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四十九:让我曾经遇见你

一百四十九:让我曾经遇见你

本书:独游  |  字数:5135  |  更新时间:

我站在碎石要塞的入口处。身后散落着一片变异生物的腐朽尸骨。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腐烂恶臭气息,那邪恶的味道仿佛正准备着随时将这整个世界贪婪地侵蚀掉。对于这种味道,我已经很熟悉了——那是末世君王的爪牙们试图研制出来抹杀法尔维大陆上一切生灵的污染毒剂的味道。

巨大而残破的要塞大门竖立在我的面前,一扇厚重的门板歪歪斜斜地倚在城壁上,另外一扇已经不知去向。一团透明的漩涡正在城门中不停地旋转着,几乎将所有的光线都搅成一圈圈莽撞的乱流,让人无法透视门后的情景。如果你仔细观察地话,还能发现一些闪烁着细小的微粒正随着这巨大的漩涡中不住盘旋闪现,发出令人目眩的魔法光辉。

踏过这道漩涡,我就将进入到要塞内部了,不知道那里面正准备迎接我的将会是什么。那个巨魔老头儿卡尔森说过,如果我来找他的话他会发现我,可谁也不知道这得花费多长时间。我可不希望等到他发现我的时候只能看见一具已经被那些半死不活的污染者们啃掉了半个脑袋的凄惨尸体。一想起上次进入这里时源源不绝涌上来的那些五十一级腐朽怪物“食腐尸骸”,还有那头差点儿要了我们命的人造怪兽“三首污染者美里尔”,我不禁心里一寒,更加用力地握了握手中的武器,将盾牌稳稳地举在胸前,硬着头皮一头扎进面前这团光影的漩涡之中。

“噢啦噢啦噢啦噢啦……”一穿过拿到空间的乱流,我立刻高举起手中的长剑,豪迈万状地仰天长啸,毫不犹豫地使用了一个“勇气战呼”的技能。让自己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在短时间内得到了提升。

然后……

我就像个傻子一样一手挺盾、一手挥剑地站在一间密不透光却又十分明亮的小屋里,肌肉僵硬地长大了嘴巴,将嘴边还没发出来的一半喊声硬生生地吞回到肚子里去,满面愕然地看着眼前那个正一脸坏笑望着我的巨魔老头。

“我还以为……”他捧起手里的一只陶土碗,“……一个有教养的年轻战武士,在探望一个长者的时候,至少知道应该先敲敲门。”

说着,他抬头将里面的热汤倒入口中,汤水顺着他巨大獠牙边缘不住地往下淌,很快将他的衣服打湿了一片——我猜这也正是为什么所有的巨魔看上去身上总是脏兮兮的主要原因。

“当然会的,假如你这里真的能找得到门的话……”我望了望四周被墙壁密封着的空间,悻悻地将手中的武器收回到腰间,“……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就在刚才,你进门的一瞬间。”卡尔森摊开手耸了耸肩膀——原本这应该是一个表示轻松的动作,但当它发生在这个罗锅老巨魔的身上时总让人感到这家伙正在努力地把自己的脑袋往肚子里塞似的。

“就在刚才?你怎么来得及……”他的话让我十分惊异。要知道,我踏过那团漩涡一共才花了不到五分之一秒的时间,他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找到我?

“你没什么了不起的,我的朋友。”卡尔森轻轻挥了挥手打断了我,“要知道,在我的眼中,时间是以微秒为单位缓慢地流过的。我一瞬间能够感知到的东西可能比你一辈子能感知到的都多,这一切你早晚有一天会了解的。而在这之前,请先坐吧,我的朋友。”

我刚想问他打算让我在这个空无一物的窄小禁闭室里坐在哪里,就立刻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出了一把精美而又结实的橡木椅子。

“看上去很眼熟……”我坐倒在椅子上,伸出手去摸了摸扶手上的花纹,忽然想起了什么“……好像是黑爵士常坐的那把。你复制了一个?”我有些好奇地问道。

“事实上并非如此……”巨魔老头不无得意地点了点头。“……要知道,复制就意味着总量的增加,这是很危险的事情,很难逃脱众神监视的眼睛。这只是一个低级的小花招儿,要知道,这把椅子还在黑爵士那儿,它仅仅是同时‘出现’在这儿而已,虽然看起来它也在这儿,可实际上它并不在这儿,你可以认为它是一个不存在于现实之中的虚无的投影,不过现在你却又可以确确实实地在这里使用它……”

“好吧好吧好吧,就当我什么都没有问。”我呻吟着用双手按住了额头。如果他再不住口的话,我恐怕会是这世上第一个被一把椅子困扰死的可悲生命了。

“说起来,你来得倒比我想象的要早得多。原本我以为你至少还得再过两到三周才能来看我,希望守在门口的那些家伙没有给你带来太大的麻烦。”说着,卡尔森也一屁股坐在另外一把一模一样的“并不在那儿却又可以坐”的椅子上。

“他们是不好对付,但是……”我拍了拍身上的铠甲:“……如你所见,我的朋友为我换了一身好装备。”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的装备,认同地点了点头,随即挥了挥手,顿时。在我和卡尔森之间突然冒出一堆温暖的篝火,火上还架着一个巨大的陶罐子,罐子里正沸腾着一些淡绿色的浆汁。卡尔森不知从那又凭空摸出一个陶土碗,从陶罐里舀了一碗热汤。

“来一碗吗?”他友善地将碗伸到我面前,“这可是巨魔族传统的待客之道。尽管你算不上一个很有礼貌的客人,但我却不想做个缺乏教养的主人。”

“谢谢!这是什么汤?”我从他手中接过碗,调侃地笑道,“按照你的说法,我猜它恐怕得叫‘虽然喝不到但却仍然可以喝就算喝过之后也仍然从来没喝过的不是汤的汤’了。”

老卡尔森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我的说法。

这种巨魔族特有的饮料里有大概是含有某种植物的爽口味道,有点儿辣,又有些甜,回味还有些苦涩,并带有一种奇特的药味,但平心而论,并不是那么难喝。

……好吧,至少在我看见碗底下被煮烂了的毒蛇头、蝙蝠翅膀和已经被啃出骨头来了的老鼠爪子之前,它喝上去味道还不错……

“呕……”

“这汤名叫‘泰迪辛诺’,是我们巨魔族喜爱的饮料,就像你们人类和矮人的酒一样常见……”老巨魔面色和蔼地看着我用背包里的大瓶药水漱口,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尽管如此,我也并不愿意经常品尝它的味道。老实说,主要是里面的蟾蜍皮让我觉得有点儿反胃。”

蟾蜍皮?原本那一堆滑滑的东西我还以为只是某种特殊的菌类或者是苔藓类的植物而已。最可悲的是,我居然还格外用力地把它在舌尖吮了两下,并且还觉得口感挺不错……

一种强烈的生理反应出现在我的内脏中,我只觉得自己的腹腔里似乎出现了一道急速旋转的飓风,让所有腥酸的胃液在我的胃囊里来回翻腾,这种感觉来得如此强烈。以至于我无法不用那唯一的一个字来倾诉我此刻无法遏制的强烈**:

“呕……”

……

“既然就连你自己都不喜欢,为什么还要给我喝?”过了半晌我才全身虚脱地重新瘫倒在椅子上,十分无力地问道——老实说,现在我就算是想要努力做出一副“恶狠狠瞪着他”的凶恶表情都感到很困难。

“我还以为你会比我更喜欢。”巨魔巫医卡尔森面无惭色,“你知道,我从来都没走出过要塞一步,对人类的饮食习惯了解的很有限……”

老实说,这个蓝皮老无赖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相信!

现在唯一能给我带来安慰的是:严格来说,我喝的是一碗并不存在的汤,它从来没有出现在这里,仅仅是一个虚幻的投影罢了。而这也就意味着,事实上我什么东西也没有喝进去:不惯是毒蛇头还、蝙蝠翅膀、老鼠爪子、蟾蜍皮还是其他之类之类的东西——至高神在上,这个念头多少能让我觉得胃里面暖和点儿。

可那块从来没有存在过的蟾蜍皮嚼起来还真筋道啊。

“呕……”

……

在为我展现了巨魔族周到热情的传统好客礼节之后,卡尔森忽然沉默了下去。他驼着背蜷坐在椅子上,面带微笑地望着我,篝火那明亮的颜色在他的瞳子中晃动,仿佛让他深邃浑浊的目光也变得温暖的起来。他就那样兴味盎然地看着我,仿佛正在欣赏着一件多么有趣的东西。

“你那么盯着我看干什么?”他看得我都有些不自在了。

“我只是有些好奇你想要对我说什么而已。”老卡尔森咧开大嘴笑了笑。真奇怪,尽管那张长着两颗獠牙的大嘴咧起来的样子很凶恶,而且他的每一颗牙齿都变成了丑陋的灰黄色,可我居然还是能从他的笑容中看出一种睿智的安详。

“什么说什么?”我有些尴尬,下意识地强辩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有话要对你……”在他胸有成竹的微笑目光注视下。我反驳的声音丝毫没有底气,一个字比一个字地低沉了下去,最终终于没了声响。

“别逞强了,我年轻的朋友。你那么大老远着急地赶来找我,总不会是为了向你面前这个又老又丑的蓝皮家伙专程来炫耀你那身漂亮的新衣服吧?”巨魔巫医的笑容变得促狭起来,“看你那副满怀心事心不在焉的模样,就差用鹅毛笔在你的额头上写上‘我有话要说’了。”

我无奈地举起双手:“好吧,你是对的,我最近确实遇到了一些事情,一直想找个人聊聊。可是……你知道,有些事我很难找到合适的人去交流。于是我就来找你了。”

“几个星期以前,我遇见了一个姑娘……”

我将玛丽安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甚至连最微小的细节也没有隐藏——事实上,我从来没想过把这件事向另外一个人讲得那么详细,甚至就连我自己都惊讶自己居然能够记住那么多琐碎的细节。

当你真的找到了一个你完全信任的人,并开始向他倾诉心事的时候,就好像是一道堤坝裂开了一道细小的缝隙。刚开始的时候,只有涓涓细流从这个不起眼儿的缺口中流出,但慢慢地,你的话语却会随着你的情感喷涌得更多、更强烈,直到将这个缝隙完全冲破,直到变成一道无可遏抑的激流。最终,你会在你的脑海中翻出那些最珍贵最隐秘的记忆,让它们随着你心中积蓄的每一分情感都一道宣泄出来,与你面前的那个朋友一同分享。

至高神曾经教谕过我们:与人分享幸福,变成两个幸福;与人分担痛苦,只剩半个痛苦。这绝对是我听过的最智慧的话语之一。随着我的讲述,我觉得这几个星期以来始终压在我的心头、让我消沉苦闷的情绪渐渐地消退了下去,而初见玛丽安时那种温暖甜美的感觉却又悄然地重新浮上我的心头。我忽然发现我不再惧怕面对自己的回忆,不必再刻意地回避印象中那无比可爱又无比绝望的一面侧影。心中那份无处挣扎的痛苦和压抑逐渐变成了一份掺杂着淡淡青涩与淡淡甜蜜的温柔情感,就这样静静地被搁置在了我记忆的深处,就仿佛一幅哀婉的名画、一篇伤感的文字、一尊凄美的雕塑,尽管回想起来仍不免让人心生慨叹,但已经变得能让人反复回味欣赏,成为心中一道隐秘却又美好的风景。

“……就是这样,我离开了那里。当时我是那么地想要回头看她一眼,我对自己说:让我看一眼,就看一眼。可最后我还是没有。我害怕,我害怕自己再也没有勇气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我害怕我就这样陷进去了,永远出不来了,我害怕我的宿命,我害怕一切,所以……我就这样走了。我知道她在那里,我知道怎样去找到她,可直到现在,我再也没去过第二次……”我静静地对卡尔森说着。语气平静地连我自己都有些吃惊。我觉得我的眼角有些湿润,可泪水却没有滑落。回想起来,当我诉说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更多的并不是悲伤,反而是一种幸福:

有时转身离去

需要的不仅是勇气

有时擦身而过

留下的

也不止无奈而已

只不过在一条名为“爱”的河畔巧遇

我在这里

而你

在那里

何必要游过河去

何必非得坐在一起

在这道人生的风景中

你已装点了我

我也印记了你

将你温柔的侧影

就这样折叠成记忆

不要抱怨也无需叹息

只感谢命运

让我

曾经

遇见你

……

当我说完了这一切之后,我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老卡尔森,就好像他看着我那样。

“你现在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我这样问他道。

“你现在还需要我再多说些什么吗?”他反问我道。

不约而同地,我们相视而笑。

“谢谢!”我真挚地说道。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不知道还能将这个沉重的负担背负多久,我孱弱的灵魂会在哪一刻摔倒崩溃。幸亏有这样一个人,他虽然不是我的同族,却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理解我的人。他是我的朋友,同时也像我的父亲,愿意而且能够与我一同分担这些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会遭遇的挫折和苦痛。他让我觉得不再孤独,因此,我深深地感激他。

“谢谢!”他也真诚地对我说道,眼里流露出一丝羡慕和失落。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个被命运囚禁的孤独老者,这一生都将被拘禁在这个破碎的要塞中,与一次次无休止的重复厮杀做伴。他并不像我那么走运,能够在那些奇异而又平凡的涉空者身边学习,学习如何生活、学习生命的意义、学习理想、学习试着去畅望未来。他只有一个天生残缺的灵魂,却又无法去完善它。

而我带给他的这个故事,对于他来说却是一种无比珍贵的生命体验,或许他会从中学到一些爱情,或许他会从中学到一些惆怅,或许他会从中感到一些甜蜜,又或者他能够与我一起哀伤……而无论是什么,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如此的宝贵。要知道,对于这个一直被封闭在命运之外的可怜老人来说,即便是能够感受到痛苦,也已经是一件那么幸福的事情。

我坦然接受了他的感激,正如他对我也应该如此一样。

“那女孩儿漂亮吗?”忽然,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饶有兴致问我。

“是的,很漂亮。可能在很多人眼里,她只不过是个姿色平平的面包房姑娘,可是,对于我来说,她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那她的前额一定很高很饱满,脚上肉垫一定很厚,鼻尖一定很弯,而且一定有一对挺拔尖利的獠牙。”

……

好吧,我早就说过,审美观和智慧是无关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