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五十五: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动物

一百五十五: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动物

本书:独游  |  字数:4730  |  更新时间:

一百五十五: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动物

比赛进入到了最后冲刺的关头,前方终点的拱已经遥遥在望,那个名叫藤原拓海的恶魔骑手已经一马当先地纵上了拱桥,雁阵驾着她的“猪嘟嘟”紧随其后,我落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很快也纵马跃上了大桥。一连串急促嘈杂的蹄声在桥面上响起,犹如一柄柄大锤一下下地敲在我们的iōng口,让我们的心一点点绝望地沉沦下去。

三十秒后——不,最多还有二十秒,这场比赛就将以我们的失败告终,而我们除了眼睁睁看着这耻辱发生之外别无它法,这种自始至终势均力敌但在最后关头却以毫厘之差落败让人无力回天的挫败感甚至尤甚于以绝对的劣势被压垮。此时我们心中的沮丧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咦,那是什么?正当我的心情低落得无以复加的时候,忽然间,那一段的桥栏杆外lù出一个干裂丑陋的东西,它慢慢吞吞地探将出来,一边儿往前伸着一边儿还悠然自得地来回摇摆着,就像是一根在风中摇晃的断枝。

这玩意儿看上去非常眼熟,好像我不久之前才刚刚见过。在jī烈的赛况中,我甚至难以置信地勒住了马,伸手了眼睛。直到得眼珠子都快被我抠出来了我才终于能够确信:这的确是我刚刚见过的一样东西,确切地说,那毫无疑问应该是弦歌雅意的龟头。

……呃,我是说这是弦歌雅意的乌龟坐骑的头!

很快,弦歌雅意的身影也跟随在那个摇来晃去的乌龟脑袋后面出现了,显然他们是从桥下的河水中爬出来。尽管我很好奇他们是怎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游过几乎两倍于我们的水路领先来到这里的,但现在我一点儿也不想搞明白这个问题。他们登岸的位置实在是太靠近终点了,我只希望他们能够为我们带来一场神奇的胜利。

“冲过去!从过那道拱冲!”我已经彻底放弃了冲刺,骑在马上兴奋地手舞足蹈,冲着弦歌雅意的背影声嘶力竭地大喊。

弦歌雅意头也不回,纵龟迈向那道拱

“亲爱的,加油啊!”雁阵骑在野猪背上甜甜地叫了一声。听到这声招呼,jīng灵神手兴奋地满面红光,不免侧过头来,还得意洋洋地向她挥了挥手。

“小弦子你要是输了,这场比赛的赌金你自己来掏!”身后传来妃茵的吼声。

顿时弦歌雅意得意的神情一扫而空,立刻俯下身去全力加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听到妃茵大小姐的吼叫声后,就连那只老乌龟的脑袋似乎都晃得更加卖力起来。

当弦歌雅意的龟头——我是说他骑着的乌龟的头——终于冲过终点大的时候,大两侧立刻飞出一片绚丽的魔法礼uā。与此同时,一道天蓝è的光环立刻从我们脚下腾起,宣告着我们成为了这场团队竞速赛的胜利者。

片刻之后,我们再次被一道魔力漩涡所笼罩,继而重新回到了那间小屋。

我们的对手们看上去脸è非常难看——我很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如此,事实上就在片刻之前我们的境况还和他们易地而处——他们长顿足捶iōng地走出了房甚至都不愿意再多看我们一眼。

而我们则兴奋不已地抱作一团,用欢呼和大笑来庆祝自己这奇迹般的胜利。只有可怜的牛百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拉住我们每个人询问刚刚发生了什么。

“嗨,嗨,到是怎么回事儿?我刚刚跑到一个火山口,然后就被传送到这儿来了。我们赢了吗?谁是第一名?你们倒是跟我说一声啊……”

火山口?尽管我们都曾经领教过牛百万那神出鬼没的mí路本领,但这一次我仍然被他深深地震撼了——至少在我看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刚刚那一大片雨林和沼泽中找到一个火山口的难度比赢得竞赛要大多。

……

“你小子可真行啊……”不理会一头雾水的牛百万,我扑过去紧紧搂住弦歌雅意的肩膀,重重捶了一下他的肩膀,“……快点儿告诉我们,你怎么会跑得那么快,地图上的水路可比陆路长了几乎一倍呢,你这家伙会飞吗?”

弦歌雅意得意地笑了笑,向我们讲述起他能够夺取胜利的秘诀。

原来,就在他起着乌龟下水游出去没多远,就发现了悬崖边上有一个口。事实上,这个口十分隐蔽,他原本已经从口前经过了,倘若换作其他人,此时肯定会记挂着比赛加速向前,不会再回头去理会这个已经错过的口。可弦歌雅意显然比他们更有自知之明,他很清楚凭着自己这只乌龟的速度等到比赛结束后能游完一半儿的路程就不错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多欣赏欣赏这个地方的风景,于是他有调转头来,重新找到这个口,然后顺着水流游了进去。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这个口非但不是一条死路,反而是一条地下暗河。尽管非常昏暗,即便是点着火把也看不清多远的距离,可妙在这是一条顺流而下的水路——他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速度太慢,反而要时刻小心着不要因为速度过快而撞上了水中的礁石。

当他顺着水流冲出暗河的时候,就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条暗河的出口距离比赛终点如此之近,以至于只要爬上岸之后再快走几步就赢得了比赛。

弦歌雅意的解释顿时让我们恍然大悟,对于他的遭遇,我不由得心里既庆幸又羡慕:庆幸的是幸亏他的及时出现才让我们扭转了局势获得了比赛的最终胜利,而羡慕的则是他能够找到一条隐秘而不为人所知的道路,成为决定这场比赛胜负的关键人物。

当然,在我们这些或清醒或羡慕甚至或多或少有些嫉妒的人们中,总有一些人的头脑始终保持着高度的镇定了冷静,找到这件事情中被人忽视了的关键问题,并且思考得更加深远……

“你是说,你是错过了暗河入口之后又重新拐回去的?”在我们的一片欢腾声中,妃茵忽然开口问道。

“是啊……”弦歌雅意点头说,“……要知道,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再回头的时候可是逆流而上,那片儿的水流很急,费了我好大力气,要不是……”

我们的jīng灵神手还想更加详细地解说自己的辛苦,却被会长大人毫不留情地打断了:

“这个过程你uā了大概多长时间?”

“这个……我不太清楚,大概有二三十秒吧……可能没有那么多,但是十几秒总是有的。当时我已经冲过去快有十几米了,就算我的乌龟一秒钟只能游一米……”

“你的意思是,如果不错过那个入口的话,你至少还能再快个十几秒钟?”妃茵根本不去理会这些细节,她表情极度亢奋,死死地盯着弦歌雅意,仿佛能从他的脸上看出金子来似的。

“差不多吧……”弦歌雅意被追问得一头雾水,十分费解地看着妃茵,不知道她干嘛要问那么多,“……而且我在暗河里磕磕碰碰地也耽误了一会儿工夫。”他补充说道。

“太好了!”妃茵一跃而起,兴奋地搓着双手。忽然,她一转身,表情严肃地问我们道:

“你们再想想,这张地图如果你们跑得再熟练些的话,还能提高多少速度?”

大家面面相觑,都不太确定,只有牛百万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居然憨头憨脑地答了一句:“我不知道。”

理所当然地,他的答案立刻就被我们无视了。我个人认为他跑完全程需要的时间是无穷大,就算再怎么熟悉地形需要的时间最多也是无穷大减去五六秒——事实上没有人能分清楚这两个数字到底哪一个更大一些。

思考了片刻,还是长三角开了口:“如果我在攀岩的时候能够对落脚点计算得更jīng确一些,用最快的速度通过,估计最多也就能提高个十秒八秒的,可想要找到最短的道路至少也要跑上几百圈。如果只是再多跑几圈儿的话,能快个两三秒就不容易了。”

半兽人影贼说得事实上并不完全正确。在我看来,我们这一路上费时间最多的并不是在通过困难地形的时候,而是在占据了绝大多数路程的普通奔行阶段。在这条漫长的跑道上,如果我们能够在每一个拐弯、每一个路口都找到最近的距离、用最快的速度通过,并且在奔跑的时候选择最直的路程,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轻微拐弯,跑完全程能够缩短的时间可能会超过二十秒。可是谁又能做到这一点呢?凭着我那一些本属于原生者的不为人知的天赋,或许在三五十圈之后能够得到明显的提高,而我的涉空者朋友们虽然在想象力和创造力上都有着极高的天赋,但在观察和计算能力上却都远远地逊è于我——我想这也是原生者和涉空者之间较为本质的一个区别了。

但从实际意义上来考虑,长三角说的不无道理。在熟悉地形的情况下提高几秒钟的速度,这大概是涉空者们普遍能够达到的标准。

妃茵会长自己大概也略微估算了一下,然后用力点了点头,嘴角浮现出一种jiān猾的笑容,眼睛里更出两道我们熟悉的、贪婪而狡诈的光芒。

“快点,都出来,我们去重新开个比赛房间!”她匆匆忙忙地命令道,说着话抬uǐ就往外走去,那兴冲冲的劲头就像是打算马上就要去抢赌场似的。

“为什么?”迟钝的牛百万还没搞清楚状况,“这个房间不就ǐng好的吗?”

“好你妹啊,老娘要去开个一千金币的房!”豪爽的话音未落,妃茵已经消失在了口。

……

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证明,面对一个敢uā一千金币开房的nv人,你是伤不起的。我们连着跑了三十几遍那条熟悉的跑道,无一败绩。无论对手是丛林巨象还是锥齿裂牙虎、是蓬鬃草原狮还是五彩陆行鸟、是月夜狂狼还是镰刀巨甲虫,弦歌雅意的乌龟每一次都以惊人的领先优势取得了压倒的胜利,回回都是第一个冲过终点——弦歌雅意甚至因为在竞赛场上的惊人表现而获得了一个“闪电疾驰者”的荣誉称号。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其他人还都试图和对手展开一番竞争,以免弦歌雅意出现意外时也能补救。可随着对赛场越来越熟悉,弦歌雅意与对手之间的差距也越来越大,我们的拼命疾驰也越来越显得没有必要。到了后来,我甚至信马由缰地四处闲逛,看足了这个赛场中的各处风景。

好吧,你得承认,这个世界已经不能阻止乌龟了!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我怎么找,也没有找到牛百万所说的那个火山口——我们都很怀疑这个mí路mí得有如神助的家伙第一次是不是打破了“副本”的强大魔力,流窜到另一个赛道上去了。

靠着一次次赢得比赛,我们又赚了三万多枚金币。看着这笔巨额的外快,我们的会长大人乐得喜笑颜开,还一个劲儿地抱怨为什么没有一万个金币的房间可开。

最后还是时间的原因才让我们停止了这一趟疯狂的抢钱之旅——我的涉空者朋友们在另一个时空位面中的生存需求迫使着他们不得不暂时告别法尔维大陆。当他们离开的时候,整个竞赛场中愿意uā一千个金币参加比赛的对手几乎已经被我们全部蹂躏了一遍——之所以我说“几乎”,是因为他们中总有一些不服气的死硬分子一次又一次地向我们进行挑战,因此有的被我们蹂躏了两遍或者三遍。

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我们这一天的完美战绩在整个大陆的竞速圈儿内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我们的对手中,有一些人对我们的战绩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我的朋友们告诉我,他们中有人使用了一种叫做“全景录像”的魔法,发现了那只乌龟战无不胜的秘密。不久以后,相貌丑陋行动迟缓并且只有一种技能的“粗笨的泽地象uǐ龟”成为了大陆竞速者们最为热捧的坐骑,以至于倘若你没有一直乌龟的话来到竞赛场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

了解到这一情况之后,我们的会长大人立刻拿出了当初我们发现“拳击手套”的秘密时的英明果敢,第一时间向神圣的gm报告,又一次为公会赢得了一笔不菲的奖赏。

再后来,越野竞赛场不得不uā大力气修改了这一段赛道,进一步延长了这条暗河的距离,给了其他那些坐骑一个可以公平地和乌龟赛跑的机会。同时,为了补偿那些已经捕捉了乌龟的竞速爱好者,他们同意回收那些乌龟,给了那些冒险者们一个重新选择坐骑的机会。

出人意料的是,并没有多少人愿意送出乌龟坐骑,恰恰相反,这一举动反而愈加刺jī了热爱竞速运动的人们对赛道的进一步探索,让他们把注意力引向了一度被忽略的水路。让他们感到兴奋的是,除了这一段沼泽赛道,在其他赛道中也隐藏着各式各样不同的水上路径,走水路和走陆路有同样大的机会赢得比赛,而捕获一只“粗笨的泽地象uǐ龟”的难度和所uā费的金钱则远少于那些善于奔行的奇禽异兽。在这些人的带领下,骑着乌龟参加竞速比赛成为了一种流和时尚,甚至有人uā大力气专研究出了许多种以乌龟坐骑为核心的竞速战术,这些战术被冠以“乌龟流”之名而大行其道。

在他们心中,或许只有乌龟才是这个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动物……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