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零五章 给你一个好消息

第十卷 BUG 第一百零五章 给你一个好消息

本书:独游  |  字数:5418  |  更新时间:

我们所接触过的所有因为受到毒素感染而发生变异的中,三首污染者美里尔无疑是其中最完美的一个,也是最强大的一个。它的动作迅速灵活而充满弹性,仿佛在它那具腐烂的身体里仍然保持着充满活性的完整肌肉组织似的,与那些行动僵硬的行尸走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几乎能够与那些自然形成、独具灵魂的天然腐朽者相媲美。我相信它绝对是我们的敌人精心制造出来的一台杀戮机器。即便是对于那些天才的魔力掌握者来说,想要制造出一头如此精细的亡灵怪兽也绝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但是,它的强大仅仅是相对于其他行动迟钝的行尸而言,它的凶蛮也不过是以一只五十五级的怪兽作为衡量标准。在五名装备精良、经验丰富、分工细致的职业冒险者面前,这头畜生危险的尖牙和利爪所能产生的威胁尚不足以致命,而它躯壳中仅存的一点野性的直觉和智慧,也已经被对血肉无休止的欲望所取代――这或许会使它变得更凶残,但同时也令它变得更愚蠢、更好对付。

在半兽人术士丁丁小戈以生命为代价,给这头怪兽造成了致命的巨大损伤之后(虽然这番话说起来十分感人,但我们都知道那只是一个意外,想必丁丁小戈在主观上应该根本没有所谓的吧),三首污染者那令人畏惧的破坏力已经成了强弩之末。

想必在它那空虚地血腥灵魂之中尚且残存着那些野兽们对于“生命”的依恋之情,恐怕这头死而复生的三头怪物也已经见识过了死亡那可怕永恒沉寂。虽说已经成了一具没有思想和意识的行尸。可美里尔对于自己的行将灭亡似乎还有着发自本能的激烈抗拒。在生命痕迹彻底消失之前,三首污染者的攻击一度变得格外疯狂。那双闪着幽蓝色毒芒的利爪就像是一对锋利的刨子,从我们地躯体上刨出大片新鲜的血肉,再将那致命的毒素注入到我们的体内,使我们地生命力时时受到危险的侵蚀。

它垂死挣扎的反击给我们增加了不少的麻烦,降b小调夜曲一个疏忽,差一点就成为了它利爪下地又一个牺牲品。

最终,还是我的长剑结束了这场艰辛的战斗。在最后一个照面间,我拼着胸口受了它重重的一抓。一剑刺穿了它地狼首。这头怪兽体内最后的一点生命印记也被这件危险的铁器抹去了,它大概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三只头颅各自惊恐地嘶嗥起来,可那具丑陋地躯体却已经失去了支撑地力量。无可挽回地衰弱下去。

最终,三首污染者美里尔四爪一软,全身重重地扑倒在了地上。这头违背了自然法则地邪恶造物――同时也是融合了毒素与魔法、器官与欲望创造之兽――终于彻底回归于死亡女神那无比博大的怀抱之中。

消灭了美里尔,我赶忙来到宾克男爵地身边。这个年轻的贵族牙关紧咬。面色苍白,看起来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但是谢天谢地,他腿上的伤口虽然看起来很严重。但并不致命。我猜他大概是被三首污染者那锋利的狼牙咬了一口,两个巨大的血孔穿透了他的肌肉,侥幸的是。骨头和韧带并没有受到损伤。让人感到有些不安的是。他的伤口中汩汩流出的墨绿色血迹。而且伤口的边缘已经开始出现腐烂的迹象――我们都知道这是美里尔那带有毒性的攻击造成的结果。不过男爵阁下想必随身带着足够的解毒药剂,而且在他的部下中还有一位牧师。想必他和他的士兵们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谢谢你们,尊敬的勇士,如果不是你们,我真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伯爵惨然一笑,面带感激地对我们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想必是从东北方的山间峡口来到此处。我冒昧地请问一句,你们在来此的途中,是否经过一座简陋小庄园?我美丽的妹妹勒尔,是否安然无恙?”

“我们正是从您美丽的庄园赶到这里,我很荣幸地能够向您转达勒尔小姐的消息。您的庄园秀美依旧,勒尔小姐一切安好。她和您的仆人们都很想念您,盼望着您能早日平安归来。”我半跪在他的身边,轻声对他说道。

对于他们来说,我只是一个碰巧能够传递消息的路人,他们的亲人是生是死,原本与我毫无关系。可是此时,我很高兴能够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男爵。一种踏实的满足感充满了我的胸膛,让我发自内心地为这对勇敢兄妹的双双幸存而感到高兴,就仿佛这份亲人平安的幸福不仅属于他们、同时也属于我自己一样。

你的亲人还活着,这真是一个好消息。我听到的上一个好消息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听到过一个好消息了。要知道,自从两百年前那场对抗末世帝国的大战之后,人们再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着听到好消息,而好消息也再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稀少。在这个战火纷扰、生灵涂炭的危难时代中,一个哪怕是再怎么渺小的好消息,都比罕见的珠宝还要珍贵,因为对于生活在恐慌和绝望中的人们来说,珠宝再怎么昂贵,也只是一堆冰冷的死物,而一个好消息,却可以

心,将希望带给最需要它的人。

我为能够亲口传递一个好消息而骄傲和幸福。

同时,我也为无法为更多的人送去一个好消息而惭愧和无奈……

“……赞美万知万能的神,愿您的辉泽永世照耀……”得知亲人平安,年轻男爵的眼睛里流露出一层温柔地笑意。脸色也红润了许多,“……感谢你们能够把这个好消息带给我,你们不知道这对我有多重要。希望你们能够接受这点微薄的馈赠,我想这能为你们在前方的冒险旅程中能够帮上一点儿忙。”

随着一道闪光过后,我们每个人都增加了三千七百点灵魂之力,还获得了三瓶“死毒免疫药水”。每服用一瓶药水,能使我们在十五分钟内对一切毒素伤害免疫。这份礼物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来的太及时了。它可不像男爵所说的那样只能给我们帮上“一点儿”忙,我们完全能够想象得到,在这个遍地尸毒的要塞之中。我们非常有可能会遇到毒性猛烈的强大敌人。一旦要和他们交手,多了三瓶这样的药水无异于多了三条性命。

“……虽然也许你们已经知道了,无畏的勇士们,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们。在这座城堡中隐藏着地巨大邪恶,拥有着毁灭整个大陆的力量。你们将要面对的敌人狡猾而强大,而且他们并非是孤军作战……”死毒免疫药水并不是男爵给予我们的唯一帮助,在将完成任务地奖赏送到我们手中之后。男爵又告诉了我们不少敌人的情报。

原来,在男爵的远征军到达这里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个大陆联盟军人。他原本是镇守这座要塞地士兵,如今已经感染上了变异的毒素。但毒性还没有发作,暂时还没有变成食人血肉的行尸。

这名士兵在临死前提供了许多非常有用的信息:正如古铁雷斯少校一早就推测地那样,碎石要塞确实是末世帝国的秘密基地。那种将生灵转化为行尸的邪恶毒素就是在这里被研制和制造出来地。那并不是一种普通地毒药。而是一种拥有独自生命、能够寄生在动物体内地微小毒虫。

这种前所未有的恶性毒素是末世帝国中亡灵、吸血鬼和巨魔三个种族邪恶智慧地绝妙结合。恐怖的亡灵巫妖阿·维萨里赋予了这些毒虫蚕食血肉的能力和欲望,而精通灵魂魔力真髓的巨魔萨满大法师泰肯则给予了这些毒虫抹杀灵魂、控制肉体的本能。

完成这种毒素最难的环节。是使它们产生无止境的强效传染能力――这也正是这种毒素最可怕的地方――知识渊博的吸血侯爵多布斯试图将血族发展后裔的传染效能赐予这些毒虫――好在他的研究并不是很成功,这些毒虫暂时还只能传染一次。

不得不承认,这种剧毒的小虫子尽管邪恶得令人发指,但同时也的确是一项划时代的伟大创造。这些末世帝国的邪恶天才们居然成功地制造出了一种全新的生命,这种伟大的造物能力甚至已经超越了这个世界能够承载的极限,几乎涉足到了被众神所封闭了的禁忌领域。

根据那个士兵的报告,亡灵巫妖阿·维萨里身处要塞的地牢之中――阴暗霉烂的地下世界永远都受到那些肉体朽坏的腐朽者的喜爱;巨魔萨满泰肯的帐篷就搭设在要塞的墓地旁边;至于吸血侯爵多布斯,他的居所则在要塞东北首至高神的神庙之中。而这三个臭名昭著的帝国屠夫还远不是我们此行要面对的最终敌人,在他们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更为可怕的身影,那就是这座要塞的最高指挥官、末世君王达伦第尔最忠实的仆人和最器重的爪牙之一、发誓永远效忠于毁灭之火的堕落魔王、黑爵士阿瑟·登戈特。

得到消息之后,宾克男爵原本打算率领自己的军队长驱直入,消灭这些隐藏在城堡幽暗处的邪恶源头,可没想到盘踞在要塞中的敌人强大得出乎意料,他们只是来到这里就已经死伤过半,又很不走运地遇上了三首污染者美里尔。如果不是我们碰巧赶到的话,恐怕他们现在早就全军覆没、变成这座邪恶营垒中腐朽残忍的一部分了。

“……勇士们,你们必须尽快阻止他们……”扼要地介绍完敌人的情况,男爵露出了忧虑的表情,急切地对我们说道,“……那只三头怪兽展现出的力量令我感到不安,我猜他们的研究或许取得了重大进展。已经不能再等了,你们必须抓紧时间。只可惜。我的力量太过微薄,无法和你们一同前往……”男爵羞恼地望着自己受伤地左腿,看上去既惭愧又惋惜。

说完这些之后,年轻的男爵一阵轻咳,止住了自己的话语。大概是伤痛让他难以移动,他只能坐在原地,用双手攀挽住蜷曲的右腿,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至仰倒。我还指望能从他的嘴里获得一些更详尽的信息,可再与他交谈时。他就只会惨然微笑着对我说:

“……我们将守候在这里,等候你们的凯旋归来。愿至高神的辉泽,永远照耀受他眷顾地勇士之刃……”

这就是原生者的典型表现:当他认为没有什么更多的事情需要告诉你的时候,就连一句无关紧要地话也不会对你多说。

方面。我们的涉空者朋友们无疑要好相处得多。

临走之前,我们并没有忘记在三首污染者美里尔的尸体中大肆搜刮一番。在我看来,这头腐朽烂的三头怪兽遗留下来地许多物品未免让人有些匪夷所思,比如说:我自己就亲手在他的尸体中翻出了六块“新鲜的火腿”。这份罕见的战利品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地巨大困惑:我一直很想弄明白,一头你无论怎么看都总共只有四条腿的怪兽身上,怎么能找到六条那么多的火腿来;而且谁能告诉我,在那只怪兽浑身腐臭、淌满毒脓地身体中。这一堆名义上“新鲜地”肉块又究竟是生长在哪一个部位上地呢?

比起上面那两个令人费解的事实,在用狼、熊和野马地残骸拼凑起来的怪兽身上怎么会出现“火腿”这种只属于猪的专利产品?这个问题已经被我见怪不怪地忽略掉了。

火腿并不是三首污染者身上的唯一出产,事实上。这只三头怪兽留给我们的战利品相当丰厚。从它的尸体中。我们翻出了四张“坚韧毛皮”。一堆硝石和几块岩盐,还有一卷“粗制麻线”――它们显然是用于缝合美里尔身上那些来自不同动物肢体部分的有效工具。一个熟练的制皮匠看见这些东西大概会感到无比亲切:他完全能把这些东西简单地加工成一个大号皮口袋。可是谁能想得到。将这些东西组合在一起,居然会变成一头致人死命的凶残怪物呢?

我对此唯一能够找到的解释就是:魔法实在是太神奇了……

除了这些,三首污染者还给我们留下了二十几枚闪着柔和光泽的金币、一顶“残破的头盔”、一把“锈蚀的匕首”和一条“坚固的要带”――我们可以把它们理解成那些不幸被吞食了的人们随身携带的遗物。看见这些东西,我的眼前顿时浮现出这头怪兽一口咬去半具人体,然后连着厚重的盔甲衣服一同一口吞下去的可怕场景。两句形容吃相丑陋的名言忽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一句是“吃人不吐骨头”,而另外一句则是“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很显然,和那些真正活着的野兽动物相比,这只腐朽的怪兽在饮食方面最大的优势在于:无论吃了多大多坚硬的东西,它都不用担心自己会消化不良。所以当牛百万把一张“灵骨弩机”从美里尔的尸体里取出来的时候,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没有感到太过震惊。只是我对着三首污染者的三个脑袋看了半天,也没有确定这件大约有一臂半长、一臂多宽的大号远程攻击武器究竟是从它哪张嘴巴里被囫囵吞进去的。

这张“灵骨弩机”的造型设计和长三角那把“尸毒匕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弩机的全身同样也是用各种骨材拼接而成,这使它的骨架具有更强的柔韧性和更轻的重量。在弩机的最前端,镶嵌着一枚不知来自何种动物的头骨。头骨的下颌张开着,弩箭正是从头骨的口中射出去的。这个独特的设计并不仅仅为了使弩机的造型更具有更强的震慑力,当你平举弩机的时候,那个张开的颌骨简直就是个轻便小巧的瞄准器,可以使你更准确地瞄准目标,大大提高弩箭的命中率。

在为数众多的远程武器中,弩机处在一个令人尴尬的位置上。和弓箭相比,弩机的威力虽然稍大一些,但攻击速度却要迟缓得多;和火枪相比,弩机的速度快得十分有限,而杀伤力却又大大不足。对于那些精通格斗技巧,只把远程攻击当作吸引敌人的辅助手段的近身肉搏职业者来说,他们虽然也能装备弓箭、弩机之类的远程攻击武器,但更喜欢使用可以单手使用的飞镖、标枪或是手斧来作为辅助手段,以利于在敌人接近时能够更便利地更换武器。

于是,整个大陆使用弩机战斗的人屈指可数,你在一座大城市的城门口守上三天三夜也未必能遇见一个。

不过,独特的材质和造型却给这把弩机带来了不凡的附加属性:它的攻击力高达两百一十多点,因为头骨瞄准器的缘故,它出现暴击攻击的几率还提高了30%,骨质材料使它的攻击效果带有一定的腐蚀属性,虽然杀伤力不像尸毒匕首的“尸毒”那么猛烈,但绝没有任何反噬效果,使用起来安全简单,绝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毒副作用。同样,轻便的骨质材料也令这张弩机在实用时间更加轻便灵巧,攻击速度远比普通的重型弩机要高得多。

这绝对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意外惊喜:威力强劲的攻击力、实用的毒素附加伤害、高得惊人的暴击几率、灵活高效的攻击方式……这简直是一件完美的远程杀伤性武器,它的一切属性都是那么令人满意,简直令人无可挑剔。

嗯……除了一点小问题,真的只是一点很小的问题而已。

“这个……你们有谁带了弩箭吗?”牛百万看了一眼手中的弩机,无奈地摸了摸头上的长角,十分尴尬地向我们问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