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一十四章:两小时廉价救世主

第十卷 BUG 第一百一十四章:两小时廉价救世主

本书:独游  |  字数:5838  |  更新时间:

“那我该怎么办?”我不知该如何反驳卡尔森的话语,只能焦急地大叫,“那这个世界又该怎么办?让那个歇斯底里发了疯的老处*女把毒素传遍法尔维大陆?让这世上的一切生灵都失去灵魂变成永远腐烂下去的丧尸?让整个世界变成一块恶灵游荡的腐朽之地?”

“你要我怎么做!”原本我只是想要强调一下这件事的严重性,可说到后来我却被自己所描述出来的绝望的未来景象吓住了,声嘶力竭地冲着老巨魔大吼起来,“陪你一起坐在这个不知道怎么出去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破屋子里面谈笑风生?”

“我不能看着这个世界毁灭却什么都不做!我做不到!!!”站在他的面前,我激动地挥动着手臂,面颊因为血液的喷涌而变得又热又胀,额头上绽出暗青色的血脉。

“毁灭?”巨魔老头卡尔森不动声色。他低头轻吟着这个另我感到有些恐慌的词语,颇为玩味地在口中咀嚼了几遍,而后翻起了那双浑浊的目光,面带嘲讽地瞥了我一眼:

“你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毁灭,相信我,你还远远地不明白这些……”他低声叹了口气,心灰意懒地对我说道:“……你以为,所有的灵魂都灭亡了就是毁灭?不,还差得远了。灵魂沉睡了还有骨肉,骨肉腐朽了还有泥土,泥土垮塌了还有流水,流水干涸了露出石头,石头破碎了变成灰尘,灰尘飘扬了留下风岚,风岚漫卷吹不散光辉,光辉暗淡飘来了浮云……”

“死亡不是毁灭,我的朋友。远远不是。对于这个世界而言,一切的生命都只是无所谓的过客而已,包括我,包括你。包括那些似乎得到了永生的腐朽者。天地自在,我们的生或死、胜或败,都是微茫短暂的一个小小现象而已。”

“毒素毁不了这个世界,杰夫我地朋友,你也救不了它。你说的那些远不是真正的毁灭。真正的毁灭不是暴力、不必恐惧、不用操心、无可救药。那是一种绝对地抹杀。是消磨掉一切存在的痕迹,没有过去。没有将来,无所谓物,也无所谓灵。我已让你见过这世界的本源了,而真正的毁灭。则是将那本源中的一切符号统统抹去,没有一个1,也没有一个0。一片黑暗,万物混沌。那才是真正地终点,没有任何存在的结局,正如传说中那个没有任何存在地开始。这世界的毁灭与否,只存在于那些神灵们的一念之间,我的朋友,既不在于我,更不在于你……”

“够了!”我不耐烦地跳起来打断他地长篇大论。我猜这个绿皮獠牙的老家伙孤独的时间太长了。好不容易逮着我这个能陪他聊天地唠叨起来没个完,“我不是来听这些不切实际的宗教宣讲的。我是来……是来……根本就不是我自己要到这个鬼地方来的!我不在乎什么才是真正的毁灭,我只知道如果我不采取行动的话,法尔维大陆上亿万生灵都将成为腐朽的烂肉。如果你不肯帮我的话,就放我出去。就算我拼尽最后一口气,也绝不放弃最后地希望。另外,我宁愿和死神一起呆上一万年,也不想和一个哲学家多聊一分钟!”

“哦?”卡尔森露出了一丝失望地无奈,“我本来以为你有足够的智慧,能够对我所说地这些话产生略微的思考,或许会让你在智慧的道路上成为我的同行者。可让人失望的是,你却是个激进的左翼暴力反战主义行动派……”

他给我的这个陌生的评价让我感到有些茫然,我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究竟把我形容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却又不太好意思开口询问。

我的窘像被这个老巨魔看在了眼里,他冲我翻了翻白眼,原本眼珠子就十分稀缺的眼睛里呈现出了严重的晚期白内障症状: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正义感过剩、不自量力……”他简要地解释了一下这个评价我的形容词所代表的具体含义。

真该死,这些词听起来似乎并不像是些正面的评价。

而更该死的是:我居然觉得这些形容词用在我身上还都挺合适的。

“……既然你觉得这些真正的智慧是不切实际……”卡尔森并没有因为我的沮丧而停止他的话语,“……那我就给你看看一些实际的东西吧……”

说着,老巨魔挥了挥手臂,半空中又浮现出一大块能够映射出碎石要塞现实景象的魔法画卷。和前次不同的是,这一幅画卷所显示出的,并不仅仅是要塞某一个角落中的单纯的影像,而是分割成上百个小格子,每个格子里都分别显现出一幅独立的画面,而在那些画面中,不但有行尸走肉断瓦残垣,还有手持武器残暴砍杀的帝国侵略军,还有铁与血的交鸣搏杀,还有殊死的搏斗和厮杀……

最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还有许多显然是大陆联军的冒险者们的身影。

每一幅画面的景象都是不一样的,但每一幅画面的场景又都是那样的熟悉,让我无法否认这正是要塞里的某个角落。这些背负着解放和拯救的使命远道而来的勇士们遭受的处境不尽相同:城门口,一个只有四十五级的人类驯兽师刚刚被七八只吸血鬼扑倒在地;而在中央广场,一个五十二级的半兽人狂战士已经呼喝着将第六个毒素行尸砸得再也动弹不得。崩塌的城墙旁边,五个清一色精灵族的冒险者正在竭力抵抗着强敌,而在他们面前步步逼近的那只怪兽,居然是……三首污染者美里尔?!怎么回事?这只人造的变异魔兽不是已经被我们消灭了吗?

这些坚毅顽强的冒险者们散落在这个要塞的各个角落中,有些地方只是相差数步之遥,可他们都在努力完成着仅属于他们自己的冒险旅程,根本没有发现彼此的存在----事实上,在其中任何一幅画面中,我也都没有找到第二队冒险者地存在。

在这幅大画卷靠近中央的一幅图画中。我看见了最最不可思议的一幕:一个全体成员平均差不多55级的冒险小队----两个人类、一个牛头人、两个精灵---正骄傲地站在碎石要塞之巅---那座破损地高塔之上----脚下横卧着的竟然是不可一世的黑爵士阿瑟·登戈特女士的尸体,那瓶蕴含着烈性毒素的药水被打破在地上,渗入到砖石地罅隙之中,再也不会流入某个无辜生命的血管。继而散播到法尔维大陆地各个角落中去了……

他们居然成功了!

黑爵士死了,毒素被销毁了,末世君王的阴谋破灭了,世界被拯救了。

可是……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这个好消息来得如此突然如此仓促,以至于就算让我亲眼得见心底也生出了一种不真切的感觉。或许……仅仅是或许……这种虚假地感受源自于一种不宜对他人言讲的失落----那个罪恶的源头毕竟没有死在我地手中。巨大的危险也并非是被我解除,我对这世界的存亡原来并不像我想象得那般重要。

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感觉:此间发生的一切不早不晚地让我遭逢。这不是巧合,而是命运。我和我的同伴们就是那命定的英雄,注定要来排解这世界的危难。在一次次艰险地战斗中,我们将会用武器和鲜血书写下属于我们自己地英雄史诗。我们的功绩将会像两百年前地那些英雄赞歌一样被广为传颂。

可是现在看来,这一切似乎紧紧是我不切实际的骄傲幻觉罢了。

那我和我的同伴们冒着生命危险走上这一遭、甚至弃尸于此又是为了什么呢?那些与我们怀着同样的热情和责任杀向此处的勇士们又是为了什么呢?这一切既不是从我们手中开始,更非在我们手中终结。我们只是一群被他人拯救下来的脆弱生灵罢了。面对这样的现实,你让我在庆幸之余,怎么能不感到阵阵惘然?

正在我怅然若失的时候,不经意地一瞥让我浑身一寒。在整个画卷的右下角,黑爵士的身影再次在一格小画面中显现出来。这一次,她正豪勇地挥舞着大锤,与面前的几个对手殊死地战斗着。

她……没有死?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发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我更加仔细地将整幅画面搜寻了一遍。然后发现其中出现的黑爵士又十几个,她们的面貌衣着完全没有区别。处境却是各不相同。有的将自己的一队对手打得抬不起头来,有的面临的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艰险战斗,很难说谁会取得最后的胜利,还有的则已经生命垂危摇摇欲坠,看起来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看来你已经发现了……”我愕然的表情被巨魔老头卡尔森尽收眼底,“……这世上并不是只有你有时间能抽空拯救一下这个脆弱的世界,和你一样的超级英雄们还有不少,而且……”他嘲讽地打量了我一眼,讥诮地说道,“……看起来他们的运气比你好。”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尽管这么一会儿我在卡尔森这里已经遇到了无数不可思议的事情,可这样的景象还是让我震惊了,“……怎么会有那么多的……”

“事实上比你看见得还要多。”卡尔森慢悠悠地说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是怎么拥有意识的吗?这一切从那个时候起就在不停地重复、重复,事实上我并不确定在我苏醒之前这一切还发生过多少次。每个人都想来这里宰了那个坏脾气的女人,有的人成功了,有的人像你们一样失败了。可是你看,成功了的人并没有阻止这一切继续发生,而看起来那些失败了的倒霉鬼也没有让外面的世界就此毁灭----要毁早在几个月以前就已经毁了,那样你也没什么机会站在这里了。”

“虽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会是什么样子的,但我觉得你和你的同伴们,还有那些前仆后继不断来到这里的那些人们,你们在这里所做地一切,都是徒劳的。你们改变不了任何事情。除了你们自己。不管你们在这里付出了多少艰辛努力、葬送了多少勇敢的生命,可是只要还有人来到这里,走进要塞的大门,就会有一个全新地空间为他们打开。让这一切重复下去。那是专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和其他人再无任何关系。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做他内心世界中独一无二的救世英雄……嗯……在两个小时之内做一个廉价的英雄。”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一个幻觉,这里的每个人都中了幻术?”他地话让我越发摸不着头脑。“这是末世帝国的陷阱吗?他们建起这样一个魔法空间又是为了什么?”不知不觉地,我已经开始用“他们”指代那些异族地侵略者了。眼前这个巨魔老头虽然属于与我敌对的阵营之中。可在我的心里,已经将他和“他们”完全地割裂开来了。

“幻觉?”卡尔森微微一笑,“那什么又不是幻觉呢?在那无比真实无比繁复而又无比枯燥的世界本源之前,什么又不是幻觉呢?我难道就不是一个幻觉吗?你又怎么知道你自己不也是一个幻觉呢?哪怕是那世界地本源景象。你又如何确定那不是一个更真实的幻觉呢?或许只有当那所有的本源符号退去之后,我们才能看见一个真正真实地世界吧……”

老实说,他说的这些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仔细一琢磨我又发现自己其实一点儿也没弄明白。出于对一位拥有高尚智慧的学者的敬意,我觉得此时善意地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并且用含着一点点敬佩的眼光望着他会是一种比较符合正常社交礼仪的行为。我昧着良心这样尝试了一下,老卡尔森含笑自得频频点头的表情证明了这样做地效果很好。

“那么……我现在应该去干什么呢?”我满怀期待地向着这个充满智慧地老巨魔寻求启发。

“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很好,让我把这个夸夸其谈的老家伙掐死吧。

看见我面带不善地表情,老卡尔森连忙补充道,“不过,或许有一点我应该提醒你,你的那几个同伴又跑进要塞里面来了。”

悬浮在空中的画面立刻从上百个小格子变成了四个大格子。上面显示出了四团灰暗的火光。正飘荡在碎石要塞的道路上,每团火光上都悬浮着一个我朋友的名字----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用肉眼看见灵魂独立存在时的样子。

“你能不能把我自然地送到他们身边去?”我问道。

“当然可以……”卡尔森痛快地答应着。然后迟疑了片刻,又说道,“……不过,糟糕的是,他们看起来似乎还想再跟那个黑爵士拼一回。如果你还要跟他们一起的话,我很难保证这一次还能在你临死前及时地把你救下来。我可不想刚和一个朋友认识不到十分钟就得眼看着他去送死。”

“你怎么知道他们打算干什么?”

“在这座要塞内,我可以截取到任何人的对话,包括死人的----这算不上是一项十分复杂的技能。”

“难道说我们就没有一点儿可能打败黑爵士吗?”老巨魔的悲观论调让我心里一阵发虚。

“应该……没有吧……”老巨魔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然后有些犹豫地摇了摇头。

“真的?”我把脸凑到他的鼻子底下,瞪圆了两只眼睛炯炯地凝视着他,“看起来不像哦。”

老巨魔被我瞪得有些慌乱,慌忙后退了两步,解释道:“任何事都不是那么绝对的,根据以前发生过的战斗来统计,一般来来说,打败黑爵士的平均最低级别是五十三级,而你们五个人里级别最高的也才刚刚五十三级。假设你们战斗的时间和那个女人剩余的生命力为基础的坐标,再代入你们的级别和战斗力评估值……参考特种伤害效果发生的几率和攻击失误的几率……以及我已知的五百七十二种有可能影响你们战斗结果的变量……经过简单的随机变量分布模型计算……再使用一个逆概率推导方法……”

随着老巨魔口中的念念有词,空中的画卷上飞快地变幻着各种诡异地数字符号,经过一连串复杂至极的变动,最终终于简化成了一个由三笔构成的简单图案:两条直线垂直相交,一条曲线和这两条直线远远地分割开来。

“最终的结果就是这样了。”卡尔森指着这幅图画对我说,“按照你们通常的战斗方式,当这条曲线和这条横线相交的时候,你们才有机会打败黑爵士。”

“那它们什么时候才能相交?”远远看去,那条曲线和横线之间最近的距离都足足有一人多高,看得我心里直冒凉气。

“最理想的状态是……它们可以无限趋近,但永远都不会相交。”卡尔森兴高采烈地说道,“真是一个富有哲理的启示,告诉我们虽然无论如何都不会成功,但永远都不要放弃希望……”

我颓然地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心中满是不甘与怀疑。我不愿在这里悄然退缩做了逃兵,只留下我那些满怀坚毅希望的同伴们去面对那注定的败亡结局;而更重要的是,我对于在那个魔法画卷中看到的一切难免总是有那么一点儿怀疑,倘若不在黑爵士身边亲眼看着她彻底地死去,我的心里总是不那么踏实……毕竟,这是事关整个世界存亡的大事,我还是不敢轻易地放弃使命。

可是,如果让我在明知道没有任何机会的情况下还要跑去送掉自己的小命,这可是我绝不会去做的。我愿意为了万分之一的希望去拼命,但却不会因为绝望而送死。

在这样矛盾的犹豫中,我忽然想起了卡尔森刚刚说过的一句话。这不经意的一句话如同一束火光照亮了我的思想,让我从一片绝望中发现了一点儿生机。

“等等……”我突然说道,“……你刚才说的是按照我们通常的战斗方式,这也就是说,你是不是还知道一些其他的战斗方式?”

卡尔森原本脸上的微笑刹那间褪了个一干二净,他苦着一张老脸,满脸懊恼地张大了嘴巴,呆了半天才开口说道:“该死,我真是这么说的吗?”(春节假期四处赶场子,恰好岳父岳母的身体都出了问题,虽说出不上什么力,但总得安抚一下老婆的情绪,结果搞得一个字也没写成。

这一章写得真累,没用的絮叨太多,想必大家看得也挺乱的。小弦子用自己的亲身体会正告大家:那些虚无主义的悲观论调看看就好了,千万别往心里去,否则真钻了牛角尖是件挺可怕的事情。

另外:无论是电脑还是数学,小弦子我都是彻头彻尾的外行,文中所有的描述和术语都是临时从网上搜罗来的,要是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还请及时地联系我,能改的我一定尽快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