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五十一:回归,林间的蹄声

一百五十一:回归,林间的蹄声

本书:独游  |  字数:5078  |  更新时间:

就在我尝试着掌握洞悉表世界与源世界的这段时间里,为了确保我能够专心致志,不受外界的打扰,老卡尔森利用他独特的能力使了个花招:他设法让我处在涉空者们所谓的“离线状态”,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里我的名字在我的朋友的通讯名单上所显示的状态是灰暗的。在他们看来,我那段时间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去到了另一个位面世界。在这种状态下,我既无法收到他们发给我的信息,也无法主动与他们取得联系。

尽管我并没有感到任何异常,但据老卡尔森说,这是一种需要对这个世界本源极为精深的理解和十分小心的操作才能达到的神奇效果,除此之外,他还必须对生命有着十分透彻的理解,进而凌驾于它之上,对我的肉体和灵魂以及这个世界的存在本质进行部分切割。在他告诉我之前,我并没有意识到,当我坐在那座残破尖塔顶端的小屋子里痛苦挣扎的那段时间里,我正处在一个异常玄妙的状态之中。按照他的说法,那时候的我“既不能说是一个真正活着的生命,又并没有陷入死亡;既不是以完全的生命形态存活于世,也并没有使灵魂彻底脱离肉体的桎梏;既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同时又已经从这世上消失、众神对我的生命无法干预,世俗也无法感知我的存在”——在那段时间里,我几乎处在一种“彻底的半自由状态”之中。

就在我一脚踏出要塞大门的瞬间,这种神奇的“离线状态”就自动解除了。这意味着我的名字在那些涉空者朋友们的通讯名单上重新明亮起来,而与此同时,我的冒险笔记的通讯栏也立刻被他们这段时间里发来的信息塞得满满的:

“杰夫,我刚打到一瓶‘食腐花的汁液’,不知道干什么用的,或许你用得着,上线M我,我给你送去……”这是弦歌雅意给我发来的。自从知道我的炼金术能用不同的材料合成魔晶之后,他一找到稀奇古怪的东西就往我这里送。

“兄弟,还有‘水蓝星尘’没有?仙女想要镶嵌武器,急需这块魔晶。”这是牛百万发来的,只有他才会把精灵德鲁伊仙女下凡脸着地的名字肉麻地缩写成“仙女”两个字。

“死人,怎么这么长时间不上线?还不抓紧时间滚上来别以为躲着我就能拖着欠公会的钱不还,你还欠公会五金十二银六十八铜一个黑曜精金八块灰霜石六份会挥发的灰石灰灰烬三根月见草两撮鸡毛九份鼻涕虫的粪……”呃……收到我们可敬的会长妃茵大人的短信我表示压力很大

“你个懒鬼TMD这么长时间不露面,是不是打算太监了?再不更新小心把你拖出去弹**弹到死”咦,这个名叫“读者”的家伙是谁?

“信誉金团,品质代练,百年老店,包您满意。全服最低价,先钱后货,包带副本,包刷装备,有意请洽Q360Q:XXXXXXX,N**:XXXXXX,EMAIL:XXXXXX”谁能告诉我他都在说些什么?

“办证:138144XXXX”这些莫名其妙的家伙到底是从哪里搞到我的联系方式的?

……

满满九大页各式各样的信息看得我头昏脑胀,不要说一一回复,光是把它们一条条删除都累得我手酸。而更让人崩溃的是,我在长时间的消失后突然“上线”立刻激起了许多朋友们的社交热情,许多人立刻从世界的各个不同的角落以各种不同的口吻不同的文字不同的方式像我发来问候,而最可悲的地方在于当我一条条回复了这些问候之后他们又会一个个热情洋溢地给我回复过来,使得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通讯录中的信息越删越多,以至于每当我看见通讯提示有新的信息发来时都痛不欲生悲从中来——你知道,有时候你的朋友太过热情其实也是一种尴尬的折磨。

经过了两个多钟头的艰苦奋战,我终于将这排山倒海而来的信息删到了最后一页。就在我即将把它们彻底清空的时候,忽然,列在通讯录最下方的最新一条信息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是半兽人影贼长三角刚刚发来的一条新消息,上面写着:“我们要去西翁泽克拉尔山脉捕捉坐骑,速度来”

这个高度富有建设性的提议立刻吸引了我——当然,如果你刚刚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删完了数百条信息的话,你一定会觉得任何人提出的任何提议都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

循着地图标记,我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翁泽克拉尔山脉脚下,在这里的联盟骑术培训场找到了先我一步到达的伙伴们。与长三角一起结伴而来的,还有精灵族的情侣弦歌雅意和雁阵、矮人牧师长弓射日和我们的会长大人妃茵大小姐。

“好哇,你这无组织无纪律的家伙还知道露面”一看见我,妃茵会长就咬牙切齿地谱了上来,“用不着你的时候你好像二十四小时不下线似的随时都能看见你,用的着你的时候你一溜就是半个多月,连招呼也不打一个,害得我们下副本连个称职的MT都找不到。你知道上次打海德尔港海盗的副本团灭了几回吗?七回啊,七回都没打过去这笔损失一定要记在你的头上”

长弓射日听了眼前一亮,舔着脸谄媚地插嘴道:“咦,会长,既然是他负责,那这事儿就没我什么责任喽?”

妃茵顿时陷入了狂暴状态,一把掐住了矮人牧师的脖子把他拎起来一下一下地用力往墙上猛撞:“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自告奋勇当MT,我们能团灭那么多回吗?”

“饶命啊,我引怪引得很尽职啦”长弓射日悲鸣着。

“是啊,你差点儿把整个副本的怪物都引出来了,可就连个门口站岗的警犬也挡不住”长三角看上去也是深受其害。

“我已经拼了命去拖住他们了啦,至少是精神可嘉吧。哎呀哎呀好汉饶命啊……”我刚发现,原来矮人被掐住脖子之后舌头也可以吐那么长的啊。

“可嘉个屁啊你那是拼了命也拖出不住他们,纯粹是能力有限”弦歌雅意也站在一旁火上浇油。

眼看着长弓射日已经被掐得有进气儿没出气了,妃茵才不清不愿地把他扔回了地上。当我们的矮人牧师再次站起身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他的个子似乎比刚才长高了一点儿——呃,或许仅仅是因为他的脖子长长了……

……

好不容易结束了与会长大人这次充满了剥削与屈辱的——呃,我是说热烈而友好的——重逢,我们找到了站在马厩旁的骑术训练师,正式开始了门外这一趟捕捉坐骑的旅途。

实上,当一个冒险者到达五十级之后,就已经有资格在翁泽克拉尔山脚下的骑术培训场中接受骑术训练,训练完成后你就可以立即花上两百枚金币从这里购买一匹普通的战马作为你的坐骑,骑上它你的平地移动速度会提高百分之二十五——对于那些需要长途跋涉把大把的时间花在路上的冒险者们来说,这样一匹坐骑无疑是他们、缩短旅程、节省时间的利器。

然而,事实上并没有多少人会选择这种普通坐骑代步。要知道,在翁泽克拉尔山脉中,生存着大批能够作为坐骑的野生动物,这些坐骑不但同样能够提高你的移动速度,而且天生就具备各种不同的坐骑技能,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比普通坐骑要好得多。不过,这些生性暴躁的野生动物们往往是难以驯服的,一般来说,你的级别越高,驯服的机会就越大。而且,每个人只能拥有一匹坐骑,当你扑捉到一头新坐骑后,就一定要将原本的坐骑遗弃。在这种情况下,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在接近六十级的时候自己亲手捕捉一头称心如意的坐骑,而不会花费大笔的冤枉钱去买一匹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丢弃的普通战马。

这一切听起来似乎很简单,然而事实上却并不容易。要知道,只有在这所骑术训练场中出售的带有魔法能力的驯化缰绳才能成功捕捉和驯服山上的野生坐骑,而且每次捕捉都要消耗一条缰绳——无论你成功与否。按照所蓄含魔力的多少,这些缰绳分为青色、黄色和红色三种,即便是最便宜的青色缰绳也要卖到十枚金币,黄色的缰绳则价值三十枚金币,而所含有魔力最多的、驯服效果也最好的红色缰绳,价格则高达五十枚金币一条——用我们愤世嫉俗的会长大人的话来说:一根两个银币就能买上一大捆儿的破草绳,简单染个色再附个魔,成本价连一枚金币也用不了,居然能买到五十个金币,用“暴利”已经不足以形容这种令人发指的商业盘剥了,这就是明目张胆地从玩家兜里抢钱啊

抱怨归抱怨,妃茵还是一口气买了五十多根红色驯兽缰绳,我们都很好奇这个一毛不拔的铁母鸡这次怎么会那么奢侈地一掷千金,结果她挑了挑眉头,神秘兮兮地教训起了我们:

“你们懂个毛,这玩意儿五十金一根,有多少人舍得一次多买几根的?还不都是像你们一样一次买个三五根就兴冲冲地往山上跑了。可是你自己算算,一匹普通坐骑都要二百金,捕捉这种野生坐骑的代价怎么可能比普通坐骑还低?就算按三百金一头来算,至少也需要六根缰绳。所以我们很容易就猜得到,山上绝对有大把的白痴缰绳没有带够。我们都知道,越是往里的地方,怪物的级别越高,那么同样,坐骑的级别肯定也越高,最重要的是,越往里,玩家的级别也越高,他们也就越有钱。你们自己想想,这群有钱的羊祜钻到深山老林里去,好不容易发现一头合适的坐骑,结果把缰绳用完了,你们觉得他们是愿意跑上十五分钟的山路回来花五十金买缰绳呢,还是愿意就近花个七八十金买根缰绳应急呢?”

听完了妃茵的生意经,这群见钱眼开的家伙立刻又眉开眼笑地钻到训练师身边,一个个都掏干净了身上最后一个钢镚买了大把的驯兽缰绳囤货。作为一个志向高远、性格坚毅的战武士,对于这种投机倒把低买高卖的行为天生就有着道德上的反感,我自然不会像这群猥琐的家伙一样没出息——所以我一口气买了一百多根,与他们那种不正规的小本经营划清了界限,向着正规的大规模产业化经营道路努力迈进。

现在我还仅有五十四级,我的伙伴们也和我相差无几。在正常情况下,按照我们现在的级别,或许仅能在西翁泽克拉尔山脉入口的第一个山谷内抓一只斑驼鹿或是一匹野生林地马之类的家伙当坐骑,最多最多也就是抓一头具有一次性攻击技能“跳扑”的巨型座头狼而已。但是经过了集体换装的我们对于这些平常的骑兽完全不感兴趣,因为我们完全有能力更加深入地探索这座山脉,去到那些更为人迹罕至的林间角落中去寻找更为优异的坐骑。事实证明,六个人集体行动并不能够提高我们捕捉骑兽的效率,因为我们每个人想要的骑兽各不相同,它们所栖息的环境也千差万别——更重要的是,妃茵会长发现我们集中在一起事实上大大减少了兜售缰绳的销赃——呃,我的意思是分销——渠道。于是,我们决定原地解散,等捕获到满意的坐骑——当然,也兜售完囤积的缰绳——之后再重新汇合。

妃茵独自一人向西北方向探索,弦歌雅意这个没主见的家伙自然陪伴着雁阵一路往东北而去,长弓射日和长三角一个往东行、一个往北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向西南方前进,一步步地走向眼前这座密林的深处。

不得不说,会长大人的经营策略无比英明,只往前走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就卖掉了二十几根黄金缰绳。在这里出没的大都是些接近六十级的高级玩家,这些练级狂人多半满腔热切而又不怎么缺钱,好不容易发现一头心满意足的骑兽就恋恋不舍再难放手,一旦把随身的缰绳用完了就必然会患得患失,既恨不得一路飞奔回去再买几根缰绳来救急,又害怕自己一走这头坐骑就再也找不到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美女当前而老婆在侧不能搭讪(弦歌雅意语)、美食当前而饮食过度消化不良(长三角语)、穷困潦倒的发薪日前一天上街发现超市大减价(妃茵语)、蹲在厕所里畅快淋漓大泻一通后惊觉自己居然没带手纸(长弓射日语)一样令人倍感煎熬、痛不欲生。这个时候如果你能出让给他一根缰绳,只怕就算价格喊道一百枚金币一根,恐怕也会有人一时冲动掏钱付账。

当然,作为一名有着崇高道德操守而又乐于助人的战武士,我是绝不会在别人如此窘困之际如此漫天要价大发不义之财的——因此我诚信经营童叟无欺地只卖九十九枚金币一根。

倒卖缰绳的生意虽然不错,但令人遗憾的是我始终也没能找到一头能够让我心动的骑兽——并非是因为它们不够凶猛健壮,事实上,无论是有“坚韧”、“冲撞”双技能的宽背熊,还是能够“跨越”的锋牙虎,又或者是会“攀爬”和“冲刺”的西北黑豹都是非常优秀的坐骑——可不知为什么,当我看见这些野兽时,虽然也会赞美,虽然也会叹服,当有人成功捕获了一只之后我甚至也会感到一丝羡慕和嫉妒,可每当我有机会抓捕它们时,却总提不起想要占有的欲望。

人生有的时候确实如此,我们或许并不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些什么,可我们却能明白地了解哪些是自己不想要的。是的,那些都很好,可并不属于我。

就这样,我在茂密的山林间漫无目的地游荡着,不时被一些野兽的吼叫声所吸引,又或者是设法促成一笔交易,可随即却又离开,寻找一头我从未见过、不知其样貌,却在心底隐约间相信它必然会出现的美丽野兽。正当我不知道自己还要这样走多久的时候……

“咴咴……”一阵高亢的咆哮声忽然从前方传来,随之而至的还有一阵清脆的蹄声,那蹄声清晰地如同一柄刚刚打磨过的宝剑,隐藏着某种骄傲的锋利,仿佛随时准备着在我的耳中扬起一缕寒光。在此之前我从未想到过,一只动物的脚步声竟也能够如此威武而又优雅,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把它当成一个有着高度智慧的生命来对待。

我放缓了脚步,轻轻拨开面前的树桠,循着那慑人的蹄声,迈步向丛林更深处走去……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