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一百三十六:大概是人妖吧

第十卷 BUG 一百三十六:大概是人妖吧

本书:独游  |  字数:5567  |  更新时间:

与第一场战斗的绝地反攻相比,我的第二场战斗实在平淡得有些乏善可陈。继亡灵巫妖恶灵之后,第二个成为我的对手的,是一个蓝皮獠牙的巨魔剑客。他的名字叫做“我很丑但我很持久”,在我看来对于他自己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客观的评价。他丑陋的面貌自然是一目了然,而那个“持久”也很准确地概括出了巨魔这个种族非常鲜明而又邪恶、同时又让很多人在内心深处都十分羡慕的血统特性——老实说,至少我自己就非常羡慕。

怎么?你想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特性?当然是巨魔们所具有的“快速愈合”的种族特性,这个令人羡慕的种族特性能够使他们以相当于其他种族一点二倍的速度恢复自己已损失的生命力,这使得他们在一些激烈的战斗中能够比其他人坚持得更为长久——嗨,我真的是这个意思,你以为我在说什么呢?为什么要露出这种奇怪的坏笑来?

你知道,总有些人的思想会被一两个词引到一些奇怪的方向上去,这实在令人感到莫名其妙……

在成为我的对手之前,那个巨魔剑客显然刚刚经历过一段十分艰辛的人生。他身上的装备是在场所有人中最寒酸的一个,其中至少超过一半儿都因为破损得过于严重而导致各项附加属性出现不同程度的减弱,而另外一半儿的等级水平则明显低于他的现有级别,一看就知道是原有装备破损后临时拼凑出来的一身救急装备。我简直都不忍心去猜测他究竟输了多少场战斗才把身上的装备磨损成了现在这个鬼模样,刚看见这个披着一身破烂的家伙爬上擂台的时候,我甚至还以为他刚刚被一千头野牛从身上迎面踩过去了一遍。但经过仔细观察之后,我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想法错得有多严重:

他至少被踩了两遍!

原本剑客这个职业就一直受到战武士的克制——很长时间以来,他们“法师杀手”的形象已经非常深入人心了,他们地许多抗性天赋都能对魔法产生极高的免疫效果,但对物理伤害的防护能力却一直很脆弱,而战武士的坚盾重铠却能有效降低他们双手武器专精的巨大威胁——更何况现在我面前这个家伙已经落魄到就连赖以生存的双手短剑都只有两把三十多级垃圾货色的地步了。

我没兴趣复述这场乏味地战斗。两个手持利刃地武[首发站在擂台中央狂热地相互砍杀,没有技巧,没有智谋,有的只是肢体野蛮地碰撞和生命丑陋地泼洒……这纯粹是一场力量与鲜血的赌博,战斗在此时被简化成了一串串冷漠的数字,而这些数字又累加出一枚不断变换着重量的砝码,每一次变化都将胜利的天平压向有利于自己地一方。

尽管在之前的较量中我已经损失了将近一半的生命力。但在这场实力完全不对称的较量中。我仍然有惊无险地获得了胜利,成为了目前为止第一个连续赢得了两场胜利的斗士。巨魔剑客那个充满了种族自豪感地名字没能帮得上他一点儿忙——我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解决了这场战斗,这个孱弱的一分钟男自始至终都没有对我展现出丝毫“持久”的特性来。

击溃了巨魔剑客之后,我终于见到了对手队伍中最后一个成员:他们地队长——同时也是他们的公会会长,五十三级地亡灵战武士,曾在无尽的苦难煎熬中渡过了一世地苦行[首发。又在坚忍不拔的勇气中获得了新生地命运斗士:葬礼进行曲。

我无法将目光从他的头顶移开,此刻,那惨绝人寰的公会名正高高悬挂在他的头上,让我们不得不重新感慨一下他生前所遭受过的坎坷经历:五级被野狗追得裸奔,十级卖点卡被坑。十五级下副本团灭,二十级和人妖网恋,二十五级中木马被盗号,三十级成为一代黑手。三十五级被人开外挂守尸,四十级刚学会用外挂就被封号……

事实上。在他此前的人生历程中的大部分经历——比如说外挂啊盗号啊木马啊之类的——是我无法理解的,但这并不妨碍我透过那深邃而又玄奥的文字区感受他前生那段凄楚哀婉的心路历程——其实这也非常正常。|(*每个人在各自的生活中遇到的痛苦,往往是别人无法理解的。但我们并不能否定这种痛苦对一个灵魂的煎熬。而最令人心酸的是,我确信这些悲惨的遭遇中,无论哪一项[首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都堪称是人间惨剧,而现在却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频率叮呤咣一件不落地全都砸在了这个家伙的脑袋上,其概率甚至比一个人一生中被陨石砸中两次的可能性还低,当这种千载难逢的小概率时间[首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时,你甚至很难判断这到底是一种不幸,还是一种莫大的幸运……

“你们好像把两个女地都放在最后了。”葬礼进行曲地声音并不像我所想象地那么灰暗。事实上。他地声音相当温和悦耳。听不出一丝敌意。就好像我们之间并不是势不两立地仇敌、而是十分友善地朋友似地。

“打架这种粗鲁地事情。女士总是要受到点照顾地。”我耸了耸肩膀解释道。

“没错。没错。绅士风度嘛。不过……”葬礼进行曲频频点头。然后侧着脑袋向台下地两位女士端详了片刻。脸上挤出一丝心有余悸地诡异表情——并不是他地表情有什么诡异。而是因为……你知道。一个连皮肉都腐烂掉光了地白骨森森地骷髅头。居然能够准确无误地让我感受到他此时“心有余悸”地心情来。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诡异地事情——他试探着小声问道:“……该不会都是人妖吧?”

人妖?那是什么?

我曾经从不少人口中听到过这个令人困惑地词汇。但却始终没有深入了解这个词汇所代表地确切含义。从别人说起这个词汇地口吻和态度来分析。这似乎是一个含有一定贬低含义地特指名词。似乎是在指责某些人令人难以忍受地不道德行为。

在我看来。我们这个以收敛巨额财产为人生追求、以盘剥他人劳力为生活目标、以追讨高息债务为人生乐趣地守财奴会长和许多不道德地行为都有着密切地关系——嘘。不要告诉别人——所以我心里到觉得她是“人妖”地可能性相当地大。

尽管我很愿意肯定葬礼进行曲的猜测,可妃茵毕竟是与我并肩战斗的同伴,[首发自我内心的真诚友谊不允许我与敌对阵营的陌生人一同用侮辱的词汇贬损她地人格和品德——尤其是在她正眼睁睁看着我们地时候——所以我明智地选择了沉默。

“胡说八道!”对于这样一个不怀好意的揣测。我可以保持沉默,但作为当事人的妃茵却不可以。我们的会长大人已经忍不住在擂台下高声吵嚷起来。从她胀得通红的小脸儿和剧烈起伏的胸脯来看,她此刻似乎是相当地愤怒——当然,我绝不会鼓励你认为这是一种被拆穿了真相之后恼羞成怒的表现。

“你眼睛瞎啦!像姑奶奶我这么秀外慧中、温柔贤淑、兰心蕙质、风姿绰约的娇媚少女,怎么可能会是人妖?!”妃茵大小姐将手中的魔杖挥舞得虎虎生风,怒目圆睁地死死盯着擂台上的葬礼进行曲,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仿佛恨不得现在就冲上擂台把他砸成肉酱——哦。对不起,我地意思是骨粉——似的。

我实在看不出她此时张牙舞爪、气势汹汹的狰狞姿态和“温柔贤淑、风姿绰约”这些美好的婉约地词汇有什么关系,所以显而易见的是:看来我们地会长大人必定是人妖之流无疑了……

我的对手显然不像我那样聪明,他居然没有听出妃茵地话语中那明显自相矛盾的地方,就这样盲目地轻信了她地自辩——我早就怀疑,脑浆都被腐蚀一空了的亡灵们在智力上不可能一点儿影响也没有。

“听起来果然不像是音频合成器合成的声音……”他侧着耳朵——我的意思是他侧着那个原本生长着耳朵的窟窿眼儿——仔细听了听妃茵的话语。而后轻轻点了点头,“……看来你们真的是女的。真是太幸运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还有取胜的机会。”

他上当了——我幸灾乐祸地想道——凡是了解我们可敬的会长大人的人都知道,当这个狡诈的女人信誓旦旦地保证什么事情的时候。她说得必然不是实话——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我们的会长肯定是个人妖——尽管我真的真的不知道人妖到底是什么东西……

作为对方最后一个出场战斗的队员,面对着三个同级别对手的轮番挑战,并且其中还有一个被公认为战“武士的克星”的冰系法师,在这样一个冰冷残酷的现实面前。他居然还在痴心妄想着能够反败为胜,我只能认为。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家伙实在是一个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了的空想乐观主义[首发,他对美好命运的积极向往已经达到了随时随地能够产生幻觉的地步——我敢断言这绝对是他曾经遭遇过的那些惨无人道的命运磨难后所产生的后遗症——对此我只能由衷地深表同情。

“你说什么?竟敢小瞧姑奶奶我!”深感受到了轻视的妃茵大小姐此时已经出离愤怒了。她高高地捋起袖子,露出两条芦柴棒一样纤细瘦弱的胳膊。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台上的葬礼进行曲,恶狠狠地大声吼叫道:“臭小子,你嚣张不了多久了!看我一会儿亲自上场的时候怎么好好教训你!我要让你把自己刚刚说的每一个字都一口一口嚼烂了再吞回去……”

作为此刻正站在擂台上准备迎接下一场挑战的队友,听着我的队长在台下高声叫嚷着“我一会儿亲自上场后”如何如何如何,我实在很难从她的话语中听出一丝鼓励和祝福的意思来——如果你躺在病床上觉得自己还有机会抢救一下的时候,忽然听到你的好朋友脸色阴暗声音低沉地对你说“你安心地去吧,我们会为你报仇的”,恐怕你的感受也会和我此时一样——相信我,这种感觉很不好,你绝不会想尝试第二次——当然,如果你还有机会尝试第二次地话。

会长大人对我的不信任态度实在令我倍感伤心。而令我感到愈加伤心的是:她对我的无视……嗯……并非是没有道理的——这实在是一件伤人自尊的事情。我与葬礼进行曲之间的战斗很快就开始了……然后……它结束地似乎比开始地还要快。我原本盼望着这个朽空了脑浆的亡灵战武士或许会因为智力和精神上的不良影响而在战斗能力方面有所降低,但此后[首发生的事实令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五个照面,仅仅五个照面,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生命值的我就悲壮地倒在了他地连番重击之下。

看到我终于被打到台下,我们准备已久冰系女法师立刻急不可耐地跃上擂台,手中法杖顶端的蓝色宝石闪烁着凛凛的寒光,一圈水蓝色的光晕在她的手中跃跃欲试地闪烁着。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爆[首发出来。将面前地敌人冻成一尊丑陋的白骨冰雕。

但是,亲[首发的会长大人,我很理解你此刻急于复仇的心情,但是你也没必要在看见我失败之后表现得比我地对手还要高兴吧……

尽管亡灵战武士葬礼进行曲在上场时曾经放出了要以一敌三逆转整个战局的豪言,但在与妃茵地战斗打响之后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与之相称的战斗力。从与妃茵交手地一开始,他就顶着一身金属重甲勇敢地冲向面前的敌人。然后不出所料地被一记大号地“冰风暴”冻成了一对货真价实的“冰棍”。当包裹着他全身的冰块终于解冻之后,他已经结结实实地挨了两支冰矛和一枚冰棱,凛冽的寒气顷刻间就把他裸露在外面的骨架冻成莹莹的蓝紫色。寒冷的魔法力量冻结了他的关节部位,令他举步艰难。他的动作木然的就像是一具僵硬的尸体——当然,他事实上原本也确实就是一具尸体——一举一动都比平时要迟缓许多。尽管擂台表面的石板十分平坦。但他每迈出一步都是在艰难地跋涉,短短地十几步路程,在他脚下简直比淌过一片沼泽还要艰辛。

与葬礼进行曲的艰难处境相比,我们的会长大人正在享受着一段美好的时光。因为面对的是最后一个对手。妃茵丝毫不用顾忌自己魔力的余量。她娴熟地挥舞着法杖,以难得一见的慷慨姿态挥霍着她的魔法。不住手地将一个又一个蕴含着寒冷力量的魔法光束扔到对手的脑袋上。与攻击魔法所产生的杀伤力相比,冰雪法术所附加产生的冻结效果才是她最强大的武器。对手迟缓的脚步让她得以完美地控制敌我之间的距离。即便是穿着臃肿的魔法长袍,她也可以在丢出一个法术之后从容不迫地从对手的追击中逃脱。在拉开足够大的距离之后再积蓄更多的魔力,重新施放出一个更加强大的法术。

没过多久,葬礼进行曲的生命值在妃茵的狂轰滥炸之下就只剩下了不到一半,而妃茵却没有收到丝毫的损伤。即便如此,这个坚韧顽强的骷髅怪还没有放弃希望,他异常艰辛地步步近逼,终于把对手逼到了擂台边缘。正当他高举手中的利剑想要一雪之前的屈辱时,一枚硕大的冰弹“砰”地一声砸在他的脸上,而后一层水蓝色的光环随着冰弹的爆裂荡漾开来,将他枯骨嶙峋的身体层层包裹起来,结成了一枚透明的巨大冰团。可怜的骷髅战武士顿时动弹不得,身姿立刻被冻结在这英勇而无奈的瞬间。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妃茵面前的空间瞬时[首发生了扭曲,她的身体倏地从擂台的边缘凭空消失,而后又突然出现在葬礼进行曲的背后擂台中央的位置。

一个“急冻术”加一个“瞬间移动”的法术,冰系女法师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摆脱了困境。

“啊哈哈哈哈……”斜着眼睛盯着对手在冰块中无法动弹的窘境,我们的会长大人忍不住得意地大笑起来。她的笑声就像狂野的暴风挤过狭窄的石隙间时那么凄厉尖锐,令我们这些同伴听了都忍不住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你不是很猖狂吗……”妃茵一边恨声邪笑着,一边将一枚冰箭顺手砸到对手的屁股三个……”又是一枚冰箭飞出,在亡灵战武士的后脑勺上炸开一朵雪花

“……最不可饶恕的是,你居然还敢污蔑你姑奶奶我这样一个美艳端庄的可[首发少女是人妖……”这一回应声飞起的是一支犀利的冰矛,它转眼间就把被冻结了的葬礼进行曲扎了个对穿——看起来我们的会长大人实在是对“人妖”这个词恨之入骨。

“……看我非把你的两溜排骨拆成十八段……”好不容易等到急冻术消融,倒霉的葬礼进行曲刚一转回头来,就被一[首发超大号的“雪爆术”迎面劈在了脸上……

随着妃茵的攻击法术疾风暴雪般落在对手的头上,葬礼进行曲的生命值很快就被摧残到令人揪心的惨状,这种以强凌弱的一边倒的局面令我甚至开始同情起我们的对手来了:亡灵战武士此刻在擂台上已经是摇摇欲坠,让人不由得担心一只专吃腐肉的蛆虫轻轻叮他一口也会要了他的命。

以现在的形势来看,葬礼进行曲无论再怎么挣扎搏命,也不可能再逃脱一败涂地的耻辱命运了。然而,就在这我们以为自己已经稳操胜券的时候,葬礼进行曲忽然面色一沉——请原谅,你们只能自己去想象一下一个只剩下了一堆骷骨的脸上是怎么“面色一沉”的,这实在是一件超出了我语言能力之外的灵异事件,但它确实就这样不可思议地[首发生了——他面色一沉,表情严肃地说出了一句非常非常不合时宜的话来:

“投降吧,女魔法师,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