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零三章 沦陷的要塞

第十卷 BUG 第一百零三章 沦陷的要塞

本书:独游  |  字数:4446  |  更新时间:

到希特维尼亚低地西南部的边缘是一片山区地带,随高,空气变得较为干燥。泥泞的沼泽地带越来越少,四周茂密的雨林和蔓藤渐渐地被一些挺拔的阔叶乔木所取代。起伏的山峦连接起来,犹如一堵巨大的壁垒,将低地泽国与它西侧的中部山区分隔开来,只在两座山峰之间留下了一条崎岖的小路,使两地得以相互贯通。

碎石要塞就矗立在其中一座山峰的半山腰上,犹如一头蓄势待发的猛兽,仿佛随时准备着一爪扯断盘踞在面前的道路,封锁住来犯强敌的脚步――这原本也正是这座要塞存在的意义所在,可如今,末世帝国的铁蹄已经踏破了这道山阙天险,这座坚固的营垒已经沦为敌人盘踞的据点。夕照之下,要塞的城墙显露出几分苍白的颜色,整座堡垒就像是一具死去战士的尸体,通体散发着一种难以言明的晦暗绝望的气息。

越接近要塞,这种阴森的气息就越是浓郁,发生了可怕变异的动物也就越多。无论是青狼、黑熊这样的山林野兽,还是鳄鱼、蟒蛇这样的沼泽爬行动物,甚至是毒蜂、蜈蚣这些爬虫都在以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甚至感觉它们已经不能再被称之为“动物”,它们的瞳孔中只余下灰蒙蒙毫无生气的一片,即便就站在你面前也总让人感觉它们什么也没看见。它们的他们地肢体冰凉,行为僵硬。在和它们战斗的时候我没有感受到一丝呼吸的气流。绝大多数动物的身上都带着巨大的创口,这些创口如此严重,每一个都足以致命。许多创口都已经开始溃烂,甚至露出了里面的内脏和骨头,发出令人作呕的腐臭味道。可这些变异的野兽们仿佛完全没有痛觉,在战斗时反而更加的疯狂,让我们几乎难于抵挡。

是地,我完全相信,这些肮脏的怪物已经不再是“动物”了。它们只是一群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的行尸,被饥饿的欲望驱使着去寻觅新鲜地血肉。我很怀疑它们并不是被末世帝国的家伙蓄意制造出来的――他们没有必要制造出这些怪物,更没有必要制造那么多――而只是因为在生活在要塞周围、接触了受到污染的水和食物,这才受到了感染。变成了现在这个半死不活地样子。

可越是这样想,我的心里就越是惴惴难安。仅仅是受到了污染的野兽都会变得如此可怕,他们的研究已经进展到了什么地步?

我们来晚了吗?

他们已经成功了吗?

这一路上,我一直这样担心着。却始终不敢把这个可怕地念头说出口。

要知道,这里毕竟是一片就连五十级以上的冒险者都会感到头疼的危险所在,而我们中只有我和牛百万两个人达到了五十级,其他三个人都还在四十八、四十九级左右徘徊。实力地差距让我们不得不面对超出预期之上地危险。在前行地途中,防御力薄弱的儒吟游诗人降夜曲又牺牲了三次,丁丁小戈和仙女下凡脸着地也先后死了两回。就连我曾也在一群“食腐狂狼”地围攻中不幸丧生――幸亏牛百万掌握了起死回生的复活法术。我的性命才能艰难地得以延续。

面对如此巨大的危险。我也曾一度想到过退却。可每当我想到:一旦末世帝国那群邪恶的魔鬼将这恐怖的毒素研制成功,整个大陆都将无法幸免。而我们或许是唯一有机会拯救世界的人,我就无法退却。即便我的实力还不足以让我拯救大陆的危难,即便我注定会葬身此处、陷入永恒的寂灭、永无复活之日,我也希望能在这里倾力一搏,寻求一个值得骄傲的死亡。

而与我同行的朋友们则更不会缺少冒险的勇气,不过他们的勇气大概更多地来自于自己独特的生命形式对死亡的强大免疫力,而不是对大陆存亡的忧患意识。

“碰碰运气吧,死了大不了还能重新来过,可要是运气好的话……嘿嘿,应该能搞到好装备吧……”这就是降b小调夜曲对我们此次冒险的全部觉悟,而这居然赢得了其他所有人的一致认同。

一想起来大陆的生死存亡居然寄托在这一群憋足了精神抢装备的无良强盗手里,我的心中就不由得一片冰凉。

在经过一路殊死搏斗之后,我们踏过变异生物的累累尸骨,终于站在了碎石要塞的大门前。在末世帝国大军的攻击下,两扇两人多高、足有巴掌般厚实的山毛~|勉强地挂在城墙边缘,已经摇摇欲坠。每当有山风刮过,连接门板与城墙的金属锁扭就会发出阵阵虚弱的“吱呀”声,让人担心这扇城门随时都有可能彻底垮塌。

城门洞中,一个浑浊的空间漩涡不停流转着,将所有试图穿越的光线尽数揽入其中,不住搅拌成一团浑浊的光团,令人根本无法观察到城门另一侧的景象。

很显然,这是继林间陵寝之后,我所见过的第二个被加持了“副本”魔力的魔法空间。对一个冒险者而言,这个隔绝空间的魔力光幕往往意味着强悍的敌人、阴险的陷阱、死亡的危险和稀有的财宝――而其中最后一样东西的诱惑力总是比前面所有的威胁加起来还要强大得多。

作为一个以顽强防御力著称的战武士,在面对危险时总应该责无旁贷地站在最前列。我向战友们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做好准备,牛百万和仙女下凡在我身上释放了几个提高属性的魔法,而后我紧了紧两手的武器,狠狠一咬牙,一头扎进了那团光幕之中。

原以为迎接我的会是一场突如其来地厮杀。我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打算一冲进门就迎头痛击埋伏在要塞门口的敌人。没想到城门口空荡荡一片,就连鬼影子也没有一个,更不用说蜂拥而至的的僵尸、骷髅、魔兽和恶魔了。看起来敌人的守卫工作似乎相当松懈,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们这些破门闯入者。

一座残破的城堡毫无遮拦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到处都是倾覆建筑物的残骸。石质的屋墙在重型武器和强力魔法地攻击下坍塌倾颓,碎成满地的废墟。在这里,你几乎找不到一间完好的房屋,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大片焚烧的焦痕犹如一道道惨烈地伤口,布满了这座城堡的躯体,虽然失陷已久。但要塞中仍然有几处大火不曾熄灭。滚滚浓烟被冲天烈焰抛向天空,仿佛一道道不甘离去的阴魂,被山风撕扯揉碎成薄薄的一层黑气,凝结出一片死亡地阴影。将整座要塞笼罩在破灭的灰暗之中。

这一切都在向我们无声地讲述着,曾经在这里爆发的,是一场怎样惨烈的战斗。

要塞中到处都布满了一种名叫“食腐尸骸”地五十一级人形怪物。他们显然也

种恐怖毒素的受害者,如今已经彻底丧失了灵魂。残破的身体,在堡垒地废墟上漫无目地地游荡着。生命新鲜地血肉对这些怪物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只要我们一靠近,他们就会一拥而上。用他们尖锐地手指和牙齿撕扯我们的身体。

尽管这些丧失了灵智的行尸走肉只会赤手空拳笨拙地战斗,但他们滴着毒液的指甲和隐隐发青的牙齿就是不容小看的武器。附着在他们身体上的毒液能够通过伤口传染到对手的身上,这种毒素带来的伤害远比他们的物理攻击带来的威胁要大的多。如果中毒后不加救治的话。受伤者的生命力在很长时间内都会持续受损。每次大概一共会失去接近三百点生命力。

不过,好在我们早有准备。在勒尔小姐的庄园里购买了数量充足的解毒药剂,而且身为圣骑士的牛百万还可以使用“净化毒素”的神圣魔法,这就使得这些“食腐尸骸”最强力的攻击手段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

这些“食腐尸骸”的身上都穿戴着大陆联盟军人的铠甲,毫无疑问,邪恶的帝国侵略者利用他们所掌握的邪恶法术,已经将原本把守碎石要塞的所有大陆联盟士兵都变成了僵尸。这些曾经英勇奋战的勇士们此时已经完全背弃了自己的愿望,成为了杀死自己的敌人的帮凶。

谁也不会喜欢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孤立无援,却要与一座城堡为敌。我们的对手曾经是最勇敢最值得信赖的战友,而现实却不容我们手下有丝毫的仁慈。

正当我们都以为自己是这座城堡中仅存的活人时,在前方某段城墙的另一侧,忽然传来了一阵武器交击发出的金属脆响和嘈杂的呼喝,中间还掺杂着一些惨痛的哀叫声。一个年轻而勇敢的声音大声呐喊着:

“战斗到底!至高神的子民绝不会屈服于邪恶!”

真没有想到,在这个遍地都是活死人的废弃堡垒中,居然还能遇见大陆联盟的伙伴,这确实是一个令人精神振奋的好消息。不过听起来他们的处境十分不妙,就连“战斗到底”这晦气的口号都喊出来了。如果我们不赶紧去援助他们的话,只怕很快这城堡中的“食腐尸骸”又会多几具了。

穿过一段崩塌的城墙,我们来到了一个小型的广场上。广场被石阶分成上下三层,在最上面的一层,我们看到了交战的双方:

站在左侧的是一头名叫“三首污染者美里尔”的奇特怪兽,它的身形十分巨大,比我见过最雄健的骏马还要高出一头,身长从头到尾超过五步的距离。它的爪子像狼一样锐利,却比熊掌还要粗大壮实。锋利的骨质爪尖闪着莹莹的蓝光,右前爪在地面上狂躁地抓刨着,竟将岩石铺设的地面都抓出几道深深的痕迹。

而这头怪兽最可怕的地方并不在它的爪子,而在他的那些头上――你没听错,我说的是“那些头”。在他粗壮的身体前端,竟然生长着三颗不同的头颅。中间的那颗看起来像是只狼头,但并不完整,狼头的左侧似乎受到了利刃的劈砍,连耳朵都被齐根削掉,那道可怕的伤口一直蔓延到它的左颊,左眼里已经开始溃烂。右面的那颗应该是山地黑熊的脑袋,却并不像普通的熊首那样肥硕厚实。熊头上的肌肉已经开始萎缩,面部的皮毛脱落了不少,露出许多干瘪暗淡的表皮来。第三颗脑袋应该是一只青色的马头,但你又绝难从一匹骏马的脖子上找到这样一颗可怕的头颅。它背颈上的鬃毛大部分已经脱落了,只留下残余的几撮,无精打采地披散着,马头的瞳孔里空无一物,却笼罩着一层氤氲的黑气,盯着它的双眼,你会感到自己正被这团恐怖的黑色吞噬。

这头怪兽绝不是天生就长成这样的,在它的许多主要关节部分都结着明显的疤痕,还能看见针线粗粗缝合的痕迹。缝合的缝隙处,不时滴出黄绿色的脓血。血滴到那里,就把深褐色的泥土变成一团黑色的泥浆,许久才能变回原貌。

在三首污染者那令人窒息的恐怖造型前,它的对手看上去完全不堪一击。它的对面是十几个大陆士兵,从他们过于简陋的铠甲来看,他们应该只是隶属于某个贫困小爵士的贵族私兵。我说他们穿的是“铠甲”实在都有些太抬举他们了,其实那不过是在普通外套的外面捆绑住几块坚硬的金属片而已,勉强能挡住身体的几个要害部位。他们中有几个人举着普通的制式长矛,两个弓箭手站在他们身后,中间还有一位穿着白色长袍的中年牧师,身上全都伤痕累累,有几个已经完全失战斗力了。

地面上,几具和他们同样装束的尸体已经被抓得稀烂。虽然这样说对死者十分不敬,但老实说,最近到处乱晃见人就咬的尸体看得实在太多,现在看见几具这种一动也不动的“正品”尸体还真是让人感到心里宽慰了许多……

这群士兵的首领是一个褐色头发的青年,他也是这群人中唯一一个把整套铠甲穿戴齐全的人,可那也不过只是一身防御力极其底下的“金属轻甲”而已。就算是我,只用手指头也能在这件华而不实的十三级的铠甲上抠几个窟窿出来。他手里拿着的也只是一柄十分普通的长剑,并没有能够产生附加伤害的魔法属性,攻击力的加成也很一般。可即便装备如此简陋,这个勇敢的年轻人依然与庞然巨兽美里尔顽强地对抗着。他的左腿似乎刚刚受了伤,伤口中渗出涔涔的血迹,移动的时候有些迟缓。谁都看得出,这个年轻的贵族已经很难再继续支持下去了。

谢天谢地,我们终于在一场悲剧发生之前赶到了这里。如果这个年轻的贵族死了的话,恐怕我们就不得不辜负勒尔小姐殷切的嘱托、放弃她委托给我们的任务了。

因为,这个英俊坚韧的年轻贵族,正是勒尔小姐想念的兄长、那座小庄园真正的主人,宾克男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