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五十九:遗憾的足迹

一百五十九:遗憾的足迹

本书:独游  |  字数:6356  |  更新时间:

一百五十九:遗憾的足迹

“哦,原来是这样么。”巨魔巫医老卡尔森用他的拐杖轻轻拨着那堆不知从哪儿映进这间屋子里的那堆炭火,淡然地点了点头,就好像刚刚听到的是一个与他完全无关的消息一样。

“你还没有听明白吗!”我焦急地大吼道,“这里,整个要塞,都会被一些新的什么东西所取代!他们说这里的一切都会消失!你明白吗……”

从我的涉空者朋友们那里听到大陆即将巨变的消息之后,我立刻找了个借口向他们告别,用最短的时间一路马不停蹄地冲进碎石要塞,把这个可怕的消息告诉了老卡尔森,可他的反应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准确地说,我根本看不出他对这件事情有任何的反应——他看上去就和往常一样,仍旧是那个平静安宁、整日守着一件空屋无所事事的巨魔老头。

他那平静的态度甚至让我感到有些愤怒,让我感觉自己将满腔的关心和忧虑都花在了没有必要的地方。我不得不一再地强调这件事情是何等的重要,以及对他来说是如何地密切相关:

“……你不明白,他们说这次……这次……版本升级——鬼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将会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众神的伟力将会直接降临,整个世界……整个世界……包括这里……一切……你知道吗?!”我挥舞着双手,语无伦次地向他大嚷着,试图让他认识到这一切的危险,可说着说着,我自己却感到了一阵令人心悸的恐惧——那是一个人在面对着无可抗拒的伟力面前无计可施的惊恐和惶惑。

“不要那么紧张,我的朋友……”看见我这副激动的样子,老卡尔森缓步踱到我的面前,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试图安抚我的情绪,“……事实上,这一切我早就有所知觉。”

“……他们说下一周这一切就要开始,对于我们来说大概是二十天左右……你说什么?”我正在不住口地絮叨着这件事情,忽然间才意识到我的巨魔朋友刚刚说了些什么:

“……你已经知道了?”我惊讶地问道。

“就算是吧……”老卡尔森挥手在地上变出了一张毯子,他让我坐下,随即自己也坐到了我的面前,缓缓地说道:

“……阿瑟?登戈特那个疯nv人的塔顶有一个小小的漏这个你当然知道,而且你还利用过一次,把她推到塔下摔死过一回。现在这个漏已经弥补上了,大概就是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也就在你能够自由出入源世界之前不久——当时几个冒险者把一个他们称之为‘gm’的生物召唤了下来,向他现场演示了这个漏和你以前告诉过我的经历一样,那个gm奖赏了他们。有趣的是,我注意到了那个gm的源代码,我发现他只是自己的属和装备比其他冒险者高的惊人而已,却并不具备更高级的神力——比如像我们这样的力量。换言之,他们并不像你想象得那样是神的直属仆从或是一些低阶的神,最多只是一些高阶的涉空者罢了……”

“……当时,那些冒险者曾经问到了一些关于这次世界改变的事情,那个gm也做了有限的回答。他们提到了大陆板块的巨大变化,也说起了一些地方会陆续消失。当时,他们就提到了碎石要塞。我知道这一切会发生,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而已。从那时起,我就已经准备好了接受这一切……”

“……刚开始的时候我很担心,担心继我之后再没有人会拥有那种特别的能力,再没有人去进一步观察和探索这个世界的本源,再没有人用这样的方法去认识这个世界……我们将永远停留在这个凝滞和重复的世界之中,没有进步,没有变化,浑浑噩噩,直至终了,你知道,对于那些在这个世界中土生土长的生命来说,再没有比这更绝望的事情了!那时候,我也真的感到了绝望。可是,谢天谢地,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杰夫,你来了,然后告诉我你成功突破了表世界,能够自由地进入源世界……”

“……这简直是至高神的恩赐,我的朋友,你出现得正是时候。所以这段日子以来,我想尽办法要把我所知的一切全都尽快教给你。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很担心,害怕我们的时间不够,害怕这一天来得太早而你又学得太少。但是现在,我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我完全有把握把我所知的一切全都教给你。”

原来如此!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最近这段时间里这个一贯不紧不慢的巨魔老头为什么经常会显得如此焦急烦躁,为什么他在教会我关于这个世界本源知识的时候会选择如此粗暴直接的方式,为什么他总是急于将他所知的一切都教给我,而不是让我自己去慢慢探索。

而就在他与那个不知什么时候就会降临的灾难未来拼了命去争夺时间的时候,我在干什么?

我在抱怨他不是一个循循善的好老师……

“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我跳起来冲他大声吼叫,“你应该早点告诉我这一切!”

“早点告诉你?为什么呢?”老卡尔森安详地看着我,就像一个长辈宽容地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声音平静的就像是一口深邃的老井:

“如果你早些知道这一切又有什么用?你能阻止这一切发生吗?你能延迟这一天的到来吗?你能够想出更好的方法学会我要教你的一切吗?不,你很清楚,我们做不到。我宁愿你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专心致志地学会这一切,然后比我更好地使用它。我可不想你被这个消息搞得心烦意在学习的时候反而容易出岔子。”

“可是……可是……”我很想找出些什么话来反驳他,可我们都知道他是对的。

“如果这一切都发生了,那你会怎么样……”我深吸了一口气,最终问出了这个我最想知道答案却又最害怕知道答案的问题,“……你……你会死吗?”

尽管我接近所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可当生意从口中吐出的时候,就连我自己都能听出其中的颤抖。

“死?不,我不会死……”老卡尔森摇了摇头,细声细气地解释着,两只眼睛却避开了我的目光,“……杰夫,看来我教给你的那些东西,你并没有完全领会。我是不会死的,至少在这个要塞里不会。我们都知道死只不过是一种灵魂存在的状态,只要我们的灵魂存在,生和死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在我可以控制的规则范围内,我完全可以做到……”

“不要和我玩这些蹩脚又拗口的文字游戏,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我大声喝止了他试图转移话题的尝试,目光死死地迎向他的双眼。

他愣了一愣,而后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我的朋友,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怎样。乐观一点地猜想,或许这座要塞消失了,我却从此脱困而出,像你一样能够自由地行走在这片大地上;又或者说,这座要塞并没有消失,只是被那些神明们放到了另外一个时空位面之中,而我也将随之迁徙;但是……”

他顿了一顿,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但是,最有可能的是,我和这座要塞一同消失了,被抹杀了,在这个世界上不会留下丝毫痕迹。就好像我本身的存在是虚幻的泡影,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虚构的故事,黑暗降临,我完全地消失——你知道,这不是死亡,这是比死亡要彻底得多的消除,没有尸体,没有装备,没有灵魂,没有复活……”

“不!”这是我早就知道的,也是我一直拒绝承认的。与这最可怕的结局相比,前两种情况发生的可能微乎其微,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你有办法的,是吗?”我拉着老卡尔森的右手手,急切地问道。我不知自己究竟是在寻求安慰还是在寻求解脱,我只希望能听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即便我明知道这个答案是欺骗,我也宁愿他在这个时候欺骗我。

我只觉得我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软弱,软弱到要依靠谎言去支撑我脆弱的意志。

然而,老卡尔森伸出左手,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背,然后将右手从我的指缝间ōu出,微笑着冲我摇了摇头!

“这不可能!”我低垂着脑袋,小声地说道。就连我自己都分不清楚这到底是在说给他听还是说给我自己听,“你不可能没有办法。你这个老家伙不是一直都很有办法的么?你能够控制这个空间,你能够改变这世界运行的规则,你……你甚至能够欺骗至高神的眼睛。在这个要塞里你至高无上、无人能及,你自己就是这个空间里的神,你怎么可能没有办法……”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失去了敬畏,对这个世界失去了敬畏,对维系这世界的规则失去了敬畏,对制定这一切规则的众神失去了敬畏。我曾经自以为触摸到了至高的神座,而这大概正是一种惩戒吧,杰夫,众神或许在用这种方法提醒我们,不要对这一切失去敬畏。”

“去他娘的敬畏!”从未有一刻,我对那远在高天之上的众神如此的憎恨和仇视。我很想问问他们凭什么决定这个世界的运转,凭什么决定无数生灵的生死,凭什么不能让我们自己处理好这世界上的一切事物,而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彰显自己的伟力不可抗拒。

我紧咬了咬牙根,忽地一伸手,死死拽住老卡尔森的胳膊,利用老卡尔森教会我的能力,在一瞬间挪移到要塞大口,拖着他就往外闯出去。

要塞大内,那道象征着“副本”魔法的魔力漩涡旋转不停。往常,只要我一走进漩涡,它就会立刻将我裹住,然后再一瞬间将我从另一侧推出,一切简单轻松地就好像这个漩涡并不存在一样。

我曾设想如果带着老卡尔森通过这道大会如何:漩涡中的魔力会不会因为老卡尔森的牵引而令人愈陷愈深无法脱身,又或者因为有要塞内生命的出入而改变这个魔法大通往的地方,甚至整个魔力漩涡变得急遽凶险,让进入其中的一切生灵受到巨大伤害。

然而,事实却是只要我抓着老卡尔森的胳膊就完全无法进入到这股漩涡之中,它就像是一堵无形的城墙,完全阻住了我的去路,无论我如何努力挣扎,都不能让自己的身体哪怕丝毫地融入其中。我尝试着用力地撞击、撕扯,甚至拔出剑来挥舞砍杀,可这一切都徒劳无益。整个漩涡就如同天上的浮云般空地全不受力,就好像它连同它之外的世界都并不存在一样。

彻底的阻隔,令人无法可想、无力可使。老卡尔森就是被这种感觉紧锁在这个要塞之中,从未看见过外面的世界。

“放弃吧,杰夫,这没有用。”老卡尔森就这样被我拽着,静静地站在一旁,既不挣脱,也不帮忙,只是依旧用他那苍老的声音劝我,“我曾经尝试过的花样可比你多多了。”

“你闭嘴!”我恼怒地冲他吼道,双目一凝,进入了源世界之中。望着那象征着副本魔法的浩如烟海的数字符号,我力图找出限制副本内部生命出入的字段命令。我想我找到了,那是一串也许有数万字的字符,而且被镶嵌在一个空间基础规则之中。这是一段正确和完善得无以伦比的表达方式,我无法将它剥离出来,更不可能耍个花招骗过它。我能想到的唯一方法就是把它一笔勾掉,彻底删除这个规则。

我从未一次删除过这么长这么关键的字段,更没有不加任何掩饰地将这个世界运行的规则暴力删除。我不知道这样做会引发怎样的效果,但我要试试看!

就在我要删除它的一刹那,整个源世界空间忽然发生了扭曲,周遭的一切都充满了è彩。只在片刻之间,我就又重新回到了具象的表世界之中,回到了那个闪烁着魔力光泽的要塞大前。

是卡尔森,他在我动手之前的一刹那将我拖回了这里。

“你在他妈的干什么!”我暴跳如雷!

“你在他妈的干什么!!”巨魔老头吼得比我还要大声。他表情严肃得像是能凝出一层金属来,嘴巴大张着像是要一口把我咬死。

“我在救你出去!”我依旧用力地嘶吼。

“你在害死我!而且顺便害死你自己!如果你这样做了,我们完全不用等到二十天以后,只在下一刹那、只在眨眼之间,这里的变化就会被众神知晓,惩戒的天罚就会请客而至,将这里的一切平,然后整个要塞将会被重新启动,恢复原状!没有你,没有我,没有该死的巨魔老头儿人类战武士,只有一群毫无思想没有灵魂的行尸走你明白吗!!!”我从未见过老卡尔森如此愤怒,他此时死命地掐住我的衣领,勒得我险些窒息,两只巨大眼球里瞪出了一层碧绿è的血丝:

“不要用你自己的灵魂冒险!不要面对被抹杀的威胁!你这个白痴还不知道这一切有多可怕!”

“我知道……”我大声叫嚷着,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脸上已经变得湿,一种叫做“泪水”的液体从我的眼眶中不断涌出,遮住了我的视线。在我的眼中,老卡尔森的身影变得懵懂模糊,就好像他已经不在那里了似的。

“……我知道会发生什么,那是你将要面对的事情,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就这样消失,却什么都不做……我做不到……”

老卡尔森松开了双手,我颓然地坐倒在地上,放声大哭,无助得像个孩子。

我能够感知得到,在这个副本的不远处,年轻的宾克男爵冲着一群刚刚击杀了黑爵士的冒险者大叫:“杀了我,这是我最后的请求……为了一个人类最后的尊严……杀了我!”

那是一个我们无法挽救的生命,正第无数次地重复着自己必死的命运。我曾经想要救他,将他幸存的消息带给深爱他的妹妹,可我失败了。

就像这一次,我同样无法挽救老卡尔森的生命。我们的力量在众神安排的命运面前如此无力,只能乖乖就范,在身后留下无数遗憾的足迹。

……

大陆公历1465年10月31日,这注定是个将会载入史册的日子。在这一天过后,自众神创世以来就是密不可分的法尔维大陆板块将以大陆中部宝石花平原上的大裂谷为分野,被众神的巨力撕裂成南北两块陆地,碎裂的大陆架如散落的珍珠项链般洒在彗星海的两侧,成为拱卫两块大陆的四条岛链。高山被夷为平地,平原皴裂成丘陵,深埋于地底的岩浆之火喷涌而出,将原本葱翠富饶的圣狐高地烧成一片干涸的荒野。

这次巨大的板块移动注定将会成为法尔维大陆世界深埋于海底深渊之中的灾难记忆:大陆联盟的七座城市、十九个城堡将被顷刻间摧毁,末世帝国也将付出五座城市、二十七座前哨战的代价,数以百万计的大陆原生者将在这次壮观宏伟的巨大板块移动过程中死于非命,共有九个曾被释以副本法术的特殊区域就此消亡。

而在那之中,有一座不起眼的破败小城,叫做碎石要塞,那里居住着一个与我不同血脉的族人,他的名字叫做“巨魔巫医卡尔森”。

在这场无可避免的灾难来临之前的那个夜晚,老卡尔森将我赶出了碎石要塞,并用他的能力封闭的城堡大每当我试图进入,他就会毫不客气地将我扔出来。

他担心我会在这场灾难之中与他一同消失,也担心在这场众神瞩目的巨变之下暴露我们的存在。

我并没有远离,只是站在要塞对面的小山坡上,遥遥地向里望着。透过副本魔力形成的那层半透明的扭曲空间,黑爵士阿瑟?登戈特身处的那座高塔依稀可见。

我知道我根本无法从这里看见老卡尔森的身影,但我依旧僵直地站在山坡上,执拗地望着那里,就仿佛我每多看一秒钟,就与我的朋友在一起多呆了一秒钟似的。

透过无尽的虚空、拨开浩瀚的数字之海,一条隐藏在世界密码深处的信息隐约可见。这条信息浑身散发着无比神圣的气息,说明它直接来自于至高神那不可抗拒的意志。

这条信息时刻跳跃着,告诉我们,距离这个世界的又一次彻底沉入黑暗,还有1分15秒。

那个蓝皮獠牙的老东西,你现在是否也在注视着这条信息呢?你在享受这人生之中最后也最难的片刻宁静时光吧?又或者你仍然在饶有兴趣地破解着众神在这世界上隐藏着的秘密,满足而又快乐地忙碌着,并不在意这历史的巨大指针走完之后将会何去何从呢?

……54秒、53秒、52秒……

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幸运,在我的人生历程之中能够拥有你这样一位朋友。你教会了我许多,并不只是那些神奇的能力,更多的是那份睿智的平静。你让我觉得我能够面对许多原本无法面对的事情,你让我变得更坚强。更重要的是,你的存在让我觉得……

……觉得不孤独……

……27秒、26秒、25秒……

我还想对你说句对不起,并不因为什么,只是我忽然觉得应该这样而已。我一直都知道你很羡慕我,羡慕我似乎拥有一个完整的灵魂,可以在这个大陆上自由地行走,不断满足和丰富我的人生。有时候我会用我在外面的一些经历引起了你的兴趣,而后再也闭口不谈,装作看不见你眼中的渴望和热切。我不知道这一切是否给你造成了伤害,可我就是觉得很抱歉。

……10秒、9秒、8秒……

哦,我忘了告诉你,我给你留了一封信,它在明天天亮的时候就会被送到你的手中。你会看到它的,是吗?答应我,你一定要看到它,答应我你会回信,好吗?

……3秒、2秒、1秒……

铺天盖地的黑暗席卷过来,吞没了有形和无形的一切。在我彻底丧失意识之前那不足一微秒的刹那间,我亲眼看见象征着碎石要塞的那段漫长的代码分崩离析,一点点地化为一片虚无。

在这一刹那,我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朋友,还有一个老师、一个父亲,一个能让我在这个荒诞的世界中相互扶持、共同走过孤独的灵魂……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