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三百四十:令人困扰的父子纠纷

第十卷 BUG 三百四十:令人困扰的父子纠纷

本书:独游  |  字数:5668  |  更新时间:

独游三百四十:令人困扰的父子纠纷

|着这条突然出现的神秘通道。我们踏上了离开考克拉=道路。与我们在来路上遭受的巨大威胁相比。离去的道坦荡而平静。我们既没有在通道内遭遇凶恶的野兽。也没有遇到神秘残暴的恶徒。或许是因为这一路上平令人不习惯的缘故吧。我一觉的这条通道远比我们来时的路途短的多。以至于我好像刚走了没一会儿就看见了前方出口处的闪光。

刚刚离开这条通道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它将我们带何处。我们排成战斗队形。紧握着武器小心翼翼的迈出了洞口。生怕自己刚一露头就碰到一群饥肠|辘恶族或者魔怪——你知道这些邪恶的生物的胃口总是非常好。而且无它们的长相如何千差万别。却都有着一个共同的优良品质——他们从挑食。

无论是半兽人精灵还是人类。都非常符合他们的胃口。事实上。在我以往的冒险历中。也曾经遇过许多这种蛮的食人亚智慧生物。以我对他们的中篝火和残骸的观察结果来看。他们似乎很少考虑选择去吃哪个种族的问题——他们更多的是在选择把这些倒霉的家伙烤着吃还是炖着吃。

谢天谢的。我们很快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片平静的树林之中。四周的生物中唯一能对我们成一些威胁是一群三十五六级的角鹿。而且如果你不找它们麻烦话。这群级别虽不低但性情温顺的食草动物绝不会主动伤害你。

起初我们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究竟身:何处。但没过多久我们就从冒险的图上确认自己已经处在雷威尔,西北侧的小树林里。事实上。当我们透过树木枝的隙向东南方望去时。雷威尔城门上高耸的塔楼已经隐约可见了。

我回过头去。想再看看那条从考克拉山之巅那座雄伟的战神殿堂直通往此处的神秘通道。发现通道洞口的空间立刻如漩涡般扭曲旋转。渐渐淡去。最终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片坚厚的石壁。上面还长满了滑腻的绿苔。仿佛那:-道路从来都未曾出现过。

很显然。众神明并不希望在间留下一条通往神捷径。他们只会将这种便捷提供给已经在擂台上证明了自己的胜利们。

回想起来。既然这些端坐于高天上的伟大存在能够如此轻而易举的将我们送回到原的。那自然也可以用更简单的方式带到他们的面前。然而。他们却宁愿选择-一个要向神表达虔诚的人都必须靠着自己的双腿攀上那座艰险雪山。并且冒着生命危险区战胜那些凶猛狂野的雪山大脚兽。直到他们冲破重重艰难险阻才能的到一个在众神面前演武的机会……

谁说神明的考验仅仅是在台上呢?从你下定决完成这个任务开始。神的考验其实就已经开始了……

“会儿我要到圣城去交任务。你们跟我一块去吗?”走进雷威尔城。妃茵摇了摇手中那块晶莹剔透的“神选骑士团的荣耀证明”。对我们询问道。

“我去。不容易完成了这个任务。总的去看看奖赏是什么样儿的。”长三角兴冲冲的说道。

“我也去我也去一起去看给我们公会的房子是什么样儿的。”雁阵也忍不住欢叫起来。

“看看都有谁在线。发个信息通一下。没事儿的都去那儿集合吧。这可是公会的事儿。咱们好的庆祝一下!”弦歌雅意也跃跃欲试。

“那个……会长…”我想了想。提议道……咱们的装备这一次破损的挺严重的。还是在这儿修好了装备再走吧。弗雷斯希特城太大了。找个修装备的的方都的跑上十来分钟。反而不如这个小城方便。”

我的建议立刻的到了大家的。妃茵点了点头道:“好吧。就按着战武士说的。该修装备的去修装备。该卖东西去卖东西。有任务的去交任务。我来发信息知其他人五分钟以后到马车那儿去会合。”

我和长三角径直去修理装备的铁匠铺——作为近战职业者我们两个人对于修护装备的情显然要比其他人更为迫切——然后找了个杂货铺清理了一下手头不值钱的战利品。完事儿之后。我们最先来到了广场旁的马车站。等待其他人的到来。没过多久妃茵也赶了过来她告诉我们雁阵恐的多耽误一会儿工夫:精灵兽师的穿甲弹已经用罄。普通的武器店里不会出售这种特制的火枪弹药她必须到拍卖行去。从掌握武器制造技能的涉空者手中购买。

看来雁阵的交易遇到了一点儿小麻烦我|马车站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看见她和弦歌雅意的踪影。正当们等的有些心焦的时候。忽然。从城门的方向传来了我们熟悉的声音……

“爸。我错了。我|的错了。我不该逃学。我不该放假不在家温习功课跑出来打游戏。我再也不敢了?我改。我一定改!我保证从今以后都再也不玩网络游戏了!求求您了。你就放过我吧。我要回家。让我回家……”

整座城市的目光都被这惨无人道的惨叫声吸引了过去:一个身穿白衣左脸颊上带着一道恶疤痕的四十八级人类剑客。此时正缩着脖子撅着屁股。拼命的向后挣扎着。在他前。一个刚刚四十级出头满身垃圾装备的大胡子菜鸟僧一住了他的胳膊。十分粗暴的把他向城门口拖去。一边拖一边以不容反驳的强硬口吻大声的呵斥着:“臭小子。带着女同学出来蹭饭就有的是时间。帮你老子打个披风就推三阻四!老子白养你十几年了!想走?门儿都没有!今天你要是不把披风给我打出来你就甭

!”

“爸。冤枉啊……”白衣剑客连屈。“……真不是我不想帮您。今天一下午稠沼那个副本我都陪您打了六遍。您的披风爆不出来我也没法子啊……”

“乖儿子。听话。咱们就去最后一次。就一次。这一次不管能不能把披爆出来咱们都玩儿了。行不行?”大胡子武僧循循善诱。

“您就饶了我吧……”大胡子武僧“最后一次”的承诺并没有赢的白衣剑客的支持。反而勾起对方更深沉的怨念。“……三个小时以前您就说是最后一次。这一|午咱都打了四遍最后一次了。您就再等一个星期。下个星期六。下星期六我早上六点起床给您打披风还不成吗?”

“下个星期我都要五十级了还要这个披风有个屁用啊……”大胡子武僧不可耐的反对着对方的建议。从他的眼眶中我们可以看见一团异常炽烈的火焰。“…就是现在马上就要用的着了我才急着拉你一块儿去的。”

“不行啊爸。我跟好了下午六点钟以前到家的现在马上就快要五点半了。妈还等着我们回家吃饭呢。别让她等急了……”白衣剑客痛不欲生的大声嚷道。

“你妈……”这显然是个比之前原因都更为有力的反对理由。以至于态度一贯强硬的大胡子武僧不的不迟疑了片刻。脸上露出了几分犹豫的表情……但片刻之后。他又立刻恢复了原先的强硬姿态。斩钉铁的说道:“你妈那边儿我跟她说去今天补习的课程比较难。我们晚点儿回家。”

“我不去。我才不去呢。您就再找找人吧……妈。妈救命啊……”面对着大胡子武僧如此热切期待。白衣剑终于毫无仪态可言的一屁股坐倒在道路中央。满的打滚的耍起了无赖。

“别说喊你妈。就算是喊你奶来也的先给我把披风打出来--说!”大胡子武僧不容分说。愤愤然的捋起了袖子。看起来是打算把白衣剑客硬拖出城门去……

果没有看错的话。眼前这两个正在发生这激烈言争执和肢体冲突的家伙。正是我们亲爱的公会会友佛笑。和他以前的跟班儿后来的父亲(这种说法似乎总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除了拥有满腔坚忍不拔的毅力之外几乎可以的上一无是处的人类武僧——我是你爸爸。

无论出于同在一个公会**事的同志情谊还出于曾经并肩作战共御强敌的战友情怀我们都绝不当坐视佛笑遭受现在这样尴尬的窘境。更无法忍心眼睁的看着他因为反抗不合理的父权暴政饱受摧残而无动于衷。我们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所以……我们不约同的背身去。饶有兴致的欣赏起那辆一直停候在路旁的长途马车。

我的心情顿时舒畅许多……

“你再不放我走我告诉妈你逼我陪你一起打游戏……”佛笑大声威胁道。

“……咦你们看你们看。这辆车的车厢里居然能坐人哎!”长三角惊喜交加的拼命把袋往车厢里面拱仿佛生怕那张圆润饱满的大绿脸被别人看见了似的。

“你敢!你要是向你妈告密。今后的零花钱我一分钱给你了!”我是你爸爸声色俱厉。

“……是啊是啊而且这辆马车的前面居然还有马……”妃茵缩手缩脚的蹲在那四匹辕马之间。恨不的把整个身子都贴在马屁股后面。就连正站在她身边的我都难从那乱蓬蓬一团的马尾巴底下发现她的踪迹——由此可以看出我们的会长大人其实很有成为一个优秀游荡者的潜质。

这两个家伙选择的|由如此愚蠢。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纯粹是为了避免卷入这对麻烦父子这笔纠缠不清的糊涂账中而慌不择路胡乱藏身的拙劣借口。而像我这样一个光明落忠诚正直的派人。是绝不会选择用这种不光彩的手段来逃避责|的……

“你要是再不。我可就要喊来帮忙了……”笑一边在的上撒泼打滚一边慷慨激的威胁道。

听到这句话。我忽然觉的这辆马车果真十分怪异:“咦。它的轮子居然是圆形的……”本着仔细观察刻苦研究的精神。我一猫腰钻进了马车底下。

这下佛该看不见我了吧……

正当我们因为不知该如何处理这对突然出现的冤家父子的关系而彷徨无措。竭力想要躲藏马车之后希图避开他们两人目光的时候。忽然间。我听到一声清脆的鞭响。继而车前面传来骏马激昂的嘶鸣声。我趴在车底。无奈的目睹着车轮在眼前缓缓滚动而后越滚越快。终于滚出了我的视线。立刻。三具造型怪表情尴尬的石化人像暴露在了雷威尔城最繁华的中央广上:一个撅着屁股缩着脑袋手向左右两边平撑仿佛正在挤过一个窄通道的肥胖的半兽人影贼。一个手脚半蹲在道路中央挤眉弄眼竭力保持着平衡的人类女魔法师。还有一个撇着两条大腿以极其不雅观的姿势匍匐自爱道路中央的人类战武士。

我们原本希望隐藏己的身形躲避别人的视线。然而。在这种极度尴尬局面下——相信我。就算你的视线刻意的避开我们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于是。很自然的……

“会长!长三角!杰夫!快点来救命啊!我都快被我爸逼死了……”刹那间。佛笑和我是你爸爸都因为我们三个人的突然出现而惊愕了片刻。但佛笑的反应显然要更快一他立刻挣了大胡子武僧的纠缠。连滚带爬的飞速向我们冲来。用与组织重新汇合后无法遏制的激动

我们大声哭喊着。

这一。,们的眼角。和他一起湿润了。

我深信。此时此刻。在妃茵和长三角的心中一定和我一样萦绕着一句令人刻骨铭心追悔不已的感人话语:

我要是不认识这个家伙。该有多好……

“……会长。求求你们帮我劝劝他吧。他今天一下午拖着我把一个副本连着打了六遍。开装备的手比油漆都黑。把我害死了不下三十次我好不容易求爷爷告奶找的几个队友都不敢带我|玩了。打的我现在一看见巨魔就恶心。这日子真没法过了啊……”佛笑的动作从没像今天这样敏捷迅速。我感觉他的速度比声音还快。话音还没落身形就已经彻底隐匿在了长三角的身后。

佛笑揭短的行立激起了我是你爸爸更为巨大的羞愤恼怒。他捋着袖子粗暴的向佛笑过来。一边训斥着他的不听话一边伸手脱下了左脚上的皮靴——尽管我实在看不出他这个动作有任何的意义。可他的动作如此娴熟自然。让人很难不生出一种“他十分习惯于做这种动作”的感觉。

“你居然敢在别人面前乱嚼老子的舌头。你过来看我怎么好好教训你这个臭小子。看我不……”大子武僧耀武扬的挥舞着自己的靴子看起来是打算让左躲右闪的笑吃顿苦头。然而长三角那分肿的身躯实在令他难以如愿。对于躲藏在长三角后的佛笑。他既打不着也抓不到。以至于原本这场老子教训儿子的家庭暴力变成了一场奇异的老鹰抓小鸡游戏。

这是一场无法制止的闹剧。我们没有立场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劝说这对脾气古怪关系复的父子调解们之间的纠纷。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无奈的苦笑着等待这场闹剧己落幕。同时内心暗自庆幸自己此时并没有处在长三角的位置上。这事情不可能如此无休止闹下去终于。父的权威感让我是你爸爸无法再忍受不能把自己不听话的儿子亲手调教一顿的困扰。他率先放弃了这场无谓的追逐。转而求助于自己的信仰和能力:他右手一挥。一道明亮的金黄色芒化作巨大的拳头形状。绕过了长三角身体的阻挡。而后重重的击打了佛笑的脸上。始终躲闪不-的人类剑客猝不及防。被这突如其来的魔法击中。顿时当场眩晕。动弹不的。一个“—50”鲜红字样从他的头上悠悠飘起。

是“正义之拳”。武僧职业为数不多的能进行远程攻击的法术。以我是你爸爸的级别来看。他也许是刚刚才学会这个较为高级的战斗技能——我很想知道他第一次使用这个技能就放倒了自己的儿子。心里会是什么感觉。

不过|起来他对于这个刚学会的技能用在自己儿子身乎全无心理负担。佛笑刚一眩晕。我是你爸爸就一个箭步上前去。用力揪住了他的胳膊:

“我看你还能跑到哪儿去!”凶狠而又不乏的意的说道。

我的说。他意的在是太早了

事实上我更想说的:他的这个技能用的真不是时候。

当他施放这个技能的时候。没有看见从他身后的路口处。刚刚转出一队巡逻的卫兵。这些忠于职守的城市保护者恰好将他刚才施暴的整个过程一丝不落的看在了眼里。

所以。当这个倒霉的父亲刚刚揪住自己儿子胳膊的同时。另外两只更加强壮的手臂。也牢的锁住了他自己的胳膊。

“您的暴力行为扰乱了雷威尔城的城市治安。依照雷威尔城城市安全管条例第二章第条。您将因在城市内违法斗殴而被判罚在线监禁半个小时。”一个衣甲鲜明神情严肃卫队军官对大胡子武僧我是你爸爸一丝不苟的说道。

“放开我。你们干|么!”我是爸爸神情激动的拼命挣扎着。满怀不的大叫道。“他是我儿子。我教训自己的儿子你们凭什么抓我?我没有斗殴。放开我……”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我们大为愕然。刚刚清醒过来的佛笑也惊慌失措。用力扯着卫兵的胳膊。徒劳的试图使他们松手。十分急切的想要解救自己被困的父亲:

“放开他。你们这笨蛋。白痴程序员。我要G投诉!爸……你们给我松手……爸。……”

在强壮威猛的城市兵面前。这一对最高还不足十级的父子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我们睁睁的看着我是你爸爸狼狈被两名卫兵架着胳膊押向监牢。临进牢门之前他还冲着佛笑心有不甘的大喊着:

“快点儿帮我交保释金。等我出来陪我一块刷斗篷去……”

“砰!”|紧闭。隔绝了两个空。

白衣剑客哭笑不的的望着监牢的大门。茫然无措。

这件事情就这样告落了。对于身处尴尬之中我们来说。这倒未不是一件好事。

“交保释金的钱够?需要的话公会可以借给你。借十还十二。三天之内还清……”迟疑了片刻。妃茵终于忍不住凑上前去。低声向佛笑问道。

面对这个问题。白剑客表情迷惘的迟疑了片刻。而后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不禁心悸的缩了缩脖子。

而后。他下定了决。咬着嘴唇从自己的钱袋中出一小把金。然塞进了妃茵的手中:

“会长。我给你十枚金币。你答应我。千万千万别把他给放出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