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一十八章:永远的等待

第十卷 BUG 第一百一十八章:永远的等待

本书:独游  |  字数:5484  |  更新时间:

宾克男爵死后,这座碎石要塞中再没有更多值得我们一行人留恋的东西。我们快步向着要塞的出口走去,没多久,那扇破败的大门已经遥遥在望,门内那流淌着异彩的魔法漩涡结成了一个强大而又神奇的屏障,将门内和门外分隔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眼见就要离去,我对只能禁足于要塞之中的老卡尔森抱着一丝难言的歉意。我马上就要“出去”了,而对于我来说这个简简单单的“出去”,对于他来说却是一个永远无法想象的奢望。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应当道歉的地方,众神那承载着命运筹码的天平毕竟还是公允的,我得到了远比他宽泛的自由,而他也得到了我无法理解的力量。

可我还是感到了一些歉疚。毕竟,现在是我主动地离开了这个刚刚结识的朋友,将这个自由的灵魂孤独地遗留在这个禁锢的空间之中,

“老头儿,我……要走了……”我低声对他说道。

“我们还会再见面么?”老巨魔的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的平静,可我还是能听出他语气种隐藏着的那一丝不易察觉的期盼。

“短时间内恐怕是不行了……”我考虑了片刻才回答道,“……到这儿来的路上很不太平,如果我要一个人来的话,至少也要五十六、七级才成。这起码需要两、三个月时间。”

“好在不算太久……”卡尔森的心境远比我想象的要开朗得多,“……我已经一个人在这儿呆了快一年了,倒也不在乎再多等上这几个月。”

“我会一定会尽快的!”我保证道。

“到时候你别把我这个蓝皮老头子给忘了才好……”卡尔森笑道,“……不过说真的,你这个人真的挺奇怪,给我的感觉倒是更像是个涉空者。如果我不是具有看透世界本源地力量,恐怕根本就看不透你的来历。其实我一度专心钻研。试图从本源世界里寻找到真正描述一个灵魂的字段,而偏偏灵魂这种东西似乎又不是用简单的0和1能够描述得出来地。我只是单纯地那么觉得:你好像拥有一个真正完整的灵魂,而我的却是残缺的---这大概也是我无法走出要塞的主要原因……”

“……我有一种预感,小子。你以后恐怕会变成一个不得了地家伙……所以,你可千万别在那之前就窝囊地死掉了啊……”

“你就扯淡吧!”回头最后看了一眼碎石要塞的破瓦残垣,对于他玄而又玄地感叹,我并没有太多的同感,只是用力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然后昂首走出了城堡大门……途返回。一路上。那些被毒素腐蚀了灵魂的腐朽者和野兽们仍然盘踞在四周,狂暴地向我们发起一轮轮的袭击,可对于我们来说,对付他们已经再也不必像来时那般费力了。很快。我们再一次来到了那座本属于年轻地宾克男爵的庄园。

庄园中的居民们还在手持着简陋地武器,和自荒野间汇聚而来的腐朽者们勇敢地战斗着。和我们来的时候一样,这里的战斗始终保持在一个稳定的平衡状态之中:那些没有灵魂的腐烂丧尸每倒下去一个。不知从哪儿就会跑来另一个加入到战斗中去;而勒茉尔小姐则总能适时地释放出恢复生命的神术,让每一个居民都不会在这场保卫战中死去。

这场毁灭与捍卫的局部冲突似乎自我们走后就一直没有停歇过,并且我很怀疑,当我们离开后,它还会这样持续下去,直到下一拨像我们这样地人出现。

一切都像诸神注定了地那样,我们又一次消灭了那群腐烂的入侵者,又一次被居民们像待宰地羔羊一样热情地迎入了庄园中。并且又一次用被洗劫了般的价格修复了我们破损的装备。

我的朋友们并没有忘记故去的男爵的嘱托。他们将男爵的死讯告诉了他的妹妹,为此。他们每个人都得到了一千两百多点的灵魂之力和三枚金币的酬劳。我远远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并没有像他们一样去做同样的事。我和我的那些涉空者朋友们不一样,不会用那样言简意赅的语汇来传达这个残忍的消息,更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刚刚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的可怜少女。

按照这世上的法则,每当有一个人从碎石要塞回到这里,都会再一次地带来男爵的死讯,让这个少女再一次遭受这巨大的苦痛。我不知这个柔弱的女孩如何才能挺过这无数次心灵的重创,但本着我内心最微小的善良,我想,这样的悲伤,哪怕只能少发生一次,也是好的。

既然无法扭转众神既定的命运,那么至少,让我来减少一次失去亲人的悲伤吧----我这样希望着。

而且,在我的心中,始终存着这样一分不切实际的幻想: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当你获取酬劳的时候,才算是真正完成了一项工作,对于你来说,这件事情不可更改不可重复地永远结束了。

而在此之前,它都不算终结,甚至于,你可以认为它并没有开始,或是……

……并不存在?

倘我真的将男爵的死讯告诉了勒茉尔小姐,一切就都被永远地决定了,再也无可更替。而倘若我不说,她不听,这条已经被众神裁定了的信息被永远地中断在我和她之间,或许……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傻,可我真的隐隐有这样的感觉……或许,这件事情就被淹没了、掩盖了,成为无数信息洪流中的一个断层,从此消失不见,不复存在。宾克男爵的生死仍未被判定,勒茉尔小姐的等待还拥有希望----至少在我和她之间,至少对于我和她两个人而言,或许就是如此。

一切。会是这样吗?

在这个由两个简单数码堆积而成的世界上,我的这种想法究竟是否真的触摸到了这世界隐秘地法则?

又或者,不过是一个胆小鬼怯懦的逃避而已呢?

终究,我没有完成这个任务。而是把它留在了我的任务纪录中。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它仍然是我未尽的人生旅途中所留下地唯一失败的一页。

当我们只离开了不到半分钟的路程,再回头看时,那座小小的庄园已经再一次被蜂拥而至的行僵所包围。勒茉尔小姐神圣魔法地辉泽在傍晚静谧的空气中不时地闪烁着,犹如一朵白玉兰绽放在逐渐被黑暗侵蚀地角落。在这个被腐蚀了的绝望之地,播撒着一种名为“希望”的种子。

在那里。一个妹妹在等待着他远征的哥哥归来,她还将长久但永远不会绝望地等待下去。在这个故事里,没有死亡,也没有悲伤。有地只是无尽的希望和期盼。这是一个幸福的故事。

至少,对我,是这样地……

再次回到碎石前哨站。我的涉空者朋友们都已经疲惫不堪----在我的印象中,这确实是和他们一同持续冒险旅途最久的一次。事实上,在还没有走出沼泽地带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就都已经昏昏沉沉摇摇欲坠了,和他们无精打采的样子想必,就连半路上那些尸变的腐朽者都可以称得上是“生机勃勃”了----事实上,我确实曾一度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中了剧烈地尸毒,正朝着行尸走肉地方向悄然演变。并且做好了随时将他们四个乱刃分尸再逃之夭夭的准备。

谢天谢地。这惨烈地一幕终究没有发生在我们身上----他们真的只是疲劳过度而已。最终,在团结友爱的相互扶助之下。在拯救了世界的荣誉支持之下,在冒险者英勇无畏的信念引导之下----当然,或许更为主要的是,在对冒险酬劳的贪婪欲望驱动之下----他们终于还是回到了碎石前哨站,困顿疲乏地从古铁雷斯少校手中领取到了这一次委托冒险的报酬,才心满意足地“下线”离开了。

晚间的山野安静而深沉,营寨中的篝火动荡地喷吐着,将四周的影子惊悸地甩来甩去。前哨站中一片寂静,人类和半兽人的士兵们在两人多高的木墙周围巡视着,除了我之外,此间已经再没有一个外来的远行者。

坐在篝火旁,我无聊地翻看着我的魔法日记本。除了给勒茉尔小姐送信的任务之外,这里还记录了另外六七个任务,这里面有的任务是因为我的级别不够,难以完成,有的则需要与一队同伴结队冒险才能继续,唯一没有什么条件限制的,就只有在碎石要塞中偶然领取到的炼金术师专属任务:“融合器的安装”。

可是,和其他任务的介绍不同,这个开放性的任务介绍来的实在是太过简略,让人完全不得要领:找齐四件“融合器的零件”,将它们组装在一起,探索它的奥秘,你将在寻求知识的道路上更进一步。去哪里?找谁?如何完成按照?它又有什么作用?任务介绍里只字未提……没有任何线索。

困惑中,我将已经收集到手的那三个零件取出背囊,希望能从中发现什么。那是一个内外一体的封闭容器、一个双螺旋管和一个奇形怪状的金属支架,架子的造型很古怪,也很坚固,应该是用来固定某个沉重并且有可能会剧烈震动的东西。以我仅有的一点儿炼金学常识来推断,适合这种支架大小的仪器不太可能发生强烈的震荡,唯一的可能性是它是一个会高速旋转的螺旋状仪器……

不知怎么的,我的脑海中忽然蹦出了一个物体的形象。那是一个带着盖子的、大约有一个手磨大小的东西,它的一侧有一个舱门,能够放进大约两指宽的固体,开动后它会发出轻微的蓝色光芒,并且产生一些声响,听起来就像是里面有一个盒子在高速旋转。

我甚至能够想起来是在什么地方看见这个东西的:就是在这儿,在这个前哨站里。当我们找到一颗变异僵尸的心脏后,我们找到了前哨站的药剂师瓦格纳先生。在他帮我们分析了这颗心脏的构成时,用的就是这样一件形状古怪地仪器。回想起来。那件仪器上好像确实还留有一些固定的螺口和连接管道的接口,好像并非是一件完成品的样子,只是那时候我没有留意而已。

我忽然觉得应该去尽快拜访一下瓦格纳先生,直觉告诉我。这样做会给我带来意想不到地收获。

天已经晚了,可瓦格纳先生帐篷里的灯烛并没有熄灭。醉心于钻研的战地药剂师此时正佝偻在试验台旁,将各种不同的药剂小心翼翼地倾倒在面前的水晶烧杯中,面前不时腾起一片泡泡或是一阵青烟。通亮地***把他的身影映射在帐篷上,将他原本就干枯瘦弱地身形拉长得更为嶙峋。纤细的手指被灯光拉伸成了枯枝的形状,在帐篷上纷乱地舞动。让人从心底生出一股悚然的知觉来。

我轻轻掀开了门帘,刚要开口招呼,忽然,随着“嘭”地一声轻响。一捧惨绿色的雾气在瓦格纳先生的面前散发开来。“哈哈哈哈哈……”一阵低沉暗哑地轻笑从药剂师的口中飘了出来,犹如一把尖锐的锥子刺入了我的耳膜,让我全身都感到一阵不自在的刺痒。他伸出右手。轻轻拿起了一小瓶青灰色的粘稠药剂,脊背依旧佝偻着侧过身来,脑袋轻轻向后转过半圈,用那双已经布满了血丝的灰色双眸看了我一眼。

“……你来的正好,年轻人……”他眯起眼睛笑着说道,那笑容中隐藏着地狂热神态令我感到些许不安,“……你见证了一个伟大地时刻,我的实验刚刚取得了成功。完美地生命创造于我的手中。从这一刻起,历史将被改写。卑微的人类从此正式涉足于众神的领域。从今天开始,法尔维大陆上的一切生命都将掌握永恒的力量,末世帝国终将不堪一击。救世主诞生!救世主诞生于今晚……”

瓦格纳高高举起了手中的药水,双眼骄傲地盯着它,眼底似乎正有着一层东西在狂烈地燃烧着,那股病态的狂热仿佛要将他自己先焚成灰烬一样。

他手中的东西令我大惊失色,那邪恶的色泽和光辉曾一度成为我噩梦般的回忆---在碎石要塞的指挥塔顶,在堕落魔女黑爵士阿瑟·登戈特的手中----那是亡灵毒素完成品的原液,我和我的朋友们历尽数番生死才将它毁掉,连残液都被倾倒得渣都没剩下一滴,可没想到的是,在我刚刚回到自己人的前哨站不过四个小时的时间,这个足以毁掉整个大陆的危险品居然就出现在了一个“自己人”的手中。

“这……这是……”

“没错……”瓦格纳看着我,点头说道,“……这是从你们给我的那枚被感染的心脏中提取出的毒素。啊,美妙的生命体,这些肉眼无法看到的小东西有着你无法想象的磅礴生机,微小支配巨大,本能控制智慧,多么美妙啊,它们才是这世上最强大的生物,这其中的壮丽之美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但是,我并不想用它来自杀。我成功地改造了它们,让它们在增强宿主能力的同时,不会破坏他的大脑。若思维不会改变、智慧不会丧失,我们便可以保有自己的灵魂,而知识和力量却可以得到亘久的增长。这将是有史以来最完美的生命,你知道吗?我代替众神,完成了生命的进化!”

“我宣布,我绝不会独占这伟大的成果,我将让这世界上每一个生命获益,每个灵魂都将分享触摸永恒的机会。未来,无尽的未来,它在等着我们,我们来了!就要来了!!!”

他歇斯底里地高声欢呼,仿佛吟唱赞美诗般地喜悦和庄严;他眼角红润,热泪盈眶,显然是为自己疯狂的念头所感动。该死的,我发誓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天才也是最慷慨的一个疯子,他全心全意、毫无保留地造福人类,而他采用的方法居然……居然是……把每个人都毒死?

“你疯了,快把它给我放下!你会把这一切都毁了!”我抽出长剑对准了他的胸口,心头愤怒又惊惶。这里不是老卡尔森控制着的副本区域,我不能保证毒素在这里传播开来会带来什么后果。即便我仍在怀疑它将产生的后果,但我绝不敢轻易地去尝试结局。

“可悲的生命,嫉妒智者,害怕改变。武器只能武装你的躯体,却永远无法保护你弱小的灵魂。幸亏……”瓦格纳用眼角轻蔑地瞟着我,将手中盛满药水的瓶子一点点地凑近自己苍白的嘴唇……

“……幸亏……这世界……并非控制在你们的手中……”

“不!”我大叫着冲上前来,想要制止他这疯狂的举动。可是,一切终究还是太迟了,在我的剑砍下他的手臂之前,他还是服下了这瓶致命的毒剂。

“啊……”瓦格纳抱住自己被砍断的残臂惨叫起来,鲜红的血迹从他胳膊的断口处喷洒出来,可片刻之后,血迹就变得黄而粘稠,散发出一股腐败的味道。他的皮肤变得更加苍白,一切光滑细润的生机渐渐从他的皮肤中消去,同时暗紫色的血管隐隐地透露出来,布满了他的两腮。一切的变化,都令他与那些游荡在希特维尼亚低地中的行僵愈发相似,唯一不同的,他的瞳孔虽然变成了凶残的暗红色,但仍保留着一丝理性的光泽,并未被行尸仇视生灵的本能所完全侵蚀。

我刚要追上前去再补上一剑,忽然,试验台前的地面深陷了下去,露出一个漆黑的地道。已经开始腐朽化的瓦格纳立刻滚入了地道之中,连同他的那些仪器也全都掉了进去,而后整个地道开始塌陷,直到将洞口完全封死。

“没有人能阻止智慧进化的脚步,没有人……”直到消失之前,瓦格纳不忘高声呼喊。他的宣言声嘶哑而凄厉,犹如一只飘荡在人世间却又无法得见的怨灵鬼魂,久久未能散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