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一十六章:推倒推倒,黑爵士的陨落

第十卷 BUG 第一百一十六章:推倒推倒,黑爵士的陨落

本书:独游  |  字数:6204  |  更新时间:

当我还是一个普通的坎普纳维亚城门卫兵的时候,经常会对着城外的护城河发呆----确切地说,在“那段”生命的绝大部分时光中,我都是在对这护城河发呆的----对于每天来往于河上的绝大多数人来说,那只是一条普通的、清浅的水流,轻风不住地吹拂着水面,漾起一道道粼粼的薄很。每天正午的时候,阳光总会射在粼粼的水面上,又被荡漾的水波四溅着泼回到空中,泛起满河金灿灿的颜色。这些细小而温暖的光线,有时候,就不知射入了哪个行人的眼中,映下一层炫目的光彩。

轻风、阳光、水波、行人……并未早一些,也不曾迟一刻,一切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被晃住目光的行人只会当那是一个偶发的意外,眨眨眼便会走过,绝不会为之稍稍驻足停留。

而在那时的我眼中,在一个生命与灵魂被一道宿命禁锢于城墙角落的卫兵的眼中,这一切,其实都和他人看见的大不相同:

每天正午的时候,阳光从东南侧七十三度斜角的位置跃入水面,同时那长年不变固定从西南方六十度角吹来的信风,以三秒一次的速度从同样的角度推开水面的波痕,我所能看见的第一层波纹每隔三秒钟从第六棵柳树下出现,一秒钟后,七十二道半圆形的水纹正好将整条护城河的宽度占满,而后以每秒钟半步的速度向前荡漾。七秒钟之后,两道原本毫不相干的小小波浪相互交叠在一起,在护城河西侧三分之二的地方共同拱起一道稍大一点儿的浪花,于此同时,正午太阳的一道光线正好射落到这朵浪花的顶端。

于是,随着浪花地向前倾倒,最奇妙的事情发生了:这道反射出来的灿烂的光线不偏不倚。恰好射入到我左眼地瞳膜上,将我的半面视野刹那间染上一层灿烂的色彩,随即这道奇异的光线转瞬而逝,让人无法捕捉。

两分钟后。这奇异的一切将会在我眼前重新上演,再过两分钟,当我左眼地眼眶中朦胧的光晕还未层散去地时候,那道顽皮的光线又出现了。

然后,它就消失了。结束了这一天对我三次淘气的挑拨,直到太阳神的车架再次从东方驶上中天。又一个明媚地正午到来,那道奇异的阳光将会在同样的时间以同样地方式再次出现,然后再连续三次将灿烂的色彩映入我的眼中。

我要说的是,这似乎是一个并不存在“偶然”的世界。世上的一切事物----无论它有没有生命,有没有智慧;大到四季如何更迭,日夜如何轮回;小到一颗石子的落点、一粒灰尘的去处----都在按照一个早已注定地命运运转:银星河畔地野狼每走两百七十步就会踱过一个椭圆。然后准确无误地将左前爪印入到自己原先的脚印中去;月溪森林里地老梧桐树每隔六十三秒就会谢落一片黄叶,而这片黄叶也必定会被一根树枝弹进一旁的溪流……

每一样东西的上面仿佛都附着着一条我们看不见的命运之线,而这无数条线的彼端就连接在命运女神的同一架纺车上。这些“命运”往往十分隐蔽,让你根本无法察觉到它们的存在,而一旦你偶尔发现了它们,一定会不由自主地惊叹:这一切安排得竟是如此地巧妙精细。

或许只有我所知道的这些“涉空者”们,他们才是真正自由的、不被命运束缚和约束的、能够脱开这些命定的终局选择自己前路的人们;或许还有我们---我和老巨魔卡尔森----这些从命运的捆绑中觉醒了的原生者们,也是掌握了自己命运的、“自由”的一群。

然而。这些“自由”难道又是真实的吗?我又怎么知道我不是从一个狭窄的拘束中挣脱出来。反而落入到了一个更加庞大的、隐蔽的、我所不能发现的命运拘束中去了呢?我又怎么知道我现在面临的一切不是同样受到命运纺线的引导,随着纺锤的转动。一刻不停地向着某个注定的命运终点前行呢?不只是我,那些涉空者们----那些“自由自在”的涉空者们----他们所得到的难道就真的是真正的自由了吗?

不管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我们生活在一个由无数规律和法则构架成的世界中,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创造这个世界和制定这些法则的众神掌握着世间的一切,这对于许多宗教狂热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福音。“神创造一切,神掌握一切,神看顾一切”,这样的世界,是多么的理想啊?

那么,这个世界又真的如传说中那般无懈可击吗?

“这并非是一个完美的世界!”我来自异国的异族同行人、觉醒了的原生者、富有智慧的巨魔老人,巨魔巫医卡尔森如是说。

“如果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严苛地按照固定的法则完美地运转……”他这样对我说道,“……那么,我不会存在,你不会存在,我们所身处的这个房间……”他用手杖指了指这件从至高神手中“欺诈”来的房间内壁,“……同样也不会存在。”

“只要你愿意寻找,这世上处处都是破绽。事实上,在我的眼里看来,众神在这个世界上犯下的错误比他们的创造还要多。”卡尔森的话如同穿凿岩石的铁锤,坚强有力、掷地有声。

他在批判神灵,指责众神犯下了错误。如此亵渎神灵的话语让我大为惶恐,我像是被钢针扎了屁股一样“蹭”地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下意识浑身冷汗地左右环顾了一圈---当然,在这个连门把手都找不到一个的房间里,除了墙壁我什么也没有看到----然后忍不住就想要伸手去捂这个放肆的老巨魔的大嘴----要知道,我可是这世上为数不多地真正亲眼见过一位神明降临的人之一----尽管那或许只是一个十分低阶的G神----但他光辉高大的形象、远大深邃地智慧----以及性感刚毅的腿毛---都给我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怎能让我不心生由衷地敬畏?

“冷静点儿,我的朋友,我这么说自有我地道理……”老卡尔森伸出手杖点着我的肩膀。轻轻把我推回到座位上去。他此时的表情看上去既没有在背后嘲讽神明的窃喜,也没有刻意顶撞和污蔑众神的叛逆,而是一如既往地面带微笑,仿佛正平静地叙述着一个事实----事实上。正是他这么淡定地态度才给了我足够的勇气,让我能够壮着胆子把他大逆不道地话语继续听下去。

“你问我能不能找到其他的办法来对付黑爵士,我告诉你,从理论上来说,这是可能的。”卡尔森有条不紊地继续说道。“而这种可能的基础,就是众神犯下了一个小小地错误。”

他手臂轻挥。半空中的魔法画卷变幻成了指挥塔顶的景象。在画面中,我看见黑爵士登戈特女士独自站在残缺地墙壁前,正严肃地俯瞰着整座要塞。

“孤独的老处*女……”老卡尔森满脸的不屑,“……耳朵那么短。而且牙齿都包裹在嘴唇里,一点儿都不性感……制造出这么丑陋的女性,这当然也是众神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之一……”

事实证明。“智慧”和“审美”之间并没有直接相关的联系。

“……不过这和你的生死没有关系。我要你看地,是她身前地那段墙壁上的缺口。怎么样,有没有发现它们地特点?”

“唔……让我想一想……”我瞪圆了双眼,努力想要从这些残墙断壁中间找出某种玄妙的东西来,“……哦,真有趣,这些缺口全都出现在墙壁上,这真是个奇妙的巧合。不过我看不出这和我有多大关系……”

“咳咳……”老卡尔森阴沉着脸恼怒地瞪着我。

“好吧好吧……”我尴尬地举起了双手。“……对不起,我承认我什么也没有看出来。你快点告诉我吧,我已经好奇得快要窒息了。”

尽管我的话如此地言不由衷,可还是让卡尔森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我早就知道你是看不出来这其间的差别的……”那你还要我看?“……在这种时候,用你凡俗的眼睛,只能被虚幻的假象所蒙蔽。所以,你要这样看……”

“卡尔森?卡尔森先生?我已经厌倦了在真是本源的数字海洋中游泳了,如果你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请直说好吗?”在无穷无尽一排排绿色的“0”和“1”的符号中,我无奈地说道。这个古怪的巨魔老头似乎很喜欢卖弄他那将一切事物还原为数码本源的能力,动不动就喜欢来这么一下。

“请注意这一段符号……”我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我看见长长一排不规则的数码在我的眼中闪烁,尽管我不知道它们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可我就是知道卡尔森让我看的正是它们。

“原本塔顶的这些缺口,并不会拦截入侵者的出入,比如说你,刚才就是从这个缺口中跳出塔顶的;但黑爵士本人却是无法通行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这个老女人愿意,她能拖着我们的小腿把我们的尸体整个儿扔出去,而我们却只能把她砍成十八段一块儿一块儿地扔。”我想了想,然后答道。

“呃……基本上是正确的,至少我就见过不下六十个倒霉鬼被这个女人逼到墙边一锤子掀下塔去。但是需要你注意的是,和其他代表墙壁缺口的符号相比,这一个缺口却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缺憾,或许是众神忘记了什么,它少了一个重要的字段----一个保护黑爵士不会坠楼的字段。”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如果你能抓住机会,就完全可以从这里把她推下塔去。在这样的高度上,除非她的生命值再翻两番,否则绝不会有生还的机会。”

这大概是这个老巨魔说出的让我最爱听的一句话了。

“这主意听起来不错。”

“……前提条件是你那时候还活着,而且她恰好站在这个缺口的正前方,而且你恰好在她地内侧,而且你恰好使出了能够产生击退效果的技能。而且她那时候恰好没有打断你的技能……”卡尔森滔滔不绝地说道。

“等等……”那么多的“恰好”让我地心里产生了非常不妙的预感,我决定跳过他所有的假设,直接找到一个浅显的结果:“……我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比你一辈子被雷劈中两次地机会稍大一点点。”

“谢谢你告诉我这个,让我的幸存几率从无穷大分之一上升到了无穷大减一分之一。我现在感觉自己安全多了。”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嗨。我还没说完呢!”卡尔森连忙补充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有办法把这个几率提高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地话,你觉得怎么样?”

“我应该怎么做?”我立刻小心地收藏起瞳孔中不敬的眼白,满脸景仰望着这个老家伙。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在她之前站在这个缺口上。引诱她向你攻击……”老卡尔森脸上高深莫测的得意微笑始终没有消散,“……记住。这个时候你绝不能躲闪,也不能抵挡,更不能被她击中,只能祈祷她地攻击失误。她在一次攻击结束之后。会有零点五秒的僵硬时间,你必须在这个时间之内绕到她的背后,然后使用冲刺、突袭之类能够击退对手地技能。再然后……你明白了?”

“我想我明白了,可是……”从他的讲解中,我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难题,“……我怎么样才能闪开她的攻击呢?”

“这就是只有我才能做的事情了。”卡尔森对我说道,“要知道,黑爵士的攻击失误率大约是百分之零点三,也就是说她每三百多次攻击中,必然会出现一次失误。而我所能为你做的。就是在她那一次攻击时……”

“把她的失误率提高到百分之百?”我两眼发亮地问道。

“放屁!”卡尔森用他地法杖重重敲了敲我地脑袋----我居然为此掉了十二点生命----“我告诉过你。修改众神的法则很容易被发现,而且受到地惩罚将会是毁灭性的。提高失误率那么明显的修改是不可能被忽视的。你是想让我陪着你一起死吗?”

“……那你想要怎么办?”我捂着脑袋咧着嘴问道。

“这是一个高难度的动作,我必须更深层次地潜入到世界规则之中,进行更细微地调整,让那千分之三的失误几率,恰好在攻击你的那一击时偶然出现。”

“偶然出现?”我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有点儿不够用了。

“是的,偶然。对于正监视着这个世界的众神来说,这一刻出现的失误就是一个随机分布不可控制的偶然,但对于我们来说,这却是一个有预谋的必然。”

“听起来很深奥的样子……”我一脸的茫然,紧跟着心里就变得释然了许多,“……但不管怎么说,你会让她的那一锤落空,对吧?”

“一个欺骗众神眼睛的小把戏,我从来也没有这么干过,但它在理论上确实行得通。必须承认的是,这种事有很大的危险。但如果你决定现在就回到你的涉空者朋友那里去的话,我确实可以这样帮你。”老卡尔森殷切地望着我。

我知道,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对于他,对于我,都是。但是,正如他无法在苏醒后的长久的孤独中放弃一个与他同样命运的人类一样,我也无法放弃外面那个叫做“法尔维大陆”的世界上的一切,无法放弃那些一路与我同行的人们。

无论作出什么样的选择,我们的一生其实都是在冒险,难道不是吗?

“我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你。”在我们相识的短暂时间里,无论我们之间闹出了多少的误会,此时,我第一次如此郑重地向这个异族的老人表达我内心的感激。

“谁会稀罕你那点廉价的感激?”卡尔森哀叹道,“我更宁愿你放弃这次冒险……”

残忍的凶器刮起地嗜血风暴在我的脑后不住地喧嚣,我已经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有目的地诱敌深入,还是真的被恐惧逼得抱头鼠窜。感谢我脚上地这双“风精灵的足迹”。随着我的等级提升,它已经可以额外给我增加百分之七的移动速度,这让我得以在性命交关的紧要关头总能够以毫厘之差逃脱黑爵士地捕杀。那个在卡尔森口中被斥作“众神的错误”地缺口就在眼前,我必须用自己的小命去验证一下。出了错的究竟是一贯正确的神明,还是卡尔森他自己。

“对,就是这个方向,我喊停你就要马上停下来,否则掉下去地就是你自己啦。十五、十四、十三……”卡尔森的声音不住地在我的耳边絮叨着。我听得出来,他地口气虽然依然轻松。但心里却和我一样地紧张---毕竟,我们的小小诡计一旦出了纰漏,谁也不能保证众神的惩罚不会落到他的身上。

“小心,杰夫。她快要追上你啦!”仙女下凡脸着地尖着嗓门,非常不合时宜地冲我高声喊着。

“继续向前,十、九、八……”我觉得卡尔森的声带里都蓄满了紧张的汗水。

“拐弯、拐弯。再往前你就到死角了……”仙女下凡的声带却像是快要绷断了。

“这个白痴女人瞎嚷嚷什么……该死,我数到几了?你能不能再跑一圈儿?”

“你说的是真地假地?别***再开玩笑了!”卡尔森地话吓得我魂飞魄散,忍不住冲着天空大吼道。

“你说什么?”仙女下凡纳闷地冲我尖叫。

“你也给我住口!”我这句话是冲着精灵德鲁伊少女说的。

“停下!”与此同时,我终于听见了卡尔森洪亮的信号声---事实上这一刻我根本就没听清楚他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那惊天霹雳般的巨响已经炸得我眼冒金星无法动弹了----为了和尖声嘶叫的精灵少女对抗,他突然调大了和我通话的音量。

我下意识地转过身,黑爵士的大锤犹如从天而降的陨石,瞬间将一片黑色的阴影笼罩了我头上的天空。我眼见着一片巨大的黑暗挟着猎猎风声从天而降。没有给我留下丝毫躲闪的空间。

处在我现在的境地中你就会知道。人的生命实在无常的令人慨叹:眼前一黑、一亮,一次战斗就这样过去了。眼前一黑、不亮,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

“啊……”黑爵士怒睁着双眼,满眼残忍。

“啊……”仙女下凡掩住了双眼,满脸恐惧。

“啊……”我不知道卡尔森那个老东西究竟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谁知道他在鬼叫什么?

眼前一亮……

豁然开朗!

天空高挂着明媚的阳光,世上的一切生机昂然,脚下的每一块残破的砖石仿佛都在欢唱,歌颂着一曲生命的礼赞。

我还活着!

头上顶着鲜红的“失误”字样,幸运地活着!

在无可抵御的强敌面前选择了对抗到底,并勇敢地活着!

活着真好。

沉重的铁锤鬼使神差地落到我身旁的残墙上,溅起一串飞射的碎石。

或许是如此大力的一击令黑爵士在瞬间失去了平衡,令她无法立刻再次攻击;又或许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必杀的一击怎么会失误的如此离谱,令她一瞬间精神恍惚。总之,在这一击之后,我拥有了零点五秒的时间。

反败为胜的零点五秒。

我从未经历过如此漫长的零点五秒。

我从未看到如此迟钝的黑爵士。

迈步,转身,举盾,伸手……一个名为“撞击”的低级技能。

我甚至还有足够的时间冲着黑爵士的背影微笑告别。

然后,我看见一个美丽妖娆的背影立足不稳,无奈地向前栽去。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辽远天际。

想不想知道作为一个男人,我这辈子干得最骄傲的一件事是什么?

黑爵士,一个美丽的女人,这一刻,我推倒了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