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二十四:吃人

第十卷 BUG 第一百二十四:吃人

本书:独游  |  字数:4956  |  更新时间:

我从未经历过一场像现在这样窝囊的冒险旅程。

不知道为什么,我自始至终一直都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我的生命力从我体内倾泻而出的速度就像这终年不断流的晨曦河,汹涌澎湃、一泻如注。我就像是一个被拔了塞子的水池,无论怎样防御遮挡,都无法阻止那鲜红色的生命源泉向外奔流,唯一能够确保我苟延残喘的,就是用比鲜血喷涌更快的速度灌进大把的生命药剂。每当我在棍棒的痛殴下不得不又一次冒着被噎死的危险将一大瓶像鼻涕一样粘稠的生命药水填进食管里时,眼中都含满了深情的泪水----这些药水实在是太他妈难喝了!

这里发生的事情似乎不太对劲,有些什么不正常的东西好像被我们忽略了。我不应该这样脆弱无能,除了缩着脖子挨打,我本当还能做到更多的事情。的确,我的移动速度在这里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而这群残暴的蛮子又总是以众欺寡----当然更主要的是,在我身边的这帮所谓的“战友”、“同伴”中,实在找不出一个靠得住的家伙----但是,这一切都不应该成为我彻底无所作为的理由。

要知道,在我经历过的许多冒险中,遇到的对手并不比这帮大脚土著和善,而且我也曾许多次面对一群比我级别更高的敌人,我从未像现在这样被逼得毫无还手之力,总还能保留一点反击的余力,甚至成为一个重要的攻击点----要知道,在这个时空位面中,力量的对比总是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无论你地级别多高多低。在面对同样级差的对手时,你所能取得的战绩,总是大体相当的。

而现在,我却正在被一群普遍比我低上一两级的蠢家伙逼得自顾不暇无力反抗----这显然已经违背了我们所共知的潜在常理。

我感觉有些事情出了差错,而且我相信出了差错的是我们自己----让人恼怒的是,在这个见了鬼的世界上发生的无数事实都在告诉我们,出了差错地总是我们自己----于是我一边抱着脑袋撅着屁股饱尝棍棒交加的滋味,一边冷静地审视着我的战友们,思索着让我陷入这尴尬窘境的根源。

然后,我发现了所有问题地症结所在。

“会长大人……”冲着不远处的妃茵。我凄楚地嘶号道,“……你有没有发现,在你召集的这些同伴里,是不是还少了些什么人?”

“啊。你终于也发现了吗?”妃茵一边手舞足蹈地忙着从一具野人尸体中好不容易耙出几枚铜板,一边看着散布在山坡上那些散发着暗黄色泽地高等矿石,痛心疾首地回答我道。“早知道这里有那么多精金矿,我们就应该带个矿工来的……”

一口愤怒的浓痰堵在我的嗓子眼儿里,差点儿把我一口憋死。

“……我指得不是这个!”我歇斯底里地高叫起来,一边用左手奋力举起盾牌,勉强抵挡住来自头顶的重击。^^^一边伸出颤抖地右手指着我身边的这帮靠不住地家伙,“你还没有发现吗?你找了一个踩在一块砖头上就会害怕得打摆子的恐高症患者。找了一个喜欢把最恶毒的陷阱埋在自己人脚底下的机械狂人,找了一个恨不能把整座山上的野人全招惹来的枪手,加上你这个穿着价值二十几万极品装备打人只掉七十点生命的冰系法师----谢天谢地还有一个没被大棍子敲死也早晚被药水呛死总之毫无疑问是被你害死了的可怜战武士……难道你就从来没想过,带上一个治疗职业者或许会对我们的这趟危险地旅程有那么一点儿小小地帮助吗?”

是的,我指地就是这个。我曾经数十次地加入过这种集体冒险活动,其间还不乏充满了危险的坎坷旅程,也曾几度面对一群级别在我之上的敌人的围攻,但无论是哪一次,都从不曾像这次一样。身边就连一个哪怕只会一点儿最基础的治疗法术的同伴都没有。要知道。虽然这些孱弱的战地医生本身的战斗力并不怎么高明,可对于一次危机四伏的冒险旅程来说。他们的存在与否、能力大小往往决定着整个冒险队伍的生死成败。

一个优秀的治疗职业者,能够为队伍中最犀利的攻击手免去后顾之忧、全力杀伤,能够解放出防御者的战力、让持盾的斗士也能用刀剑贡献力量,最重要的是,他们能够确保整支队伍具有持续战斗的能力,即便是孤军深入,也不会陷入绝境。

一个优秀的治疗职业者给一支冒险团队带来的帮助绝不是四加一等于五那么简单;反之,一支队伍中因为缺少了治疗者而造成五减一等于零的可悲结局屡见不鲜。像这样一个重要的角色,居然没有在我们的队伍中占有一席之地----难怪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们所遭遇的战斗都是如此的艰辛惨烈。

而对于我的疑惑,妃茵的回答是:

“这个任务比较特殊,带着治疗职业是在浪费名额。”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望着远处山梁上那延绵不绝的一片片土著村落,长三角的内心深处显然没有泛起一丝浪漫的革命英雄主义豪迈情怀,“……我的生命药剂就已经只剩下十三瓶了,照着现在这样一路打过去,恐怕连半山腰都怕不上去我就已经被扒皮去骨做成一大锅香喷喷的麻辣肥油杂碎汤,被这群长毛胖子嘬成一对骨头渣……”

说着,这个显然已经饿了的半兽人还意犹未尽地吧嗒着嘴,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仿佛已经嗅到了自己徜徉在沸腾的汤锅中逐渐散发出来的那股诱人的半兽人处男的幽幽体香。

“你放心吧,你地下场不会那么惨的……”我胸有成竹地反驳道。^^“你怎么知道?难道说你还有什么好办法能帮我们度过难关吗?”长三角满怀期待地望着我。

“没有!我的意思是,他们根本就没有锅……”我满心绝望,悲从中来。不免和这个想岔了的半兽人胖子一起抱头痛哭,“……我们只能被他们架在火上烤熟了吃而已啊……”

雁阵看了看畅想着自己将被烤成几分熟的我们,又看了看那些从体型上来看胃口一定很不错的白毛胖子,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喜欢趁着新鲜吃生的?”

“你们只是没有药水了而已嘛,有什么可害怕的……”听到我们的悲观论调,我们的会长大人眯起一双小眼睛,一脸天真烂漫地看着我,红人地嘴唇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是我看错了吗,她的嘴角边怎么好像还挂着一串晶莹的口水,让我情不自禁地生出了“我是一只被端上餐桌地烤全羊”的深刻觉悟:

“……你们没有。我有啊!”说着,妃茵大人双手一抬,从背囊里拎出两打颜色红得发紫的“大瓶强效生命药剂”。这仅仅还只是一个开始,我们地高级冰系魔法师精神亢奋地挥舞着手臂。将大大小小盛满各种颜色药水的瓶子一捆一捆地从背囊中拖出来,很快就堆成了一座几乎比考克拉山还要雄伟的山峰----至少我们看上去是如此。她一边格外娴熟地将不同品种、不同类型的药剂分成几个小堆,一边发表着热情洋溢的讲话:

“这是最大瓶装地强效生命药剂。一瓶就可以补充一千五百点的生命力,药效强劲,一瓶顶五瓶,喝了包你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干什么都有劲儿;这是普通剂量地强效生命药剂,虽然恢复的生命力不像大瓶的那么强。但是价格低廉,平均下来每枚铜板能恢复五点的生命力。超高性价比冠绝所有品种的生命药剂,谁用谁知道;关键时刻,怎能没有斗气,这就是你们每个人都非常需要的斗气恢复药剂,瞬间恢复一百二十点的斗气值,确保你的战斗技能能够顺利使用,绝对是你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的必备良药;这些责是恢复魔力值地魔法药剂,蓝瓶地药剂,好喝的药剂。这个……虽然你们都不是使用魔力战斗地职业。但这种药剂包装精美、时尚简约,造型充满了时下最流行的苹果风格。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和收藏价值,而且口感清新爽滑,不尝尝你就UT啦……”

在我们无限景仰的目光中,我们的会长大人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人生的价值,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了无限的街头叫卖之中。尽管周围只有我们连同弦歌雅意在内的最多三个半潜在消费者,但妃茵大小姐表现出了一个商场女强人远远超出普通水准之上的职业道德和职业素养,声情并茂滔滔不绝地介绍了十来分钟---当然,倘若不是那群大脚野人实在无法沟通,而且也确实贫穷得可怜,我一点儿也不怀疑妃茵大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这堆了一地的所有药水连同我们的脑袋一块卖给这群吃人不知道吐不吐骨头的生番。

“会长大人……”我面有难色地举了举手,总算打断了她慷慨激昂的演讲,“……我猜……这些东西……你大概不会免费送给我们吧……”

没想到我们的会长大人斩钉截铁地否定了我的猜测:“错!为了回报广大会员们长期以来对本会长的厚爱,为了庆祝台湾回归祖国十周年纪念,我特地开展工会药剂展销赠送给活动。在赠送给活动期间,我将以成本价提供会员所需药剂,并且买两瓶,送一瓶,多买多送,送完为止,机不可失,欲购从速……”

听起来我们的会长大人似乎是千年难得一遇地发起了她的慈悲心肠,让我感到她镀了厚厚一层金子的良心还留下了一个柔软的缺口。

“这个多少钱一瓶?”长三角指着那堆“大瓶强效生命药剂”问道。

“一个金币六十枚银币一瓶。”妃茵满脸堆笑点头哈腰眯着眼睛近乎谄媚地望着自己的手下。

“什么?药铺里才只卖一个金币一瓶而已啊!”长三角大叫起来,那表情就像是被条恶狗咬了一口。

“那是药铺价格,又不是我这活动价格。”妃茵顿时收起了笑脸,一脸冷漠地看着半兽人影贼。

“你不是说按成本价销售吗?”长三角据理力争。

“是啊,运输成本也是计算在内的。我一个女孩子家家。从十万八千里之外一个人背着那么多那么重的药水跑到这个鸟不语花不香连撒泡尿都会被冻成冰棍的鬼地方,容易么我?这运输费用不该算进去吗?”妃茵理直气壮。

“我……”半兽人影贼一时语结,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才狠狠地说道,“……大不了我死在这里,回去复活,买够了药水再重新回来……”他地声音越说越小,丝毫也不理直气壮。

“哼哼……”妃茵冷笑了两声,挑起两条纤细柔美的眉毛,蔑视地瞥了长三角一眼,“……你可要算清楚了。你要是回去复活,那么刚才路上你用掉的药水就全都白费了,而且回来之后那段路你还得再走一边,还得再消耗那么多药水。再加上死掉之后装备的磨损消耗需要的修理费,到底是这样贵还是买我的药贵?你要是觉得回去更划算的话就死回去好了,我们都在这儿等你……”

“我……你……”长三角怒目圆睁地望着面前这个奸商。又回过头去看了看远处正在山坡上散步的大脚野人们,我猜他实在很难分辨得出这两种生物哪一种更加凶残。大脚野人最多也只是啃光我们的骨头、嚼烂我们的皮肉,而我们地会长大人……她实在是要将我们的鲜血汗水肺水胃酸胰岛素淋巴液一股脑地抽干榨净熬出油来也不肯罢休啊……

很快,长三角的目光被一种灰蒙蒙的颜色布满,看不出一丝生气。他面色死灰僵硬。写满了对这世界地消沉和绝望。他昂首望向天际,天空中一片阴霾。让温暖明亮的阳光,照不亮一片冰封的大地。

一瞬间,半兽人地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的神色。他再次望向正在远处逡巡的三个大脚野人,然后回过头来,万分留恋地再一次看了看这片辽阔的大地和我们这些曾经与他并肩战斗过的朋友,一咬牙一横心,挥舞着战锤和匕首义无反顾地埋头冲了上去,一边冲一边大叫:

“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不活了。我跟他们拼了。至少他们吃人还吐骨头,被你吃了连渣儿都剩不下来啊……”

我们目送着我们地半兽人朋友走上这段人生最后的旅程。这个习惯背后偷袭用卑劣手法伤人地肥胖影贼在着绝望于生命的时候爆发出了毕生难得一见的豪勇之气,当三个野人发现了他的存在,大步向他杀来的时候,他根本没有用“匿踪”技能隐藏起自己的身形,而是勇敢而又笨拙地冲了上去,当头就给了冲在最前面的野人一锤,然后将匕首用力扎在对手的肚子上。不过半兽人影贼的勇行也就到此为止了,三个遭到了突然袭击地野人很快反应了过来,扛着大棒把他围在了中间,你一棒我一棒地教训起这个无理冒犯地入侵者。前方不断传来半兽人“嗷嗷”的哀鸣声,那凄厉地叫喊实在无法不让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一分钟以后,长三角连滚带爬地从野人的围殴中窜了出来,然后用远远高于冲过去的速度又重新向我们冲了过来,一边冲一边喊:“会长大人,经过我深刻的思考和实地的考察,我觉得还是跟着你混更有前途啊,哎哟……好疼……我买,我买,那药水再贵我也买还不行吗……救命啊……”不容易抢下一条命来的长三角重新站到了妃茵的面前。面对着生与死的角色,半兽人重新激发起了对生命的无限渴望,他忙不迭地从背囊里掏出了大把的金币塞进妃茵的手中,然后迅速地从她手里接过一大摞药水,生怕她反悔----或者说生怕她涨价---似的连忙塞进自己的背包里,这才心满意足地松了一口气。

看着捧在手里的金币,妃茵乐的眉开眼笑合不拢嘴。她把所有的金币塞进背包里,手里只留下两个相互敲打着,发出“叮叮”的金属碰撞声音。然后,她转过脸来,一脸谄笑地看着我,半鞠着躬十分亲切地向我问道:“这位先生,您想要些什么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