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一百四十四 追寻 散落的卷章

第十卷 BUG 一百四十四 追寻 散落的卷章

本书:独游  |  字数:5150  |  更新时间:

实垫,纹块刚网宗成的“岩石的守护点精”根本没有儿大用价值:

它只限于三十级以上的冒险者使用,而当一个,冒险者达到三十级的级别时,他的饰品栏往往是被那些攻击力提升七十五点、攻击速度提高百分之三的“猛虎的挂坠。”或者是增加一百五十点魔力、提高五十五点魔法伤害力的“真实的黑珍珠”又或者是提高三十五点防御力和九十二点生命值的“力量指环”之类属性加成远比它高的物品占据着 而且这些物品并不是很难得到。仅仅是提升十五点防御力、增加百分之三格挡几率的属性加成实在无法对一个已经颇有经验的冒险者产生什么吸引力一更不要说还要付出百分之一的回避几率作为代价。

然而,对于我所研习的炼金术来说,它的出现却具有着飞跃性的意义:它标志着我的炼金术技能从此以后就跳出了纯粹物质界的狭隘局限,向着玄妙空灵的魔法世界迈出了探索的第一步。从此以后,一片全新的学术天地向我打开。让我能够从更为广阔的视角重新观察和了解这个奇妙的世界一对于一个求知欲旺盛的、理想远大的、愿意为探索世界本源奥秘而奉献青春热情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振奋的进步啊。

更重要的是,这块用总共加起来值不到一枚金币的原材料制作成的漂亮石头,居然能在杂货店里卖出三枚金币的高价一对于一个兜里只剩下最后一把铜子儿,就连衣服破得露点了都没钱修补的穷光蛋来说,这是一条多么令人振奋的生财之道啊”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我用手头仅有的三枚金币加上一把零钱从公会拍卖师那里又买了几份小块的灰土石精尘”和丹块黑耀石,然后兴冲冲地跑回到楼上自己的实验室中,片刻之后绿光闪过,我又揣着几块新鲜出炉的“岩石的守护之精”跑到楼下,扔给杂货店老板,然后就可以用更多的钱去买更多的精尘和黑耀石,制造出更多的魔晶,再卖出更多的金币,”

我知道上面这段文字你看起来一定觉得很无聊,但是,嗨,相信我,这整个过程远比你想象得要有趣得多 尤其是当杂货店老板将一叠金币放到你手中,这些金黄色的可爱金属片相互摩擦发出“哗啦啦”的清脆响声时,你会觉得这一切都是非常值得的。

我没想要通过这种方式一夜暴富,你知道,我一直都是一个克制而自省的人,我并不希望对金钱的贪欲改变我的这些优良品质 事实上,如果我能用这种方法挣上它三五百万个金币。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然而,即便是这个小小的、正当的、毫不贪心的愿望,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也很难得到满足:

一方面,在经过了十几次交易之后。拍卖市场上要价最低的那些灰土石精尘已经被我扫荡一空,剩下的那些要价已经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另一方面,对于杂货店老板来说,当他收购某种商品的数量超过一定程度的时候,他的开价就会变得越来越低,直到让你无利可图。当我卖出第九百七十二块自制的魔晶之后,我发现以现在拍卖市场上剩余原材料的最低价格和杂货店的收购价,我枚卖出一块魔晶只能挣到六分之一个铜板月见草和鬼星花瓣都是成捆卖的,因而在一片一片使用的时候,它们的单价远不值一个铜板 这比蹲在城门口杀鸡拔鸡毛卖钱的利润那是

即便如此,当我决定放弃这笔生意的时候,身上也已经有了两千多枚金币 这不但足够我修理装备的费用,还让我有能力为自己的炼金术实验室多添置了几样实用的实验器材。

抛开“岩石的守护之精”惨淡的商业前景不提,融合器实验的成功为我打开了一扇通往一个全新学术领域的大门。魔法元素与普通的物质居然能够通过人工的方式相互融合,这全新的发现令我兴奋不已,同时也深深地激发了我的求知欲和好奇心。

探究世界奥秘的愿望令我迫不及待地赶往坎普纳维亚城,向我尊敬的炼金术老师埃奇威尔先生求助,,

无论何时,埃奇威尔先生的实验室都是一个危机四伏的的方,让每一位前来造访的客人不得不冒着粉身碎骨的生命危险。要知道,曾经去到过诸多魔窟兽林,也曾经面临许多次危途险境,即便如此,这座破破烂烂的两层小楼也是我去过的最为凶险的所在之一。事实上,就在我好不容易鼓晃勇气登上他那座摇摇欲坠的小楼之前,一场威力惊人的大爆炸刚刚凑巧结束,浓密的黑烟冲天而起,从那一块块早就被炸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天花板上阵阵涌出,不由得让人背后飘过一丝凉意。

,,好吧,我承认。也许它结束得并不是那么“凑巧” 我在他的楼下站了牛天,直等到这场意料之中的爆炸结束、并且仔细确认了这座房子在短时间内确定不会到塌之后,这才胆战心惊

上到二楼。蓬头垢面、满面焦黑的埃奇威尔先生慈祥地望着我,张口喷出一股黑烟,亮出满口雪亮的牙齿,带着那副令人难忘的招牌式微笑和万年不变的和蔼口吻对我说道:

“别担心。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无论经历了一场多么猛烈的爆炸,无论他的生命刚从距离死亡多近的边缘线上徘徊回来,我们可敬的埃奇威集先生永远都是那样的淡定,这种发自内心的坦然和淡定唯有真正精神专注灵魂坚毅的大师才能做到,这让我怎能不对面前这位伟大的学者满怀敬意。

当然,如果他能把自己鼻头上的那一大块因为爆炸而产生的黑色油泥擦干净一点,把眼角上的眼屎稍稍清洗一下,再换上一件没有那么多补丁、并且没有把扣子扣错的外套,也许会显得更有大师风范一

我认为,在我认识的所有人之中,有两个是徘徊在伟人和疯子之间、令人难以评价的所谓的“科学怪人。”其中一个是药剂师瓦格纳,而另一个就是我面前这位炼金术大师埃奇威尔先生。他们中一个是想要把整个世界妾成无尽死境的毒药疯子,一个则是似乎不管把什么东西放在一起都会引起一场剧烈爆炸的炸弹狂人;一个彻底混淆了生与死的概念,试图用永远的死亡去换取一个畸形的永生,而另一个则似乎根本没有生或死的概念,随意地将自己的生命投入到那一场场无止境的爆破之中。你很难说的清这两个人到底谁比谁要更像一个纯粹的疯子 如果仅仅从对待自己生命的态度来考虑,我觉得似乎是后看好像要更疯一些。

为了确保自己能在下一次爆炸之前能够安全地离开这里,我一秒钟也没有耽搁,冲到埃奇威尔先生面前慌忙说道:

“先生,我发现了一件工具,它能将普通物质与魔法元素相互融合,创造出带有魔法属性的物质来。

但是,我只有一个简单的配方。我希望能从您这里学习到更多关于魔法融合技术的知识和配方,希望您能帮助我。”

“魔法融合”。埃奇威尔先生低下头,一边往回走一边轻轻拍打着自己已经开始露出明显败顶趋势的大脑门,低声嘟囔着。他思考的时间并不长,但对于一个明知自己正坐在一枚大号定时炸弹边上的人来说。我觉得他好像已经思考了十年那么久了 事实上,在整个等待的过程中,我的目光始终提心吊胆地锁定着实验台上加热炉正在加热的那一瓶粉红色制剂。我保证,一旦它发出什么异响或是其他什么异象,我一定毫不迟疑地第一时间从身后这个窗口跳下去!什么?你问我难道不怕摔断腿吗?哦。至高神在上,难道你没有意识到当你离开这间时刻充满爆炸危险的两层小楼的时候,还能完整地保留下来一条腿用来摔断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悄吗?

“哦,我想起来了谢天谢地,我们敬爱的炼金术大师终于在我跳楼之前想起了魔法融合技术的线索。

我记得我收藏了一本古远的炼金术笔记,它详实地记载了魔法融合技术的原理和资料。我相信它一定会对你有所帮助。我想我应该是把它放到书房里去了,让我们去找找看

说着,埃奇威尔先生领着我向楼下走去 这个时候。那瓶看不出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的药水一直被放在加热炉上不停地烤着,试管里那些粉红色的液体已经开始歇斯底里地拼命沸腾着,似乎正想要冲破脆弱的试管壁冲出来似的,并且冒出阵阵十分浓密的灰色烟雾,而最恐怖的地方在于:自始至终,埃奇威尔先生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他那刚刚进行了一半的实验,头也不回地向缓步楼下踱去。

看着那一瓶徊洒冒泡并且发出轻微尖啸声的不知名的液体,我顿时觉得浑身寒意凛然,立刻三步并作两步,抢在埃奇威尔先生下楼之前 最重要的是,抢在那瓶药水所蕴含着的巨大能量彻底爆发出来之前一溜烟窜到了楼下。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埃奇威尔先生家的房子布置是多么的不可思议?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如此像垃圾堆的房子 准确地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如此像房子的垃圾堆断裂的家具、破碎的器皿、散落的书籍、横流的油污满地有足够资格可以被称之为“垃圾”的东西堆了足有五六时那么高。几乎要没过你的小腿。我实在无法想象埃奇威尔先生究竟是怎样把这里变成这样一片荒芜的我觉得就算是一百个人连续不断地干上一百年时间,也未必能把这个地方堆得比现在更混乱一些,而埃奇威尔先生居然一个人就完成了这样的奇迹简直比最深邃艰涩的炼金术实验还要令人惊叹。

如果不是此间的主人带路,我打赌我绝找不到他的“书房”在哪里。站在这间早就已经没有了门板的书房的“房门。口,我感到唯一的差别是:这,屋子里的垃圾比外再那件大屋子里的要少一些。 …

“我记得我把那本笔记放在书桌的抽屉里了,年轻人,帮我找找我的书桌在哪儿。”埃奇威尔先生走进屋,两只眼睛在房间里四处寻找着。

“您的书桌我看着满地的碎木片,苦笑着回答好像满地都是。”

“那就别管它了显然,想要从书桌的抽屉里寻找笔记的计划小是个完全不可能的任务,年迈的炼金术士摆了摆手,“我想,我可冉再找找看

埃奇威尔先生的拨寻工作是卓有成效的,他很快就从半条桌子腿儿下面找到了两页被折成一厚叠的纸 我猜那是被他用来垫桌脚用的然后从一只缺了无数裂口的破盘子里找到一团沾满了油污的纸球从好的方面来考虑,这个邋遢的家伙总算还知道吃完东西之后应该随手擦擦餐具最后从一只脚趾破了两个洞的臭袜子里掏出一大把碎纸片出 好吧,我承认,我一点儿也猜不出这些纸片的用处,而且从这些不知被什么可疑液体泡得泛黄了的碎纸片发出的那种恶劣的气味让我完全没有兴趣去猜测它们的用处。

不幸的是,当埃奇威尔先生将这些碎纸片送到我手中的时候,任务提示居然要求我将它们重新拼贴起来。尽管这个支线拼图任务十分简单,同时还能增加我五百点的灵魂之力,但我宁愿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指着太阳发誓,绝对不要指望我会把这个任务完成第二遍,,

最终。我们从这满屋子杂乱无章的垃圾中找出了二十几页炼金术笔记的手稿,我粗略地翻了翻,上面主要记载着一些魔法融合技术的基本原理和技术手段,这对于我这样一个魔法融合技术的初学看来说无疑是十分适宜的。只是令我感到有些遗憾的是:这仍然还不是一本完整的魔法笔记。上面还有许多的残缺。尤其是一些初级和中级魔法物品的制造配方不幸遗失了。而这些对于目前的我而言简直是这本笔记中最重要的内容了。

“也许是城里那些淘气的孩子们,”看着残缺不全的笔记,埃奇威尔先生没有显露出丝毫的烦恼和遗憾,他慈爱地微笑着对我解释着,只,”你知道。那些小家伙们总是精力旺盛,他们总喜欢悄悄地溜进这里,完成一次小小的冒险,然后带走一两件新奇的纪念品。去城里问问吧,年轻人,也许你能从他们那里找到一些散落的卷章。”

当他把话说完之后,我的魔法笔记再一次出现了变化,一个名为“散落的卷章”的新任务出现在笔记中。它要求我寻访坎普纳维亚城的孩子们,从他们那里找到十五章散落在城中的炼金术笔记。任务完成后,我可以获得一千三百多点灵魂之力的奖励,同时获得这些这些笔记中所记载着的炼金术配方。

捧着埃奇威尔先生费尽千辛万苦从自家的垃圾堆里刨出来的半本魔法笔记,我斗志昂扬的踏上了继续寻找科学真理的艰辛道路。我那令人崇敬爱戴的炼金术导师并没有送我出门,事实上,当他告诉我其他笔记内容的去向之后。连一句客套的话也没有说,便头也不回地上了楼,一头扎回到他那瑰奇多彩而又凶险万分的炼金术实验中,甚至没来得及听我说一句“谢谢”

这就是我的老师,在他的生命中只有两样东西是重要的:真理、和那些像我一样乐于追求真理的弟子。对于真理,他勇于探索、不懈追求,哪怕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也在所不惜,将他憔悴而忙碌的身影深深映射在他那间简陋的实验室中;而唯一能将他带离实验台的,就是学生们的求教。他毫不吝惜地将自己宝贵的时间消耗在像我这样愚笨拙劣的弟子身上,一次次为我拂去遮挡目光的尘沙,为我指明一条通往世界奥秘的道路,而他甚至不愿接受我们的感激。

真理和学生。研究与教育,这大概是贯穿埃奇威尔先生生命的两大主题。他是那种纯然的学者。是那种彻底淡薄了尘俗名利、将生命托付于毕生信仰与追求的人。尽管他的性格有些许的孤僻,但他有足够的理由赢得所有人的尊敬和爱戴。

走出杂草丛生的院落,我悄悄掩上了院门口那扇残破的铁栅门,而后满怀感佩地回过头去,深情地望了一眼身后那栋破败的两层小楼。是的,那是一处残破的建筑,却也是一座光明的圣殿,一个智慧卓绝的灵魂一生追求与梦想的殿堂。夕阳下,绚烂的霞光包裹住这座朴素的小屋,为它添上了一层庄严的色彩,令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轰隆”一道刺目的火光闪过,道道浓稠的黑烟从屋顶喷出,狼狈地向云霄的高处窜去。

好吧,我承认,这房子看起来也许并不像我所说的那么庄严一

一点儿也不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