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零七章 死不瞑目

第十卷 BUG 第一百零七章 死不瞑目

本书:独游  |  字数:5374  |  更新时间:

武士永远都在孤军奋战!

是的,以身躯为盾,昂首挺立于战友的身前,将自己奋战的背影,化作一片没有威胁的安全所在。你的身前,就是那些令人畏惧的强大敌人。他们与你的距离如此之近,以至于口腔中喷出的热气几乎能在你的脸上凝结成水滴。而你的眼中所有能够看见的,就只剩下他们狂野呼喊的血盆大口,他们手中精光闪亮的利刃,还有从他们体内喷洒出来的、那似乎永远也流淌不尽的红色液体。

在最优秀的战武士眼中,永远也看不见自己的战友。你的身躯就是战斗的最前沿,你的前方只有敌人,只有那一件件渴望着吮吸你生命的可怕武器,还有那漫天挥洒、用浓重的咸腥气息包围着你、似乎一刻都不会消散的鲜血――那既来自你的敌人,也同样来自于你自己的身躯!

这就是你的职业、你的使命、你的人生。当所有人筋疲力尽、后退休整的时候,只有你必须死战到底,一步也不能退却。能够让你从这份英勇而危险的责任之中解脱出来的,就只有那死亡的永夜。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战武士的确是孤军奋战的职业。

正因为如此,每一个战武士心中最可信赖的伙伴,绝不是那些在他生命危急的关头能够让他起死回生的救护者,也不是那些能从十步之外施以援手、致敌人与死命的远程攻击手,而是他手中永远也不会抛弃地坚盾与利刃。这是当他面对强敌时所能依靠的第一道屏障。也是他在生死一线间挽救危亡的最后一点机会。当他把它们紧握在手心里的时候,也意味着他将自己的生命和命运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所以,每一个战武士都是骄傲的偏执狂,他们只信奉自己的力量与勇气,总认为只有与敌人面对面地厮杀、用利刃撕裂躯体、以自己的勇力和斗志摧垮对手,这才算是真正地战斗。除此以外的那些战斗技巧,多多少少都有些投机取巧,而且效果实在令人生疑。

我正是怀着这样的想法来看待丁丁小戈召唤出的“魔狱战魂”地。对于这个相貌狰狞的异界恶魔,我并没有抱着太大的期望。在我看来。无论是什么样的魔法,都很难给我们目前地战况带来决定性的逆转――更何况还只是个不到五十级的召唤魔法……

这只浑身赤红的魔法造物先是随手往敌人堆里扔出去一团能够降低攻击力地“迟钝之雾”,紧接着大大咧咧地往自己身上套了一层在短时间内能够提高防御力的“勇气护甲”,然后用它低沉嘶哑的吼叫声使出了一个能够提升队友暴击几率地“热血咆哮”。而后杀气腾腾地冲进一群亡灵卫兵之中,两只尖锐地利爪交错一挥,三只“白骨侍卫”头顶顿时迸出一连串花花绿绿地数字――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一爪起码同时附带有“群攻”、“剧毒”、“撕裂”、“重击”……等等等等一连串地附加攻击效果。各种效果造成的伤害数值排着队地漫天飞舞着,令人目不暇接。当我几乎把剑砍出缺口来才好不容易把一个“白骨射手”剁翻在地的时候,魔狱战魂已经干净利落地干掉了他的第二个对手,正在将那双危险的魔爪伸向第三只倒霉的亡灵战士――此时他的生命值才只损失了不到三分之二。

其实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它也不过就是能像个重甲的战士一样顶住攻击、像个凌厉的刺客一样制造伤害、像个精通咒术的黑暗术士一样削弱敌人,同时还能像个吟游诗人一样辅助战友,仅此而已。除此之外。他也没什么太了不起的地方……

真见鬼。这种自欺欺人的腹诽丝毫也不能让我受到了沉重打击的战武士之心感到好过一点!

力量。是一种危险的东西,尤其当某种力量强大到足以打破这个世界的平衡、威胁到整个世界存在本源的时候。这种力量本身就应当被消除――不管它掌握在什么人的手中。万知万能的至高神达瑞摩斯陛下显然不会忽略这个浅显的道理,因此,在他创造出这个世界的众多力量法则之中,对于“魔狱战魂”这种强大役使魔的召唤和运用就进行了严苛的限制

这种异界魔物只能存在于“副本”这种大型的魔法空间里――尽管我对玄妙诡异的空间系魔法一无所知,但我猜想这是因为“副本”魔法的运用干扰和削弱了至高神所制定的空间法则的力量――一旦离开“副本”空间,“魔狱战魂”就会立刻被吸入副本边缘的空间裂缝之中,无法在这个世界上继续生存,这一点也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我的猜想。

而且当成功召唤出“魔狱战魂”后,术士们将会丧失不少魔法的使用能力――我猜这是因为他们必须与这些恐怖的异界魔物保持灵魂联系,因此对于魔法的掌控能力被大大削弱了。

尽管受到了诸多制约,但和半兽人术士曾经召唤过的其他役使魔相比,魔狱战魂的战斗力仍然彪悍得惨绝人寰。而且,它的智慧也绝不是那些只会发出“吱吱咯咯”声的低等魔物所能比拟的。

当他的生命值降低到一个危险的区间之后,他会拗口的大陆通用语地向丁丁小戈抱怨:“你这个白痴,和我分享你的灵魂,契约上是这样写着的,否则就别打扰我。”每当这个时候,丁丁小戈就会适时地使用出“灵魂平衡”的法

均分配自己和魔狱战魂的生命值。

不仅如此,当降低敌人防御力的“衰减之云”魔法效果消除之后,魔狱战魂会愤慨地大叫:“刚才他们可没这么强,你就不能再想想办法?”

当敌人太多。魔狱战魂无法独自应付的时候,它又会大声警告道:“我认为你不仅应该和我分享你地灵魂,也应该和我分享你的敌人。”

甚至于当丁丁小戈的生命值损耗太多的时候,这只十项全能的异界魔物还会满怀关切地提醒他:“滚远一点,你的灵魂是属于我的,我可不想让你被这群杂碎宰了!”

……

起初丁丁小戈还试图尝试着用另外一种方式来战斗,但很快他就发现魔狱战魂的建议实在是令人无法拒绝的金玉良言。长期习惯了“卡”地迟缓状态,丁丁小戈似乎很难适应这种高强度的战斗,只能对魔狱战魂言听计从。最后干脆彻底将战斗的指挥权交给了自己的役使魔,完全按照他地指令来进行战斗:

“你这个白痴,和我分享你的灵魂……”魔狱战魂在一群亡灵卫兵中间破口大骂,高声羞辱着自己的主人。尽管它的防御力颇为强悍。但同时受到四五个敌人地攻击,它的生命值依然损耗得十分迅速。

丁丁小戈一边手忙脚乱地释放了“灵魂平衡”的法术,一边困惑地低声说道:“这到底谁才是谁的役使魔啊?”这个问题立刻召来了我们数道鄙视地目光。

“你这个白痴……”

魔狱战魂的呼喊声就像是个耐人寻味的答案……

……

魔狱战魂地战斗力确实强大得远远超出了我们地预料,但遗憾地是。在腐朽者爪牙们压倒性的数量优势面前,任何形式地“强大”都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而已。在一次空前残酷的交锋中,魔狱战魂因为太过冒进,同时吸引了六名亡灵卫兵的注意力。尽管他十分英勇地干掉了其中的两个。但他受到的伤害也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在被一道凌厉的集束闪电穿透之后,这只勇猛的异界仆役终于完成了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次使命,惨叫着化成了一团红色的烟雾。被吸进了凭空产生的一个空间裂缝之中。

失去了魔狱战魂的巨大助力。我们在这个处处充满了危险的要塞之中实在是寸步难行。不得已。我们只能找到一小片安全的空地进行短暂的修正,等待着丁丁小戈的召唤技能能够重新恢复使用。

“咦。牛百万呢?他怎么还没回来?”直到这时候,丁丁小戈才想起来我们中间似乎还有一个掉队的逝者没有归来。

重新想起来牛百万这个生物体的存在,我个人不免觉得有些抱歉:最近这一段时间,我和魔狱战魂相处得非常不错,以至于对牛百万的身亡没有感到丝毫的悲伤。要知道,魔狱战魂不会在生命值刚被打掉一半的时候就扯着嗓子很没出息地向我求救,也不会把我一个人留在一群敌人中间落荒而逃,更不会在我身边挥舞着一根危险的大石柱,时不时地在我脑袋上重重地误伤一下……

老实说,牛百万对于这次冒险所作出的最大的贡献就是用他的死亡换来了魔狱战魂的出现,这个一命换一命的交易我觉得他实在是赚了不少。我简直是绞尽了脑汁才勉强想起一些牛百万值得我们怀念的地方:他总算好歹还会点儿恢复生命的神圣魔法――尽管这些魔法绝大多数都用在了他自己的身上。

“是啊,都那么长时间了……”降b小调夜曲也觉得有点纳闷,“……这家伙到底死到哪里去了?”

忽然,降b小调夜曲愣了愣神,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意味深长地瞥了我一眼,这个小小的暗示让我的心中顿时感受到了一丝明悟。以我们俩对于牛头人老朋友的了解……

“难道说……”

一种严重不祥的预感顿时笼罩在我的心头。

“等等,我先给他发条信息。”说着,儒吟游诗人掏出了自己的魔法笔记本,随手给牛百万的亡魂发出了一条信息。

他的举动极大地纠正了我的世界观――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送给死人的消息是要写在纸条上烧掉的……

“你在哪儿呢?”夜曲的信息简洁明快。

没过多久我们就收到了牛百万的回信:

“我也很想知道答案……”牛百万地回复意味深长。

果然……

我和降b小调夜曲同时无奈地深深叹了一口气,无奈地对视了一眼:

“你怎么又迷路了?”

“我才没有迷路!”牛百万口吻强硬地辩解道。“我只是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而已!”

“问问他周围能看到什么。”我向夜曲提醒道。我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自信,只要是我到过的地方,哪怕是丝毫的细节也绝不会忘记。只要他能说出附近一两个我熟悉的景色,我就能给他指出一条正确的道路来。

“我好像看见海了……”

海?我举目四望,到处都是层峦起伏的丘陵和丛林,炽热的阳光将一片绿森森的影子压在一切物体地脚边,坚实的大地充满了我的视野,牛百万所说的那片海洋仿佛仅仅存在于传说之中,比天上地太阳还要遥远。遥远,遥远……

我打开地图,欲哭无泪地看着法尔维大陆四周那片浩瀚无尽的

―鬼才知道这个超级路痴的亡魂已经飘到了这个世界缘地带。

“求求你赶快回来吧,我们都在等着你呢!”降b小调夜曲向着我们生死相隔地战友发出了真切的深情呼唤。

“你们真是太义气了(泪奔ING)……”牛百万用他简短而传神的文字表露了他此时因为朋友的生死不弃而感受到地人间真情。“……你们先走吧,不要让我拖累了大家的进度!”

“事实上你已经拖累了……”夜曲立刻回复道,“……队伍人数不齐的话可没法召唤战魂……”

牛百万使用了一个充满魔性地奇异字符回复我们:“濉…”

这个魔法咒文般地诡谲字符令我完全无法理解,但或许它真地带有某种直指灵魂的魔力。让我感到一种失望窘迫地低落情绪。

有时候我们实在搞不清楚“诚实”究竟是一种令人钦佩的美德呢,还是一种伤人感情的恶习……

大概又过了五分多钟,牛百万的冤魂好不容易才重新进入到了“碎石要塞”的范围之内,这时候我们已经可以从地图上看见他的灵魂坐标移动的方向了。那个象征着牛头人圣骑士可怜冤魂的黑色圆点以他令人惊叹的可悲方向感在地图上编织出了一条错综复杂的路线图。他的灵魂从一进大门起就彻底迷失在了这片破败的城堡残骸之中,在一条最多只有一百步长短的巷口中进进出出拼命挣扎了五六趟才接受了这原来是条死胡同的残酷现实。没过多久,牛百万果敢勇毅的圣骑士之魂义无反顾地直冲向要塞最高指挥官黑爵士阿瑟·登戈特所在的指挥塔中。当然。一个虚无缥缈的灵魂是不可能给这座城堡中最强大的敌人造成任何伤害的。没过多久他就灰溜溜地结束了这一趟徒劳的旅程。最要命的是,在废弃的城堡中央喷水池周围。居然是一个惨绝人寰的七岔路口,牛百万绕着这个圆形的喷水池整整跑了七圈,然后就稀里糊涂地一头拱进了直通要塞出口的大道上……

老实说,我对法尔维大陆的未来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比起世界末日降临的时刻,恐怕指望牛百万的灵魂找到自己尸体的日子会来得更加漫长一些吧。

就在我的绝望已经达到了顶点的时候,情况终于出现了转机:牛百万居然一不小心拐上了通往我们这里的正确道路,并且丝毫不为两旁的岔路口所诱惑,闷着头径直走了过来。这绝对是一个意外,对此我深信不疑,但生命的惊喜和乐趣就在这里:我们总是有这种巨大的荣幸,去亲眼目睹一些小概率事件的发生。

当重新活转过来的牛百万扛着他的黑曜石柱再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的心里感慨万千,其中最强烈的感受是:真没想到我这辈子在老死之前还能活着再见他一面……

冒险队伍中的五个人重新凑齐,召唤魔狱战魂的条件终于再一次地满足了。急着拯救世界的冒险者们没有任何的迟疑,半兽人术士丁丁小戈立刻高声吟诵起了召唤强大役使魔的冗长咒语。

“这一次不知道轮到谁倒霉……”我有些不怀好意地在其他人脸上打量着。

仙女下凡脸着地吓得面色有些发白,轻拍着胸口小声嘀咕着:“……不要是我啊不要是我……”虽然牛百万的回归确保了血祭者能够立刻复活,但死亡降临时那令人崩溃的黑暗时刻仍然不会有很多人乐于经受。

“牛百万,我看你印堂发黑,怕是有早夭之相,这一次别又轮到你了……”降b小调夜曲促狭地冲着刚刚复活的牛头人圣骑士眨了眨眼。

“扯淡吧你就,哪有那么巧的事,连着两次就都摊上我倒霉?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去吧。再胡说八道的话等你死了自己去跑尸体,我可不来复活你……”牛百万丝毫不以为意,咧开大嘴坦荡地嘲笑道――确实,连着两次成为随机祭品的机会实在是太小了。在我们的意识中,牛百万这一次已经完全被排除在了潜在祭品的范畴之外,就连夜曲自己恐怕都不会把自己的玩笑话当真。

一道强烈的光芒再次闪过,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的我们没有再一次地惊慌失措。当强光散去,视力重新恢复之后,我们又一次睁开了双眼,冷静地寻找着这一次的牺牲品……

曾经有一位伟大的先哲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有糟糕的结果可能发生,那么它就一定会发生,而且还会导致最糟糕的情形出现。”

事实证明,这句话是完全经得起实践检验的真理!

“老牛,怎么真的又是你啊……”

牛百万冰冷的尸身翻着白眼、吐着长舌头,死不瞑目地躺在地上……

三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