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一十三章:神秘的世界本源之力

第十卷 BUG 第一百一十三章:神秘的世界本源之力

本书:独游  |  字数:6452  |  更新时间:

就像是一道暴烈的霹雳从天而落,直刺入我内心的最深处,将我心中所有遮掩和隐藏的雾霾统统驱散开来,剖开我的心扉,剜出了我在心底埋藏最深的那个秘密。

我是一个受到众神法则拒绝之人,是本不应当出现的一个罪孽的存在。我不知道这究竟代表了什么,但我知道这将是我终其一生都永不能对人言说的秘密。虽然我并不知道倘若我公开这个秘密会怎样,但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念头却让我十分确信,如果我真的那样做了,将会给我带来一些可怕的东西,进而彻底毁灭掉一些我所宝贵的东西。

在过往的那些岁月中,每当我一想起这些,便能感受到从骨缝和神经中渗出的恐惧。这种毫无缘由的无端恐惧来得如此清晰、如此强烈,犹如无数道冰刺直插进着我的血管,让我感到无法遏制的寒冷。为了逃避这些,我想尽办法去寻找我那些来自异界位面的朋友们,恨不得时刻都与他们在一起。只有这样,我才能暂时忘掉我自己的身份,把我当成一个与他们有着同样目标、同样信念的“正常人”。

而现在,我的面前正站着这样一个巨魔,他轻飘飘地一句话,就说出了我心底最大的恐惧。我惊骇得心脏一阵绞痛,仿佛立时便要裂开似的。一种歇斯底里的恐惧感让我的情绪变得狂暴癫狂,我突然很想把面前这个年老的巨魔一剑刺死,再将他的尸体分成无数地碎块,抛弃到广袤的法尔维大陆上各个最隐秘的角落中去,让这个秘密就此腐烂在泥土下、腐烂在沼泽里、腐烂在海水中,永远、永远都不要再出现。

我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死死地握在了剑柄上,手指因为用力过猛而露出惨白的颜色。如果不是我知道自己无法杀死这个名叫卡尔森的巨魔,我或许真的已经把这个可怕的罪恶念头付诸实施了。此时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片爆发着地震地土地,全身都被一寸寸地撕裂开来,在自己被毁灭的同时,也想要毁灭掉周围的一切……

“从你踏入要塞地第一步起。我就已经发现你了……”没有理睬我激动的表现,巨魔卡尔森神态轻松地说道,“……让我感到有趣的是。你居然和那些涉空者们混在一起。从一开始我就想找个机会接近你,可你们始终都呆在一起。我一直很为你担心,你知道,你们的级别太低,黑爵士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万一你要是死在了这里,那我可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不过万幸的是,你的运气很不错----或者说。我们地运气都不错。”

“这不可能!”我大叫起来,“我们一路上都很小心,如果有人跟在我们身后,我们一定会发现的!”

“跟?”卡尔森笑了笑,“我从来没有说过这个词。事实上,我有一些更好的方法。”

说着,他伸出那只枯瘦的墨绿色左手。在半空中轻轻一抹……

令人惊异的事情出现了。一块显示着要塞大门景象的画面忽然凌空出现在半空中。我发誓那绝不是一副油画或者是图纸之类的东西,透过它,我能够看见城门口地草丛在随风摇摆,几具被感染了毒素地腐朽者的尸体横卧在一旁,地上还散落着一些不值钱的草药和低级装备。这些东西看起来如此眼熟,好像真是我们进入要塞后的战斗成果。

卡尔森又挥了挥手臂,不停地调整着这副浮空的图案,一会儿把上面的景象变得很大很细密,就连一颗沙砾、一撮泥土都看的一清二楚;一会儿又把它缩得很小。甚至显露出了碎石要塞的全貌,就好像我们正飞在高空中俯瞰着它似的。

这新奇地玩意儿稍稍缓解了我心头的惊惧。我凑过身去,伸出手想要触摸一下这幅神奇的画卷,却没想到手指直穿过画卷,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哪怕最轻微的触觉。我生怕破坏了这幅画。立刻害怕地猛然缩回了手。却又惊讶地发现它依旧完整地漂浮在那里,没有丝毫的破损。

“用这玩意儿你能看见整个要塞?”我问道。

“如你所见。”他耸了耸肩膀。轻轻点了点头。

“那你是怎么发现我……嗯……和别人不一样地?”这是我最关心,也是最令我困惑不解地问题。我一直相信自己遮掩得很好,就连我最亲密的那些涉空者朋友们都不曾发觉我地异样。无论如何我也无法想象,这个巨魔巫医怎么能凭着这张魔法图纸遥遥一瞥,就会发现我的真实身份。

“这个……”巨魔卡尔森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要了解,我倒是十分愿意和你分享这个秘密。”

一个半吊子炼金术士的求知欲被勾了起来,尤其是当这个问题与我切身相关时。我暂时抛却了各自种族和阵营的立场,安静地坐在他的下首,像个学生那样认真地听着。

“说起来,这应该牵扯到关于世界本源的问题。你知道这世界是由什么构成的吗?”卡尔森斜着眼睛瞟了我一眼,莫测高深地说道。

“有这样一种说法,这个世界是由地、水、风、火四种元素构成的。”这是这个大陆最常见的一种解释,也是至高神的信徒唯一能够接受和认可的解释。

卡尔森似乎感到自己被轻视了,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如果是这么简单的问题,你觉得我会这么郑重其事地问你吗?”

“我倒是听说过一种来自遥远东方大陆的五元素说法,他们认为世界是由金、木、水、火、土五行构成的。”我又答道。

“你觉得这又有什么大区别吗?”老巨魔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有一个名叫门捷列夫的炼金术师认为构成这世界的是118种不同的元素。”

摇头。

“还有一个名叫道尔顿的炼金术士曾经提出过一个假设:这世上的一切物质都是由一些名叫原子的细小微粒构成的。”

这显然也是个错误地答案。

“难道是能量和物质?”我想起了那厚厚的一摞炼金术士教材中《相对论》那一章。

老卡尔森对此似乎并不感兴趣。

忽然,一道灵智的闪光照亮了我地脑海,一个富有哲思发人深省的观点忽然迸发出来,令人简直无法拒绝它所代表的智慧。

“我知道了……”思考总是容易让人沉迷的,这个时候,我已经彻底忘记了自己身份暴露的恐惧,彻底陷入到这场富有学术意义的讨论之中了,“……世界的本源只是我地意识而已。因为有了我,所以它们才能被感知。对于我来说,这世上的一切才是存在的。而如果我没有感知到他们,那么它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也就说明它们是不存在的。简而言之,这个世界就是我的主观经验所感受到的无法脱离感知主体独自存在地一个客观物地存在与私体自我环境映照和反应相对撞的结果。”

这或许是我这一生中说出的最有哲理的一句话了。

“什么他妈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我如此深邃高远的结论面前,始终不动声色的巨魔老头终于露出了这个野蛮种族粗鲁的一面。他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一口气没喘顺当还把自己呛得咳嗽起来。

“那你倒是说说,这个世界到底是由什么构成的?”连番地回答错误让我丧失了继续尝试的兴趣。我双手一摊,无奈地反问道。

“你会看见的……”卡尔森微微一笑,闭上了眼睛。缓缓对我说道。

“你说什么?看见?”他不着边际的话让我十分愕然,“你疯了吗……”

话音还没落,我想,我已经看见了:

四周的一切一下子都暗了下去,世界地底色变成了纯然地一片黑暗。在那看似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上,大片闪着荧光地绿色字符如同潮水般铺天盖地涌了过来。这个位面中一切我们所熟知的形体都消失不见了,整个世界似乎都变成了一个漆黑的平面。承载着那无数的字符。任由它们繁复地跳跃、闪变。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三维的世界彻底变换成了一个二维的空间、一个用于书写和记载的简单载体。

那些不停闪烁和变幻的字符虽然数量多得几乎没有止境,其间的内容却单调得令人困惑。将这整个世界填满了的,一共只有两个字符:

一个是“0”,一个是

我惊恐地低下头,试图去看我的两只手臂,可是这根本不可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整个身体也化作了一片“0”与“1”的集合符号,彻底地融进了这充斥着“0”与“1”的平面世界。我的每一个意识和动作都在这无穷的数据流中掀起一阵纷繁的波澜,亿万条数字因为我的动作而发生急剧的变化。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竭力大声叫嚷着。可事实上却根本“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我只能发现一长串字符如同风暴般在这平面的世界中卷起道道狂飙,尽管没有任何证据,但我下意识地知道,那就是我的叫喊声引发的变化。

“这,就是世界的本源!”同样一道激烈的数据流波及到我的位置。然后我接收到了卡尔森的意识。没有听觉。没有肉体,有的只是无数“0”与“1”的剧烈变化。但不知怎么的,我却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了解他的意思。

“我已经看够了,让我回去。快让我回去!”我疯了一样大叫着,无助地尝试着挥动我的手脚和身躯,将无数数据的乱流尽可能远地抛向前方和后方的数据中去,就好像正试图拼命撕开这道布满了“0”和“1”的世界之幕似的。

我承认,我真的被吓坏了,对此我并不感到羞愧。倘若有那么一天你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变成了一串可有可无的字段,我保证你的表现绝不会比我更好。

正如来时的突然一般,这片数据的海洋退散得也毫无痕迹。一恍神间,我已经坐在了碎石要塞那件没有门窗地密室之中,巨魔老头卡尔森仍旧微笑着坐在我的面前,两只浑浊的眼睛别有深意地看着我。那目光尽管昏暗,但却深入骨髓。仿佛一支蘸满了墨汁地鹅毛笔,随时都能在我的身上多画上一个“0”活是涂去一个“1”似的。

这样的感觉让我毛骨悚然。

“你已经看见了,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0和1。这就是这世界的本源。当我第一次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我和你现在同样惊讶:怎么会这样?它们代表了什么?而我又意味着什么?我看见了这道创世神留在这世间地问题,却不知应该到哪里去寻找答案。”

“那么你呢?”我仿佛猛然醒过神来,指着他的鼻子急切地问道,“你又是谁?神仙?妖怪?又或者是其他什么超然的存在?你为什么会拥有这种超凡的伟力?你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吗?”我的问题让卡尔森微微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但是。或许我能够解释自己曾经是谁……”

他重新召唤出了那张能够显示出要塞各个细节地魔法图纸,选择了其中地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在城墙内侧的一丛杂草中,翻出了一具尸体的图像。

“这就是我了,或者说,这就是曾经的我了,一个四十七级的巨魔巫医。刚才你们队伍种那个精灵女孩把这一个我拍死在这儿的。我想你大概是没有看见。”

那具尸体的头上赫然显示出了一行仅属于尸体的灰白色名字:“巨魔巫医卡尔森”!

“等等!”我仿佛是被一道闪电击中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地答案在我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我伸出颤抖的手指,指了指画面中的尸体,又指了指面前的巨魔,激动地张大了嘴巴。无数地话语想要涌出我地咽喉,可我却一个字儿都不敢说:我生怕这些话就像是驱散梦魇地咒语,一但说出口,就会消失不见了。

“你……”我用尽全身力气,也只挤出了这个毫无意义的字眼。

“我!”卡尔森坚定地点了点头。

“你是……”我地心在狂跳不止,一种不知名的喜悦在我的胸膛中膨胀着。几乎要将我撑破似的。

“我是!”

“你也是……”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中泛滥着潮湿的气息,无法言说的感慨和激动冲击着我的咽喉,让我不禁哽咽。

“我也是,我的朋友。我也是!”卡尔森轻轻地伸出手来,拍了拍我的肩头。

是的。我。杰弗里茨·基德,并不是一个孤独的生命。在我短暂而热烈的人生旅程之中。有许多生死与共性命相交和知心伙伴与我一路同行。可是,直到此时,我才算是找到了一个真正的同伴和亲人。尽管他是一个巨魔,有着与我截然不同的蓝色皮肤和巨大獠牙,但在这里,只有他能够算得上是我的同类、我的族人,与我捍卫和守护着同一个秘密的、唯一的朋友。

我们都是被神的法则拒绝的存在,是脱离了自己宿命安排的原生者,是一个自由的叛逆。我独自背负这一个深沉的秘密已经太久了,如今,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共同承担这幅重担的同行者。

“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我拉着卡尔森的手,不住追问着。

“我也不清楚。”卡尔森摇了摇头,“我只知道有一天我突然出现在了这里,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既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去。明明没有任何人给我任何的职责和任务,可我却一直都只在那一小片地方逡巡,没有迈出过一步。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墙角的那一片草丛,就是全世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群冒险者杀进了要塞。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明白他们要干什么,只是在发现了他们的同时就不由自主地冲了过去,他们也向我杀来。那群人都远比我要厉害得多,一会儿就把我砍得半死。然后,有一个骑士一剑向我刺来。当他的剑刃刚刚在我的身体里刺入一半儿的时候,世界忽然陷入了一片黑暗,就好像一切都灭绝了似的。”

“后来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就有了自己的意识。我发现我几乎已经自由了,我可以到处游走。我走遍了整个要塞地各个角落,爬上过黑爵士的塔顶,也参观了阿·维萨里他们的实验室。我一度曾经想要走出这座要塞,可要塞大门口被设下了某种厉害地魔法力量,让我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再后来,我发现自己不知怎么的拥有了一些不寻常的力量。就像你刚刚看见的那些。我知道,我已经和这里的其他人都完全不一样了。种族、国家、阵营,这一切对我完全没有意义。我好像抓住了这个世界真实本源的一丝影子,却又始终弄不明白。这时候,我发现了你。”

“要知道,虽然我并不完全明白这世界的本源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我毕竟摸索了很长时间。我发现。在那些涉空者地本源存在状态下的背后。都有一段诡异神奇的字符,它们似乎就是那个能够穿行于各个位面世界间的力量密码。通过这串字符所代表的力量,他们可以自由来往于位面与位面之间。”

“而这串携带着穿破时空力量的灵魂密码,你的身上却不具备。恰恰相反,你地许多本源特征地字符和我倒是非常相似。也正式如此,我才认定了你是我的同类。”

“原来如此。”我总算明白了这个从宿命中苏醒了的老巨魔怎么会一眼就破解了我的身份之谜。忽然,我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你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那你岂不才是这座要塞真正的主人?”我连忙问道,“你能不能和我们一起击败黑爵士?”

“这不可能!”卡尔森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

“说得好听。我就知道你还是不能放弃末世帝国。”看他拒绝地如此干脆,我气急败坏地瞪了他一眼。

“和阵营立场没有任何关系,我的朋友。”老卡尔森连忙解释道,“事实上,这样做更危险。”

“在我刚刚领悟到世界本源之力的时候。我努力地尝试和破解。也确实发现了这些字符地一些规律和作用。我发现,这实在是一种太过巨大的力量。在这种力量面前。你们遇到的那个黑爵士根本不堪一击,甚至我相信就算是末世君王亲临也会被这力量轻易地抹杀。更重要的是,这种力量不但能够毁灭,还能够创造,无中生有地创造出一些原本并不存在的东西来。”

“我曾经尝试着用这种能力去改变身边地一些事物,万幸地是,我干得非常小心。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尝试着调整了一下一颗野草地位置。在我所能够理解的这些本源符号中,这也是会引起最小影响的一个变化。”

“可怕的是,就在我刚刚修改完成后不久,一种我所从未见过的巨大力量从遥不可知的神秘虚空中瞬间传递过来,相信我,那种毁灭的气息强大得让人无法抵御。我聪明地选择了逃避,从我找到的一些力量破绽中逃生。但是,经我改变的那些存在,统统被消去了痕迹。注意,不是死亡了,不是毁灭了,而是被消去了。它们不但彻底无影无踪,而且它们原本所在的地方已经被原先的东西全盘替代了,就好像它们从来没有出现过变化。”

“众神在盯着这个世界!”卡尔森对我大吼,从他的眼睛里我看见了无法掩盖的惊恐,“一旦他们发现有什么变得和他们想要的不同,就真的会毁掉一切,包括我们,懂吗?包括我们!我只能在这个要塞之中,利用一些世界原本就存在的漏洞为自己找到一个容身之所,深深地掩藏起来,或是利用这些漏洞来做到一些看起来很神奇的事情,包括这间小屋----按照神明的规则来解释,这间屋子根本就是不存在的----还有带你来到这里的那个秘密的方法,以及其他我展示给你看的一切。”

“而现在,帮助你和你的朋友们去干掉黑爵士,这所需要的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我所能确保安全的范畴。如果我这样做了,你知道后果会是什么?我,你,包括我们曾经在这世界上留下的一切痕迹,都会全部被消除。我们会变得不曾存在过,你的记忆、你的荣耀、你的战斗、你的朋友,还有你自己,全部都会消失。死亡还会留下一个沉寂的灵魂,而我们将什么都剩不下来。”

“用规则改变自己……”卡尔森无比郑重地对我说,“……而永远不要试图去改变规则!我恳求你,一定要牢牢记住这句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