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一十七章:活下去的意义

第十卷 BUG 第一百一十七章:活下去的意义

本书:独游  |  字数:5281  |  更新时间:

我站在塔顶,抱着半面残墙战战兢兢地向外探出了半个脑袋。塔很高,我感到一阵晕眩。黑爵士那丰腴美艳的背影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凄惨姿态俯卧在塔底的砖石上,银白色的头发散乱地披撒开来,发梢被身下汩汩涌出的鲜血染上了一层炽烈又死寂的红。

她真的死了,这个因族人的背叛而背叛了族人的骄傲的女人,这个意图用绝望的屠戮来践行着自己坚守的正义的女人。或许,她还会在另外的那些副本里无数次地复活,无数次地把那个阴暗的故事讲述给将要杀了她或者是将要被她杀了的冒险者们,可是现在,在这里,她的生命已经真切地消失,我们成功地完成了拯救世界的伟大的使命。

“卡尔森,卡尔森?你还活着吗?”我忽然想起和我一同炮制这起谋杀的同谋者。黑爵士的死亡并不完全意味着我们诡计的成功,相比起这个绝望女人的死亡,成功欺瞒过众神的眼睛才是我们更大更彻底的胜利。

“……如果你真那么关心我的死活,那刚才就应该听从我的劝告,放弃这个任务……”耳边传来巨魔老头没好气的声音,“……现在再来假惺惺地关心一下有屁用?”

“我忽然觉得让众神发现你的鬼把戏,然后把你的罗锅腰抻直了也是件挺值得期待的事情……”听到他的回答,我的心里顿时安定多了。

“闭上你的臭嘴吧,他们可不是没有机会这么做。刚才的时间太仓促了,我还是出了一点儿小纰漏。”卡尔森的话让我心里一紧。

“怎么回事儿?”我连忙问到。

“一个关联字段没有处理好,刚才攻击失误的不止是你那一个黑爵士,一共有三十七个黑爵士都在同一时刻攻击落空了。如果有哪个神明仔细查看的话,还是有可能发现修改痕迹地。”卡尔森的话语里充满了懊恼的语气。

“问题很严重吗?你会不会有危险?”我担忧地问道。

“你会不会揪着自己的脑袋数数那上面一共有多少根头发?”卡尔森忽然莫名其妙地问了我一句。

“不会。我没那个闲工夫。”我下意识地回答道,完全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问出这样地问题是什么意思。

“是啊,你没工夫,众神也没有的。他们有大把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干呢。所以放心吧,他们是数不到我们这根头发的。我不满意只是因为觉得自己还能干得更漂亮些。”他的嘴里虽然说着对自己地工作成绩不满,可这根本无法掩饰他成功欺骗了众神那洋洋自得的夸耀语气。

“淡定一点吧,完美主义者,你地嘴咧得都能看见那对獠牙的牙床了。”就算我看不见他的模样。也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他现在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我一点儿都不为他地安全脱险感到庆幸。真的,一点儿都不!

“不跟你废话了。你身后那个精灵女人过来了。她的耳朵长得还凑合,可是牙居然全都长在嘴里。这样地货色也能叫做女人?野猪长得都比她好看。真不知道精灵族的男人怎么会受到了这种怪兽……”卡尔森用他仅属于巨魔族的独特审美观大肆非议着我身后精灵德鲁伊仙女下凡脸着地的容貌,直到这不满的絮叨声在我的耳边渐渐消失。

我转过头去,看见精灵德鲁伊女孩微张着嘴。正满脸惊愕地向我走来。

“真是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她居然真的死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糟糕!刚才只顾着确认卡尔森的安危,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地事情,那就是用一个什么样地谎言来掩盖自己独力杀死了黑爵士这不可思议的事实。你知道。作为一个一向诚实而又耿直地战武士,我从来都不擅长用欺瞒来掩盖事实,更何况现在是在全无准备的情况下仓促编造一个谎言。于是,我决定坦诚地实话实说:

“我……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这……这完全是一个意外,她大概只是想和我们玩玩躲猫猫,结果一不小心……”

仙女下凡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我:“你觉得全国人民会相信这个理由吗?”

我纯洁地仰望着四十五度角的天空,晚霞染红了我的双颊……

很快。牛百万、顶顶小戈和夜曲飘散的生命在塔底复活了。他们复活后的第一眼就看见了死于非命的黑爵士的尸体。牛百万的眼睛瞪得快要掉出来了。他小心翼翼地绕着这具尸体转了三圈,在确定黑爵士不会猛然跳起来复活给他一记铁锤猛击之后。这个专精于逃跑技能和拥有宗师级迷路技巧的伟大圣骑士终于以他独特的思维定势和无比丰富的人生阅历自然而然地得出了一个唯一能让他接受现实的合理解释:

“兄弟们,我们好像进错到别人的副本里来了……”

“那好啊,等我们把任务物品都拿走,你找四个人陪你再来一次吧。我可不想再到这个鬼地方来送死了……”我慢悠悠地从塔里走了出来,对着呆若木牛的圣骑士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就凭你们俩,也能把黑爵士砍死?”降b小调夜曲显然无法接受这个太过具有冲击力的事实。

“准确地说,这只是我一个人干的!”我抱着肩膀得意地点了点头。现在我有点儿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会热衷于冒险事业,用自己宝贵的性命去完成一些难以完成的高难度任务了----这种承受众人惊叹目光的骄傲感觉实在是令人暗爽到欲罢不能。

“你一个人干的?无耻!”耳边传来卡尔森那微弱的斥责声,但立刻就被我的听觉神经自动忽略了。

仙女下凡从我身后冲了出来,语无伦次地讲述着她刚刚目睹到的情景。听着她的讲述,那群死去又活来地倒霉鬼们的脸上连番露出了惊叹、羡慕进而嫉妒的表情。

“见鬼,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牛百万摇着他那大脑袋懊恼地说道。

“如果你要对我的战绩表示敬佩地话,见鬼并不是一个恰当的词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知道有一个很合适的形容词叫做智勇双全。”我好心地提示那个显然没有多少语言才能的牛头人。

“我只知道有个很合适地名词叫做狗屎运……”半兽人术士丁丁小戈小声嘀咕着。

这是这世上许多智慧生物的通病。他们总是喜欢把别人地成功归结于像运气这样的偶然因素,而完全看不到在这个看似偶然运气背后倾注了我多少的勇气和智慧……嗯,好吧,是我和卡尔森的……好吧好吧。我承认,要是按照出力大小和地比重来排序,应该是卡尔森和我的----可我难道不能按照通用语首字母来排序吗?

不过,虽然我没有在伙伴们那里得到自己应得的荣誉和尊重,但有了“运气”这个不可捉摸地字眼儿来作掩护。我也不必费尽心思地编造谎言去掩盖卡尔森的存在。让这几个懒于思考的不可知论者相信这一切都是运气创造的奇迹简直是再简单也没有的事情了----相信我,对于一个蹲在破房子里闲着无聊屠杀老鼠都能爆出一块信念之石的受到至高神眷顾的牛头人来说。你用“运气”来解释这世上的任何事情他都能够毫无心理障碍地全盘接受。

每个人都从黑爵士地尸体上取走了象征着完成了任务地物品----她的一绺银色地头发,同时还缴获了一些属性相当不错的战利品,遗憾的是其中并没有适合战武士使用的装备。不过,我也并不是一无所获。在黑爵士的身上,我找到了“融合器的零件三”。这是一个双螺旋结构的管道,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根横管均匀地将两根螺旋管连接在一起。和这个零件一起到手的。还有一个专属于炼金术师的职业任务:收集齐四件“融合器的零件”,完成融合器的安装。

一系列的战斗让我们每个人都得到了显而易见的成长,刚进入要塞的时候,即便是那些守在门口的杂兵都会给我们带来不小的麻烦,而当我们退出的时候,那些家伙已经无法再对我们构成威胁。

很快,我们走到了内城边缘,攀上残缺破碎的城墙缺口。前方就是我们曾经和三首魔兽美里尔厮杀的广场。我还记得我们来时那座小庄园年轻的主人、坚强的牧师勒茉尔小姐的哥哥、英勇的宾克男爵和他的下属们原本在那里休整。黑爵士已经被消灭了。他们应该已经回家了吧。妹妹能够见到期盼已久的哥哥,士兵们能够重新保护领土上的亲人。一切都将回到正确而又美好的轨道上去。唯有如此,才能证明我们出生入死来赴这趟危险的冒险旅程是值得的。

我这样想着。

穿过那道缺口,转过已经破碎成了瓦砾的喷水池,我们又一次看见了宾克男爵和他侍从们的身影。

年轻的躯体散落在各处,每一具都被利刃穿喉而过。或是短剑、或是长矛,这些锋利的锐器显然都是被巨大的力量所推动,将这些躯体牢牢地钉在泥土里、墙壁间、树干上,在最短暂的一瞬间灭绝了所有的生机。

而最触目惊心的是,紧握着这些利器的,竟是这些年轻死者们自己的手掌。

这究竟是怎么了?到底是什么,让他们用这甚至比对待敌人更为坚毅果决的方式,了结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咳咳……”在一棵被烧成了焦炭的枯木下,传来了痛苦的咳嗽声。循声望去,我们看见了宾克男爵垂危的面容。他的脸色白得可怕,眼底却泛滥着一层令人不安的红潮,经过了这样长的时间,他左腿的伤口没有丝毫愈合的迹象,反而依然在大量地流血----谁知道呢,那粘稠发臭的腥黄色液体或许已经不再是人类的血迹了。

“咳咳……勇敢地人们,我已经……感觉不到黑爵士的力量。你们……你们是否已经完成了伟大的使命?”男爵不停地喘息着,艰难地向我们问道。

“是。”距离他最近的牛百万只用了这么一个字回答他地问题----这些能说会道的涉空者们似乎总喜欢用这种简单到近乎无礼的方式来和原生者们交谈,无论是多么复杂的交流,他们只用一两个字就能将对话导向自己需要的信息。

“至高神地仁爱哺育万物……法……法尔维大陆得救了……我们的牺牲……有了……有了回报……”

“这里到底怎么了?”丁丁小戈开口问道。

“在……你们离开之后。我们才发现,我们受地伤并不简单。我们的牧师说,这是一种毒素,会悄然吞没我们的灵魂,将我们变成……变成完全没有理智的腐朽者。并且……会攻击一切有灵魂地活物。我们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传播毒素的工具,回家只会害了我们地亲人和更多的人们。没有药物能够治疗我们。我们丧失了一切希望……”

“……可即便如此……我的人也没有放弃战斗。或许我们的生命已经毫无价值,但我们还可以将死亡当成抗争的最后武器。每个人在毒素最后发作前,都终结了自己的生命。为了不变成飘荡的丧尸,他们……他们将自己钉死在地上……”

“……我的……我地时间也快到了……可敬地人们。至高神垂怜。让我在临死前能够听到胜利的消息。我……我……咳咳……”猛然间,年轻地男爵忽然剧烈咳嗽起来,咳出的液体与他伤口上的一样是粘稠的黄色。他脸上的肌肉变得愈发木然。眼中的安详正逐渐被一种空洞的木然所淹没。

“杀了我……”他冲我们大叫道,“……这是我最后的请求……为了一个人类最后的尊严……杀了我!”

这是怎么回事儿?片刻前,我们才将他妹妹的祝福带到了他的身边,而现在,我们竟要目睹他的死亡了么?难道说在这个世界上,亲人的思念和祝福竟是如此的无力、英勇的正义竟是如此的廉价、善良的生命竟是如此的脆弱,将这一切全都累加在一起,竟也无法抵御住小小毒素的索命么?

真的么。生命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等待死亡?而在生命过程中显露出的那些高尚而又伟大的种种品质,全都是无意义的附属品么?

这叫人如何能够心甘?又叫人如何能够心服?

“救活他!卡尔森。让他活着回家!”我在心底无声地高呼着,恳求着我那能够看破神力的异族朋友。

“这不可能,我的朋友,我办不到……”卡尔森的声音透着萧索的气息,“……他是在众神法则中必然死在这里的人,任何人都改变不了这个现实。”

“你能的!告诉我你可以的!不过是这小小的毒素而已,我们都受过伤,可我们都还活着!这根本不是什么致命的毒,我们都知道。他根本就不用死在这里!”我简直要发疯了。我无法眼看着这个俊朗的青年就这样死去。

是的,倘若这个封闭的副本世界是唯一的、倘若这世上的一切都是沿着一个唯一的逻辑向前推进的、倘若我们每个人做的每件事情都是独一无二的,那么,我们已经成功拯救了这个世界。说句良心话吧,在已经拯救了亿万生灵之后,这个年轻男爵一个人的生命实在是显得轻微,我或许真的不会在乎这一两个人的生死。

然而,一切并非如此。这是一个并行的世界、一个重复的世界、一个一切都在重复一切都在循环一切都在徒劳运转着的世界,我们所做的一切只能用灵魂和金钱的收益来机械地衡量,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影响。

倘若连这发生在我们眼前的唯一的死亡我们都无法制止的话,我们就谁也没有救!

我们徒劳无功,我们毫无作为,我们是多余而又无力的一群,在这个世界上庸碌而盲目地杀伐,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将会变成什么样。

我从未曾像这一刻这样期待着改变,哪怕这种改变意味着叛逆神的威严。我也从未像这一刻一样渴望去拯救一条生命,因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我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是否有意义。

“你疯了……”卡尔森简直是在我耳边吼叫,“……他和你们不一样,我们都明白这一点!我们都知道,真正杀了他的不是什么狗屁没收,不是什么狗屁伤口,也不是什么狗娘养的毒素。真正杀了他的是那些字段你懂吗?无法删除无法更改无法碰触的字段!修改他意味着全面的崩溃!你这是在自杀在自杀你知道吗?”

“……我们难道就不能真正干点儿什么吗?”从我的心底,涌上巨大的悲哀。卡尔森的咆哮声瞬间沉默,过了好久,他才低声对我说:

“活下去,朋友,好好地活下去……”

活下去!确实,这似乎已经成了我们这样叛逆的生命唯一能够证明自己存在意义的方式……

男爵终究还是死了,降b小调夜曲用他的佩剑钉死了他。没有人能够修改命运的法则,即便是像我们这样逃脱了命运的生命。

“告诉……我的妹妹,我……爱……她,爱他们所有的人,我的灵魂将在天上保佑着他们,永远……”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将这个任务交到了我们的手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