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第一百二十九:只想走下去

第十卷 BUG 第一百二十九:只想走下去

本书:独游  |  字数:4218  |  更新时间:

“强壮药剂”的使用彻底逆转了我们的劣势。虽然瓦格纳那对奇特骨刃的攻击力依旧凶悍凌厉,但失去了虚弱毒素的辅助作用,他已经无法再重新掌握这场战斗的主动权了。在我们的围攻之下,他的生命力不断地消减,直至余下最后一丝,而战斗的时限还剩下五分钟之多。无论从那个方面来看,这场战斗的结局似乎都已经注定,我的心中无比欢畅:只消再过一两分钟,这个脆弱的世界就又一次得到了拯救。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然发生了!

正在我们对这瓦格纳的骨头倾力砍杀时,忽然,一片浓郁的黄绿色剧毒的尸气从他全身腐烂的伤口处散发出来。这股气体带有强烈的腐蚀效果,凡是被它沾染上的皮肤瞬间就产生一种剧烈的持续刺痛。

准确地说,这股尸气的毒性并不是十分剧烈,每秒钟只会造成十五点生命的损伤。对于我们来说,这种速度的生命消耗完全承受得起。

但糟糕的是,这股尸气分布的范围很广,在瓦格纳周围方圆二十步左右的范围内,都被这浓浓的毒雾所笼罩着。

而雁阵的强力治疗战宠兔擦擦,也在毒雾笼罩的范围之内。

要知道,雁阵的三只战宠每一只都有着其他宠物无法比拟的技能优势。无论是精通各种肉搏技巧的羊咩咩,还是能够大量生产高档食物的李小鸟,又或者是堪比一个高阶治疗职业者的兔擦擦。我从没见过其他任何一个驯兽师地战宠有着如此丰富的战斗技能,而它们的技能所表现出的巨大威力同样也都令人咋舌。

但公正严明的至高神绝不会将所有地喜爱都赐予同一个生命,在给予他们一部分强大能力地同时,他也必然会从他们身上夺去一些东西,这就是所谓的“平衡”。在这个浩瀚地世界中。这种微妙的“平衡”无时无刻不存在并深深影响着每一种生存于此地生命。有得必有失。这是这个世界无法改变的至高法则。

而雁阵的这三只战宠所缺失的,就是它们的生命力。

正如同没有任何一只其他战宠能像雁阵地战宠一样拥有各种强大的技能。也没有任何一只其他战宠能像雁阵的战宠一样拥有如此脆弱的生命力。在三只宠物中,生命力最顽强的是四十二级的羊咩咩。它也仅有一百三十多点的生命力----这最多只能抵受同级别对手的两次普通攻击而已;而刚刚杀了一只大脚野人才升到三十五级的兔擦擦,生命力只有可怜地二十三点----基本上,你冲着它打个喷嚏就能要它半条命。

于是,这只娇嫩可爱地小肥兔只吸了两口毒雾,就全身抽搐地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我的小兔兔!”看见自己可爱地战宠直挺挺地栽倒在地上。雁阵发出一声凄楚的悲鸣。她一挥手臂,立刻将兔擦擦的尸体收回到战宠的魔法空间之中。如果她想下一次将这只精通各种治疗魔法的神奇兔宝宝召唤出来,必须等上至少五分钟的时间。

料理完了兔擦擦的后事,精灵女驯兽师立刻化悲痛为更大的力量,瞪着一双通红的眼圈,更加冷酷地杀向制造这起惨案的凶手……

成功解决掉了我们的战地医生,瓦格纳的攻势并没有因为雁阵的疯狂反扑而,恰恰相反,他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灭亡不可避免。绝望反而驱使着他的攻击愈加狂烈。一个错身间。他挥起骨刃刺向我的左肋。他的动作太快了,我已经不及阻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柄锋利的毒刺扎进我的体内,然后搅起令人作呕的剧痛。啮骨的剧痛激起了更大的凶性,我丝毫不理睬还留在自己体内的兵刃,反手一剑用力地刺入他的前胸。

正如我之前说过的那样,当一个智者开始着意钻研残忍杀戮的技巧时,他所能展现出来的那种歇斯底里的冷酷和暴虐足以让那些见惯了死亡的职业杀手感到发自肺腑的寒冷。你无法想象这些聪明绝顶的家伙能把自己的躯体改造成何等可怖的人间杀器,有时候对于他们来说,想象力才是最强大最有力的武器。

在长剑刺入他骨肉的刹那间,我听见一阵刺耳的“咯咯”声从他的腹腔内传出来。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无数次战斗带给我的经验和预感告诉我:危险即将来临。

我用力拔出长剑抽身欲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瓦格纳胸腹部的所有肋骨猛地一起向外弹开,如同蝎子向外伸张的腿脚,丑陋而充满了致命的威胁。不等我反应过来,这些锋利的骨头忽然残忍地重新向里交叉合抱,将我的身体紧紧裹进两排锋利的骨刃之中。一瞬间,数十柄利刃穿透了我的躯干,我感到自己的身体仿佛一下子就被切割成了几十段。我的血液以惊人的速度向外奔流,失去了兔擦擦的救治,已经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制止我的生命力的衰减。

怎么办?!

在我的冒险生涯中,从未像这一刻这样如此地贴近死亡,但我的心中反而并没有感到恐惧,头脑中一片空灵,仿佛正在被重创的是他人的肢体,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任何犹豫,我当即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无法救治,就不要再救治!

生死关头,我表现出了令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的冷静和勇气。我放弃了所有的防御,挺起右手的长剑,毫不吝惜自己的斗气,将我能使用的威力最大的技能一一施展在瓦格纳的身上:剑刃风暴、弧光斩、腰斩、暴烈砍杀……在狭窄地空间中,我的长剑就像是暗夜中的明月,一次次透过云层的缝隙。在陈腐的黑夜中绽放出冰冷地寒光。

这是一场泼洒鲜血地残忍竞赛,每个人都在用最快的速度剥出对手地血脉、挥霍对手的生命。获胜者地奖品,将是苟延残喘生存下去的权利。

幸运的是,瓦格纳只是在孤军作战,而我却还有四个坚强的战友。很快他们就意识到了发生的事情。并且默契地配合着我全力向变异地药剂师发起攻击。闪烁的魔法和明亮的兵刃狂风骤雨般落在瓦格纳的身上---整个洞窟都被一片红色的凄云布满了。

终于。我们击碎了瓦格纳身上最后一段脊髓,他腐烂的躯干已经无法再支撑自己的身体。终于挣扎着不支倒地。

而此时,我的生命值也只剩下了不到十点……而且毒雾的伤害效果还没有消除。

我用最快地速度摸出一瓶强效治疗药剂一口将它喝干。就在我地生命值增加五百点的同时。我头顶险险地飘过“--15”地字样。直到很久以后,我都时常回想起这接近死亡的一刻,并且深深为之后怕着----倘若这瓶药水晚喝了半秒,我就已然和瓦格纳同归于尽了。

“为……为什么……会这样……”支离破碎的瓦格纳发出嘶哑的吼声,但奇怪的是。我从他的表情中看不出一丝因为毁灭即将到来而产生的恐惧----他的脸上只有悲痛和惋惜,只有理想破灭的深痛哀伤。

“……你们干了一件大蠢事……”他左眼的眼珠已经掉出来,不知落到哪儿去了,只留下一个空洞,空洞中闪烁着一团微弱的红色火光,直直地盯着我,仿佛能够看到我的心里去……

“……倘若我成功了,这世界将消除所有的分歧,大陆联邦、末世帝国、人类、精灵、矮人、牛头人、腐朽者、巨魔、血族、恶魔……所有种族再无分别。所有灵魂也无私欲。永恒的和平,永恒的完美。一切就在眼前,天堂唾手可得……”

“……而你们……将它打碎了。愚蠢的爬虫,短视的庸人,你们本可展翅飞翔,却宁愿钻入粪土……不过,不要紧,生命进化的终极是无法阻挡的,那臻至完美的时刻总会到来,我在此预言:历史的河流不会为爬虫而改变航道,而终有一天,会有人完成我未竟的宏伟事业……”

我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看着他眼中的灵魂之火缓缓熄灭。

我从未见过一个像他这样的人。

毫无疑问,他是伟大的智者、科学的先驱、探索未知和未来的勇士。他仅凭一己之力就做到了将生命和灵魂完整地剥离,仅从这一点上说,他的一只脚就已经踏入了神祗的领域。

对此,他毫不居功,甚至愿意与全世界所有的生灵共同分享他的成就和荣誉。他怀着无比美好的热切愿望,希望将所有生命一同带到美好的灵魂彼岸,分享永恒的和平与安宁。仅从个人动机上来说,你可以将这世上所有褒奖的词汇放在他的身上:智慧、慷慨、大度、善良……毫无疑问,他是一个“好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一个伟大的“好人”!一个完美的“好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差点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将亿万生灵独自生存的权利统统剥夺,让这虽不完美但却缤纷的世界变成一片完美无缺的死寂----那和死亡女神所统治着的无底冥域又有什么不同?

为什么会这样?

我觉得好人是可敬的,一个伟大的好人尤其可敬。然而,没有人有权利将自己的价值观念强加给其他所有的人----哪怕你的观念真的更加优秀。

当我刚开始接受消灭瓦格纳的任务时,我也曾一度困惑和动摇。我曾经想:如果他所说的都是真的、都是正确的,他所做的是一件对全世界都有利的事情,那么,我又有什么立场、什么理由去阻止他呢?

可即便如此,我仍然按耐不住对他的痛恨和反感,并且竭尽全力地试图去阻止他----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自己那发自内心深处的痛恨和反感来自何处:

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好人,甚至成为一个伟大的好人,但我更希望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发自我灵魂自主的决定。我拒绝在别人的强迫下变成失去了自我灵魂的生命----即便是变成一个好人、变成一个人伟人----我坚决拒绝!

我希望我能成为自己的主人,每个人都能成为他自己的主人,每个种族都能成为他们自己的主人,每个国家都能成为他们自己的主人,每个世界都能成为它自己的主人……我、我们和他们,所有人将选择自己前进的道路----无论这道路是否通往正确的方向----并将为所做的选择承担全部的责任。无论这道路通向何方,我们将坚定地走下去,而不是跟随着别人设定好的脚印和方向,去走一条已经注定了终点的道路----或许吧,千百万年过去后,时光将会证明我们此时但抉择是错误的,但那又如何?

我们宁愿去争取一个犯错误的权力,至少我们可以去选择!

为什么人们的心中永远怀着对至高神达瑞摩斯的敬畏和景仰?

因为这万知万能的众神之父一手创造了这个世界,创造了这个世界的一切生灵,按理说,他应该是最有权力决定我们去向何方的人。但是,他却慷慨地赐予了我们这些愚笨的孩子们自觉与自省的权力,让我们自己决定自己的去向。他教诲我们、引导我们,但从不强迫我们----这正是瓦格纳从一开始就错误的地方。

我不希望瓦格纳替我走完我的道路,我相信这世上的一切生灵都不希望如此,而这,就是我们将他的行为定义为“罪恶”的原因,同样也他灭亡的最大根源。了。”搜刮完了所有的战利品妃茵拍了拍手,对我们说道。

“我们刚刚拯救了全世界亿万的生命哎,你难道就一点儿也不想感慨一下吗?”我对妃茵问道。

我们的会长挠了挠她的脑袋:“他们会每个人给我一笔辛苦费吗?”

“这个……大概不会……”我语塞。

“那我为什么要感慨?”她冲我翻了翻白眼儿,然后一指前方,“咱们出发!”

是的,我们又一次上路了。这是一条我们自己选定的道路,我并不想知道它通往哪里。

我只想这样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永不停歇地走下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