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五十三:我们的坐骑

一百五十三:我们的坐骑

本书:独游  |  字数:6366  |  更新时间:

一百五十三:我们的坐骑

我曾经告诉过你们,一匹价值两百枚金币的普通战马仅能为骑乘者增加百分之六十的平地移动速度,而一个冒险者亲手驯服的野兽除了提高一定的移动速度之外,还会因为其种族和级别的差异而附带一些特殊的技能。山雪不但能够当我在骑乘它时增加百分之一百的移动速度,更具备“坚韧”和“跨越”两种技能。正如我们所共知的那样,这些被魔法缰绳所驯服的坐骑因为魔法的缘故,当你放弃乘骑、进入室内、使用各种战斗技巧以及遭受攻击时就会立刻以一种魔雕像的形态进入到你的冒险背包中,“坚韧”技能则可以确保乘骑者乘骑坐骑时受到三次攻击而不被击落;而“跨越”技能则能让坐骑一次越过高七尺、长十五尺的距离,这项技能每五分钟可以使用一次。

成功驯服了一匹优秀的坐骑,我兴高采烈地策马向骑术训练场驰去,沿路还将剩下的二十几根魔法缰绳成功出了手。这样一来,虽说我在山雪的身上耗费了三四十根魔法缰绳,但一进一出之下算起来我倒也没赔多少钱。

当我回到训练场时,我们的会长妃茵大人、jīng灵手弦歌雅意和驯兽师雁阵已经先我一步到达了,长三角和长弓日则发来消息说还要再稍等片刻。令人意外的是,我们的牛头人圣骑士牛百万此刻也正在捕捉坐骑,闻听我们的行踪后也发来消息说马上赶来与我们会合。

看到我的坐骑,会长大人表示出了极大的愤慨:她认为我uā上几倍的价钱去驯服一匹随便就能买得到的马显然是一种费,而费在她看来显然是反人类反社会反德兰麦亚大陆独立与解放运动的最大的犯罪。

我苦苦向她解释这匹马和那些在训练场上的驯良驽马只是看起来有些相似而已,无论是在情上还是在功用上都大大不同,而她则告诉我对于一个nv人来说外貌上的差别才是最大的差别,在她看来这些长着一张长脸四只蹄子满脖子鬃的大牲口没有任何区别,那么它们的价格也不应该有任何区别——她的话得到了jīng灵驯兽师雁阵很有说服力的支持,而雁阵支持的观点那个没骨气的弦歌雅意当然也就随之毫无主见地投了赞成票。在民主决议三比一通过的情况下,妃茵会长决定把我的公会债务提高一百枚金币,由此我的公会债务已经增加到了三万两千金币五十银币三十铜币的程度。

我提出能不能在下个月发薪水的时候把这笔欠款一并扣除,但我们的会长大人坚决不同意,她的理由是:把钱拿在手里固然很开心,但是知道有人还欠着她那么多钱会让她感到更开心,所以她打算让我们这群苦力欠着一屁股债为她挣钱挣到死……

虽然在外形和功用哪一个更为重要这个问题上和我有这不同的见解,但jīng灵驯兽师雁阵显然一眼就看出了这匹马和在训练场上任意发卖的普通战马之间巨大的差别,她对它的评价是这样的:

“这头奇蹄目马亚属哺rǔ动物应该属于改良后的热血马种,寰椎和枢椎更加ǐng拔而腰椎短促,鬐甲丰满厚重,挠骨、掌骨、胫骨、拓骨长而结实,腕骨和跗骨关节更为粗大,能够支撑更加强壮的四肢肌群组,髋骨和股骨粗壮但股二头肌浅肌中肌和半腱肌并不过分宽厚,肋拱更圆,尾础也更高,既保持了体型的ǐng拔也保证了奔跑时的灵活……”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是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的,和某个满身铜臭浮华虚荣的谜样nv子迥然不同,雁阵的评价显然更专业而且更中肯,为我今后如何驯养和调教山雪提供了许多具有高度参考价值和可作的专业意见,对我的帮助很大——当然,在我明白她说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之后,对我的帮助可能还会更大一些。

“是啊,是啊……”和我满脸懵懂无知一副很傻很天真的表情不同,站在一旁的弦歌雅意连连点头,不时发出一些赞叹和附和的声音,仿佛对此十分内行颇有心得似的,“……的确是这样的……这样细腻微小的差异你也注意到了吗……果然如此呀……”

尽管jīng灵神手的每一声赞叹都是如此的iōng有成竹,可他闪烁的目光看上去实在是很可疑。

“能给我解释解释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吗?”我不怀好意地向他发问道。

“这个……就是说……总之……”他结结巴巴地支吾了半天,然后突然恼羞成怒,“……你就不会自己去问问她吗?”

“简单来说……”雁阵十分不满地瞥了我们这两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解释道,“……就是这匹马很高很壮很漂亮的意思。”

两个粗鲁无知的男子相视无言,自惭形秽地低下了头。

……

在介绍了我做起之后,我的朋友们也向我展示了他们的收获。我们的nv魔法师会长捕获的坐骑是一头“利爪林地uā斑豹”,这头五十八级的骑兽除了正常的百分之六十的移动速度加成之外,还附有“攀爬”和“冲刺”两个技能,“攀爬”意味着它能够在巨大的树木、蔓藤等许多原本无法穿越的丛林地形拓展更大的活动空间,而“冲刺”则能让它每十分钟可以用百分之一百五十的速度价值迅速奔行三十秒。

老实说,看见会长大人选择这样一头不折不扣的凶兽实在是让我有些出乎意料,在我看来,除了对金钱的渴望和对下属的盘剥之外,这个从外表上看不出到底多大年纪的谜样nv子内心深处实在是个闷ā加臭美的子,对于一切可爱生物的抵抗力比雁阵实在是强的有限。依着她的格,选只五彩斑斓的“翠羽陆行鸟”或是圣洁高雅的“丛林独角兽”才是比较正常的。

不过据我观察,这头豹子身上的斑点状圆形uā纹和我们手头金币的造型很有些异曲同工之妙,想到这里,我立刻对妃茵大小姐的选择释然了。

哦,我忘了告诉你们,会长大人的坐骑名字简明扼要一目了然:“金钱抱”——好吧,这货果然是并且只能是妃茵的坐骑。

雁阵为自己选择的坐骑是一头“幼年冲牙野猪”,这家伙倒是不屈不挠地贯彻了jīng灵nv驯兽师一直以来那独特的审美观:它长着一个硕大的、圆滚滚的脑袋,脖子胖得完全没了踪影,滚圆的肚皮总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去弹上两下,屁股后面一条小尾巴卷卷的煞是可爱。老实说,如果不算它那看上去扑腾起来很费劲的四条小短uǐ儿,这完全就是一个粉粉嫩嫩的球球,唯一能够凸显它“冲牙野猪”血统的就是它边那两颗还没我两个指节长的獠牙——老实说,如果称它们为“獠牙”我估计它们自己都会觉得惭愧,这最多就是两颗长的稍长了一点儿的小虎牙而已。

这头名叫“猪嘟嘟”的可爱家伙是雁阵刚走进丛林没多久就发现的,正如我所料想的一样,我们的jīng灵nv驯兽师根本没有像我一样和山雪斗智斗勇拼着全身粉碎骨折才驯服了它——她几乎是一不小心随手扔了根缰绳就把它套住了。鉴于这雁阵对坐骑外貌的要求远高于它的实际作用,再加上这只是一头“幼年”野猪,我估计它最多也就是会个“冲撞”或是“冲刺”之类的大众化技能——当然,如果说“卖萌”也能算是坐骑技能之一的话,那它的这个技能效果倒是相当强力,比如说:我们的会长大人看见它立刻就乐不可支,挠着它的小肚皮逗起来没个完。

“你就不能抓一头看起来威武一些的动物吗?”她口是心非地数落着自己的驯兽师朋友,可话还没说完就忍不住“咯咯”地轻笑出声来,“……哎呀,你看它肚子上的还会漾耶……小家伙你该减了知道吗?”接着又十分亲昵地捏住小猪的胖脸扭来扭去,直到把它的一张小脸儿扯得像个大嘴巴的南瓜灯。那只小胖猪分明很委屈地回头看来自己的主人一眼,然后满面无奈地任由自己的小脸蛋被面前这个魔样nv子蹂躏不止了。

当我提出来想看看弦歌雅意的坐骑时,这个一贯总是大言不惭脸皮奇厚的异种jīng灵居然十分罕见地lù出几分赧显然在场的两位nv士已经见识过了他的坐骑,要不是她们俩在一旁不住地起哄,胁迫jīng灵手把坐骑放出来,我恐怕他就真的赖过去了。

当弦歌雅意终于把他的坐骑放出来之后,我才明白妃茵和雁阵哄笑的原因。虽然我知道翁泽克拉尔山脉中可以捕获的骑兽林林总总不下数百种,其中也确有不少人喜欢抓捕一些稀奇古怪的动物作为坐骑,但像这样一头惊世骇俗的骑兽毕竟还是太过罕见了:坚硬的甲壳、粗短的四肢、粗糙的皮肤、笨拙的相貌——弦歌雅意放出来的坐骑赫然竟是一只硕大的乌龟。

这是一只“粗笨的泽地象uǐ龟”,五十六级。它行动起来倒也不像看上去那么笨拙迟缓,但也就和公开售卖的战马一样只能增加最基本的百分之六十的平地移动速度——老实说,我真的很怀疑它的速度根本没有这么快——它唯一比基本战马强一点的地方就在于它拥有一个名为“泅渡”的技能,可以长时间地在水中骑行,并且速度和在陆地上一样快。弦歌雅意给这头不同寻常的坐骑起了一个名字叫“我行我速”。

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 弦歌雅意不得不骑着这头坐骑在周围绕了一圈。一旦跑起来,这只乌龟就会奋力伸长了脖子摇头晃脑地拼命挣扎。这本身已经是一副足够令人发噱的奇景了,更不用说坐在它背后的jīng灵族主人因为嫌它跑得太慢而急的面红耳赤把脖子伸得几乎比它还要更长些。

“你怎么想起来抓这么一个家伙当坐骑?”我强自忍住笑,轻轻抚mō着弦歌雅意的龟头——呃,我的意思是他骑着的那只乌龟的头——问道。

“其实,我选它当坐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嗨,我说你能不能不笑了……”弦歌雅意一边解释一边徒劳地试图制止我满脸的坏笑,“……这里能抓到的坐骑普遍都要比普通人高那么一些,而且跑得越快就越是颠簸,那个……你知道我的问题啦,我有那么一点点恐高,而且又有那么一点点晕车,而这个乌龟正好是我能找到的最矮跑起来也最平稳的坐骑了。抓住它之后才发现它有个能下水的技能,我正好又不会游泳,所以……喂,这事儿有那么好笑吗?”

经那么一解释,我们才发现这只乌龟果然是最适合弦歌雅意的坐骑——岂止于此,它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适合弦歌雅意的坐骑了。它是我们所见过的唯一一只坐在它上边比自己站着还要矮上一头的坐骑,这对于那个踮起脚尖都会口吐白沫当场昏厥的严重恐高症患者弦歌雅意来说简直是神赐的福音;而至于说到驾驭和骑行的平稳——你知道吗,我们真的很难分辨骑在它的背后行进还是自己在地上爬行哪一个更加稳便一些。

没过多久,长三角和长弓日也赶了回来。这两个人刚一出现在训练场口,就立刻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眼光。在大家的注目下,这对欢喜冤家兀自喋喋不休地吵个没完。

“你个死胖子就不能跑快点儿吗?别老挡在我前头,我都看不见路了!”矮人牧师长弓日扯着粗鲁的大嗓儿高声呵斥着。

“你以为我走在你后边儿你就能看见路了吗?你就算站在骆驼背上也没那个驼峰高,从前边儿看你这骆驼根本就无人驾驶!你能看见个屁啊!”半兽人影贼长三角恶声恶气地反驳着。

“哼,你这是嫉妒我的坐骑比你高!你还有脸说我无人驾驶,你也不知道害臊!看看你自己,走近了看勉强能看出来你这是骑着一头驴,离远了看还以为是一坨在空中飘呢!”

“你这个灵魂扭曲的矮子,就算骑着再高的坐骑你也还是个矮子!”

“你这个心理变态的胖子,就算骑着再瘦的坐骑你也还是个胖子!”

“你危害jiā通安全!”

“你影响市容市貌!”

“你违章驾驶!”

“你虐待动物!”

“你无耻!”

“你可笑!”

“你可悲!”

“你可怜!”

我不得不说,这样一对骑士组合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我真的很难说弦歌雅意的坐骑和他们的比较起来哪一个更加令人愕然——考虑到这两个人的体型和他们的坐骑形成的强烈反差,弦歌雅意的那只乌龟看起来似乎也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了。

长弓日骑在一头名为“全时四蹄驱动”的巨背双峰驼上,这种坐骑虽然谈不上举目皆是,也毕竟还算常见。但问题是选择这种坐骑的多半都是像牛头人半兽人这种身材高大威猛的种族,至少也应该是人类或是jīng灵中身材比较高大的冒险者。因为这种坐骑实在是太过雄壮——我的山雪已经算是马中的健者,可比起这头骆驼来还要失少矮上两头,稍微矮小的一些的骑手骑在上面会非常不协调。除此之外更有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在于,这是一头“双峰驼”,而且它的全名是“巨背双峰驼”,只听这个名字你就应该可以想象得到它背后的那两只驼峰是何等的雄伟高耸,倘若骑手的身材矮小一些,面前那个硕大的驼峰毫无疑问会阻碍视线。

而现在它的骑手是一个矮人。

正如长三角所说的那样,矮人牧师就算是站在它的背后恐怕都要比面前的那个驼峰再矮些,更何况还要骑在上面。倘若不是听见了他们的声音,只是从正面看上去,这头骆驼的背后显然空无一人。

除此之外,被魔法缰绳驯服的野兽会自动生成一套鞍鞯和一对脚蹬,对于长弓日来说,脚蹬无疑是多余的——甚至于就连那套鞍子都嫌太大了些,他的两只脚根本连鞍子的边缘都伸不到。

除了百分之一百的移动速度加成之外,这头骆驼自带的两个技能和赶路都没有什么关系。它的技能之一是“双骑”,也就是说除了骑手之外,它还可以额外再负载一个乘客;另一个技能是“负重”,它可以在召唤出骆驼之后额外提供一个魔法行李空间,储存于这个空间中的物品不会受到盗窃技能或是其他物品丢失效果的影响——这对于一些游走于这个世界各个角落四处行商的人们来说倒是一个十分有用的技能。

和长弓日“只见坐骑不见骑手”的窘态相比,长三角确实截然相反的“只见骑手不见坐骑”。

他捕获的是一头“林地横纹野驴”,从名字来看,大概它的后背上应该有一些杂è的横纹才对,但此刻对于这一点我们实在是无法求证:因为这头野驴实在是太过矮小瘦弱,只有半人来高,大概还不到我双臂展开的距离长,打大小恐怕比一只山羊强不到哪儿去,而它的骑手又实在是太过臃肿,骑在它背上就像是给它披了块毯子,不要说背上的横纹,就连驴肚子上的是什么颜è都难得看得见,连脖子都被遮住了大半,只能勉强lù出一个驴头和半截驴尾巴来。

这头处境凄凉到让人不禁潸然泪下的驴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250双缸四冲程”,他的主人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长三角似乎不太喜欢握着手里的缰绳,他的双手总是忍不住想要横握住这头小驴的两只长耳朵,而且时不时总想下意识地扭一下。

这头驴同样拥有两种技能,一个是“攀岩”,这和妃茵的“金钱抱”所拥有的“攀爬”技能有些类似,只不过“攀爬”针对的是巨大的树木,而“攀岩”则只适用于岩石堆积的陡峭悬崖;另一个是“狂奔”,这个技能能够让它在三十秒的时间内以百分之二百的速度加成高速移动,而代价是在此后的十分钟时间里只能获得百分之六十的速度加成。

就在我们相互嘲笑对方的坐骑选择得多么糟糕的时候,我们的牛头人圣骑士牛百万终于姗姗来迟。

老实说,当牛百万出现的时候,我们uā了好半天时间才分辨出来哪一个是牛百万,而哪一个才是他的坐骑。

你知道吗,这个喜欢吹牛的牛头人选择的坐骑居然是一头牛;不但是一头牛,而且是一头黑长弯角、大嘴巴、鼻子上还套着一个鼻环的、整张脸长得就像是镜子里的牛百万一样的牛;而最坑爹的是,这头牛的名字叫做:“旷古绝今惊天动地盖世无双天下无敌yù树临风秀外慧中忠肝赤胆义薄云天满腹经纶勇冠三军足智多谋年少多金拳打南山斑斓虎脚踢北海乌鳞龙仰可上九天揽月俯可下五洋捉鳖浊世翩翩佳公子人间uāuā美少年天下第一大英雄大豪杰大侠士大宗师牛气冲天汗牛充栋小试牛刀气壮如牛虎背牛腰虎踞牛盘沉牛落雁龙飞牛舞之巨牛之牛牛百万的牛”……

好吧,当我的眼前摇晃着两张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孔而且它们脑袋上都铺天盖地高顶着两堵墙一样不停闪烁的字符时,你必须得原谅我从一开始就把他们俩搞了——事实上直到五分钟以后我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和牛百万的牛说话,而之所以我能够搞发现这一点是因为他终于把坐骑收起来了……

和绝大多数捕获的坐骑一样,“牛百万的牛”有百分之一百的速度加成,同时它还拥有“冲撞”和“坚韧”两项技能。“坚韧”和我的山雪一样,可以在骑乘中抵御三次敌人的攻击;而“冲撞”则是一项带有攻击的技能,每五分钟可以让它在攻击范围内向一个目标以极高的速度进行撞击。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聚集在了骑术训练场里,刚刚获得坐骑的兴奋劲儿溢于言表。每个人都不满足于仅仅是“获得了”自己的坐骑,正像我们刚刚更换了一件新武器、或者是获得了一件新装备的时候那样,我们都希望能够有这样一个场所,能够让我们体验一下自己坐骑的能力。

“咱们去越野竞赛场吧!”忽然,妃茵这样提议道。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