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一百三十一:命中注定的对手

第十卷 BUG 一百三十一:命中注定的对手

本书:独游  |  字数:5412  |  更新时间:

在“彩虹的战神殿堂”巨大的中央擂台左侧,孤零零地竖立着一块金属牌子。#九3文学无弹出的小说站#这块牌子只有一面普通的塔盾大小,被固定在大约有我胸口那么高的金属支架上。事实上,仅仅称它为一块金属牌子有些太过简略,我相信在许多人眼中它还是一件古朴的雕刻艺术品:它被雕成了一头凶恶的怪兽头颅模样,额上长着三只利角、怒目圆睁、鼻孔粗大、面目狰狞而扭曲,长着血盆大口,上颚和下颚各有两颗巨大的獠牙。

它的造型很简陋,并不像我在许多城市中见过的雕塑那样细腻平滑、栩栩如生,只是用一些粗糙的线条勾勒出一只怪兽眉眼的轮廓而已,有些地方还因为锈蚀而变成了黄褐色。可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简陋的兽首雕塑中蕴含着一种狂野而凌厉的凝重杀意,这股杀意正透过冰冷的金属,弥散在四周的空气中,令经过它面前的每一个人都生出一种正被某个不可抗拒的力量威严注视着的感觉。我下意识地想要躲避它的目光,却又没有躲避的胆量。站在它的面前,我觉得这头不知来历的恶兽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复活,从那面锈迹斑斑的金属板中扑出来,张开它的血盆大口,将面前的一切生物统统撕成碎片。

这只怪兽的嘴巴张得如此之大,以至于占据了整块金属牌面积的四分之三,在贲张的上下颚和两侧的獠牙中间,留出了一块平滑的银色面板,上面显示着左右两排不同的文字,左半侧的文字显示出淡绿的色泽,而右半侧则都被红色的字迹占据着,无论是红色还是绿色的字迹,都大概有三、四十行的样子,有的字迹颜色更明亮一些,而有地则显得有些昏暗。

我们的会长妃茵大人将右手放在了这块金属板上,立刻。一道耀眼的七彩光芒从金属板中照射出来,将我们裹在当中。当光芒散去,一切恢复平静之后,我看见我们的公会名“闲着无聊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一群人”已经出现在了左侧绿色地一栏里,字迹间闪烁着碧绿的亮光----于是我很快就想明白了一件事:左侧那一行行长短不一的绿色文字,都是来自大陆联盟的各个公会的名字。而右侧那些红色的字迹,则应该都是来自于末世帝国的那些公会的名字,也就是将要与我们在神座前争夺荣誉的对手们;同样我们也可以知道,那些正闪着亮光地名字都是些像我们一样正在休息中的空闲着的人们,而那些颜色名字变得昏暗地公会众们则应该正在进行着各自的战斗。

按照规则,我们可以向空闲着的末世帝国公会队伍提出挑战,如果他们接受了我们的挑战,就可以直接进入战斗,而如果他们拒绝。我们还可以继续挑战别人。同样,我们的对手也有着向我们挑战的权力。

“我们先找谁挑战好呢?”妃茵皱着眉头盯着面板上那十来个又红又亮的公会名,犹豫着不知该如何选择。

“这个强人联盟怎么样?”弦歌雅意指着金属板上的第三个名字建议道。“这个名字一看上去就像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菜鸟自吹自擂地夸大其词,一般会给公会起这种名字地人基本上都是些外强中干的新手,应该不难对付。”

妃茵想了想,大概是认同了精灵神射手的看法,伸手点击了“强人联盟”的名字,发出了挑战的邀请。

很快,我们就与自己的对手们站在了同一个擂台边上。我们满怀热切地期盼着能够看到弦歌雅意口中的那群浑身低级装备满眼青春热情隔着两条大街都能闻到他们身上那浓浓菜鸟气息以为只靠着不屈的斗志和坚定的勇气就可以消除级别和装备地差距去对抗所有对手的充满了浪漫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傻小子们,并期盼着能用我们残酷的现实主义铁拳将他们的强人梦击得粉碎。

但遗憾的是,没过多久我们就发现。我们的对手或许既不勇敢也不顽强,没有任何一个优秀武者所必须的拼搏精神和战斗意志,但至少他们的灵魂深处正闪亮着一个令人格外尊敬地优秀品质----诚实!

正如同我们十分实事求是地称自己为“闲着无聊为了乱七八糟地事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一群人”一样,当五个六十多级地职业杀手如同恶狼望着刚送上门来的羔羊一样对我们满脸狞笑、仿佛已经等不及要把我们砍成肉酱了的时候,我觉得他们有充足的理由称自己为“强人”!

一个六十三级地恶魔战士一个人就轻松地干掉了我们五个人。#.93.***#当他把最后一个上场地雁阵砍倒在地时候。生命力还剩下了超过三分之一。我是第三个上场地。只过了五个回合。就被他拎着脚脖子像死狗一样扔下了擂台。直到这时我才发现他头顶上那血红地“强人”二字被用加粗地斜体字异常抢眼地突出了出来。仿佛正强调着这个单词用在他们身上那货真价实地正确性。

这真是一次漫长而痛苦地回忆。但最令人痛苦地是。这样地回忆并不是只有一次。

长三角建议我们去挑战一个名叫“懒得想名字”地公会。他地理由是:一个连名字都懒得想地公会。它地成员一定很懒。级别也一定不会高。

但很快。发生在我们身上地凄惨遭遇就为我们揭示了这样一个残酷地现实:一群懒得想名字地家伙在做其他事情地时候未必就很懒。比如说:他们升级就很勤快……

雁阵推荐了一个名叫“随便玩玩”地公会。她觉得一个有着这种名字地公会里应该都是一群懒散地家伙。或许不会十分热衷于提高自己地级别、增强自己地战斗力。

但不到五分钟以后我们就发现了这个公会名字地另外一种理解方式:这群异常强悍地异族战士在跟我们决斗时轻松得就像是在“随便玩玩”……

在我们因为饱受败绩挫折而意志消沉的时候。我们的会长大人妃茵大小姐展现出了她身为一个公会地领导者英明睿智的一面。她通过使用某种名叫“市场营销学”的高深学识来分析我们当下的处境,发现我们目前正处在一种名叫“卖方市场”的大环境中。那些被挑战的所谓“卖方”往往都是一些有着强大实力基础地大型公会,他们永远都不会发愁缺少被人挑战的机会;而那些像我们刚才一样频频出击主动挑战的所谓“买方”则反而大都是些实力不济急于求成的小型公会,他们输的越多,头脑也就会越冲动,挑战的也就会越强烈。因此从所有队伍的数量比较中,挑战方的整体实力总是要低于被挑战方的。因此,我们最好地选择并不是主动去挑选自己的对手,而是等待着被对手去挑选,这样更有可能会遇到一些实力较弱的对手。这套高深莫测地神秘理论犹如夜晚的航灯,为迷途中的我们指明了前进的方向。我们由衷地感到。妃茵大小姐的话语犹如一串闪亮的明珠,每一个字都闪烁着理性的光辉,为我们照亮的真理藏身的深渊----尽管我并不确切地知道她地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这并不妨碍我认为它很有道理。

没过多久,我们就等来了第一个向我们发起挑战的对手。没有任何的犹豫,我们立刻壮志满怀地接受了他们的挑战请求……

请原谅,我实在没有勇气去回忆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

仅仅一次惨痛的失败并不足以让妃茵大小姐认清事实,我们的会长大人坚持认为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第一次接受挑战地失利只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意外而已。于是我们又迎来了第二场挑战,然后是第三场、第四场……

我们用自己的血泪和满身的伤痕证明,所谓的“卖方市场”。实在是个美丽的错误……

最终,我们的会长大人对自己的论断终于做出了重大修订:这个留下了我们斑驳血泪的残忍擂台既不处于什么见了鬼地“卖方市场”也不存在什么狗屁“买方市场”,它根本就处在一个无政府地原始混沌状态,那些贪婪的强者们一直不停地扫荡下去,进行着血腥残暴地积分原始积累,直到最终胜出九场功成身退。而对于我们这样的弱小队伍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令人无法预测、无法判断和无法选择的。每一个对手都是那么的危险,任何残酷可怕的事情都有可能在这个混乱血腥的角斗场上发生,而其中发生几率最大的就是我们五个人排着整齐的一路纵队被人暴捶一顿然后挨个扔下擂台……

连续七场决斗。我们一无所获。我们所追求的那九场胜利是如此地遥不可及,仿佛只存在于远古的传说中一般。我们从未觉得完成一个任务竟是如此地令人绝望,即便是空着半管子生命值光着膀子身陷大脚野人的重围中也没有让我们如此地彷徨无助。从我的朋友们的眼中,我看见了大家心中不约而同的退缩念头:我们要不要就此退出这里,退出这个神圣的斗技场,在众神面前承认自己的脆弱和渺小,然后从此忘掉这个任务,忘掉众神将会赐予勇者们的那丰厚的酬劳,直到有一天。我们觉得自己足够强壮了,我们再重新回到这里?

背后,那巨大的门墙黑洞洞的,就像是一张嘲讽的大嘴,等待着迎接那些绝望的失败者。

我觉得有些不甘心,无论是来时那艰辛危难的旅程,还是完成任务那丰裕的奖励,又或者是一个战武士逞强好胜的自尊心,都让我不甘于就此退出。看着伙伴们那一张张焦急而又沮丧的面孔。我觉得自己应该振作起来。至少再多做一次尝试、多做一次努力。

要知道,许多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奇迹。往往就是在这更多的一次努力中诞生的。

“试试看这个队吧……”我随手指着金属牌上的一个名字说道,“……我觉得他们会好对付一些。”

“哦?”妃茵面无表情地扫了那牌子一眼,“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为什么?鬼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认为我们不该因为失败而绝望消沉,至少应该在放弃之前鼓足勇气再尝试着做最后一次努力而已。至高神在上,我只是随手往那块造型怪异的牌子上胡乱指了一下而已,根本连看都没看一眼那上面写着什么东西。

“为什么?啊,哈哈哈……”我一边干笑着摸着脑门,一边心虚地朝着那块牌子上飞快地瞄了一眼。

然后。我万分愕然地第一次看清楚了我为我们自己挑选的对手的名字。

这个公会战队的名字叫做:五级被野狗追得裸奔十级卖点卡被坑十五级下副本团灭二十级和人妖网恋二十五级中木马被盗号三十级成为一代黑手三十五级被人开外挂守尸四十级刚学会用外挂就被封号只能从小号重新玩起的会长大人葬礼进行曲组建地公会。

这个惨绝人寰悲伤哀凉的公会名,简直就是一首凄美悲壮的革命英雄主义史诗,它用生动的现实主义的写实手法,为我们生动描绘出了一个不甘于屈服厄运、挺身向命运宣战的异族勇士们地高大背影。它的积极意义足以超越一切种族与立场的巨大鸿沟,激发出所有智慧生命发自灵魂最深处的真挚深切的勇气与斗志,催人奋进、发人深省!

而对于我们而言更直接的影响是:在这块每行只能显示十个字符的牌子上。这个冗长的公会名占据了整整十行的空间,那密密麻麻地粗大字符几乎占到了整块牌子接近四分之三的广大面积,这就意味着当屏幕显示到这一页的时候,无论我怎么指,都有超过百分之八十地机会会指到这个公会的名字上去。

冥冥中,一种不可抗拒的必然性在神秘地运转,让我们选择了他们,也让他们选择了我们。

“呃……这个公会的名字好长……”看着这个闻者伤心、听者流泪的公会名,我下意识地感叹道。

“名字长又怎么了?”妃茵无精打采地继续问道。看得出。接连的失利令她的精神十分沮丧,令她说话的语气中透着一份百无聊赖的木然。

“我地意思是……”在会长大人的逼问下,我不得不绞尽脑汁地胡说八道。“……难道你们不觉得……那个……名字越长的公会……好像就……越差劲的样子?”

对于我的这个观点,我们唯一可以参考的就只有我们自己的战绩。而我们手中的数据资料表明,名字较短的公会在这个擂台上地胜率以百分之百的优势压倒性地超过名字较长的公会---具体比分是七比零----事实上,在那块能够显示敌我双方所有报名队伍的牌子上,我们那占了两行半的公会名是第二长的。

望着那个比我们长了足有三倍的公会名,我感到我的伙伴们的眼中重新燃起了奋起战斗地火热意志,一些坚强地东西似乎被重新注入进了他们疲惫的之中。

“你说得确实很有道理……”妃茵大小姐望着那个长篇叙事诗般地公会名,忍不住频频点头,“但是……”忽然。她轻轻皱了皱眉头,满脸不悦地扫了我一眼,满怀狐疑地问道,“……为什么我老觉得你的话听起来那么刺耳?”

我摊开两手耸了耸肩膀,竭尽所能地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不管怎么说,妃茵大人还是听从了我的建议,向着我们的下一个对手发出了挑战的请求。

很快,他们就接受了我们的挑战。

和刚才连续七次发生的景象一样,一道辉煌的圣光从天而降。伴随着一阵“嗡嗡”的声响,一扇圆拱形的魔法之门从圣光中凭空开启。这扇门似乎是透明的,穿过它我们仍然可以看见对面擂台上的景象,但在这扇门的中央,原本笔直的光线似乎被一双奇妙的手折叠弯曲,形成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向内不断转动的螺旋曲线。随着这光影的螺旋不断转动,门内的空间似乎发生了某种异常的变化,使对面的景象变得有些扭曲变形,仿佛在不断摇晃的水面上看见的那一道道流动的倒影。

最初的时候。我还以为这道神奇的魔法之门将会把我们带到另外空间中去。可当我迈步穿过这道光波荡漾的大门时,却发现自己仍然站在原处:周围仍然是万年冰封的神殿、头顶仍然是七彩闪耀的穹窿、面前仍然是巨大的中央擂台。唯一的不同之处似乎仅仅在于那扇涌动着空间暗潮的魔法门已经转移到了我的身后。

但很快我就意识到,周围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我所身处的神殿,虽然气势恢宏,但处处都折射出世界之脊那坚硬而冷峻的寒意,没有一丝温润柔暖的生命气息。而此时的神殿,尽管仍然是一座被厚实的坚冰覆盖着的神圣堡垒,但其间却洋溢着令人难以言表的生命光辉,处处都散发出圣洁庄严同时又仁慈可亲的惠泽。无数道彩虹在四周耸入天际的冰雪高墙上闪烁,令人感到无法形容的华美和神圣,同时又好像无数双凝视的眼睛,正从那无限高远的尊崇之所遥遥地注视着你。

我相信,那每一道彩虹都代表着一位神祗,他们用这种方式降临到人间,用赞许的目光注视着人间的勇者。

在擂台的对面,同样也张开了一扇魔法之门。在那道门前,五个来自末世帝国的冒险者已经迈过了这道神圣的门墙,穿戴着奇异的甲胄,手持着各种武器,正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那是我们命中注定的对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