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一十五章:再战黑爵士

第十卷 BUG 第一百一十五章:再战黑爵士

本书:独游  |  字数:5631  |  更新时间:

随着卡尔森一挥手,整间封闭的密室立刻破碎成一片“0”与“1”的数字浪潮,瞬间将我淹没溶解。无数道繁复的字符狂流般前后汹涌,将与我有关的那一段数字冲得七零八落。再次显出人形时,我已经出现在要塞高塔的倒数第二层。

“战武士也复活了,我们的人到齐了!”刚一回复意识,降b小调夜曲的声音就传入我的耳中。抬眼望去,我的四个冒险伙伴已经全都复活了,正散座在四处,等待着自己的残缺的生命力渐渐回复。我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生命槽中也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血丝,与那些刚刚复活的涉空者们没有任何区别----卡尔森的这些掩饰工作做得相当成功。

“哎呀,可把你盼来了……”目睹我的“复活”,圣骑士牛百万第一个跳了起来,异常激动地大步向我走来,给了我一个无比热情的牛头人式的拥抱,“……你到底死到哪儿去了,怎么到现在才来啊。”

虽然明知道他这不过是随口的抱怨,但我的心里还是猛地抽紧了一下:很显然我刚才“死到哪儿”去的地方和他们不太一样,我还是有点儿担心有人会产生什么怀疑。

“人家又不会像你一样,迷路都能迷到爪哇国去,你那么着急干什么?”降b小调儿夜曲揶揄地白了他一眼。

爪哇国?在哪里?我的地图上好像并没有标出这个国家的版图。不过如果说牛百万能迷路迷到这张魔法地图外面去,我是绝对不会感到意外的。

“怎么能不着急?我可等了你们老半天了。你们一个个倒是都不紧不慢的,就属我等的时间长?”牛百万一脸委屈地大声抱怨着。

在我为因为自己无法言明的耽搁延误了大家地时间而心中倍感愧疚的时候,半兽人术士丁丁小戈小声嘀咕了一句:

“那是因为没人死得比你早……”

说真的,谁说半兽人是个愚昧暴力的种族,这个睿智地恶魔术士就总能洞悉事情的实质……

站在楼梯口,我看见登戈特女士正背对着我们。站在一面正剩下不到半人高的残壁旁,遥遥地望着远方的山谷。落日的余晖映射在她银色地发端,浸上了一层烂漫的光彩,斜照地夕阳将她纤细的背影拉得很长。

这是一个那么孤独的女人。她背弃了自己的种族,她地种族也背弃了她崇信的正义。老实说,在这件事情上我并不认为她的选择有什么错误,我同情她地遭遇,甚至理解她的仇恨。倘若还有一丝的可能。我都不愿意在这个你死我活的战场上与她为敌。

可遗憾的是,她选择了用最极端的方式来报复这个世界。将所有人都逼得没有了退路----包括我,也包括她自己。

而在卡尔森那里看到的一切却告诉我,她的所有努力或许不过就是无数次无谓地重复尝试中注定会失败地一次。

这就是她无法改变的命运---或许也是生活在这世上地所有原生者们也都无法改变的命运。

正当我为这徒劳的命运暗自喟叹时,耳边蓦地传来卡尔森那个巨魔老头如同响雷般无比洪亮的声音:

“哎。小子,别站在那儿发呆,找到那个位置没有……”

“啊呀……”这声响亮的耳语让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我吓得一缩脖子,下意识地向后看去----显然,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怎么回事儿?”我身后的牛百万被我的反应吓了一条,差点扭头就往塔下抱头鼠窜。

“没事儿……”我下意识地拍了拍胸口,半真半假地掩饰道“……刚才好像有人在我耳朵边讲话。”

“没错没错,网吧就这点儿不好,人来人往的太乱了,耳朵边老有人嚷嚷。而且头盔隔音真差……”没想到。丁丁小戈居然立刻就对我的处境表示理解----虽然对他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一点儿也不理解---他刚说完我就听见另外一个尖锐刺耳的年轻女声从他口中发了出来,“……啊。我又被人撞飞了……”

我伸着脖子到处张望:“什么声音,怎么回事儿?”

卡尔森紧张的声音再次悄然响起:“我也不知道这声音从哪儿来的,这应该是一种神奇的传音魔法,应该是透过异世界从那个半兽人那儿传过来的。”

和刚才一样,这声音大得快要把我的头盖骨都要掀得飞起来了。我痛苦地伸手捂住了双耳,可见鬼的是这一点儿用都没有----这个巨魔老头的声音似乎能够穿透我的耳朵,直接灌进到我的脑子里去。

“不好意思,我女朋友最近刚迷上玩卡丁车……”丁丁小戈显然误以为我的反应是他造成的,他的表情有些尴尬地解释道,“快四个小时了,一盘儿还没赢过……”

看着其他人一脸胸有成竹的了然表情,我只能认为这是与半兽人术士签订灵魂契约的异界恶魔通过他的灵魂发出来的声音,并且现在我们都知道了这个最终将会收取他灵魂的恶魔是个女性,我不知道这是件好事儿还是件坏事儿……

趁着他们都在议论的工夫,我一转身悄声嘀咕道:“别他妈那么大声音,我的耳朵都要被你振聋了!”

“对不……”雷声还是隆隆而来,震得我头皮发麻,皱着眉头紧缩了一下脖子。“啊对不起对不起……”终于,卡尔森的声音降低到了正常人能够接受的水平,“……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刚才我忘了调整音量了……”

“看见那个位置了没有?”他小声地提醒我道。

我从楼梯口伸出头去,看见黑爵士左手边的第三个墙壁缺口。那个缺口很普通,和其他几面残缺的墙壁没有什么区别,既不比它们更大一些,也不算它们中最小的一个。老实说。如果现在没有看准位置,过会儿说不定真的会忘记他在哪里。

“是那一个?”我背着我地伙伴们偷偷向前伸了伸手指头问道----我知道卡尔森那个老东西绝对能够看见我的小动作。

“就是那儿……”卡尔森的声音就此隐没。

在同一个地点,另外一轮对话也在继续着:

“真的……还要再试一次?”牛百万扶着半堵墙,悄悄地伸了半个脑袋出去。有些为难地看着黑爵士地背影。

“都已经跑尸体跑到这儿来了,干嘛不再试试?”降b小调夜曲昂然地从……啊,从牛百万的胯下……走了出来,“反正药水都还够,用完了再说吧。”

“我们……能打得过她吗?”精灵德鲁伊仙女下凡看起来也有些犹豫。“……刚才我们可刚刚消耗了她一半的生命啊……“刚才是我们没经验,一开始就被逼到了角落里。连个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侏儒吟游诗人沉思道,“这一次我们注意分散开,不要都往一个方向跑,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应该说。如果卡尔森没有欺骗我地话,降b小调夜曲的计划大方向上还是正确地。在卡尔森那儿看见的一些图像片段中,大部分最终获得胜利的冒险团队战斗时的战位地确都是比较分散的。

不过这里首先还有一个具有决定意义的技术性难题----他们地级别都比我们高。

没过多久。我们就再一次迎来了一场无比艰辛的肉搏战。

从正面接下黑爵士的第一锤我就知道,这一仗的结果肯定比上一次还要惨。虽然我的“防御”动作精确地防住了铁锤的重击,可这一下还是狠狠刮走了我两百多点的生命力。我必须正视一个残酷的现实:现在我手中地这面三十级地“大地的防护”毕竟远不如“图书馆地墙”坚固,防御效果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我的同伴们也遇到了和我一样的窘境----他们的一些装备在上一次的战斗中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破损,虽然有的尚且可以支持一段时,可有的却渐渐在黑爵士的猛烈攻击之下分崩离析。

而最要命的是,那些破损最严重的装备,往往是他们平时使用最频繁、战斗最倚仗的东西。比如说……

“咔嚓!”在一次异常不公平的武器对撞中。降b小调夜曲那柄小巧的短剑终于再也不堪忍受大铁锤的重压,原本就只有巴掌长的剑刃顿时迸裂成了满地的碎片。剑柄上残余的那一小截锈铁皮只怕就连修指甲都会嫌它太短了。

“谁能支援我一把武器,快点儿!”侏儒吟游诗人哇哇怪叫着退出了战团,冲着我们焦急地大喊着。

“有什么属性限制?”牛百万一边释放出圣光护佑的防护技能奋力顶住了黑爵士的又一轮狂暴的进攻,一边回过头来大声问道。

“我只能用单手武器,重量不能超过30磅,否则我装备不上。”

“我只有一件,你过来拿吧……啊……”牛百万查看着自己的魔法行囊,冷不防被黑爵士一锤砸到了后臀上,抱着屁股哀号着退到了一边,同时也没忘了把武器扔在地上。

降b小调夜曲把武器拿在手中,眼角顿时泛起了痛楚的泪花:“你就不觉得这玩意儿我用着不太合适吗?”

牛百万一边仓惶地逃窜一边伸长了脖子冲着他张望,而后露出了赞赏的表情:“没什么不对劲的,我觉得很好啊。这件武器的式样很帅,属性也相当不错,你用着正合适……”

“那么好的武器你自己干嘛不用?!”侏儒吟游诗人愤然反问道。

“我就是嫌它好像太长了一点儿,用起来不是很方便……”牛百万的脸上毫不惭愧地带着理所当然的表情。

“只是长了一点儿?”降b小调夜曲差点儿被一口唾沫呛死,“我站在山谷底下一不留神一伸手都能把太阳扎个窟窿!这玩意儿能用来干什么?重建世贸大厦的时候往楼顶递砖头?”

老实说,这柄“飞龙骑士的荣誉旗枪”是一件相当不错的武器。它浑身散发出柔和的银色光泽,旗枪地护手上还雕琢着一对飞龙的展翼,整个武器明亮而不刺目,华美而又内敛。看起来不太像是一件杀人见血的凶器,到更像是一件颇具观赏价值的艺术品。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柄长枪就是中看不中用地摆设,一百二十六点的伤害值对于一个刚满五十级的吟游诗人来说甚至已经略微显得有些奢侈了。它的攻击速度虽然比较缓慢,但提供的百分之二十命中加成和百分之二十致命攻击几率足以弥补这方面地不足。更何况。它还附带着一项名叫“冲刺”的技能,能够在一定距离上发起一次迅猛地突然袭击,发起攻击的距离越远,技能的伤害越高,最多可以提供百分之三十的攻击加成。

不过。恐怕在这里我们是无法目睹这个技能地威力了:据我目测观察,这柄长枪的长度比塔顶平台的半径短得十分有限。在这个“狭窄”地战场上,恐怕不会给降b小调夜曲留下什么冲刺的空间。事实上,当黑爵士女士站在塔顶中央的位置上时,我们的吟游诗人倘若想用枪尖去攻击她。恐怕不得不小心别从边上掉下去了。

曾经有人这样描写一场战斗:当对手的武器刺进我身体里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看清他的脸。

现在我们都知道了,能否出现这种情况不仅仅取决于你的速度有多快。还取决于你地武器有多长……

第二个遭殃地是半兽人术士丁丁小戈,他的双手法杖在发射出最后一道暗影箭后超过了所能承受地最大符合,终于碎成了一把干柴。

“谁还有多余的双手武器借我用用!我需要加魔力和魔法伤害的!”好在有役使魔替丁丁小戈抵挡黑爵士的进攻,他才没有因为武器的突然折损而立刻遭受致命的袭击。

我顿时想起在进入碎石要塞之后,从一个巨魔战士的尸身上翻出的一件战利品。它的属性虽然不算高,但却非常符合丁丁小戈的要求,于是顺手把它翻了出来,慷慨地扔到了丁丁小戈的面前:

“拿去用吧。不用还给我了!”

看见我扔出去的武器。丁丁小戈绿莹莹的面颊上顿时飞起了一道愤怒的暗红色光泽,好像受到了羞辱似的对我说道:

“我是一个有尊严的魔法术士。绝不会使用板斧这种粗鲁的武器!”

老实说,我给他的这把“蓝血败类的板斧”实在是一件难得的奇门兵器,作为一柄近身肉搏的双手战斧,它居然能够增加使用者两百二十点的魔法值和六十点法术伤害、对暗影法术的攻击力还有5%的加成,简直就是给恶魔术士量身定做的一柄套了个大铁疙瘩的双手法杖。我再没有见过比这更适合一个术士使用的武器了,没想到这个绿皮的丑家伙居然还跟我挑三拣四。

“我这里只有一根法杖了,你自己挑吧……”我把背囊中仅有的一柄只能加六点法力的“破损的蓝色圆头棍”扔在地上,转身又一次投入到了战团之中。

我们充满了职业自尊心和自豪感的半兽人术士立刻不假思索地抄起板斧,一转身无比娴熟地发出一记诅咒魔法,完全看不出丝毫的抵触情绪……

当牛百万的铠甲在黑爵士的重锤之下彻底粉碎之后,我们这群人的霉运已经倒到了极点。我们四个人轮流翻遍了行囊中的战利品,然后赫然发现生命力和防御力属性提高最多的,居然是仙女下凡的“带流苏花边的青木藤连衣裙”。

我很难说只穿着一条三角内裤的雄性牛头人和浑身雄健的肌肉疙瘩穿着一身连衣裙的雄性牛头人哪一个看起来更有伤风化,我只能告诉你,牛百万换上连衣裙之后表现出了令我们震惊的前所未有的战斗狂热,悍不畏死地将自己的身躯暴露在黑爵士残暴的凶器之下,手中的黑曜石柱无情地轰向看似娇小的敌人,恨不得立刻就和对手同归于尽。看着他凶残的表情,我忽然开始担心倘若我们真的一不小心战胜了黑爵士,会不会还要面对着被牛百万杀人灭口的危险。

不过,在绝对的力量差距面前,这种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即便是全副武装的我们也没能胜过黑爵士的铁锤,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残兵败甲的时候。五分钟之后,我们的努力到达了崩溃的临界点。终于,生平第一次英勇无畏地和对手拼命的牛百万如愿以偿地拼掉了自己的性命---我发现穿着裙子的牛百万远比穿着骑士铠甲的牛百万更骁勇也更靠得住,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以后每次和他一起结伴冒险时都让他穿着裙子----然后防御力薄弱的降b小调夜曲也死在了锤下。行使变得愈加岌岌可危,眼看着我们即将又一次踏上全军覆没的绝路……

“老家伙,你准备好了没有?”我低声嘀咕着,不知道卡尔森能不能听到我的声音。

“差不多了,我就冒冒险,陪你赌一次命吧!”耳边传来卡尔森的声音。

“你了冒个屁的险,赌来赌去也就只有我一条命!”我忿忿地低声说道。

“……”巨魔老头被我呛得无言以对,只有岔开话题,“好了好了,快点做好准备,哦,对了,记得让你的朋友们停止进攻,数据太复杂我可能会处理不了!”

“什么?你这个老混蛋,刚才你可没跟我提过这件事儿。”我恨声痛骂道。

“现在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卡尔森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尴尬。

“你自己来看看,现在这个局面我怎么让他们停手?”仙女下凡脸着地和丁丁小戈和黑爵士正战斗得如火如荼,当一个人彻底被战斗的狂热所感染之后,你很难让他从激战中脱离出来。

“啊……”一声惨叫,丁丁小戈也被一锤夯在脑门上,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好机会!”我暗叫了一声,从背后直冲上去,猛地砍了黑爵士一剑,然后转脸就跑,边跑边冲精灵德鲁伊叫着,“快点给自己恢复生命,我顶不了多长时间!”

尽管明知道徒劳无用,但仙女下凡脸着地还是习惯性地听从了我的建议,暂时停止了对黑爵士的魔法攻击。被一剑刺伤了的黑爵士立刻放弃了眼前的目标,对我紧追不舍。

背后就是呼啸着的铁锤风暴,我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勇往直前。

正前方,是一个看似普通的残墙缺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