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一百二十三:我要换队友(下)

第十卷 BUG 一百二十三:我要换队友(下)

本书:独游  |  字数:4304  |  更新时间:

我注意到一个模糊透明的身影从我身边飘过----事实上,这个影子看起来太过肥硕,很难让人把他忽视----我冷得结满了冰渣子的心头总算淌过一丝暖流:在我遭遇危难的时刻,毕竟还有人站在我的身旁,支持我、掩护我、帮助我……

“坚持住,我把他们偷完了就来帮你……”长三角的这句毫无人情味的话简直比大脚野人最凶狠的大木棒给我造成的伤害还要大----并且让我持续流血。

一排大棒落下,四百多点生命洋溢在我的周围,让我艰于呼吸视听。我已经出离愤怒了,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

我咬牙切齿地坚持着,不知道坚持了多久----反正我觉得这么长的时间足够长三角这个惯贼把这群长毛土著从里到外翻个底儿掉了----终于,我听见他的声音悄悄地传来:

“把他们往右后方那块岩石上引,我在那儿安了一排陷阱”

半兽人压低了嗓门嘶叫的声音浑浊得像是一堆泥浆,可此刻在我听来却有如美妙的天籁之音。这救命的消息来得正是时候,我忽然觉得长三角这个同志虽然有那么一点贪财,但在本质上实在是位不可多得的好同志---不,这个盗窃惯犯简直就是法而维大陆人民道德品质的楷模。

按照长三角的指引,我看见自己的右后方有一块巨大的岩石,积雪并没有把它完全覆盖。岩石灰苍苍地粗糙表面还在外面露出一道缝隙,犹如一条攀登的小路。

我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将面前这群丝毫没有谋略的原始人引向这条通往死亡的道路。我的退却激发了这群野蛮人的斗志,他们的两眼因为战斗的狂热而变得通红,恨不得一拥而上一通乱棒就将我捣成肉泥。他们并不知道,在前方地道路上,隐藏着比他们所见过的最凶狠的野兽还要凶残的危险,死亡的巨兽已经张开了獠牙。正在等待着将他们无情地吞噬……

“咔嘣……”强力金属机簧的收缩迸发出慑人的轻响,犹如一头巨兽摩擦着饥饿地牙齿,将上钩的猎物一口咬下,断绝他们脆弱的生机……

奇怪的是,我的腿怎么突然那么疼?

我一低头,一只锈迹斑斑的捕兽钳死死地咬合在一起,两排利齿已经深深地插进了……

……我的腿上?!

于是。我的生命遭受了自从登上这片山坡开始战斗以来地最大损失,六百点生命从我的头上无情地喷涌,我立刻变成了一具鲜血的喷泉----尤为令人痛恨的是,这最沉重的一击居然不是我的敌人,而是我地队友给我造成的。

幸亏我刚刚喝下一大瓶恢复生命地药剂,这让我从“自己人”危险的误伤中十分幸运地留下了一条命来。

“这破玩意儿怎么会埋在这儿?”我简直现在就想把腿上这个铁夹子摘下来套到长三角的脖子上。

“它本来就是放在那儿的!”长三角辩白道。

“你怎么也不提醒我一声?”如果怒火也是有温度的话,我现在一定已经被自己烧成灰了。

“怎么提醒你啊?那上头满满当当全都是陷阱,就为了让它们一个也跑不了。”长三角显出了身形。得意地指了指我的身后。

我转身看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设置陷阱的绿皮狂人在刚才短短的时间里已经将整块大岩石的上面就像是栽种大萝卜一样栽满了各色各样凶残歹毒地陷阱机关,其密度之大、品种之多,简直令人发指。不过不得不承认,他地工作也确实是卓有成效的,围攻我地那一大群大脚野人此刻都饱受这片高粱地般茂密的陷阱群之苦。许多野人同时身受六七种陷阱之苦,火烤电击冰冻剧毒利刺快刀老虎凳辣椒水捆绑皮鞭加蜡烛……简直无所不用其极。死得惨不忍睹。仅仅侥幸逃脱的两三个幸存者,也已经伤势惨重,没有什么威胁了。

在赞叹长三角卓越战绩的同时,我心里思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你……就没想过怎么避免让我被你的陷阱击中?”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冷得像冻结的河流。

长三角顿时敛住了笑容,微微一愕:“这个嘛……好像没有……”

我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副无比惨烈的情景:万一我踩中那个捕兽夹之后没能立刻收住脚步,而是继续向前挺进,那么……这火烤电击冰冻剧毒利刺快刀老虎凳辣椒水捆绑皮鞭加蜡烛之类的新鲜玩意儿自然免不了让我逐个细细品味好好消受了。

“你就不知道在周围布满陷阱,把这条通道留下来。好让我安全地通过?”我用力掐住这个半兽人胖子的脖子----他碍事儿的大肚皮让我不得不用力伸直了胳膊才能勉强做到这一点---拼命摇晃着。咬牙切齿地问道。

“我……我……我当时心里急得很,就没有想起来这些事情……不过不过……咳咳……”他拼命地摆着手向我讨饶。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咳嗽着对我说,“……有一件事情……咳咳……我得尽快告诉你,要不然……咳咳……就晚了……咳咳……”

“什么事儿,快说!”我恶狠狠地说道。

“要是有生命药剂的话你最好现在就喝一瓶……”他一边说一边使出了“匿踪”的下流技能,然后远远地跑了开去,“……你刚才踩着的那个陷阱是有毒的,现在你的生命还一直在掉呢……”

仿佛为了验证他的话地正确性似的,这会儿我的头上十分及时地涌现出一道“--70”的惨绿色字符。

神啊。求你给我换一个指望得上的队友吧,哪怕只换一个也好啊……

“轰!”爆破的轰鸣声声响起,为侥幸幸存的几个大脚野人奏响了死亡的交响。精灵驯兽师雁阵双手托住枪管,将枪托抵住肩头,左眼紧闭,右眼透过枪管前地准星专注地望向前方。她的皮肤白皙而细嫩,此刻却仿佛因着这场杀戮而透出一层兴奋的红晕。凛冽的风雪将她乌亮的长发抛向身后,仿佛一面令人心悸的黑色的羽翼。让人无法不联想起那些黑夜中美艳妖魔收取灵魂地传说。

随着她纤弱的手指轻轻激发,那粗大的枪口处不时喷射出灿烂的火光,为这冷白的万里山川增添了一抹热烈的颜色,犹如盛开一瓣瓣被鲜血染红了的死之花朵。

一个又一个大脚野人在她的点射下送命,那些看似强大粗壮凶残暴虐地高原蛮族在这个窈窕女性的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他们的生命脆弱得就像是一枚刚刚产下的鸡蛋,在代表着先进的技术文明和杀伐手段的火枪面前。只需要轻轻一磕,就会变得支离破碎。

终于,我从被一群不可理喻地野人围攻追杀、需要时刻面对着殒命丧生危险的艰难处境中解脱了出来。直到这时我才深切地感受到,从容不迫地做上几个深呼吸,全身放松地坐在地上,嚼上几片“全麦地黑色面包”等待自己的生命缓缓恢复,那是人的一生中多么宝贵多么难得的一种享受。

我将我内心深处所有的感激,化作一道炽热的目光。全部投向了不远处那个迎风傲雪、长发似舞的持枪女性。正是她的存在,才让我感到我所身处的这个世界毕竟还有一丝光明、一丝温暖、一丝希望残存,才让我不至于对“同伴”、“战友”这些原本应该付出所有信赖地名词彻底丧失信心,才让我感觉到自己并不是在孤军奋战----而且不是在孤军奋战地同时,还要提防来自背后的毒手和来自脚下地毒夹……

“轰隆!”飒爽的长发精灵很快就扫平了我们身边几乎所有残存的野人,当最后一个野人还剩下大概不到二十分之一的生命力时。他终于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扭转身体撅着大屁股“嘎嘎”惊叫着向后逃去。瞄着他臃肿丑陋的背影。雁阵冷冷地一枪轰去,他的头顶立刻迸起鲜明灿烂的两个大字……

……失误……

仿佛是在庆幸自己死里逃生,那个丑怪的胖家伙发出一阵刺耳的怪笑,好像还着意地扭了扭屁股,然后才接着摇摇摆摆地向前晃去。

一丝不甘的愤怒神色迅速笼上了雁阵的面孔,她用清脆的声音大叫着:“别跑,给我站住!”然后努力地迈开脚步向前追去。

我说过,在这篇雪域之上,我们这些外来者的行动受到雪层的极大的麻烦。和这世上的其他许多麻烦不同。这个麻烦似乎并不会因为遇到美女而减小或消失。比如说。据我观察,美女在雪地中迈着八字脚撇开大腿努力挪动的姿势和我们男性同样艰难。而她努力从厚厚的雪堆中把自己的腿脚像拔萝卜一样挣扎着拔出来的动作也同样地不甚雅观。

所以,在雁阵徒劳无功的追击中,原本就已经身处火枪射程边缘的大脚野人越跑越远,很快完全脱出了她的攻击范围。

此时我们每个人都看得出,雁阵再这样继续追下去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她追得越远和目标的差距就越大。可问题在于,很多时候,让女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而在更多时候,让女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承认它,进而放弃,或者改正,就更不容易了。

所以当妃茵冲着她大喊“雁阵,回来吧”的时候,我们的暴力女枪手置若罔闻。

所以当长三角大叫“你追不上他的”时候,精灵驯兽师锲而不舍。

弦歌雅意没有试图劝阻他的恋人----事实上这个倒霉的家伙把脑袋埋在雪堆底下不敢抬头已经好一阵子了,要不是他每隔一段时间就抖抖麻痹的大腿和屁股,我简直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死去多时了。

作为一名关心战友生死、富有团队精神的冒险者,我觉得自己还是有义务劝阻自己的队友做这种徒劳的傻事的:

“雁阵,别追了,他还会回来的……”我喊道----当然,就连自己的好姐妹兼会长的妃茵都没能把她喊回来,我根本没指望自己的话能对她产生什么影响。

于是奇迹发生了:在我的深情召唤下,雁阵立刻停住了脚步,然后迅速地转过身来,用和刚才同样的努力加速向我们冲回来,这让我不得不在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同时浮想联翩:唉,作为一个男性,魅力太高了有时候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其实她完全没有必要这么给我面子的,莫非……

五秒钟以后,我发现我的魅力远不止于此……

在撇开八字脚狂奔而来的雁阵背后,不下二十个被激怒了的狂暴野人迈开大脚丫子狂奔而来,在他们前排一马当先的正是那个已经被妃茵蹂躏得只剩下了一小丝儿生命力的幸运儿。从某种意义上讲,雁阵终于成功追上了她的猎物----现在他们俩之间的距离已经足够一发子弹的射程了。

莫非这些家伙都是听到我热忱的呼唤受到感召追随我而来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苦笑着----那么魅力太高了果然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啊……

“战武士,我把他们引过来了,快上啊,快上……”我们的精灵驯兽师大小姐气喘吁吁地冲着我们----主要是冲着我----尖声大叫起来。

我们美丽的驯兽师小姐似乎搞错了两件事:第一,“把他们引过来”和“被他们赶过来”这两种行为虽然看上去很像,但在主观上毕竟还是非常不同的;第二,面对这群人多势众的凶暴蛮人,我根本就没有主动进攻的权力,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顶在前面硬着头皮挨一顿胖揍,并且努力支持着不要被他们揍死,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她根本就不应该要求我“快上”,因为从一开始,我就属于那个被上的……

一排粗壮的肉墙再次向我压来,木棒雨点儿般落到我的躯体上,我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口中发出哀痛的呻吟。雁阵的身躯轻盈地掠过我的身旁,无比同情地望了一眼我这个棍棒之下的倒霉蛋,然后急匆匆地在自己的背囊中翻找着什么。片刻之后,她一拍脑门,用生怕我听不见的声音懊恼地大叫起来:“糟糕,我的穿甲弹用完了……朔风漫卷,将凄厉的尖啸送向遥远的大地边缘,那是我内心深处最痛苦也是最真切的灵魂嘶喊:

至高神啊,您不用再给我换队友来了,您还是把我给换走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