不是一场艰难的战斗。尽管我们的敌人超过了二十个,可他们在此之前已经和庄园的守护者们形成了某种平衡局面,谁都无法真正将对方消灭。

而我们的加入彻底打破了这种平衡,将这二十几个腐朽者逼入了两面受敌的窘境之中。对于我们地攻击,他们完全没有防备,一上来就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只过了三个照面,一个原本生命力已经受到损失了的腐朽者就倒在了我的剑下。我的战友们也都挑选出了各自地对手,同他们战在了一处。

现在在我的面前。超过欧二十个亡灵怪物密密麻麻地挤成了一团,撅着屁股拼死想要埋头杀进庄园大门,毫无防范地把脊背对着我。对于一个战武士来说,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杀敌良机简直堪称奢侈。我一个箭步冲到他们的身边。毫不迟疑地使出了“剑刃风暴”地战斗技能,向身前的三个腐朽者发起了猛烈的攻势。他们中的一个已经被牧马少年地马蹄铁砸得只剩下了不到两百点生命,在我手下连五秒钟也没有支撑到就重新归于死寂了。我的长剑立刻又卷向了第四个敌人,在我攻击他的同时。他还正在遭受着胖厨娘面杖地蹂躏。在我们俩地交替攻击下,这个倒霉地家伙完全衡量不出谁对自己的威胁更大。他一会儿面朝着我,一会儿又转向厨娘大婶,根本没有组织起任何像样地反击。很快就被我们联手敲成了一堆碎骨。

在“剑刃风暴”十五秒的使用时限内,一共有五个腐朽者被我先后送回了死亡的密境之中,而我的战友们所取得的战绩并不比我差多少。很快。当最后一个负隅顽抗的骷髅怪物倒在了半兽人术士的暗影箭下之后。这场不期而遇的遭遇战终于宣告结束了。

消灭的敌人。庄园里的居民们全都欢呼着庆祝胜利,紧跟着全都精神振奋地回到了各自的家中。我们高兴地发现。随着居民们的回家,这片破败的庄园居然恢复了几分普通村落的正常功能。我们可以在铁匠铺里修理各自破损的装备、也可以在食品店中购买几种能够暂时增加各种属性的美味佳肴。最妙的是,我们居然还能在这里的药剂师手中买到许多大剂量的生命药剂,而我们正好在为前路中可能遭遇的强大对手而忧虑呢――要知道,在此之前,半兽人酋长洪多斯那鲁莽的行为可真的让我们损耗了不少的药剂。

只不过,这里的物价指数实在是高得让人咋舌。

“这简直是抢钱,一瓶生命药剂要十八枚银币?比市价整整高了三倍!亏得我们还帮这些家伙干掉了那群亡灵呢。早知道这样,我们就该帮着那群亡灵把这帮铁公鸡全都宰了!”对于居民们过河拆桥的不道德行为,丁丁小戈已经出离愤怒了。

头发花白的药剂师先生眼角抬起,满脸地不屑,连正眼也没有瞧半兽人术士一眼。他并没有理会丁丁小戈的恶毒诅咒,从他的神态上来看,也许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种诅咒了吧。他的表情生动地说明了他此时的态度:

有种你就别买药水!

鉴于我们计划将要去完成的危险使命和有可能要面对的强大敌人,这简直就是一个“要钱还是要命”的简单双选题。我很想告诉你们,一个性格坚毅的冒险者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受到他人的胁迫,去做一些违背自己原则的事情,但残酷的事实告诉我们,在卑劣的商人们面前,即便是最伟大的冒险家也并不比一只待宰的羔羊强的到哪里去。

走出药剂师的家,丁丁小戈的表情就像是刚刚遭了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事实也正是如此。

……

一切准备完毕,我们并没有急于离开这座深入敌军占领区的人类庄园。这座庄园的主人勒尔小

也就是那个金发白衣的人类女牧师――挽留住了我们们能帮她一个忙。

“勇士们,感谢你们帮助我的庄园脱离了险境。请你们先接受这微薄地酬劳,让我能够有机会表达一下我心中的感激之情。”

必须得承认。勒尔小姐的谈话技巧非常高明。在提出要求之前,她首先慷慨地给了我们一点儿甜头。拿人家的手短,这样一来我们恐怕就很难拒绝下面她将要托付给我们的任务了。

“……正如你们所见,我现在是这座庄园的主人。但事实上,它属于我的兄长宾克男爵。原本,这里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可就在几个月以前,一切都变了。末世帝国的大军冲破了前方地防线,控制了这个地区……”

“……自从那个时候起。这一带地区就出现了许多奇怪的变化。越来越多的腐朽者聚集在一起,他们攻击我们的人民,破坏我们地庄园。最奇怪的是,这些腐朽者身上都带着强烈的毒性。凡是被他们伤害的人很难保住性命。在此之前,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我地兄长感到这是一个危险的阴谋,他多方调查,终于确定了这一切发生的源头。那就是坐落在西南方的碎石要塞。他带走了所有守护庄园地卫队战士,想要阻止末世帝国军的计划……”

“……可是,他已经走了七天了,没有任何消息。如果你们能够见到他。请告诉他,家里一切都平安,我会尽我的一切来力量保护我们地家园……”

“……如果……”说到这里。勒尔小姐欲言又止。坚决勇敢地表情忽然变得有些软弱。眼角挂上了少许地泪光,“……如果你们真的见到了我地兄长。如果……他还活着,恳求你们,把他的消息告诉我。我……我很想念他,我们……需要他……”

勒尔小姐深深地把头低了下去,一颗晶莹的宝石滴落到她的双脚前,湿润了她脚下的地面。

这是一位温柔而坚强的高贵女士,在这样一个动荡危险的地方,这座破旧的庄园就像是飓风中的一叶扁舟,弱小无助,随时都有覆没的可能。可即便如此,这位年轻的小姐也勇敢地承担起了保卫它的责任,带领着她的人民一次次抵御住了毁灭的威胁。

但是,她并不是真的希望如此。在面对强敌的时候,她也能感到畏惧,也希望能躲藏在兄长的背后,接收着别人的保护和关爱。她并不想成为一个强势的保护者,为了别人的生命浴血奋战。

而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勇敢。

一个人是否勇敢,并不是看他战胜了多少的敌人,而是要看他承担着怎样的责任,看他是否能够战胜自己的怯懦和软弱,毫不逃避地直面自己的使命。

而这一切,我面前这位可敬的小姐全都做到了。她用自己柔弱的双肩背负起了全部的责任,将生命的希望带给了追随她的人们。我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是否还有人能比她做得更好――至少我知道我做不到。我只是一个怯懦而平庸的战武士,虽然不畏惧豁出自己的生命去对抗最强大的敌手,但却绝没有这样的勇气,承担起数十人的生命。

对于这样一位勇敢的小姐,我的心里只有尊敬。

谁会拒绝这样的要求呢?谁又忍心拒绝这样一位令人敬重的女士?此时此地,我甚至觉得如果我们拒绝委托就是在犯罪――犯下了唾弃勇气、违背责任的怯懦罪行。

更何况,完成这个任务对我们来说不费吹灰之力,碎石要塞原本就是我们此行的目标。

“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将您的口信带到。至高神保佑,您的亲人一定平安无恙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发生了许多意外。

原本这是一个温馨的家庭周末,我要和老婆大人最终决定婚纱照片、打扫新居、接收家具,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想陪着老婆看场电影。

然后计划改变了,这成了一个繁忙杂乱的加班周末――事实上周六我确实加了一天的班。我联系搬家公司将6000多本临时拼凑起来的图搬运到了刚刚成立的两天的所谓“街道文化站”,然后制作出了一份10000图书的图书目录,只为了应付上级领导的一次异想天开的“周日突击检查”。

周日凌晨,计划发生了变化,小弦子凌晨3起床,上吐下泻,高烧不退,最高烧到38.9度,苦不堪言。到医院查看:胃肠型感冒。一天挂满了五大瓶药水,忽然觉得曹老先生的话真的很有道理――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我挂了一天的吊水,相当于和了一天的稀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