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一百三十二:男人射吧不会累

第十卷 BUG 一百三十二:男人射吧不会累

本书:独游  |  字数:5232  |  更新时间:

擂台另一侧,五个来自末世帝国的不同种族的家伙正冲着我们不怀好意地探头探脑,这种极不礼貌的围观行为实在令人十分反感。为了表达我们内心极度的不满和抗议,于是,我们决定采取正义的反抗措施----同样鬼鬼祟祟地反过去围观他们……

这是一支由一个黑暗精灵暗影信徒、一个吸血鬼堕骑士、一个亡灵巫妖、一个亡灵战武士和一个巨魔剑客组成的冒险队伍,他们中级别最高的是那个手持弯刀和盾牌的亡灵战武士,他和我一样是五十二级,而级别最低的那个堕骑士居然只有四十九级---这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发现顿时让我们大为感动:在经过了漫长的七连败之后,我们几乎已经忘记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级别比我们更低的生物存活这个令人欣慰的事实了。不仅如此,他们身上的装备破烂得就好像刚刚从考克拉山脉最高的山峰顶端一路滚下来一样,几乎每一件上面都布满了令人心酸的损伤痕迹,和他们身上那堆破铜烂铁相比,我们身上饱受对手蹂躏的铠甲装备简直可以挂上一个“九五成新”的闪亮标签----至少,它们还能起到一件装备完整的属性加成作用。

遇到这样一群对手,对于几乎已经被对手蹂躏得几近麻木的我们来说,这个空前利好的消息无疑为我们疲弱的中注入了一记振奋精神的强心剂,让我们拨开压在心头上的那层层浓密阴沉的乌云,第一次看见了胜利的曙光在眼前闪烁。

“哈哈,基德,你可真为我们选了个好对手,我简直要爱死你了……”看到对手的阵容如此弱小,我们的会长大人简直兴奋得有些失态。她一边口不择言地胡言乱语,一边激动地“啪啪”用力地拍打着我的肩头,仿佛恨不得只有把我的胳膊砍下来才能宣泄她心中的喜悦之情似地。

尽管这个对手是我自己选择的,但一个勇于面对挑战的战武士的尊严让我无法因为对手的弱小而高兴。但显然我的伙伴们并没有像我这样充满了荣誉感地自觉。他们此时也都和妃茵会长一样欢呼雀跃,相互击掌庆祝,因为遇到了一个相对弱小的对手而庆幸不已,浑然没有感到因为对手的弱小而庆贺事实上是一件挺丢脸的事情。

而让我感到尤为侮辱的是:此刻我们的对手居然也正欢天喜地地拥抱在一起,热烈庆贺着捡到了一群他们所见过的“最差劲的菜鸟对手”……

这就好像两个穷困潦倒的乞丐幸运地碰到了一起,其中一个得意洋洋地挥舞着口袋里仅有地一个铜板向对方炫耀着:我比你有钱!而另外一个则同样兴高采烈地大嚷着:你比我有钱不到哪儿去!双方的自尊心都从对方身上得到了很好的满足。

经过短暂地商议,我们很快排出了出场的顺序,精灵神射手弦歌雅意作为我们的首发选手,第一个登上了擂台。他所面对的,是一个名叫“脑外科函授肄业生”的女性黑暗精灵暗影信徒。

暗影信徒是末世帝国所特有的一个冒险职业,作为牧师的进阶职业,暗影信徒们削弱了自己对于达瑞摩斯的虔诚信仰,转而更加信奉死亡女神苔芙丽米兰斯的幽暗神力。也正因为如此,暗影信徒地恢复系法术对于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腐朽者同样能够发挥作用。与法尔维大陆的虔信者们相比。暗影信徒的恢复系法术虽然作用不是那么的显著,防御能力也相对较弱,但他们在个体的攻击力和给敌人施加负面影响的方面有着一定的优势。

但不管怎样。暗影信徒仍然是一个辅助型的治疗职业。在一个多人冒险小队中,它地存在或许能够发挥出远大于一个普通冒险者的作用,但在一对一的的决斗擂台上,只有巨大的级别差距才能弥补它在战斗技能上的显著劣势。

一支锐利的响箭在黑暗精灵的肋下激起了一道血泉,战斗的序幕就此拉开。或许是这两个精灵种族之间千年难解地夙愿激起了弦歌雅意地仇恨,又可能是接连屈辱惨败的压抑在这一刻格外激烈地爆发,我们地精灵神射手此刻展现出了他前所未有的残忍和冷酷。无弹出的小说站#他紧咬着牙关,脸上的肌肉因为战斗的狂热而扭曲,原本俊俏的面孔此时变得冷漠而狰狞。没有给对手留下任何喘息的时机。弦歌雅意双手连挥,一支支利箭如同一道湍急的流风,呼啸着卷向不远处的暗影信徒。四周的空气似乎也随着他一次次拉开弓弦而变得紧张起来,短促而尖细的“嗡嗡”声不住破空传来,就仿佛是一支正在弹奏着死亡的阴森交响。

和治疗系地职业进行战斗。大多数时候比地并不是谁地攻击力更高。而是谁地速度更快。倘若你地攻击速度不够快。又或者是错失了连续攻击地时机。给对手留下了使用治疗技能地时间。那他们自身所拥有地强大自疗能力足以让心智最坚强地勇士失去斗志:想想看。当你累地满头大汗全身虚脱好不容易把他地生命值砍得只剩下了四分之一地时候。结果他唰唰恢复了两下就又重新生龙活虎地站在了你地面前。头顶那道鲜红地生命槽线充盈得恨不得脑溢血。然后他又会站在原地等着你继续攻击。等到魔法技能冷却后又故技重施……通常来说。要结束这种漫长而又枯燥地重复劳动往往需要具备两个条件:要么是你地斗气值消耗殆尽无力再战。要么就是他地魔法值空空如也引颈就戮----当然。前提是你地精神在此之间还没有崩溃。

总而言之。这种毫无美感可言地丑陋战斗对于许多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骇人听闻地人道主义灾难。许多人宁愿被杀也不想把这样一场乏味地战斗进行下去。所以说。很多时候、很多人。他们严格地来说并不是被治疗职业地对手打死地。而是被活生生拖死地。

而弦歌雅意显然并没有犯上述地错误。从一开始。他就作出了最正确地战术选择:他明智地放弃了那些威力巨大而准备时间也较长地弓箭技能。从一开始就选择迅猛地连珠箭术压制对手。令对手一时无法使用高等级地魔法展开反攻。从而一举抢得了先机。黑暗精灵暗影信徒连续三次试图施法反击。可总是咒语还没有念到一半就被弦歌雅意地快箭打断。辛辛苦苦凝聚了一半地魔力也瞬间烟消云散。

尽管一上来就被打乱了节奏。但这个名叫“脑外科函授肄业生”地黑暗精灵少女仍然展现出了令人钦佩地顽强斗志。在这个难以展开有效反攻地艰难处境下。她并没有就此放弃。仍然不屈不挠地使用着最低级地顺发攻击技能“魔力飞弹”来进行反击----尽管这些比弹弓子儿大不了多少地彩色飞弹攻击力实在是不敢恭维。就算是甲胄单薄地弦歌雅意每次也最多只能受到三十点左右地伤害。但是。至少这个异族少女地战斗精神还是很可嘉地……

弦歌雅意地“连射”技能并不能持续很长时间。没过多久。这道激烈地利刃狂飙势头逐渐放缓。很快就失去了开始时迫人地凶猛凌厉。但这个时候。黑暗精灵地生命值已经被削弱了接近三分之一。而弦歌雅意地损伤微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们地精灵神射手用很短地时间就树立了自己显著地优势地位。

失去了“连射”技能地密集攻势。弦歌雅意立刻改变了战斗风格。作为一个远程攻击手。他并没有与对手保持通常地射击距离。而是违常识地向对手步步紧逼。很快就迫近到离黑暗精灵只有不到三步地位置。在这样地距离上。即便是拿着短剑匕首和对手近身肉搏都已经足够了。可我们地精灵神射手却仿佛仍不满足地样子。兀自目光冷峻地继续向前逼近。看上去简直恨不得打算贴着对手地皮肤射击似地。

这种诡异地战术令对面擂台下观战的那帮家伙大开眼界,其中那个级别最低的吸血鬼堕骑士满脸疑惑地直嚷嚷:“这是什么战术?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彪悍的弓箭手!”

而那个巨魔剑客则很快就找到了自己能够接受的解释方式:……这哥们的大号肯定是个超强悍的刺客……”

对方的少见多怪让长三角忍不住噗噗直乐,他捂着嘴巴小声嘀咕道:“这才算什么,要是让他们看见弦歌雅意当初把脑袋伸到狼嘴里才能射箭的样子还不得发疯?”

“是啊……”看着弦歌雅意异常骁勇地战斗风格,不由得让我回想起了当初第一次遇见他时一箭秒杀一条野狗的景象,“……看起来他这是打算和那个黑暗精灵玩啊……”想起牛百万当初给他这个技能起的名字,我有感而发。大声感叹道。

“啊……”在我完全没有防范的时候,一双纤弱的小手异常阴险地掐在了我的腰间,几乎把我的整块皮肉都要揪下来了。如果不是亲身体验,我简直无法想象这样一双柔嫩的小手到底是如何才能爆发出如此巨大的杀伤力地。和这如此阴损毒辣地一掐相比,战斧狂战士的“撕裂攻击”技能所造成地伤害简直就连轻伤都算不上。

我凄婉地惨叫一声,捂着后腰连蹦带跳地扭过头去,然后看见了对我痛下毒手的罪魁祸首……

“要死啦你……”在我身后,雁阵双手叉腰气势汹汹地直瞪着我,可却又目光闪烁。似乎不敢直视我的眼睛,一张粉嫩的俏脸红的就像是要滴下水儿来似的。

“……什么……和那个谁……那颜……什么的?你都在胡说八道什么呀?”精灵驯兽师吞吞吐吐地训斥我道,虽说好像是在斥责我,可越说声音越小,一点儿也看不出理直气壮的样子,说到最后恐怕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了,只能红着脸垂下头去,欣赏自己脚下那双俊秀的棕色小皮靴。

什么这个那个的----我满头雾水,不知道她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她怎么能平白无故地就那么用力地掐我呢?我的心里感到十分委屈。而尤其委屈的是。直到掐完了。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女人,可真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生物啊……能为主的冒险者。脑外科函授肄业生小姐在与对手如此亲密接触的近距离作战方面显然不像弦歌雅意那样有着丰富的经验。她显然没有做好与一个神射手贴身肉搏地心理准备,弦歌雅意极富压迫性的战术令她极不适应。她只能一边慌慌张张地逃离弦歌雅意的追击。一边毫无章法地往身后扔下一堆没有什么杀伤力的低级法术,希望能够藉此稍稍阻拦对手的步伐。

原本,对于这个黑暗精灵暗影信徒来说,她的最佳选择是使用威力较小地攻击法术进行反击,尽可能多地积蓄自己的魔力,然后趁着弦歌雅意攻击放缓的机会尽快恢复自己的生命值。和对手打持久战。倘若她这样做的话,即便不能凭借自身的恢复能力把弦歌雅意生生磨死,也可以尽可能多地消耗他的生命值,为自己后来的队友创造更好的战斗局面。

然而现在,随着她地魔力飞快地浪费在这些收效甚微的攻击魔法中,这个缺乏战斗经验的黑暗精灵少女距离胜利地果实也越来越远了。

纵然这块众神的擂台虽然面积十分广大,但终究耐不住这个黑暗精灵这样的直线奔逃。很快,她就被弦歌雅意逼入了死角,而这个时候。她的魔力值也已经消耗得快见底儿了。当她被一箭射倒在擂台上的时候,弦歌雅意的生命值才仅仅损耗了不到三分之一而已。

在寻找战神殿堂的这一路上,我曾无数次地抱怨妃茵没有带上一个治疗职业者与我们同行。以至于我们的旅途充满了挫折险阻,甚至一度陷入难以前行的窘境。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英明睿智地会长大人做出的这一决策是何等的远见卓识:无论是什么类型的治疗职业者,在决斗擂台上都存在着难以弥补的先天劣势。事实证明,在这个充满了竞争与挑战的艰难任务中,战力的每一分提升对于远谈不上“强大”的我们来说都是极其宝贵的筹码。倘若我们将一个半吊子地治疗职业者换进队伍中,或许会使来时的旅途变得略为轻松,但付出的代价或许是更多更凄惨的失败;与其如此,还真的不如在半路上冒一冒风险。集中整个公会最强大的战力,让每一个人都能在擂台上充分发挥实力,反而能够赢得更多的机会。

一比零,尽管在战斗开始之前我们就已经对这样的结局有了预期,但当胜利如此轻而易举地落到我们手中的时候,我们还是激动得热泪盈眶----要知道,自从我们踏上这座被众神关注着地比武擂台以后,这还是头一次在比分上领先于我们地对手,这一刻。我们等待得实在是太久了!

“小弦子,加油啊,争取把下一个也一起收拾了,等这个任务完成了我提升你做副会长!”妃茵站在台下挥舞着双手,冲着擂台上的弦歌雅意大叫,冲动地许下了加官进爵地诺言。

听到会长大人的许诺,弦歌雅意乐得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到擂台边上,满脸希冀地问道:“会长大人,副会长什么的就无所谓了。不过就是权限大一点儿、能收人入公会什么的。我老老实实地在公会里做个革命的普通一兵就已经满足了。不过看在我对公会贡献的份儿上,我欠的债能不能减去一点儿?就给我免一千金币吧……一千……五百也行啊……喂。别走啊,我知道你能听得见……不行一百金币也可以吧?五十?二十?哪怕一百银币也成啊……”

雁阵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弦歌雅意冲着妃茵的背影张牙舞爪大呼小叫的狼狈样,一手捧着自己心爱的战宠“兔擦擦”,一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偷笑。擂台上的弦歌雅意察觉到了她温柔的注视,立刻停止了徒劳的呼喊,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得意洋洋地冲她做了个鬼脸,自己却又忍不住先笑了起来。

“男人射吧射吧射吧不会累,你是强人就不应该疲惫……”情到深处,半兽人影贼长三角忍不住引吭高歌,用他充满了野性张力的粗犷嗓音为擂台上的弦歌雅意高唱着一曲极具半兽人风格、并且非常切合目前实际的慷慨战歌。

弦歌雅意立刻倍受鼓舞,精神振奋地冲着他伸出了自己象征着勇气与力量的中指----尽管我并不了解他的这种行为究竟想表达一种什么样的豪迈心情,但此情此景已经清楚地表明这显然是羁绊于挚友之间的“男子汉的约定”。

我的心中壮怀激荡,按耐不住心中热血的冲动,于是双手高举,冲着弦歌雅意同时用力地伸出了中指,为我们在擂台上的友人加油鼓气。

弦歌雅意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热烈的友情,他感激地白了我一眼,也用一根中指回应了我的好意。我坚定地冲他点了点头。

这真是多么美好的友情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