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一百四十三:融合器与新的炼金术实验

第十卷 BUG 一百四十三:融合器与新的炼金术实验

本书:独游  |  字数:6334  |  更新时间:

公记听谁说讨。人生就像是一条不知终点的漫长旅程。览”的绝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只能在这条艰辛的旅途中艰辛地跋涉。无人知晓我们的生命将会通往何处,我们宝贵生命的全部意义似乎就在于这看起来毫无意义的奔波之中,追赶着那些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的目标。一

然而,无论是你个多么斗志昂扬的旅行者,无论你对这未知的前路有着多么强烈的好奇心,无论你在这条人生的道路上发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是幸福还是忧伤,是快乐还是悲凉,终会有那么一天,或许是一处宁静安详的村落,或许是一道静谧澄澈的溪流,或许是一支舒缓悠扬的乐曲,或许是一幅深沉细腻的画作,或许是一位明艳忧郁的女士”不管那是什么,它也许会忽然间让你感到一阵疲惫,发自内心地对这无休止的生命跋涉厌倦不已。于是。你会突然间停下脚步,在一处寻常但却安闲的风景前驻足观望 一并不是你真的想要看见什么,而只是让倦乏的灵魂歇上一口气。

真的,有时候,我们走得太过匆忙,以至于不得不停下来,等等身后那迷失了的自己。

但是,同样的,无论吸引住你的是多么秀美的风光,是多么壮丽的景色,是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人间仙境,无论这短暂的停留让你感到多么畅快舒适、多么陶醉惬意。你都无法永远地停留在此间,无论你多么舍不得,你终将抛开眼前的风景,重新背上行囊,继续你这无穷无尽的征途。

生活还在继续,我们的跋涉无法停留,

正因为如此,无论妃茵和我多么喜爱这间小屋中温馨安详的气氛,我们都不可能永久地停留此间,让它像这样毫无意义地温馨安详着。事实上,我们的会长大人只在那张小床上躺了一小会儿就不住打着呵欠“下线”去了,在退出这个世界之前,她还以一个花季少女特有的委婉含蓄地提出了尽快提高这间小屋利用率的合理化建议:

“呵”还是抓紧时间把你的房间改造一下吧,姑奶奶我把房间分给你可不是让你留着过家家玩儿的

,好吧,我承认,她的建议也许不像我希望的那样含蓄,,

作为公会中仅有的一个二十级炼金术师 事实上也是公会中唯一的一个炼金术师我理所当然地首先考虑将我的小屋改造成一间炼金术实验室。我将魔法笔记本翻到网网增添进来的“公会建造”栏,在那上面罗列出了一个房间能够进行改造的许多种选择:比如专供裁缝使用的制衣间、专门用于学习烹饪的厨房、能够提高制皮工作效率的皮匠工坊等等;除了学习这些生活技能之外,一个房间也可以根据需要改造成不同冒险职业者学习技能的练室每种职业都有其相应的练室;除了这些专业技能的刮练室。某些职业还有其特有的专用长练室一比如驯兽师的宠物练室,吟游诗人专用的弃乐厅等等;你还可以将一个房间改造成不同类型的仓库或是像铁匠铺、杂货铺这种商业设施;如果你愿意的话,甚至还可以将公会房间设置成专门的会客室、娱乐室、美容室等等等等这些看起来用途不大的公共设施。我尝试着去想象如果某个公会将这所有的房间都建造一遍将会是什么样的景象后我发现它必须建造一座全新的城市才能容纳得下那么多繁杂的建筑。

有时候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冥冥中似乎有着这样一种力量,它为我们树立起了各种各样永远无法实现的目标,让我们 事实上是让那些涉空者们不得不更长久地停留在这个世界上,去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

有时我甚至会经不住恶毒地揣测:这会不会是这个世界的创世神祗们玩弄的一种谈不上光彩的手段,其目的只是为了将更多的涉空者挽留在这个世界中,与其他时空位面的神祗们争夺信徒的数量?

但这种荒诞的念头总是经不住思考的:要知道,万知万能的达瑞摩斯能够创造出整个世界,那他还需要那么多庸碌无能的卑贱生命做什么呢?而我们又能够为他做些什么呢?他将那么多的涉空者羁留在这个位再之中又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要他们的钱吗?

这真是个,笑话!

这些花样繁多的改造方式配上琳琅满目的效果图足足涂满了一百多张纸,如果再算上各种建造升级的选项,你就不得不从三百多个选择中找到自己想要的改造方式。而这件事最令人感到神奇的地方在于:你的笔记本里明明增加了那么厚一摞内容,可它的体积和重量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你知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叫它“魔法笔记本。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原本以为要在这两指厚的书页中翻上好一眸子才能找到炼金术实验室的内容,但万幸的是,除了一页一页翻找之外,我惊喜地很快发现这个笔记本还提供了一种名叫“搜索栏。的检索方式。在拨到“炼金术实验室”的改造选项之后,我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确认”的选项一事实上,我实在是应该犹豫一下的,至少在选择确认之前,我应该看清楚整个改造需要的费用”

顿时,一道道浅蓝色的光芒在我的房间中来回飞舞,每当它冉过一个角落,都让这个角落焕发出明亮的光彩。片玄之后,这道光芒逐渐散去,然后我惊讶地发现,整个房间,, 呃和刚才其实一模一样,一点儿都没有变化:一张小床静静地摆在墙根,一把椅子斜靠在窗前,一切都如我网网进入到这间房间时一模一样就连墙角的灰尘都没有少掉一撮。

其实,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变化。至少在我的魔法笔记本上,这个房间的名字已经变成了“杰弗里茨基德的炼金术实验室,级

就这样,我拥有了自己的实验室。原本,我想按照我的导师埃奇威尔先生那件实验室的标准为它添置几件功能完备、用途广泛的实验设备,以便于将我已经停滞了很久的炼金术研究继续进行。公,但很快我就发现!我网碉做出的这个不谨慎的决定刚灶愕狄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处境之中:

尽管战武士是一个十分烧钱的职业,不到要时常修理装备、购买各种报名的药剂,还总的把大笔的钱财投入到更换各种武器防具中去,但经过长期的冒险:我总算也积攒下了一千多枚金币。可令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仅仅是将这个房间改造成实验室(事实上仅仅是改了个名字而已),就花去了我整整一千枚金币。现在我原本沉甸厚实的钱袋中,只剩下了五十几枚银币的零钱,这点儿钱不要说去买那些高级的魔法实验设备,就算是要买个普通的烧杯都只能买最小号的那种。

一瞬间从一个薄有积蓄的冒险家到一个囊中羞涩的穷光蛋,让我索性起了自暴自弃的念头。我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又花了五十枚银币买了一张“简陋的炼金术试验台” 这也是我唯一能够买得起的和“炼金术”扯得上边儿的东西了鬼才知道这张用几块破烂木头板拼起来上面还有虫蛀的窟窿的破桌子怎么会卖出这样的天价来,从外形来看它就像是楼下那些只值个五枚银币的“简陋的木质餐桌”的李生兄弟就连桌面儿上的那个窟窿眼儿都像是同一只蛀虫啃出来的。在把手上的钱花的只剩下几个铜板儿之后,我终于冷静了一些,想起来翻翻自己的背囊里还有那些战利品可以卖点儿零钱至少先凑够了修理装备的开支再说吧:唔,三十九张大脚野人的皮毛,这或许能值几个银和,,六捆星月草,这***就连一枚银币都不值十二瓶生命药剂,这个可不能买”一把十四级的“斗气纹饰的短剑。”本来还想留下来当暗器用的,现在还是卖了吧,垃圾武器哪儿都打得出来,还有这个”还有那个,还有,

,咦,这是什么?

正当我为了维修装备的开销而犯愁的时候,忽然,在我装满了各式各样廉价战利品的背囊中,我发现了四个形状怪异、造型独特的器具。它们有的是一个连通着内外的水晶瓶,子,有的则是个双螺旋的管道,有一个造型古怪支架。还有一个则是我们在考克拉山之数阻止了疯狂的变异者药剂师瓦格纳的灭世计划小后,从他的尸身上取得的圆球状的零件。

我猛然想起,在我的任务栏里,还存留着一项名为“融合器的安装”的任务。当我从瓦格纳那里获得最后一个零件之后。这个任务并没有随之消除,而是变成了让我“在一间炼金术实验室内将这些零件组装完成”。只是后来一连串惊心动魄的冒险旅程让我根本没有机会找到一间实验室去探究炼金术的奥秘,以至于让我差点把这个任务忘得一干二净。

尽管这个房间唯一一什和炼金术有关的物品就是一张被虫吃鼠啃得不像样子的破旧试验台。但不管怎么说,在名义上,这却是一间如假包换的正宗炼金术实验室。

所以,当我将四个。“融合器的零件”放到试验台上之后,我的任务栏里顿时出现了变化 任务要求我按照正确的顺序将这四个零件安装到一起,如果安装顺序出现错误,就必须重新排序,直到将它正确安装完成为止。而在整个安装的过程中,我尝试的次数越少,获得的奖励也就越高。

老实说。和那些动辄就要求我们杀人放火、带着敌人的脑袋或是头皮来换取奖赏的粗暴冒险任务相比,我更喜欢这个带有一点数学思维和智慧乐趣的特殊任务 在这个战火纷飞、生灵涂炭的残酷岁月中,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用死亡去换取荣誉、用毁灭来成就名望、用破坏来彪炳功绩,将杀人与被杀当成生活中唯一的主旨和信念,不遗余力地将之付诸实践。

而此时,突然冒出的一个简单有趣、同时又没有太多负担的数学游戏,似乎是在提醒着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原来还存在着另外一种生活的方式,这种生活与争斗无关,与生死无关,与仇恨无关,与伤害无关,那是一种平静而有趣的生活,让我们不是用是用头脑一去获得另外一种生活的乐趣。

我立玄兴致高昂地投入到了这个奇妙的任 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个游戏之中。在经历了最初的几次失败之后,我一点儿也没有感到气馁一事实上,比之能够获得一个,全新的实验设备,我倒更希望能够多享受一些这种思维的游戏。在那么一瞬间,我甚至希望自己耗费的时间越长越好。那我就可以从中得到更多探索的乐趣和对未知的期待。

不知这究竟算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在我才只刚刚做出了第七次尝试之后,一道翠绿色的光线从这四个零件中射出,光与光渐渐融汇交织在一起,将这四个零件贯穿起来,逐渐相互吸引,直至各个零件的发光处自动结合在一起。最终拼装成一个造型有些怪异的器具。结合处的光线不再向外溢出,而是通过连接点在这些零件内循环交替流转开来,使整个器具发出莹莹的光彩,这个时候,我的第一件炼金术实验器具 融合器终于安装完成了。

当融合器组装完成之后,一道柔和的白光从我的脚下腾起,一种久违了的温暖充实感涌上了我的心头。重新查看了一下我的状态,我发现自己在二十级上已经停滞了许久的炼金术技能已经随着融合器的成功安装而成功升级了 这说明我终于又一次突破了一个艰难的门槛,令自己的炼金术技能产生了一次质的飞跃。探究世间万物的又一扇全新的窗口正向我徐徐打开,令我感到欣喜不已。

我迫不及待地抓过刚才组装完成的融合器,急切地想要了解清楚这个看上去造型古怪到堪称丑陋的东西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竟能给我的炼金术技能带来如此巨大的成长。它的最左侧是四个带有火焰喷灯的烧瓶架,最多可以同时容纳四种不同的原料进行加热。原料加热产生的气体将分别通过那根双螺旋管道,管道最终交汇的地方有一个催化室,瓒愕阿以向甲添加类似老鼠粪便、蜘蛛网、壁原尾只一一凶紧,数的催化剂。通过阀门之后。管道将伸入一个可以打开也可以完全封闭的方形盒子中,在实验时。那里将放入各种“元素之精” 那是散落于这个世界上的凝聚在一起的各种纯净的元素碎片,在此之前我虽然偶尔见过一些,但除了卖钱之外,我还从来都不知道这些东西还有其他的作用方盒子的另一段是一枚射灯,正指向那只里外互通的神奇的水晶瓶。而在水晶瓶的另一段则是一个托盘,用于放置一枚宝石。

这时候,我的任务栏中已经多出了一项“完成第一次元素实验”的任务,任务提示我:将五份月见草的根和三份鬼星花的干花瓣放入烧瓶,加热,在催化室内添加九份粘液虫的鼻涕,在元素匣内放入一份小块的灰土石精尘”最后在托盘里放上一块普通的黑耀石。完成第一次元素试验。

这项实验需要的材料总算还都比较常见,比较难找的是小块的灰土石精尘”正巧我的背囊中也还剩下一份。唯一让我感到有些痛惜的是:一块普通的黑雌石可是能卖上三十多枚银币的价钱,对于此时穷困潦到的我来说。这可是一笔巨款。虽然曾经有一位伟大的炼金术学者曾经说过:“在追求知识和道路上每一点真理都是宝贵的。”可是,三十多枚银币啊,这真理未免也他妈太贵了吧?

武满怀怨念地将这块黑耀石放在了托盘上,然后开启了融合器。

两个分别盛放着月见草根和鬼星花瓣的烧瓶下方的底座上,凭空喷出了两朵淡蓝色的火焰。随着火焰的炙烤,一团浅紫色的气体从月见草根中散发出来,同时。一股暗红色的烟气也从浸泡着鬼星花瓣的药水中蒸腾而出。随着气体的溢出,我们可以看见烧瓶中原有的物质逐渐变暗,最终变化成炭灰一样的黑灰色物质。

一紫一红两团彩色的气体沿着烧瓶顶端的通道进入到双螺旋管道中,这两条螺旋管中仿佛蕴藏着某种我们所不知晓的魔力,使进入其中的气体蓦然加速流动。并且速度越来越快,就好像细小的两只螺旋管里蕴含着两团暴戾的飓风在不停滴喷涌。两股气体几乎同时喷涌出管道,被巨矢的风压用力挤进盛满粘液虫鼻涕的催化室中。很快,催化室内的粘液发生了变化:它们像滚开的水一样沸腾起来,并且逐渐变成了介于红和紫之间的一种颜色,而原本涌入进来的两道气体则混在一处。变成了一股黄褐色的气体,不住地涌入盛放着小块的灰土石精尘的元素匣内。

随着黄褐色气体的不断涌入,元素匣顶端的那盏射灯逐渐亮了起来。当管道中的气体完全涌入元素匣内之后,射灯猛然爆发出十分明亮的光芒,一道如刺剑般尖锐笔直的黄色光线直刺入那个里外互通的水晶瓶中 说来也怪。那瓶子通体都是由晶莹剔透的水晶打造,瓶壁十分脆薄,透光度很好。几乎可以说是完全透明的,可那道光线射入后却没有一丝一毫散射出来,似乎是完全被那个造型古怪的瓶子完全吞噬掉

黄色的光线在瓶子里逐渐凝聚成一个光团,附着在瓶子的内壁哦,或者说外壁。反正它们都是通着的 上,并且缓缓地流动起来。光团流动得越来越快,直到最后超出了我们视力能够跟踪的极限,让人感觉整个瓶子表面前布满了闪耀的黄色光芒,仿佛被镀了一层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那光芒的颜色越来越纯净,也越来越明亮。与此同时一些暗淡的杂色好像也开始从那古怪器皿的表面四处散逸开去。看起来那瓶子是个通过高速旋转剔除杂质的工具,只不过它所用于提纯的并不是有形的物质,而是光。

随着光团的旋转。那器皿越来越亮,直到让人难以直视。虽然它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但我的耳边却仿佛听到了飓风呼啸的声音。我下意识地感觉到那枚光团的旋转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生畏的临界点,其中蕴含着的能量完全是我们所无法想象的。正当我开始担心它会无法承受这样的能量而发生毁灭性大爆炸的时候,一道明黄色的光团仿佛闪电般从那瓶子中央炸裂开来,洗惚中,我仿佛看到一支金色的长箭从瓶,中飞射而出,狠狠地扎向托盘上那枚黑耀石,, 尽管那光芒一闪而逝,快得几乎让人无法反应。但它所造成那种巨大的震撼,却让我感到仿佛过去了一百年那么久。事实上,我的视力一瞬间就恢复了过来。但我的思维却在那亮光暴闪的一刹那停滞了很久。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来去看看这次实验的结果:

我抓起托盘上的那块黑耀石,仔细端详起来。

不,它已经不再是一块黑耀石了!

“岩石的守护之精,三十级以上使用,提升十五点防御力,增加百分之三格挡几率,减少百分之一回避几率。”

魔晶,我制造出了一块魔晶!

(正文只有六千字出头,可以多说两句。

半年才更新。我鄙视我自己,对不起大家!

老婆怀孕半年了。天天东跑西颠的,码字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成了奢望 事实上直到现在也是奢望。

作为一个男人。结婚或许是我一安最正确的选择;但作为一个写手,结婚无疑毁灭性的选择。

在这里再次冒个头,只是为了告诉大家:我还活着,《独游》也还没有太监一 尽管和太监的差距实在不大。

重新强调一点:《独游》不会太监,或许它会更新得很慢,慢的令人难以想象和难以忍受,但它绝不会太监。哪怕只有一个人再看、哪怕一个看得人也没有了、哪怕十年、一百年,只要我还在,《独游》就不会太监。

完成它,没有任何目的,似乎只是我的一项使命:我创造了一个世界和一些人物,我要给他们一个结果。

小弦子携即将出生的小小弦子向大家叩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