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一百三十四:酷刑,惨无人道的白骨牢笼

第十卷 BUG 一百三十四:酷刑,惨无人道的白骨牢笼

本书:独游  |  字数:6390  |  更新时间:

在我的伙伴们看来,第三场决斗毫无疑问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可言的压倒性胜利,双方实力相差得如此之大,甚至让他们在取胜之后都提不起多少欢呼喝彩的劲头来。

从一开始,长三角就完全掌握了场上的主动权。开始的铃声刚一响起,这个行动猥琐的胖子就满脸奸笑地凭空隐没在了空气之中。偌大的擂台上顿时只剩下血族堕骑士我爱晒太阳一个人的孤独身影,他双手紧握巨剑,歪竖胸前,警惕而又无助地望着四周,试图从身旁光影的变化中发现对手的蛛丝马迹。

尽管我们的半兽人胖影贼朋友在生活的许多方面都将身为一个胖子懒惰迟钝的本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但幸运的是他显然将深深埋藏在自己厚厚的脂肪层中那绝无仅有的最后一丝勤奋都花在了匿踪技能的训练上。与他的身材给人的直观印象截然相反,他的匿踪技巧相当地高妙,以至于就连身为同伴我们,倘若没有他头顶那写明了他的名字和所属公会的两行翠绿色的文字指引,恐怕也很难发现他那影影绰绰的鬼祟身形,就更不用说擂台上那个足足比他低了两级的血族堕骑士了。

这或许是年轻的血族堕骑士我爱晒太阳一生当中最饱受煎熬的几秒钟时间了:他独自一人站在广大空旷的擂台上,耳中听着敌人的脚步声以一种十分轻微而又无比冷酷的方式步步逼近,却连鬼影子都看不见一只,更不用说率先进行攻击,只能呆站在那里任人宰割。此刻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也许就是猜测一下对手的第一刀将会捅在自己身体的哪一个部位上;而这个问题地最糟糕之处就在于:无论他猜对了没有。对于他来说都不是个好消息。

很快,我爱晒太阳背后的空气忽然间一下子变得浓重起来,继而一个肥硕的黑影凭空凝聚了出来,趁着血族堕骑士茫然不觉的刹那间,长三角将一柄锐利的屠刀从背后插入他的腰间。一时间,血光四射,以摄食血液喂食的年轻血族似乎在这刹那间用自己体内奔涌的血浆将自己这一生地罪恶都偿尽了。

从一开始便身受重创的血族勇士在著名失败的绝望中展现了他最后的勇猛,和之前与弦歌雅意战斗时不同。他这时肆无忌惮地挥霍着自己的魔力,一边狂烈地挥砍着手中的双手巨剑,一边又将那些威力并不显著但却诡谲快捷的暗影法术不停手地向着长三角的头上扔去。\*\/\他头顶那根代表着他魔法力量地蓝色槽线以惊人的速度一消失在空气中,与之相伴的,是长三角的生命力也在以令人尴尬地速度削减。

无论是刺客、剑客还是影贼,由游荡者专职而来的冒险职业者在战斗中最具有威胁性地就是在交手地第一瞬间所爆发出的那股阴险狠毒而又令人惊惧地巨大杀伤力,其中尤其以刺客的破坏力最令人胆寒,剑客次之。而以各种机关陷阱作为辅助攻击手段地影贼则是最差的一个---即便最差地一个,一个普通影贼在抢得先手后一瞬间所展现出的巨大威力也足以让一个装备精良的高级战武士羡慕不已,或许狂战士在进入狂暴状态后使用出威力最大的攻击技能才能与之媲美。

然而,在最开始的几秒钟过去、战斗进入仅仅凭借着粗野的蛮力相互砍杀来交换鲜血的僵持状态之后。他们生命力脆弱、铠甲单薄的先天不足就开始慢慢地显露出来了----在身着厚甲、重装上阵的战士系职业面前,这种不足表现的尤为明显。

在开始时抢得巨大的先机之后。长三角很快发现自己处在了一个十分尴尬的窘境之中。在对手坚固厚实的重铠面前。他手中的战锤和匕首在攻击力方面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当然,这和他的装备质量也有着直接的关系:直到现在他还在以三十级时长弓射日为他制作的“尸毒匕首”作为主要攻击武器。尽管这柄匕首的杀伤力以它本身的级别来说堪称是一件极品,但握在一个五十级的胖子手里还是显得有些太过寒碜;至于那把战锤。根本就是长弓射日毁了他的趁手兵刃之后临时寻来救急的替代品,更不用指望它能在战斗中体现出多么巨大的作用了。

与长三角的攻击疲软相比。血族堕骑士的影牙巨剑则在半兽人影贼身上那套发了霉的“坚固的雷兽皮铠”上充分展现出了自己的价值:它的每一次挥舞,都将大捧的鲜血抽离出长三角的身体,而附加各种杀伤效果的辅助魔法更助进一步涨了这柄凶器的威势,再加上那密集频繁的攻击法术……依靠着精良的装备和高强度的魔力消耗,我爱晒太阳在短时间内所制造的伤害效果甚至超出了这个级别高于自己的对手,在战斗场面上取得了一定程度优势----倘若不是他那柄双手巨剑太过笨重导致攻击频率太过低下,他的优势有可能还会更加明显。\//*/\\

如果我们的半兽人影贼朋友此时能够稍微冷静一点,完全能够看得出血族堕骑士现在这种疯狂的攻势不过是强弩之末,根本不可能持久----要知道,他仅存的那一点儿生命力根本不可能在这种以血换血、以命搏命的近身厮杀中支撑多少时间,而照着他现在这样的攻击方式,他的魔法值更有可能在生命力见底之前就早已经消耗殆尽。如果长三角能够再等上五秒钟----甚至哪怕三秒钟,擂台上的局势就将出现根本性的逆转,他将会轻而易举地赢得这场胜利。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或许潜伏半兽人种族血脉中鲁莽冲动的天性因为战斗中的大出血而开始***,或许是长期以来养成的战斗习惯压倒了他头脑中的理性,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长三角干了一件蠢事:

他抬手洒出了一片亮银色地粉末,粉末在空气中猛地闪耀起来。发出一片刺目的光芒,光芒过后,擂台上再次失去了半兽人影贼的行踪----他又一次进入了“匿踪”的隐形状态。

正如我们所知晓的那样,刺客与影贼并不能无限制地使用“匿踪”的技巧,在一定时间之内,他们只能连续使用两次,其中第二次“匿踪”需要借助一种名叫“消失粉”的闪光药剂。在此之后,他们至少需要五分钟的时间等待这个技能冷却。然后才能重新使用。

对于这些藏匿于阴影中地黑暗杀手们来说,能够两次隐没自己的行迹,就意味着能够拥有两次发起刺杀的机会,而以他们的瞬间杀伤能力来说,这两次机会往往就意味着对手的败亡。

而现在,长三角居然傻乎乎地将自己最重要、最宝贵也是五分钟内最后的一次匿踪机会浪费在这样一场必胜的战斗之中---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他在这个时候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但无论那是什么,至少我们可以肯定它都和理智毫无关系。\\*\

血族堕骑士又一次失去了对手地行踪。但这一回我相信他心里正在窃笑不已----长三角的错误决定简直是帮了他的大忙,让他超额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虽然找不到对手地踪影,我爱晒太阳在擂台上也没有闲着。他左一个“黑暗力场”、右一个“暗影幕墙”在自己身上加了两层防御法术,还攒够了最后几滴魔力。给自己施加了一个只能增加不到十点攻击力的一级魔法“破甲术”,真真正正把自己地魔力值用了个涓滴不剩。就连一点儿魔力渣子都没有浪费。

之后发生地事情就简单了:长三角又一次从我爱晒太阳的背后发起了刺杀。一记“闷棍”让对手陷入了短暂地眩晕。一记“割喉”造成了三百七十点的伤害,紧跟着一记“谋杀”将我爱晒太阳逼入了濒危状态。最后关头。血族堕骑士最后施放地两道防御法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让他在重创之后保存下了以个位数计地残存生命。让他有机会作出最后一次反击。一个鲜明的“-250”的红色字样从长三角的头顶涌出,一时遮盖了他头上的文字。取代了他名字的位置----这简直就是正在一旁观战的战神对他这场愚蠢胜利的巨大讽刺----然后长三角又很快地砍下了自己的第四刀,战斗就这样结束了。

长三角带着自己剩余超过四分之三的生命力和不到三分之一的斗气值留在了擂台上,从表面上来看,他的优势似乎是明显的。但是,他让比自己低了两级、生命力只剩下大约三分之一的对手成功地用尽了最后一分魔法值,将上一场比赛积攒下来的一大半魔力全部成功地转化成了对他的伤害值,还使他愚蠢地浪费了最后一个宝贵的“匿踪”技能,让他在面对下一个对手的时候彻底丧失了先发制人的机会---这真是一场令人惭愧的胜利,除了最后的结果,我实在看不出长三角到底在什么地方胜过了自己的对手。

半兽人影贼在战术选择上的致命错误直接导致了他在下一场决斗中的失利。\\*\\\

顶替血族堕骑士出场的是一个亡灵巫妖,他的名字与他的种族和职业十分相称----恶灵。与堕骑士一样,亡灵巫师也是末世帝国所特有的一个冒险职业,它最大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只能由那些从死亡中苏醒的腐朽者们来担任。他们----或者我们应该说“它们”----所致力于发掘的,是属于统治永恒冥界之主苔芙丽米兰斯所掌控的那幽暗绝望的死亡之力,因此,按照法尔维大陆所流行的主流观点,亡灵巫妖是在所有法系职业中最邪恶也是最恐怖的一个分支。与他们相比,那些用灵魂与异界恶魔签订契约的恶魔术士们就如同一只刚出生的小白兔纯洁善良。

不过,如果我们能抛弃敌对的立场,抱着更为公允客观的态度来看待这些亡灵巫师们的所作所为,到也并不是不能理解他们的想法:

我们都知道,在我们所生活的人世间,往往存在着一种名叫“哲学家”地诡异生物。有时候,他们或许会头脑一热,“哐”地扔出一些自虐虐人的深奥问题,试图把连同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逼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几个问题包括:“我们为什么会活着”、“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活着本身意味着什么”、“我们到底是在真实地活着还是仅仅在一个虚幻的梦境体验着自己的生存”……等等等等。

其实亡灵巫师们也是一样,只不过他们思考的角度和我们有些不同而已。我认为他们都是些腐朽者中的智者,通过对死亡之力地研究,探讨诸如“我们为什么会死”、“我们的死时为了什么”、“死亡本身意味着什么”、“我们到底是已经真实地死去了还是在一个虚妄的梦境中体验着不存在的死亡”……等等等等的问题。有时候我其实很想知道一个亡灵巫妖是如何看待“人生本质”这样的哲学问题的,或许和我们觉得研究死亡之力是一件极端邪恶和恐怖的事情一样。他们也会觉得“活着”这件事儿实在是太恶心了……

所以我认为,所谓地“亡灵魔法是邪恶的”这种说法,不过是一些活着的专家学者对于腐朽者们的魔法研究领域带有某种歧视色彩地学术分歧,只是因为我们所身处的这个战争年代,才使这种单纯地学术问题带上了浓浓地政治色彩。\*\

虽然从思想本质上来说,亡灵巫妖们个个都是思想深邃的哲学家,但和他们那些活着地同行们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在大多数时候,这些专研死亡真谛地学者们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可以强迫别人接受自己地思想。我猜那些侥幸没有被当做疯子关起来的苟活于世的哲学家们对于他们亡者同行们的这点优势从内心深处或多或少地总会有点儿羡慕。尽管他们绝不会把这层羡慕的心情宣诸于口----要知道,倘若一个精神亢奋的疯子一边声嘶力竭地对你大喊大叫,一边在手中用力挥舞着一张诸如“焚灵鬼火”之类随时都能把你化为乌有的魔法卷轴,你一定会觉得“太阳是宇宙万物的中心”这样的歪理邪说其实也是很有道理的。

而事实是。四百年前那个名叫布鲁诺的笨家伙只是一个一级的魔法学徒,他可怜的魔法水平甚至连只鸡都烧不死。所以----很不幸却又很自然地----他最终被别人烧死了。而“日心说”这个荒谬的论调也再也没有人提起过。

我有时会听到我的涉空者朋友们说到这样一句谚语----有理不在声高----我觉得这句话实在是太睿智了。的确,很多时候。真理确实并不取决于争论双方谁的声音更高----它往往还取决于谁的拳头更大……

与其他所有的法系职业者相同,亡灵巫妖的职业特性决定了他们只能穿戴单薄的布质软甲。脆弱的防御力是他们在战斗中无法遮掩的致命死穴。一旦被近战职业者靠近,倘若不能在第一时间摆脱。他们就会成为一具任人蹂躏的肉靶,在对手狂暴的攻击下饱受摧残。

原本对于他们来说,像长三角这样精擅匿踪技巧的刺客和影贼是他们永远无法摆脱的阴影。每一次,那些能够凭空隐去身形的凶残杀手们都会如噩梦般突然出现在他们身畔,在他们毫无防范时就将致命的利刃刺入他们的体内,在令人战栗的刹那间无情地掠去他们的生命。

可是现在,我们的半兽人影贼朋友看上去境况相当糟糕。在上一场较量中连着浪费了两次匿踪的机会,如今的长三角只能拼着一身糙皮厚肉硬冲蛮撞。战斗刚一开始,他就立刻从自己站立着的位置狂奔出去。他的速度如此之快,甚至连自己的影子都追赶不及。我们只看见一个青面獠牙的绿色胖子背后拖着一串隐约模糊的倏忽虚影,以违背所有世间常识的速度向前飞奔。在我看来,这世上大概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止这堆在临界状态下超速运行的肥肉了----至少在这一刻我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这个名叫“恶灵”的亡灵巫妖显然很了解自己不善近战的致命弱点,并且早就对这种情况有所提防。他或许无法防范影贼匿踪接近后险恶地背后偷袭,但对于这种蠢笨的正面突击却有着许多方法加以克制。

随着恶灵手中的骨杖一挥,长三角前方的地面上忽然冒出一片散发着恶臭气味的腐烂泥沼来。泥沼的表面呈现出腐败的墨绿色,不时炸开几个浑浊的起泡。露出泥沼表面下覆盖着地一层黄白色的碎骨。

一脚踩上这片突然出现的碎骨泥沼,原本看似淹没在泥沼中等待锈蚀的碎骨立刻显示出了它们隐藏着的巨大威胁。锋利的骨茬刺伤了长三角的脚底,给他带来每秒钟大约十五点左右的伤害。原本,这种程度地轻微损伤对于血满肉厚的半兽人影贼来说根本不足挂齿,可糟糕的是:这些微不足道的细小损伤对长三角造成了无法弥补地负面影响:

他的速度立刻迟缓了下来。不用别人提醒,长三角此时已经发现自己地处境非常不妙。他拖着一身地肥肉在泥泞中费力地挣扎着,想要尽快摆脱这片只有五步见方的魔法泥沼。事实上这并不困难,他很快就已经接近了成功。只几步,他就站在了这片泥沼地边缘,再给他三分之一秒的时间,他就完全能够从这片恼人地泥沼中脱身而出。

然而他的对手却没打算让他如此轻易地脱身。当长三角在泥沼中费力挣扎地这段时间里,恶灵已经完成下一个魔法的咒语。他以亡灵巫妖所特有的那种空荡而嘶哑的嗓音低声吟唱着,随后从胸前平举起双手。随着他双手的举起,四面由几根粗大的白骨拼接而成的白骨牢笼从地面上冉冉升起,将长三角困在其中。

很显然。这个凭空出现的魔法造物绝不会是为我们的半兽人朋友量身打造的,那间四面白骨墙壁拼凑起来的狭窄牢笼就算是对于一个身材正常的普通人来说都绝然算不上是一个多么宽绰的空间,更不用说现在里面关着的是这么一个世所罕见的胖子。我很难说长三角现在是被关在牢笼“里面”的,从那被四道巨骨栅栏的缝隙中挤出来的一坨坨的肥肉来看。我甚至觉得他似乎露在外面的部分还要更多一些。

这简直是我所知道的这个世界上最惨无人道的酷刑,它最残酷的地方就在于:它在把你关在笼子里的同时。还把你的另外一部分关在了笼子外面……

通常来说。被困在白骨牢笼中的人们都会选择四面骨墙中的一面猛烈攻击,当你的攻击力超过它所能承受的限度之后。就会将之破坏,你也就能尽快地脱出这间恐怖的牢笼。然而对于长三角来说十分不幸的一点在于:这四面狭窄的墙壁把他束缚得如此之紧。以至于让他抬抬手臂都是一种无望的奢求。据我观察,以他现在这种姿态。对这间白骨牢笼所能产生的最强烈的破坏方式就是用指甲去抠---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相信以一个正常人类所能达到的寿命极限来计算,我也不可能有幸看见他重获自由的一天。

谢天谢地,除了攻击破坏,白骨牢笼的魔法效果还受到时间的限制……

长三角的被困给他的对手留下了十分充裕的时间,看着被以过饱和状态挤压在魔法监牢中的半兽人影贼,亡灵巫妖恶灵十分从容地召唤出了两个手持战斧的骷髅卫士,然后还没有忘记给被困在牢笼中的对手狠狠地扎上一记“白骨利箭”。

当长三角好不容易从牢笼中释放出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失去了意义。在那两个只剩下了骨架的亡灵召唤者面前,他所倚重的匕首实在缺乏足够的杀伤力,而那把低劣的战锤同样也难以承担战斗的重任,因此两具骷髅卫士死死地纠缠住了半兽人影贼,让亡灵巫妖有了充裕的施法时间。虽然我们的朋友十分英勇地干掉了一个骷髅卫士,并且奋不顾身地抢到对手的面前砍了他两刀,但这都不足以掩饰他惨败的耻辱。

就这样,恶灵几乎是并不血刃地赢下了第四场决斗,不知不觉间,我们原本所占据的领先优势被渐渐拉平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