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二十五:胡萝卜的功能(上)

第十卷 BUG 第一百二十五:胡萝卜的功能(上)

本书:独游  |  字数:4254  |  更新时间:

当一个女人----特别是当一个漂亮的女人----双颊染满娇艳的羞红,眉间隐没着一丝羞涩,微张着小口,半睁着一双迷离的眼睛,露出一副殷切期盼的表情含情脉脉地望着你,并且你知道她正心怀着炽热的渴求鼓励你、引导你、需要你的时候,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你如果说你的心里不会涌起一道异样的波澜、让你感到一丝心慌和气短,那你一定是在说谎。

现在,我的心就很慌。

一层细汗洒满了我的前额,我觉得自己的呼吸在这样的注视下变得粗重而短促。强烈的道德感和荣誉感驱使着我拒绝这样不合理的要求,但生命的本能中最强烈的那一部分又让我无法拒绝面前的这个女人。看着她渴求的表情,我的心里感到了一丝不忍,可还是不可避免地缓缓靠近她,伸出了我的右手。我的掌心温热而厚实,细腻的汗水让它变得有些滑腻。我把它深深地探了进去,当再次拿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些东西。

“啊……”女人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声,而后羞怯又期待地看着我的右手,用她娇弱的声音问我,“你……不想要得更多?”

我的神经中枢似乎被某种与生俱来的东西冲击着,让我患上了暂时的失语症,只能在她期待的目光中慌乱地支吾着:“呃……那个……你……”

终于,我鼓足了全身所有的勇气,努力凝聚起闪烁的目光,投射到女人的脸上。勇敢地问道:

“……那个……能不能再便宜点儿?”

这就是我从妃茵会长大人手里购买药水地过程。什么?你误会了?怎么可能?难道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好吧。我用你可以理解地方式叙述一遍:你看,她迫切地鼓励我、希望我多买点药水,而我虽然不想让满足她牟取暴利的天性,但挣扎求生的欲望----毫无疑问这是生命本能中最强烈的部分----让我不得不屈服。我把手伸进背囊里,然后拿出一摞金币来,希望能买一些药剂。妃茵满意地欢呼了一声。然后还希望我再多掏点钱出来----见鬼,我是一个有教养有文化受过炼金术高等教育举止端庄谈吐优雅的战武士,可总是会遇到你们这种只喜欢直来直去平淡无味的叙述方法地听众。人生真是无奈啊……

但是不管怎么说,和我一向敬畏有加倾慕不已的会长大人讨价还价确实是一件需要很大勇气的事情,当我把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发自内心的羞涩和恐慌让我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强烈的生理反应:我的全身都软了,只有一个地方是硬的。

呃……当然你一定知道我说地是胆囊----不然还能是哪儿呢?

会长大人对我讨价还价的做法深表不以为然:“每瓶药只挣你十枚银币,够便宜的了。要知道。等完成了这个任务,你的好处可比这多多了……”

对于一个致力于拯救世界的勇者来说,会长许诺的种种好处并不怎么吸引我----不管那好处究竟有多大,咱们总得先把这个世界从覆灭的危难中挽救出来再说吧?我更关心的是能用我身上的现金多买两瓶药水备用,以免在未来凶险地战斗中出现不敷使用的窘况。

“拜托了,会长大人,幸亏你临时把队员换成了我。你想想,要不是有我在前面顶着,按照你原来的计划。让佛笑那个薄皮剑客跟你们一起来,你们现在会怎么样?”

“嗯,如果是他的话……”妃茵低头沉思了片刻,然后一脸遗憾地抬起头来。十分懊恼地说道,“……我应该还能再多卖两瓶药水吧……”

我:“……”

交涉无果,看起来我真地没有更好的选择了。这个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世上有许多事情,就是在看似绝望的无奈之中才会出现巨大的转机的。正当我强忍着割肉的痛楚从身上拿出更多金币的时候,雁阵----这个一时冲动打完了所有子弹的精灵驯兽师----忽然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轻呼了一声:“哦……她地惊叫吸引了我们地目光,谢天谢地我的付款手续也因此而中断了。每个人都疑惑地望着她----在来到环境更为狭窄地平地之前,就先让我们把那个趴在地上挺尸的弦歌雅意忘记吧----想要知道她的惊叫代表着什么。

发现吸引了我们的目光,雁阵有些羞赧。又有些急切。她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忽然想起来。我的兔擦擦……刚刚学会了一点治疗法术。”

“那你怎么不早把它拿出来啊!”我眼前一亮,进而感到了一丝恼怒。忍不住埋怨道。

“那是因为……”雁阵有些着慌,连忙解释道,“……它的法术级别太低,恢复的生命力有点儿……”她抬起头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们一眼,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少!”

当雁阵从驯兽师的魔法空间中召唤出她收复的第一只“战宠”----一身绒毛、全身娇小、有着一双血红的小眼睛和两只尖细长耳朵的小白兔“兔擦擦”的时候,这个小家伙正抱着一根大约有小拇指那么粗的胡萝卜眯着眼睛懒洋洋地在地上打滚。当它发现周围的环境发生了改变,四周突然出现了那么多身形高大面目狰狞的不速之客的时候,立刻惊慌地捧着胡萝卜蹦蹦跳跳地藏到了雁阵的裤腿后面,然后异常警惕地探出半个脑袋来悄悄打量。看到我们几个“可怕而巨大的陌生怪兽”正不约而同满怀期待地将“凶恶”的目光投向它的时候,它吓得差点把胡萝卜掉落到雪地上,连忙紧闭起眼睛把脑袋缩回到雁阵地小腿之后,两只细小地前爪紧紧地捧住它的宝贝胡萝卜。

那个……小家伙。你这样可是藏不住的哦。好像……你的耳朵还露在外面呢……

好久没有看到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我们冷血的会长大人妃茵立刻按耐不住内心深处突然泛滥开来地母性关怀,一脸惊羡地一把将兔擦擦搂在怀里,左手抱着,右手伸出食指轻轻地搔着兔擦擦的肚子。小家伙一开始被吓坏了,全身紧紧地蜷缩在一起,紧闭双眼。前爪死死地把胡萝卜按在怀里,就算是这样还不放心,一张小嘴还要把它用力咬住,生怕它被人夺去。可片刻之后,妃茵的搔痒让它渐渐地放松了警惕。它渐渐张开了四肢,一脸惬意地舒展开来身体,脑袋还在妃茵的手指间轻轻地蹭来蹭去。

“嘻嘻……你看你看,它还会伸懒腰哎……”妃茵满脸柔情少见多怪地尖叫起来。怀抱着这只可爱的小兔子,就如春天般的温暖。

然而转瞬之间,她又漠然地抬起头来,脸上续满冰雪,冷冷地看着我们,如秋风扫落叶般无情:

“谁去消耗点儿生命?我们得试试它的魔法威力……”

将这个冷酷的建议付诸实施没有任何地难度,我们只前进了一百步左右的距离,就立刻再次吸引了一批大脚野人的注意。我首当其冲地又一次陷入了重围之中,携带着我生命力的红色体液四散喷射开来。我只能无助地望着自己头顶的生命槽线渐渐衰减。

兔擦擦懒洋洋地昂起小脑袋,两只前爪依旧毫不放松地环抱着那根胡萝卜,一双红色的小眼睛有些木讷疑惑地望着我们。这个迟钝的小家伙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目睹一场生死交管的搏斗,在我看来。它对人群中央正在被群殴的那个血迹斑驳地倒霉蛋----也就是我----兴致缺缺,对于地面上铺着的那一层软绵绵的积雪倒是饶有兴趣。

正当我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这只漫不经心地兔子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在雁阵的不断鼓励和驱使下,它终于伸出右爪,万分不情愿地冲着我挥了两下。

一道神圣的光线从天而降,将我笼罩在当中。一种无法言说的圣洁情怀充盈着我的身体,抚慰着我的灵魂。我感到全身上下被灌注了一片生命的欢娱,在那我们所不能见的高天之上,仁慈地神将他地恩赏慷慨地赐予了我。让我卑贱的躯体得到了一阵温暖地滋润。这道暖流荡涤着我的身躯。连同我的灵魂都一同得到了再生般的救赎。朝向被云朵遮蔽着的天空,我感激地抬起头来。在这道神光慈爱的辉泽照耀下,我看见几个象征着善意和拯救的绿色大字正从我的头顶欣然地升起……

这点儿可怜的生命力就连打个喷嚏的损失都弥补不了,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在提到这只兔子的治愈力的时候雁阵会觉得不好意思了……

刚一用完这个“生命礼赞”的神圣系恢复魔法,这只兔子立刻把胡萝卜重新死死抱回了怀中,两只小眼睛鬼祟地东张西望,仿佛生怕有人打它这根小宝贝的坏主意似的。不过片刻之后,它就愤怒地发现,它刚刚耗费心力施放的那个恢复法术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那个挨打的家伙仍然在垂死挣扎,而那群施暴的凶手也没有因此而稍有收敛。

兔擦擦似乎有些恼火,红色的瞳孔收缩成一个小点。它在雪地中挣扎着向前跳……嗯……爬……嗯……应该拱了几步---这个短腿的胖小子在雪地里实在是举步维艰----然后再次举起那根神奇的胡萝卜向我用力挥舞了两下。

一道绿光从胡萝卜的根部射出,照耀在我的身上。我能够感到,我的体内正勃发着一种盎然的生机,无穷的生命力正从我的骨髓和血管中散发出来,然后沿着我的筋脉和肌肉不断滋长,我因此获得了每秒钟……嗯……二十点生命的救助。

这个名为“自然的爱抚”的治疗魔法令我大为震惊----这并不是因为它恢复的生命力实在少得可怜,当然,原本这也确实少得让人惊奇----最令我震惊的是,这只慵懒又臭屁的小兔子居然能够在刚刚释放完一个神圣系的法术之后,紧跟着又放出一个自然系的治疗法术,这一切都明白无误地显示着:这只兔子居然同时代表着至高神达瑞摩斯和自然女神奈彻尼亚两位高阶神祗的神圣威严。

嗨!有没有搞错!它只是一只蠢蠢的爱睡懒觉的肥兔子而已啊!它甚至宁愿伸个懒腰也不会敷衍了事地做个祈祷,居然能够同时受到两位神祗的垂爱和眷顾?我相信如果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全世界至少将会有一半的牧师啊、祭祀啊、圣女啊这些名称各异的神职人员会不远万里地来到这里把它连皮带毛炖成一锅兔兔汤然后怀着前所未有的巨大虔诚把它啃得连骨头渣儿都不剩。

剩下的另一半大概会选择红烧……

而事实上,我的震惊还只是刚刚开始。

刚刚挥霍掉自然女神赐予的神圣力量,兔擦擦立刻把左前爪伸到屁股后面,眯着眼睛一脸享受地在那个长满柔软绒毛的屁股蛋子上抓挠了两下,然后一抬手,抽出了一根粗壮的、硕大的、比它自己还要高上一小截的、色泽鲜艳的、水灵灵的……呃……胡萝卜。

别问我,我也很想知道它是从哪儿把这玩意儿拿出来的!

(不好意思,隔了一个礼拜才更新。

上帝是个妞儿说的不对,妃茵大小姐的决定是已经安排好了的,包括不带治疗。

而且虽然妃茵大小姐的性格不被很多读者接受,但不知道之前你们注意到没有,可怜的被剥削阶级跟着会长大人好像还没有吃过亏吧?这次任务的回报也会很丰厚的啦。

之所以发得晚了,是因为兔擦擦的技能很难写。即便写成这样也总觉得有点儿别扭。

活该!谁让我一开始只顾着加几个很Q的宠物来着?

不过彪悍的宠物一样不好写啊……

先扯着,一百二十七章回到主线。

另外友情推荐:乐芬有一款圆球绵羊的绒布娃娃异常可爱,是宠物羊咩咩的原型,外观、手感、弹性极佳,去年被我一眼相中----这也是小弦子我这辈子第一次主动买一个绒布娃娃给自己。婚后的一大消遣乐趣就是在床上把它像篮球一样拍着玩。现在认为此种乐趣实在不该自私地独享,应该公诸于众让更多人分享才对,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买一个来与我同乐----注:绝非广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