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零四章 恶斗,抵挡三头怪兽的方法

第十卷 BUG 第一百零四章 恶斗,抵挡三头怪兽的方法

本书:独游  |  字数:5622  |  更新时间:

然间,三首污染者美里尔的右前爪开始用力地拨拉着硬岩石铺设而成的路面刨开一层碎石。那三只可怕的兽首高昂向天空,狂声嘶嚎起来。尖啸的狼嗥、低沉的熊咆连同狂暴的马嘶声混杂在一起,声音凄厉刺耳,仿佛一只暴虐的利爪,恨不得要将在场所有人的耳膜撕成碎片。飘荡的云朵似乎也受到了这可怕吼声的震颤,慌张地四散飞去,空留下一片狼藉的天空。

我大吃一惊。看起来,这头令人畏惧的狂兽已经不愿再和眼前那些弱小的对手对峙下去,它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释放出自己被毒染了的杀戮欲望,随时都有可能将年轻的宾克男爵撕成碎片。而我们身处的距离实在太远,根本无法及时救援。

正在这时候,一个幸运的意外发生了。

我们正身处的这段城墙原本就残破不堪,此时,那些破裂的砖石所能提供的支撑力大概也已经到达了极限,甚至就连声音在空气中的震荡也无法抵受,居然在三头怪兽的呼嗥中畏缩地颤抖起来。一块只有拳头般大小的岩石最先离开了自己的岗位,从城墙上脱落下来,连续撞击着它下方堆砌着的石块,而后一头栽到地面上。

这非常细微的破坏立刻引发了巨大的后果,随着这颗小石块的脱落,城墙上立刻出现了一个不可弥合的缺口,整堵墙体的结构都因为这个小缺口的出现而发生了松动。这种松动产生了可怕地连锁反应,构造城墙的砖石之间发出一连串“喀喇喀喇”的细小响动。而后这轻微的响声变成了一阵剧烈的震荡。经过一段短暂的挣扎,整面城墙终于无法再支撑住自己的重量,无可挽回地垮塌下去。巨大的岩石相互撞击着落向地面,激起铺天盖地的烟尘,将整片天空都笼罩起来。就连大地都无法承受如此密集沉重地撞击,剧烈地颤抖起来,我们的脚下顿时一阵虚浮,被震得东倒西歪。

或许是因为我们脚下的这段城墙原本就已经崩塌,所以反而没有在这巨大的震荡中受到严重地波及。我们也都十分幸运地没有受伤。没过多久,烟尘散去,大地又恢复了平静。一切都被破坏殆尽,整面城墙已经彻底变成了一片巨石嶙峋的废墟。

这场惊心动魄的大破坏理所当然地吸引了三首怪兽美里尔的注意力。它立刻将所有地注意力都从宾克男爵的身上收了回来。三只凶兽的脑袋警觉地望向坍塌的城墙,六只形态各异地眼睛不安地来回扫视着。

然后,它发现了我们。

或许是我们健壮鲜活的血肉比宾克男爵重伤虚弱的身体具有更强地诱惑力,或许这头狡诈凶残地野兽已经判断出我们比受伤地男爵具有更大的威胁性。又或许……我们分属五个不同种族地五个冒险者更符合这头野兽健康饮食的营养搭配标准?嗯……不管怎么说,三头怪兽总算暂时放弃了对男爵和他勇敢部下们的屠戮,转身向我们冲了过来。

男爵得救了。

可对于我们来说,这依然很难称得上是个好消息。

三头的怪兽来势凶猛。它的喉咙中发出三种各不相同的低吼声,既像是在威吓又像是在警告。它的四只利爪粗壮有力,在地面上迅速地奔行着。高大健壮的身躯显不出丝毫的笨拙。每一次扑跃都会将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一大块。它的动作十分协调。甚至堪称灵活,完全没有我们一路上看见的那些僵尸一样僵硬扭曲的感觉。虽然我对亡灵魔法一无所知。但作为一只被亡灵魔法拼接起来的、没有生命和灵魂的嗜血行尸,我仍然感觉到这头怪兽的制作技术已经几近完美了。

转眼工夫,美里尔就已经蹿上了城墙废墟。它轻而易举地窜上了一块突出地面的岩石,而后后腿猛地一蹬,居高临下向我们扑来,那只青色的巨大马头正对着我的脑袋。在这一刹那间,我们的距离非常靠近,我几乎能看清楚它眼眶中那团黑色雾气缭绕的模样。那确实只是薄薄的一团黑雾,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消散似的,可同时却又幽暗得可怕,让人根本无法看透一丝一毫。那甚至就像是两团最深沉的魔法漩涡,能够将注视着它的人的灵魂一点点抽离出来,而后淹没在它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

在三首污染者迅猛的攻击下,一切躲闪的尝试都是徒劳无益的。在它扑近的这短短片刻件,我只来得及将盾牌举到胸口,十分勉强地抵挡住了马头的撞击。这次撞击应该附带有击退的特别效果,那巨大的冲击力让我难以立足,不得不踉跄着连续后退了三、四步才勉强站定下来。

受到美里尔攻击的并不只有我一个人。当那只巨大的马头撞向我的同时,三头怪兽的熊头和狼头也分别袭向了牛百万和降b小调夜曲。凭借着圣骑士防御力强劲的厚重铠甲,牛百万挺直了胸脯正面承受下了熊头凶猛的撕咬,同时挥起他的大石柱狠狠地砸在美里尔的左肩上。在以这种以血换血、以命换命的骁勇战法和怪兽交换了一次攻击之后,勇敢的牛头人发出了振奋人心的英勇呼嚎:

“……救命啊!疼死我了!快给我加血!我要死了!……”

儒吟游诗人的下场可比牛头人圣骑士要凄惨得多了。他既没办法装备坚韧沉重的金属重铠,也没有强硬旺盛的生命力。儒族小巧灵活的身手在美里尔敏捷的狼头面前完全没有效果,锋利的狼牙狠狠地咬在了夜曲的脖子

百五十多点生命力顷刻间化为乌有,而蕴含在狼牙中持续发生着作用,左一个二十、右一个三十地削减着他的生命。

“都闪开。别聚在一起,它是群体攻击地!”吃到了苦头的吟游诗人大声提醒着我们,同时自己立刻以身作则地退到了一边。他熟练地摸出一瓶解毒药剂灌下了肚,顿时止住了生命减少的势头,而后唱响了一首能够大幅度增强毒素抵抗力的“免疫战歌”。

夜曲的建议无疑是正确的,面对能够同时攻击三个目标的怪兽美里尔,一拥而上只会增加被攻击的目标,带来无谓的损失。

但分散行动并不意味着我们地形式能够立刻得到改观。城墙废墟上凌乱的残砖碎石崎岖难行,实在令人难以立足。我们每个人的移动速度都受到了严重的限制。只能踉踉跄跄地勉强在上面行走。

而这复杂地地形却对三首污染者没有任何妨碍。虽然它是一头早已死亡了的魔法造物,可野兽在山林岩坡间穿行的本能并没有离开它的躯体。它在这片废墟间灵活地纵跃扑击,如履平地,我们根本无法摆脱它地追袭。

好在丁丁小戈已经召唤出了他的第二只役使魔――以近身肉搏和防御力见长的“暗影武灵”。虽说这只来自异界时空的黑色恶魔实在是虚有其表。空有一副壮硕地身板和狰狞的面孔,战斗力却连我们中最差的降b小调夜曲都多有不如,可好在他是依靠魔力悬浮在半空中移动地,同样不会受到地形地限制。所以在半兽人术士地指挥下总可以及时地出现在三头怪兽美里尔的身边,吸引它地注意力,给其他人争取逃遁的时间。

当暗影武灵终于抵挡不住三首污染者的凶猛撕咬,在美里尔的利爪下化作一团青烟。狼狈地逃回到它所从属的时空异界时,我们五个人总算都脱离了那片凌乱的废墟,双脚终于踏上了坚实的大地。

面对着如此凶残的怪物。我一秒钟也不敢大意。刚一站定就从背囊中随手抄出了一杆长矛。发动起“倾力一掷”的技能,劈手投向仍然身处废墟中央的美里尔。长矛在半空中拖出一条乳白色的残影。最终重重地插在三头怪兽的后背上。超过四百点生命随着这凌厉的一击爆成一蓬浓重的血雾,前方传来了怪兽美里尔暴怒的痛吼声。

“干得漂亮!”牛百万似乎被我这丰硕的战果深深鼓舞了,他兴奋地大吼了一声,立刻兴致勃勃地掏出了自己专属的那件远程攻击武器――一把还没有他两根指节长的“桦木弹弓”。

当你看见一个牛头人圣骑士两手拈着兰花指,小心翼翼地把一颗花生米大小石弹弹射到三首污染者的身上,聊胜于无地掠走了它仅有个位数的生命值时,我想你的手里无论正拿着多么差劲的武器都会格外地珍惜――无论它的属性差到了什么地步,最起码你在使用它的时候绝不会显得比这个牛头人圣骑士更猥琐了。

“漂亮个屁,这都是钱!”我心头大痛,满腔悔恨的怒火喷向那个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牛头人。要知道,“倾力一投”所造成的杀伤效果和武器本身的伤害属性有着密切的联系,四百多点的伤害值意味着这支长矛的属性相当不错,如果拿到市场上去卖,起码能够卖出三十枚金币的价格。

三十枚金币啊,就被我一时冲动一把挥霍掉了――这恐怕是我见过的价格最昂贵的杀伤属性了……

愤慨之余,我头脑一热,拎出一柄战刀奋力扔了出去。锋利的战刀在空中“呜呜”地打着旋儿飞向美里尔,最终一刀砍在三首怪兽的狼头上。

五百三十七点生命溅射而出。

啊!我的心在滴血……

行动迅猛的怪兽并没有给我们留下更多的时间,在我将背囊里价值最高的两件武器令人惋惜地变成了一次性消费品之后,它和我们之间就只剩下了不到五步的距离。

“战武士顶住,圣骑士和我从两侧攻击,德鲁伊注意加血,术士注意控制伤害值,不要把怪引走了!”降b小调夜曲立刻有条不紊地作出了安排。

我是一名勇敢而荣耀的战武士,我将永远恪守“力量源自勇气!”的战武士信条,与利剑与坚盾为友。挺身站在同伴们地前列,以自己的铮铮铁骨抵挡邪恶的侵袭,保护故土与亲人,终生不悔,并以此为荣!

但是,假如――咳咳……仅仅是“假如”而已――“假如”生命还可以再重来一次的话,或许圣骑士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你保证,在小队冒险战斗中,战武士绝不是个令人羡慕的职业。要知道。无论是多么糟糕的敌人――丑陋的、凶残地、腐烂的、恶心的、变态的……所有这些敌人,你都必须在最近地距离上正面与他们搏斗,头顶着头,肩并着肩。承受他们最凌厉的技能、抵挡他们最沉重的打击,有时候还要忍受他们身上发出来的那些经年地恶臭――就好像现在这样。

美里尔将它体内奔腾着的一切杀戮的愿望尽数发泄在了我的身上。它地三张大嘴在我的铠甲上又撞又咬,粗壮有力的利爪在我地盾牌上用力地撕扯,使我地盾牌发出令人心悸地破损声。我就像是放在它面前的一只铁皮玩偶。引诱着它腐烂地好奇心,独自承受着它的所有攻击,祈祷着它在把我撕成碎片之前能够被终结。

我相信,末世帝国的那

而又邪恶的魔法师们之所以给美里尔安上了这样三个仅仅是出于他们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另类审美观。事实上,我很确定这头令人惊骇的魔法恶兽纯粹是为了战斗和杀戮创造出来的致命凶器,它的每一个脑袋都蕴涵着几种不同的强大魔力。这使它在面对任何对手时都能占据相当的有利局面。

我已经知道他那巨大暴烈的马头是一件让人难以抵御的冲撞武器。它的每一次大力撞击都会让人立足不稳。产生“击退”的不良效果。而它那双散发着黑色雾气的邪眼则隐藏着慑人心魂的诡异魔力,能够催眠眼前的对手。虽然催眠的时间十分短暂。但也足够让这个凶悍的魔鬼将对手扯碎了。丁丁小戈召唤出的“冰魔女”正是在中了这一招之后,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彻底击溃的――随着对手级别的提高,这个在术士早期就能召唤出来的初级役使魔能够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小了。她的攻击力极其低下、防御力也脆弱得可怜,冰冻系的魔法越来越难对高级别的对手产生限制作用。我现在能想到她所有的优点就只剩下了“面容娇好、身材火辣”,能够给这血腥的战场增添一抹赏心悦目的亮色。她的观赏价值远大于能够起到的实际作用。

那只已经开始萎缩了的干枯熊首继承了熊族一贯的强大的力量,尽管攻击频率很低、行动相对迟缓,但它的杀伤力却是三个脑袋中最高的一个。而且它还能够发出令人胆寒的巨大吼声,产生类似“恐惧咆哮”的震慑效果,让敌人陷入恐慌的混乱之中无力战斗。让人感到奇怪的是,牛头人这个勇敢的种族对于恐惧效果有着百分之五的抵抗加成,可我们的牛头人圣骑士牛百万大人却是每招必中,只要那之熊头开始大声怒吼,我们就能看见他捂着脑袋像只没头苍蝇一样惊惶失措地在原地兜***。要知道儒族从来都以胆小狡猾而著称,可就连儒吟游诗人降b小~.这种消磨对手意志的音波攻击。

而无论是蛮横冲撞的马头,还是怒声咆哮的熊首,都远不如那个狡黠的狼头难以对付。这只带着可怕伤痕的狼头是这只怪兽行动的中枢,它的攻击犹如疾风一般迅猛,又带着狼族特有的诡谲狡诈,总是从难以预料的角度向你发起突然袭击,令人难以抵挡。而且,那锋利的狼牙中还搀杂着强效的毒素,几乎每三次攻击都会产生毒属性的持续伤害。它一个脑袋给我们造成的杀伤,就比另外两个脑袋加起来还要多。

“还有什么是这家伙不会的吗?”和这样一头十项全能的怪兽战斗简直是一种痛苦的煎熬,降b小调夜曲哭丧着脸无奈地大声抱怨着。

“至少它不会给自己加血……”牛百万往自己身上扔了一个治疗魔法,既像是炫耀又像是庆幸地说道。

那只狼头忽然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一反常态地大口吮吸起来。我感到肩头一阵虚弱地抽搐,猛一抬头,发现随着我生命的流逝,美里尔的头上升起一行写着“+237”的绿色字迹。

见鬼,生命虹吸,它就连这招都会……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欲哭无泪,满脸忿然地质问牛百万。

“呃……我什么都没说……”牛头人圣骑士耸了耸肩,讪讪地往我头顶扔出一个治疗法术。他此时的面孔就像是一张煮熟的牛皮,看上去又红又亮。

“……狼的耳朵,熊的力量,要是再给它安上一个豹头和一个鹰头,它简直可以直接去演布雷斯塔警长,连化装都省了……”丁丁小戈远远扔出一发暗影箭,调侃地说道。

没想到这个攻击魔法产生了爆击效果,一下子轰掉了美里尔三百多点生命,将这头怪兽的生命力减少到了濒危的程度。这个强效的法术顿时激怒了三首污染者,它立刻舍弃了与我们的战斗,转身扑向站在十步开外的半兽人术士,任凭我们怎么攻击也拉不回来。

丁丁小戈的最后一个役使魔刚刚被消灭,身边没有任何保护,魔力值也刚好见了底,正是防护薄弱的时候。他身上的那套单薄的布甲根本经不起三头怪兽那满口锋利的牙齿,在一轮狂药之后,当下尸横当场。

“糟糕糟糕,杰夫,不是让你顶住它吗?怎么让它被引走了!”目睹战友身死,牛百万惋惜地叹息了一声,哼哼叽叽地冲我抱怨道。

“你就知足吧,我只有一个盾牌,他可长着三个脑袋。你还指望我能怎么样?亮出屁股去堵它的嘴?”我嘴里不服气地反驳着,可心里着实感到有些对不起走了霉运的半兽人术士,只能卖力地砍杀,竭力想要弥补自己的过失。

“这个主意听起来不错……”牛头人圣骑士刚要讽刺我几句,就立刻被那只马头伸长了脖子一口咬上了他丰满挺拔的臀部,用自己的行动将那个“听起来不错”的好主意付诸实际。

你还真别说,一旦那只马头找到了感兴趣的目标,只剩下另外两个脑袋确实一下子变得好对付多了。只不过,这种短暂的便利可是需要有人付出惨重代价的:

“哎呀我的屁股……”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