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第十卷 BUG 一百五十

第十卷 BUG 一百五十

本书:独游  |  字数:5014  |  更新时间:

,“关键在千集中一一老卡尔森低沉嘶哑的声音在我耳如以四,他伸出手去,顺着我的目光用干枯的食指向前虚指着不仅仅是目光,还有你的精神、你的意志、你的思维,把你自己所有的一切感官全部集中在一介。点上随便哪个点。可以是一块砖头、一棵野草、一片蓝天、一朵白云、一个活人,甚至是一片虚无然后贯穿它、扯开它、揭破它,你就能成功了,”

听着他的指导,我将目光投向面前那堵长满了青苔的残墙。透过阴冷潮湿的墙面。我能看到岩石堆砌起来的墙面上有一道细微的裂痕。从墙壁的右上方一直蔓延到左下方的墙角。当裂痕经过其中一块岩石的表面时,似乎扩大了一些小一丝让人无法看透的黑暗一直延伸进岩石的内部。我死死地盯住这一段裂缝,想象着将自己全部的精神化为两只强壮的手臂,深深地探入这道缝隙中,然后用力地向外撕扯,想要把这道黑暗撕开,撕得大一点、再大一点,直到把这个世界一切一切的表象都撕成两片,将深藏在里面的那些这个世界上最本源的东西统统暴露出来。

我从来都不知道,全神贯注地维持一个想象竟然会是一件如此辛苦的事情。我死死地盯住了那条裂缝,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然后就感到似乎自己所有的脑浆都开始剧烈地翻腾起来,迫不及待地涌向我的前额。我的意识开始膨胀,如同潮水般一遍遍地反复拍打着我的额头,仿佛如果不能把它撑得炸裂开来就不会罢休似的。我感到自己头疼欲裂。那不是一种普通的物理性的疼痛,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放射性痛苦一即便是在中了术士或是牧师的精神法术时,它也没有那么疼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停止想象。我用双手紧紧地按住两边的额角,拼尽全力向中间挤压,试图再这种方法暂时镇压住自己脑海中喷涌的意时,我试图想象自己的目光是如何的锋利,锋利到能够切割开那裂缝中的黑暗,让我能够看清隐藏在它背后的东西。我竭尽全力将自己的意识深深投入到那一线仿佛无底的黑暗之中,去探索、去搜寻,试图从中发现一些被这世界的表象所掩盖的真实。

突然间,一道锐利的痛感从我两眼之间的个置传来,我感到自己的意识猛然一下子变得狂暴而锋利。就如同一柄凿子,在我的眉心上狠狠地凿开了一个窟窿。刹那间,所有的意识、所有的思维、所有的意识甚至于我全身上下所有的办量,都从这里争先恐后地向外喷去,就好像那里是一片意识的真空,要将我的灵魂抽取得涓滴不剩。

开始时,我只觉得自己前额的肌肉开始微微抽搐,可很快,这种抽搐就蔓延到了全身,仿佛就连我的骨头都在无法遏制地痉李。一种既,麻又痒的感觉拼命刺激着我头顶的所有神经,让我无法集中意志与这种痛苦对抗。

“啊恍惚间,我仿佛听见了一声凄厉的惨呼在我的灵魂深处回荡。但很快我就发现,这个声音应该来自于距离我的耳朵更近的地方一我的嘴里。

这种痛苦不知折磨了我多长时许很长,也许只是短短的一瞬而已一当我重新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老卡尔森那间神秘的石屋之中。我全身瘫软地倒在地上,涔涔的汗水已经湿透了我的衣襟。一种淤塞窒息的感觉还死死地堵在着的胸口,让我十分恶心。却又不想呕吐。

“你还好吧?”老卡尔森坐在我的面前,面带忧虑,关切地问道。

“老家伙,你自己看不见吗?”我虚弱地趴在地上,无力地大口喘息着,希望频繁的呼吸能够冲淡胸口的淤塞感。

“既然还有心思斗嘴,那看来你已经没事儿了听到我的回答。巨魔老头儿笑了笑。

“刚才,,我怎么了?我侧过头去,看着卡尔森问道。

老卡尔森苦笑了一下:“对于这个问题,其实我和你一样好奇。我只知道你在那里静坐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然后就突然瘫倒在地上了。我从未见过有人出现过这种状况任何人,老实说 如果你再不恢复意识的话,我可真的要被你吓死了。”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早知道你会被吓死我就应该晚点儿再恢复经过短时间的休息,我觉的自己好多了。

“去你的,你这个没教养的战武士”。说着,老卡尔森伸出他的拐杖用力敲了敲我的屁股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古怪方法,虽然把我的屁股打得很疼,但却不会掉血,“这一下是为了教会你怎么样和一个比你更年长和更智慧的人说话。”

“噢!”我顿时捂着屁股跳了起来。咧了咧嘴,然后满腔忿恨的回敬道,“如果不是你会这些奇怪的法术让我根本打不着你的话,我冬讼汉教你应该如何对个拯救过世界的英雄表示你的尊敬具※

老卡尔森又威胁性地挥了挥拐杖,我连忙向后跳得更远,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外挑衅地瞪了瞪眼。

然后,我们好像突然间被什么东西所感染了似的,同时大笑了起来。

我真的一点儿也没感觉到你所说的那种“意识的能量。那时我已经集中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去想象,我把安想象成一柄利刃,试着用它切开这个世界虚假的表象;或者把它想象成一只手,去撕开它;或者是一支利箭,试着去穿透它”我尝试了一切我能够尝试的想象,可结果就像你看到的那样,什么都没有变,这世界在我眼里仍然是那个真实的无可辩驳的世界,我看不到其他的东西,”片刻之后,我对老卡尔森说起了当时的感受。我这样如实告诉他道。

听完了我的叙述,老卡尔森陷入了短暂的沉思,然后对我说道:“你知道,尽管都是苏醒了的愿生者,但我和你毕竟还是有很多的不同。对于我来说,看破五彩的表象、揭示世界的真实,这只是我苏醒后的本能,就像说话走路一样的容易。我只能把我的一些感觉告诉你。让你自己去尝试。至于为井么你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自己也无法解释。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的这次尝试并不是一无所获。至少,我们还知道了一点

“什么?你知道了什么?。我迎上年迈的巨魔巫医那张布满了岁月痕迹的脸,注视着他那双仿佛看破了世间万物的睿智双眼,满怀好奇和敬意地问道。

“至少我们知道了”呃”这个方法是行不通的!”

尽管他刚刚出了一个差点儿要了我的命的蠢主意,可为什么我觉得这个结论比那个主意还要更蠢些呢?

刚才我一定是中了邪了,才能从那张满是褶子的蓝色大长脸上和那双明显患了白内障晚期的眼珠子里哪儿能看出什么狗屁智慧来!!!我们都知道。年迈的巨魔巫医老卡尔森有一种特别的能力,能够看破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将它还原成一个由“和“。。两个字符累加构成的平面的字符世界。他将我们肉眼可见的这个世界称之为“表世界。”而将那个字符世界称之为“源世界。”他认为,“表世界”是构建于“源世界”之上的一种存在形态。是我们肉眼所能看见的真实;而“源世界”则是众神创世的真正法则。它的表现方式更直接、更基本。有着严密而又深奥的规律,那由“0。和“”组成的无穷无尽的数字代码,则是属于神的语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源世界”应该是众神眼中的世界,是一种凌驾于真实之上的真实。在“源世界。那无可否定无可辩驳的真实之前,这世上的一切不过都是一种浮浅的表象

作为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与他灵魂相通的生命,他希望我也能学习和掌握这种能力,并通过它去观察、发现和研究这世上更多的真实,或许还有其他更为惊人的发现,甚至或许还能找到与众神相沟通的的途径。

我一度认为他这样急切地想耍教会我这些,是希望能通过我在碎石要塞之外的发现,去帮助他找到能解放他被禁锢的灵魂、让他获得彻底自由方法。

然而,当我用这个问题来询问他的时候,他却笑着否定了:

“一切并不是像你所想的那样。我年轻的朋友”老卡尔森坦诚而又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我不否认我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同时我也承认我对这个要塞之外的天的有着某种好奇的热切,但我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如此期盼着走出去一不,不是这样,甚至于如果真的有一天,让我从这里走出去,我说不定反而会因为恐惧而驻足不前。对于我来说,这里面的世界已经足够广阔,仅仅是在这要塞里的一切,就足够让我耗尽心力地观察和研究一生。对于我来说,外面的世界实在是太大了,就好像从窗口看出去的风景虽然美丽,但窗内却才是自己的家园。我不仅仅是被禁锢在了这里我属于这里!我希望能将这种能力教给你,是因为我觉得你也许会需要它;而且,我也希望在探索世界本源的道路上,能够多一个同行旅伴,仅此而已。”

“可是,那自由呢?”对于他的态度,我十分地困惑和不解,“完全的解放,彻底的自由,每个人都渴望着这种幸福,而像我们这样的人难道不是更加渴望吗?。

“彻底的自由?。老卡尔森咧着大嘴微笑咀嚼着这个词组,然后摇着头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说,“你错了。我的朋友。没有人需要什么“彻底的自由”我们想要的仅仅是我们“需要的自由。而已。对于我来说,这个要塞之内的自由已经十分足”王更多的自由我反而未必敢干去承受。”“…

“可是”我还要反驳,可却被卡尔森摇着手制止了:

“我并不指望你现在能够理解这些话,我的朋友。但或许有一天你也会发现,有一些自由是你不敢去触碰的,到了那个时候,你才能理解我的感受。而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能更多地去享受你敢于承担的

由。

我羡慕你,祝福你,但我并不想要成为你。你就只当是我这个孤独怪癖的巨魔老头儿实在是闲得无聊,想要给自己找件事儿干吧”

尽管老卡尔森对待自由的态度令我深感困惑,但这并不会阻止一个。炼金术士时于新知识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我本以为他会让我在他自己“创造”出的那个密封空间中学习。但他却将我带到了由某些玩家开拓出来的真实的要塞副本里。我们所处的位置是一座尖塔的塔顶,从塔下登上这里的阵梯已经彻底损毁了,因而无论是那群玩家还是驻守在要塞内的帝国驻军都不可能发现我们。但即便如此,我也仍然有些担 心。

“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我问卡尔森。“在你的那间小破屋里不好吗?”

“小小“破,屋?”自尊心大受打击的老卡尔森用他的手杖愤愤地敲了下我的脑袋,“你要知道,我至少为那间“破,屋布置了两百七十六层隐蔽设置,还有七十八种具有不同针对性的安全防范手段,即便是用神力进行外部扫描也只能看见一片虚无。即便是至高神全力进行拙索。我也能支持它至少一分半钟之内不被发现,而且它的安全防范手段还在不断升级。如果你能将我的那间小小“破。屋一眼看破,那你差不多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再重新利造出一个法尔维大陆来了。现在让你自己来选择”“破,屋,还是这里?”

尽管我看不出这两者之间有任何差且之后几天时间里无数次的试验证明,这两者之间对于我来说确实没有任何差别但我当时还是听从了卡尔森的建议,留在了这座塔顶。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做了大量的练和尝试,试图达到卡尔森所说的那种境界和状态。每当一群玩家即将结束在这个副本中的征程。老卡尔森就会立玄带着我穿越到另外一群玩家所开辟的副本中的相同位置,继续我的练习。尽管我已经全力以赴、聚精会神,但令人沮丧的是,我的刮练却始终不见丝毫成效。

老卡尔森或许是一个博学的智者、一个细心的学者、一个敏锐的探索家和一个思维活跃的研究员,但他距离一个好老师的水平却实在是差得很远:从一开始他就翻来覆去的念叨着:“集中精神凝聚你的注意力不要仅仅去看表象。要看到表象后面的真实”这些大而不当的废话,然而对于具体应该如何去做却始终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而当我问他:“我是不是应该将自己的注意力想象成一把刀去录开这个世界”或是“把它想象成一柄长矛去刺穿它”的时候,他总会大大咧咧地告诉我“这不重要。只要你觉得这对你有帮助,随便什么都行!”

你可以想象,这种凝聚意识的做法显然毫无效果事实上,如果这真的有效的话,我早就把自己的意识想象成一把钳子,把这个蹙脚老师的两颗獠牙拔下来了。

经过不知多少天多少次的尝试之后,至高神在上,在我精神彻底崩溃之前,我终于认识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对于老卡尔森来说,看破这个“表世界”是他自灵魂解放之日起便与生俱来的一项本能,看到“源世界”对于他来说,就像是用嘴说话、用耳朵听声音一样自然,而越是这种“本能”的力量,就越是难以传投、无法学习。想象一下,你怎么才能教会别人眨一下眼睛或是吸一下鼻子这样的动作呢?你根本无法去准确形容这些在你看来自然而然的动作,而无论你如何详细地去解说,别人都不可能感同身受。

我明智地决定暂时放弃这项练习,毕竟我无法将“源世界”的探索作为我生活的全部。在要塞外面的世界里,我还有一些任务需要完成。还有许多的朋友需要帮助。的且。在我看来,我继续留在这里的意义已经不大了:卡尔森将他能够教给我的都已经教给了我,而他无法教给我的,则需要我自己去尝试和探索。

卡尔森也认可了我的看法,他不无遗憾地与我告别,并要求我能够经常来看看他。我接受了他的邀请。并且依依不舍地与这位灵魂之友再三挥别一直到他按照巨魔部落的习俗,打算用一碗鲜浓的“泰迪辛诺。来为我送行,我才终于下定决心义无反顾地迈出了要塞的大门。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