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三百四十一:蜗居(上)

第十卷 BUG 三百四十一:蜗居(上)

本书:独游  |  字数:4943  |  更新时间:

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简直无法相信在气势恢宏、雄伟城弗雷斯希特中,居然还存在着这样一条荒僻闭塞、阴暗狭窄的小路:它的两旁都是些破败丑陋的三层木质小楼,每当有风吹进小巷中,那些破损的门窗都凌乱地摇摆着,发出阵阵“嘎吱吱”粗涩的声响,让人感觉它们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长弓射日曾经提起过,在涉空者所身处的另外一个时空位面之中,曾经有一个名叫庆门的著名贵族青年就曾经被一根意外掉落的窗棱砸到了脑袋上,继而引发了一系列的香艳刺激的事情,以至于最终丢了自己的性命。看着我们头顶上那些摇摇欲坠的、每一根都足有小孩儿胳膊粗细的实心儿硬橡木窗户,我觉得像这样一个浪漫曲折的传奇故事之所以没有在我们这个世界流传起来,是因为它根本就没有传播的现实基础——那个倒霉的家伙肯定从故事的一开始就直奔结局:他直接就被那块死沉死沉的窗户棱砸死了。

刚走进这条小路时,我觉得它实在狭窄得有些过分了:如果我伸开双臂,两只手掌刚好能撑住两面的墙壁,两个中等身材的成年人类刚好可以在这里并肩行走,而如果不巧有两个牛头人在这里交错,恐怕就得花好大一番力气才能越过对方——但很快我就发现,我的担心实在是纯属多余:在这里走了半天,我们就连鬼影子也没见着半只,更别说是迎面走过来什么人了。

我们在这条看不见阳光的小巷中不知走了多远,我们身后的入口已经不见了踪影,而道路前方的出口仍然隐没在无边的黑暗之中。就在我强烈怀这条道路还有没有尽头的时候,走在最前面埋头翻着地图带路的妃茵终于在一间房子门前停下了脚步:

“我们到了。

”她说。

和周围所有的建筑一样,这间房子看上去残破不堪,外墙的砖石上爬满了青,门口的台阶也布满了裂痕两扇红色的大门歪歪斜斜地关着,门把手上胡乱缠着一把带着铁的大锁,锁上全都是黄绿色的锈痕。我怀疑如果我们不用钥匙打开它的话,过不了两天它自己恐怕就要锈断了——事实上我对妃茵居然还真的能用钥匙打开它感到十分惊异。打开房门后,我们看见一楼的大厅里歪歪斜斜地摆着几套做工粗糙的桌椅,正对大门的地方还有几个空柜台,四周的角落里乱七八糟地挂着不少蜘蛛网,显示着这件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人使用过了——从地面上积累的几乎能埋住我小腿那么厚的灰尘来看,我实在很怀自从至高神达瑞摩斯创世之后它是不是就没有人用过。

这的确是一件很破旧的老房子,对于我们来说唯一能够令人感到安慰的地方就在于:谢天谢地,它总算没有比其他的房子更破。如果说这间房子和周围其他的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在它的大门口悬挂着一块用碎木条勉强拼凑起来的、十分简陋的匾额,上面用红色的油漆歪歪斜斜地刷着这样一行字:“闲着无聊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一群人公会总部”。对于这样长的一个公会名来说,这个匾额实在是有些太小了,以至于你不得不趴到匾额上面去才能把每个字都看清楚。

是的,这就是我们在完成“战神擂台演武”任务之后用众神赐予的证明和十万枚金币的“捐款”换来的丰厚奖赏——我们公会的总部大楼。我还记得在圣弗雷德里克大神庙接待我们的,是一个一脸庄严肃穆、不芶言笑的老牧师,而然当妃茵把装满了十万枚金币的钱袋交到他手中的时候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无比和蔼慈祥的表情,从满脸堆积起来的那层厚厚的褶子中如鲜花般绽放出令人受宠若惊的笑容。这个对待金币看起来远比对待神明更为虔诚的老家伙一边忙不迭地把钱袋揣在怀里,一边还恬不知耻地说着什么:“自愿为神奉献的人们,众神必将护佑于你……”

“自愿?”妃茵当时用阴冷刺骨的目光狠狠地剜了那家伙一眼,丝毫不顾淑女形象——当然,如果她有的话——地用力往地上啐了一口:

“呸,我们明明是被自愿的……”

收足了金币之后。这个见钱眼开地老家伙丢给了我们厚厚一摞图纸。让我们自行选择公会地总部位置。老实说。这是我这一生中所见过地最为华丽地图册在每一页上都用了不到五分之一地版面标注出这栋建筑物在城市中地地理位置和建筑构造。然后用剩下五分之四地版面描绘出一幅幅精美绝伦地插图是一群衣着华美地达官贵人漫步在宁静幽雅地小巷之中。一旁地店铺门口上挂着“星克巴”或是“哈斯达根”之类地照片;或是一个粗犷健硕地牛头人男子和几个衣着艳丽、

媚地精灵族女孩在昏暗地灯光下高歌狂舞。背后地魔烁着“DIC”、“HIIGHH”之类奇怪地字样。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在这些充满了诱惑性和鼓动性地招贴画边上往还用醒目地字体写着“家福乐百货。黄金旺铺待售”、“H中心尚潮流进行时”、“汤匙一品。豪门贵族领域”等等巨大地宣传语茵一边翻一边愤愤地抱怨“房地产广告无处不在”。

原本。我们也完全可以选择在更靠近城市中心地繁华街道上建立我们地公会总部相应地。那些房子地价格也更贵。

在靠近城区外围地地方能得到一座三层小楼地价钱。在闹市区只够换到一小间门面房。而如果你想在繁华热闹地地方换上一座又大又好地房子地话。那就必须“捐”出更多地金币——当然。如果一个公会积攒下了足够多地金币和一些稀有材料地话。他们还可以将原本地公会总部进行扩建升级。使它具有更多地功能——同样地。越是繁华地地段。建筑升级地费用也就越高。

就我地亲身感受来说。给我们地公会总部选址实在是个艰难又痛心地过程:位置好建筑级别太低。建筑级别高地房子又太小子大一些地位置又太偏僻……几乎每座房子都有一些明显地缺陷。让我们在选择地时候犹豫不决。当我们终于好不容易找到一座位置好、面积大、建筑级别又比较高地好房子时。忽然发现。就算我们公会所有人把内裤都卖了也凑不齐这个房价地一个零头。

于是我们知道。对于我们来说。好房子从来都是不缺地。我们缺地其实只是钱而已……

最后,我们在偏的城区中选择了一座级别最高的大房子——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身处的这一座。我还记得它在图册上的宣传语写着“城市核心区五星物业,城东大道地标性商业街区”,而事实上这个见了鬼的“城市核心区”距离中心广场的距离甚至比去末世君王达伦第尔的宫殿还远而发现这个所谓的“地标性”商务街区比在海外发现一块新大陆还要困难。宣传册上说的唯一一句真话是:这总算还是一栋货真价实的五级建筑。

但它并没有告诉我们:这一栋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五级建筑……

最令人沮的地方在于:这是我们的公会总部,但严格地说起来,它并不属于我们。无论一个公会为这座房子花了多少钱、无论有多少人为这座房子勒紧腰带省吃俭用、无论你为这座房子忍痛牺牲了多少换装备的机会、平白挥洒了多少打副本的汗水,最终这座房子并不会属于你,而是属于神庙,你只是用你的这些“捐款”换来了这座房子七十年的使用权而已——它们终将被神庙收回。

我的伴们接受了这一苛刻的条款,对此我十分理解。他们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这里只是他们漫长而丰富的人生旅程中的一小段而已。他们不必在这里寻求一份永久的安身立命之所,七十年对于他们来说已经足够漫长。他们终将归去且永久地归去,到那时,这块土地、这间房屋最终会属于谁,都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但却总觉得有些不甘。

和那些终将归去的涉空者们不同,我会永远地留在这里,留在这片我所诞生的土地上。在我属于这片土地的同时,我也希望在这里也能够有一块属于我自己的地方——我希望自己最终能够保留的,并不仅仅是我的剑和盾而已。

是的,对于至高神来说,在个世界中生存着的生命都是短暂的似乎已经习惯于将我们看作是这个世界短暂的过客——也许他根本就希望我们成为短暂的过客——因此并不希望我们真正拥有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也许他是对的,一切皆归属于神。至高神的智慧伟大而深沉往能思考到一些我们无法想象的深邃之处,因此我们应当虔诚笃信,不该去怀疑。

但我终究还是有些不甘,尤其是当我们许多人在为了这一栋四壁通风屋顶透雨的破房子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拼搏奋斗了那么久,甚至砸锅卖铁为它倾其了所有之后。

如我一般愚笨的庸人只能拥有如我一般愚笨的智慧就是:用我的鲜血、用我的汗水、用我的勇气和毅力换取来的酬劳,我希望它能够属于我——无论是从名义上是从事实上。

我并不希望成为这个世界的过客。

我是个留守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

就在我倚在门边胡思乱想的时候,会长妃茵已经带着大家开始了总部的初步建设工作:她按照神庙附送的“公会总部建设手册”上的使用说明先是花费了二十五枚金币的代价,雇佣了几个地精清理工将整

从里到外清扫了一遍。尽管在我们尊敬的会长大人=额外的劳务支出纯粹是吸血贪婪的“达瑞摩斯公司”——愿至高神原谅这女人的不敬之词——对玩家的盘剥和压榨,但在我看来,这群穿着“弗雷斯希特物业管理公司”滑稽制服的长耳朵地精实在是一群勤劳朴实任劳任怨的好人:他们只花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让这栋比你所见过的最阴森险恶的幽灵古堡或是地下洞穴都要肮脏的破房子一尘不染,这实在是物超所值,我甚至认为他们打扫得未免干净得有些过分了,以至于让房屋角落中原本隐藏在灰尘下的老鼠洞都一览无余。

事实上如果我们愿意再多掏二十枚金币的话,他们还可以提供重新粉刷房屋外立面贴心服务,但我们的会长大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项在我看来十分有必要的形象工程。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如果我们要保持公会总部的整洁干净必须每个月定期向这群勤快的地精缴纳一笔所谓的“物业管理费”。

我猜这群尖耳朵的地底种族一定掌握着一种特别的魔法,因为后来妃茵曾经一度拒绝缴纳这笔费用,结果在超过缴费时限的一刹那大捧的灰尘和蜘蛛网如同暴雪般从天而降,一瞬间就让这件房子恢复了旧貌,而我们的会长大人也不得不在四处爬满了蜘蛛的柜台面前崩溃屈服,乖乖交钱了事。从那之后,我一直都在怀这条小路上所有的房子都是如此朊脏不堪,会不会就是这群看似忠厚老实的长耳朵地精为了胁迫别人乖乖付钱而搞的鬼……

打扫完卫生,妃茵又雇佣了一个武器商人和一个拍卖师,将他们安置在最靠外的两个柜台后面。与城市商店中的武器商人相同们的武器商人也会出售一些简单的武器装备,随着公会总部级别的升高,出售武器的品种也会随之增加,质量也会相应提高,但对于我们而言他最亲切的一点在于:公会雇佣的武器商人在为公会成员修理装备时收取的费用会减少一半,这对于我们这群时刻面对着危险厮杀的冒险者——尤其是对于我这种将自己的身躯扔进怪兽里承受枪林刀雨的近战职业者——来说,无将会节省一笔很大的费用。

相比起武器商的用途,拍卖师显然是一个更为重要的职业。我们都知道,在法尔维大陆上的每一座城市中乎都有它自己的拍卖场,任何人都可以委托拍卖场拍卖自己要出售的物品,同时也可以通过拍卖场购买自己需要的物品,但每当你成功拍卖一件物品的时候,拍卖场都将收取百分之五的成交费用作为手续费。

但当一个公会拥有了自的拍卖师之后,如果公会成员通过公会拍卖师进行拍卖,手续费将会降低到百分之三,其中百分之一将成为公会的收入,而同一公会的成员通过本公会拍卖师买卖物品更是不需要缴纳任何手续费。你要知道,有时一个高级别的冒险者为了寻求一件更优良的装备在拍卖场花费的金币甚至数以千计,由此完全可以推算出来个公会通过自己的拍卖师所能节省下来的费用,绝对称得上是一笔巨款——至少对于我来说是如此。

除了武器人和拍卖师,公会总部还可以雇佣杂货商、药剂师、裁缝、酒馆老板等等等等一系列商人,逐步完善自身的功能——当然,和武器商、拍卖师一样些商人也需要公会每个月支付一笔必要的薪水。当总部级别升得足够高之公会专用的马车站台,然而这一切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一个过于美好而又十分长远的憧憬——真的实在很难让一群口袋里穷得只剩下最后九个铜板的穷光蛋光着膀子去畅想“私家马车”之类不靠谱的奢侈品。

顶层阁楼是公会的仓库,用于存放公会的公款和一些多余武器装备。我们的会长大人将公会仅存的九枚铜板郑重其事地存在了这间空荡荡的仓库里她激动而狂热的目光中我看得出,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个女人的人生理想就是用金子把这间屋子填满。

而更长一段时间之后,我猜她的人生理想将会变成:用这些金子换一间更大的仓库,然后再把它填满……

安排好了一楼和阁楼,最后,妃茵带着们来到了二楼。这一层被分割成了四个单独的小房间,房门都敞开着,向里看去,每个房间大概只有五步宽、七步深的样子,房间里空荡荡的一片,什么也没有。

正在我猜测这些房间用的时候,忽然我发现自己收到了一条信息。当我打开魔法笔记本,翻开信息栏的时候,我惊呆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