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一百三十三:不可能的第四箭

第十卷 BUG 一百三十三:不可能的第四箭

本书:独游  |  字数:5688  |  更新时间:

虽然以一场耻辱的惨败结束了揭幕战,但我们的对手看起来好像并不觉得多么沮丧,似乎他们早就习惯了暗影信徒孱弱的战斗力,从一开始就没有对她的战绩抱着怎样的期待似的----当然,事实上这种想法也是十分明智的----在平静地接受了第一场的失利之后,他们很快就派出了下一个上场的队员。

第二个上场的是那个只有四十九级的吸血鬼堕骑士----和暗影信徒类似,堕骑士是末世帝国仅有的一个由战士转职而成的特色职业,与法尔维大陆的圣骑士相对。和圣骑士们相比,堕骑士并不具备受到至高神达瑞摩斯祝福的诸多恢复系法术,也没有那么多加强自身防御效果的魔法技能,但是,黑暗与死亡女神苔芙丽米兰斯赐予他们冷酷犀利的战争之刃,能够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自己的攻击力,并在攻击时使对手产生各种不利的负面状态。除此之外,作为辅助的攻击手段,堕骑士还掌握了一系列远程攻击的暗影系魔法,能够满足各种不同的战斗需求。

这个血族堕骑士的名字叫做“我爱晒太阳”,这样一个彪悍而诡异的名字不由得令我愕然侧目----想象一下,倘若你在大街上看见一个面无血色白白胖胖时刻把两颗小虎牙露在嘴唇外面的血族小宝宝,头上赫然显示着“我爱用大蒜汁漱口”、“我爱用圣水洗屁屁”或者“我爱用削尖了的橡木棒棒捅捅自己的心脏玩”之类骇人听闻的名字,我相信你的反应也会和我一样的。

尽管是在场所有人中级别最低的一个,但优良的装备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这个年轻血族堕骑士的弱点:他的身上穿着一件能增加三百六十多点防御力和两百二十多点生命力地“暗影龙骨胸铠”;头上那顶火红色的“黑夜的守护守护”头盔能够提升一百二十六的防御力和一百一十点魔力;背后披着的那条名为“月亮女神的拥抱”地华贵披风除了能增加八十多点防御力之外,在夜晚或是黑暗的洞穴中发出光芒,增加视线的范围;而最令人瞩目的,则是他手中的那柄“影牙的双手巨剑”,这件沉重得堪比一把长柄战斧的厚重武器不知是用什么金属锻造而成,通体呈现出浓重暗哑的均匀黑色,仿佛将周遭的光芒全部吸收了一般,就连最锋利地刃口处也不曾透出一丝光泽。却偏偏又通体散发着凌厉的气息,令人感到那团暗淡的黑色金属正散发着一种肉眼所不能见地锐利光辉,那无形的光彩闪亮得令人无法正视。

一声清脆的铃声响过,宣告了第二场战斗的开始。铃音未落,我爱晒太阳就双手斜拖着那柄双刃带着锯齿的深黑色色双手巨剑,大踏步向着弦歌雅意杀奔而来。暗淡的剑锋与擂台上的石板相互摩擦着。一路发出令人心烦意乱的噪音,仿佛是一头怪兽正打磨着自己的牙齿,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撕咬敌人地**----看起来他并不打算在这场战斗中施展他的半吊子暗影魔法,而是将所有取胜的筹码都压在一个重装武士的近战优势上了。

“这下子弦歌雅意要有大麻烦了!”看着血族堕骑士那一往无前的果决气势,我不由得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对我们的精灵族伙伴这一战的结局十分忧虑。

“不一定吧……”大概是我的消极情绪引起了某些人的强烈反感,妃茵大小姐吊着眉角冷冷瞥了我一眼,质疑地说道。“……小弦子上一场地消耗并不算太大,这个对手又比他还低了三级,连胜两场还是很有可能的。”

我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明智地放弃了和我们的会长大人争辩,只是朝着擂台上努了努嘴,示意她亲眼去验证我们的对错。

正如我们所知晓的那样,每一个堕骑士都会施展一些粗浅的暗影魔法,比如说:三十级的法术“暗影之刃”。尽管这只是个低级的攻击法术,最多只能给对手造成不到一百点伤害,但它却是个瞬发魔法,不用消耗任何施放的时间,因此。这个法术也是几乎所有堕骑士在战斗中抢得先机、率先杀伤对手地首选技能。在我所见过地所有堕骑士中,没有一个人不以这个魔法作为战斗的开场技能。对于绝大多数堕骑士们来说,用一记“暗影之刃”拉开战斗地序幕,这甚至已经不能算是一种战术了----那更像是一种传统、一种习惯,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古板老套并且不可变更的固定仪式。

不仅如此,堕骑士们还拥有像“影牙突袭”、“暗影之剑”之类的诸多远程攻击法术,这些魔法的威力或许不如他们近身肉搏时爆发出来杀伤力那样巨大,但在接近对手、倾尽全力展开厮杀之前,它们却是抢先一步削弱敌人、为自己赢得优势的重要因素----即便这些优势并不是那么的显著。但在生死相搏的杀阵之间,哪怕只是极微小的一丝优势就有可能决定着两个勇敢灵魂的生死存亡。

左手隐匿着魔法的辉泽,而右手却紧握着武者的锋锐,在诡谲狡诈的魔力之影中向敌人步步进逼,最终却将凭借爽烈的厮杀赢得胜利者的勇名----这就是属于堕骑士的战斗,行走在阴险与勇毅之间,用黑色的魔云掩盖住一颗炽热的战魂,以异族堕落的灵魂坚守着仅属于自己的骑士之路。

但现在。擂台上这个名叫“我爱晒太阳”地年轻血族却违背了堕骑士们通常所遵循地战斗常规:他彻底舍弃了远程攻击魔法地便利。任凭迎面扑来地利箭撕裂自己地皮肉。却禁绝了草草反击地念头。以自己地坚忍铺就了一条杀向敌手地血路。他地表现不像是一个魔武双修、进退有据地堕骑士。反而更像是一个纯然地近战职业者。他比战武士更像一个坚决地战武士。他比狂战士更像一个豪勇地狂战士。

站在敌对地立场上。此时我可以更清晰地感受到。他之所以会这样做。绝不是因为他愚蠢。恰恰相反。他这样做充分证明了他地清醒和明智。或者更进一步地说。这个血族堕骑士地果敢决断显示出了他对这场五对五决斗地深刻理解----他是在场十个人中级别最低地一个。但这并没有让他成为擂台上地弱者。因为在我看来。他或许也是在场十个人中最富有远见地一个。这足以弥补他级别上少许地差距。使他成为活跃在这擂台之上地关键人物。

血族堕骑士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他准确地衡量了自身地实力。知道自己至少有九成地把握可以有惊无险地战胜已经消耗近半精灵神射手。但是。这样地战绩也已经是他能力地极限了。他绝无可能在和弦歌雅意恶斗一场之后再拖着一身伤痕战胜下一个对手----级别和战斗力地差距。绝不是仅仅依靠着勇气或是头脑就能够消弭地。

面对这样地局面。他事实上有两种选择。最普遍地选择是:以战胜对手为第一目标。不惜精力地施放出最大战力。用最快地速度击溃敌人。最大限度地保存自己地生命。以备下一场必败地恶斗----这也是绝大多数人会做出地选择:杀伤敌人。保全自己。联盟与帝国勇士之间永无休止地相互猎杀让这种简单朴素而又堪称至理地战斗理念深入到几乎每一个冒险者地心中。进而变成了一种战斗者地本能。渗透到了每个猎手和猎物地血液之中。

然而。这个名叫“我爱晒太阳”地血族堕骑士并不是这样做地。他抛却了对自己更为便利地技能。不惜以大半地生命值为代价。全力向敌人逼近。用最快地速度进入他所擅长地肉搏战。将每一滴魔法都转化成最为巨大地破坏力。试图用一种更为凶险而又“节俭”地方式感到对手。这种战术或许会大大增加它地生命损耗。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地----他可最大限度地保存下自己地魔力。

在更充沛地生命力和更富余地魔力之间。他毫不迟疑地选择了后者。这正是这个年轻血族最明智地地方。他敏锐地发现了这场五对五地连番角逐和我们所常见地一对一决斗之间巨大地差别:在这个擂台上。我们所要做地并不仅仅是将面前地某一个对手击倒即可。而是要尽可能度偶滴消耗对手。即便是在获胜根本无望地情况下。也要最大限度地制造杀伤。为之后上场地队友制造更有利地条件。

对于我爱晒太阳而言,失去了魔力的支持。即便他保存下再多的生命力,也只能让他在下一个对手面前多支撑片刻而已,魔法攻击技能所能产生的杀伤力是单纯的普通攻击根本无法比拟的。与其如此,到不如豁出一条命去,在下一场比斗中放手一搏,反而能给对手造成更多的损失----这应该就是这个血族堕骑士此时的决断了。

两支响箭撕开了血族堕骑士的小腹,大蓬的血迹溅入地面,迅速地渗进擂台上石板的缝隙之中,将地面染成一片暗红。

我爱晒太阳的脚步丝毫没有迟疑。他每踏出一步。金属战靴就会因为用力踩踏地面而发出果决的铿锵声。这果决的铿锵声连成一串。犹如一道一往无前的兵锋,直指向正前方的弦歌雅意。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对手。弦歌雅意似乎还没打算退让---事实上,这片擂台虽然看起来十分宽阔,但你一旦开始退却,很快就会被逼入死角,这一点已经从刚才轻易败落了的暗影信徒身上得到了证明----他又从背后的箭囊中又抽出一支羽箭,轻搭在弓弦上,再稳稳地射出,正中对手的大腿。

三箭,五百多点生命,我爱晒太阳以这样高昂的代价逼近到了距离弦歌雅意大约五步的位置。这样的距离已经足够近了,近到了几乎只要伸手一挥,那柄影牙巨剑就可以当头劈落,给对手带来凶狠的一击。

三箭,这似乎已经是一个极限了。在这样的距离下,即便是一个再怎么纯熟老练的射手,也只能射出三箭。三箭过后,战斗的主动权就将易主,身披重加的近战武者将会迎来彰显自己强大武力的时机。

直到这时,弦歌雅意似乎才感受到了一些惧意。他连忙转身向后退却。一边退一边还忙乱地又抽出一支羽箭,准备着下一次的攻击。

然而,血族堕骑士已经不会再给他留出从容射击的机会了!我爱晒太阳猛地抢上一步,双手横扫,影牙巨剑立刻旋出一片乌影,迅猛地朝着弦歌雅意的背后漫去。

一切。似乎已经被决定了。

可是,一切都决定了吗?

还没有!

就在即将被犀利地黑影吞没的瞬间,弦歌雅意突然停住了脚步----不,不止是停止退却,精灵族的射手此时就像是一头狡黠而又凶狠的野狼,敏捷地弓起脊背,弯下腰返身向黑影的中心逼近。他的动作是如此地迅猛,以至于当我爱晒太阳反应过来的时候,弦歌雅意已经反扑到了他的身前。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了即便是对于一个手持匕首的刺客而言都会感到有些压迫的地步。

不知何时,弦歌雅意手中的那支羽箭已经搭上了弓弦。弓开,如一轮满月。捧在他的胸前。一枚闪烁着银色慑人光泽的箭簇,正紧紧地贴在血族堕骑士地下颚。

我猜,他从未将一枚箭簇看得如此清楚……

刹那间,密不透风的黑影间突然绽放出一朵灿烂的光华,犹如一道流星划开整幕天际,将黑云笼罩着地夜晚瞬间照亮。

又一支利箭离开了弓弦,凶狠地刺穿了血肉生就的目标,转而披上一层狰狞的红光,直向高空中飞去。

在每个人都认为他已经山穷水尽的时刻。弦歌雅意射出了他的第四箭。

几乎是同一时刻,两团巨大的血花漫天挥洒,擂台中央仿佛落下了一片红雨。浸没在这血腥雨水中的两个人同时痛呼了一声,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

我相信,对于在场的大多数人而言,这应该是他们今生第一次看见一位重装骑士在肉搏战中被一名纤弱的射手击退。

再没有一个射手能够像弦歌雅意一样习惯于贴身战斗,即便是一个战士、一个游荡者也无法像他这样适应这种紧贴在对手胸口上地厮杀。早先时因为视力的局限不得不一次次从狼吻猫爪下挣命的阴暗经历让他对迫近的敌人产生了一种坚韧到近乎麻木的冷静,而对于这种近身战斗中距离和速度的控制他有着远胜过普通战士的微妙敏感,这让他紧紧抓住了这电光石火般乍现的战机。与间不容发间射出了这不可能的第四箭。

这迎面劲射地一箭贯穿了血族堕骑士的下颚和面颊,在他的脸上留下一个血淋淋的伤口,两百七十多点生命随着这一箭的贯穿化为了乌有。精铁锻造的锁链头盔就像是张破败的皮革般被轻易地撕裂,被击碎的铁环“哗哗”地乱响着,仿佛正在因刚才那无比凶险的一箭而颤抖。

此时,我爱晒太阳表现出了令人钦佩地刚毅果决。即便是遭受了预料之外地猛烈反击,他却没有丝毫的迟疑,平举起巨大地双手剑返身冲上。在他挺剑突刺的同时,一道暗紫色的魔火突然出现。附着在犀利的剑刃上冷冷地燃烧。

这个“惩戒之焰”只是一个十五级的小法术。它唯一的功效就是能够给堕骑士的武器附加一定程度的火焰伤害。但在此时,对于这个冷峻的血族青年来说。这却是最实惠也最实用的一个法术。159”……一串串鲜红的数字随着黑色巨剑的不断挥舞跃出了弦歌雅意的头顶。我爱晒太阳在这场并不对等的肉搏战中将自己种族血脉里最残忍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黑色的双手巨剑犹如一条饥渴的舌头,贪婪地吮吸着对手体内的血液。

但与此同时,他又在坚定不移地贯彻着自己坚定的战斗理念。直斩、暴风斩、暴劈、连环刺……他一直都在使用这些消耗较小而简单直接的攻击技巧,而绝不将一丝魔力浪费在那些看似华丽强大却并不实惠的技能上,真正做到了将自己的每一分魔力都最大限度地转化成对对手的伤害。

凶暴与冷静,这两种看似彼此对立的品质,此时似乎已经完美地融合在了这个血族堕骑士的身上,让人很难不对他的对手深感不幸。

而我们的精灵族友人则在经历了刚开始时的阴狠之后显得有些后继乏力。尽管他也作出了相当值得赞许的反击,但他的努力还不足以扭转远程攻击职业在近身肉搏时注定吃亏的规律,更何况从这场战斗的一开始他的生命值与对手相比就有着近半的劣势。没过几个回合,在挣扎着奋力射出最后一箭之后,他就被我爱晒太阳用一记重斩放翻在了擂台上,终究还是没能够将自己的胜利延续到第二场。

迎来了首场失利后,我们并没有给对手留出多少庆贺的时间。就在我爱晒太阳还站在擂台边上冲着台下的队友们大呼小叫、炫耀着自己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时,我们的第二个上场的人选已经缓步走向了擂台。他左手抄着一根镶满了尖锐利刺的单手战锤,一柄闪着精光的小巧匕首则在他的右手手指间小巧灵快地翻转,划出一道道明亮的刀花。随着双脚在地面上沉重地起落,他胸口和腹部的脂肪都在不住地震颤,进而荡漾起一圈圈波澜起伏的“肉晕”,让人不得不担心他究竟有没有足够的体力登上这座半人高的擂台。他刚一登上擂台,原本显得十分宽阔的比武场似乎顿时变得有些局促起来,场边所有人的目光仿佛被一种神奇的魔力所吸引着,顷刻间都齐刷刷地聚集在了他的身上----准确地说,当这个家伙出现在你的视线中时,你的眼眶里确实已经很难再腾出地方来容纳更多的东西了。我记得有一个名叫牛顿的炼金术师曾经提出过一个新颖的理论,那就是一个物体的重量越大,它本身所产生的吸引力就越大,此时我们眼前所发生的事情,似乎都在印证着这一论断的正确性。

能够以如此震撼的姿态瞬间成为擂台上的焦点人物的,当然不会是别人。没错,半兽人影贼长三角,他就是擂台上的血族堕骑士需要面对的下一个对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