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六十九:鞭尸的女人

一百六十九:鞭尸的女人

本书:独游  |  字数:6039  |  更新时间:

我们在接近基地大门的时候受到了激烈了阻击,被困在了一截矮墙的后面。()长弓射日找了个机会将红狼复活了,我们的黑暗精灵刺客并没有选择在他原先尸体的位置重新跳起来战斗,而是在距离我们不远的一棵大树之后重新迎来了自己的生命。

尽管我们的突击一时受阻,但我并不是非常担心。在我们的身后,妃茵大小姐那支残暴的“九头蛇”极速冲击枪正在喷吐着极端狂怒的火焰,从那光弹运行的轨迹中我们不难看出她正在向我们的方向移动;而在她旁边,魔狱战魂怒吼的声音始终没有停歇,同时空中还不时地传来一声铿锵的爆响,那低沉而又震慑心魂的声音显然来自于半兽人术士丁丁小戈的“磁轨双动长程狙击步枪”。一旦等到他们两个带着两件威力巨大的重型武器与我们会合,我相信眼前这条看似坚固的防线就再也无法挡住我们的去路了。

即便他们不能及时赶到,我们也同样有冲击这条防线的能力:倘若长弓射日的磁能炮充能完毕,再加上红狼的匿踪技能可以再次使用,在良好的配合之下,我们虽然很难彻底粉碎这条防线,但从中扯开一个突破口,让我们靠近这个基地的大门,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此时让我感到担心的反而是另外一个战场上的情况:不知道弦歌雅意和长三角他们究竟能否拖住敌人回援部队的脚步?如果能的话,他们还能坚持多久?

我仔细地看了看身旁的长弓射日,发现他正在焦躁地等待着自己武器的充能,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行动。于是,我装作观察敌人阵地的样子,将头偏向矮墙的另一侧。

然后,我使用了一个小伎俩。

这个小伎俩你们并不陌生,老卡尔森曾经无数次地在“他的”碎石要塞里使用过它,那就是凭空打开一扇窗口,用它来显示整个副本地区中任何一个角落里正在发生着的事情。

我之前曾经进入到了源世界之中,小心地勘察过了这七千年后的世界的组成规则。万幸的是,尽管经过了漫长的时间洗礼,这个世界上的景色、科技、人物和他们的生活方式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但构成这个世界的规则并没有太多改变――只要使用得当,我仍然能够在这里小心谨慎地使用一部分源世界的能力,这对于我来说是个绝大的好消息。

经过长期的训练,我已经能够将这个远距离观测的窗口开得很小,并且让他靠近我的眼睛,让我能够看得足够清晰。同时,我能够保证我的涉空者朋友们绝不会发现我的小小伎俩,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小小的观测窗口是完全透明的。在他们看来,我现在应该只是在瞪着两只眼睛发愣罢了。

观测窗口瞧瞧展开,我操控着它的视野,飞过废弃的城市,飞过秘密的指挥所,飞过曾经一度发生过激战的空域,飞过一片丛林和河流,终于,在一个隐蔽的峡谷之中,我看见了正在激烈交战的双方。

我们这里正在进行着的攻坚战双方角色在那里来了个彻底的大翻转,正在前仆后继发起进攻,是那些由钢铁铸造而成的魔偶,而正在防守的,则是保卫法尔维大陆智慧生物命运的战士和我的那些来自于七千年前的涉空者朋友们。

与我们一样,参与这场阻击战的冒险者们也都选择了各自适合的枪支。精灵射手弦歌雅意选择的是一支粗短的枪支,每当他开火的时候,那些致命的光弹并不是一颗一颗、而是一片片地向敌人扫去,看上去这支枪的射程并不是很长――甚至有可能比红狼的两只手枪还要再短一些――射击准确度也不是很高,但它的威力实在惊人,尤其是在面对着一群蜂拥扑来的敌人时,一枪往往能够干掉两到三个倒霉的魔偶,而他们身边的五六个也会受到这支武器的波及,损失不少的耐久度。

……

我数了一下,这支枪每射击六次,就需要一段较长的充能时间,当面对着铺天盖地汹涌而至的敌人时,这么长时间的充能简直是一个致命的弱点,但这对于弦歌雅意来说却完全不成问题:每当六发弹药射罄,他都会娴熟地将短枪甩到背后,然后抄起他的弓箭,将锋锐的羽箭射向用来的魔偶。到了现在这个级别,弓箭手所携带的箭支几乎全都是附着着冰系、火系或是电系魔力的魔法箭,而据我观察,这些七千年后的金属魔偶们对于这些魔力的抵抗力远远低于那些光弹枪――倘若不是因为携带的箭支有限,不敢随意浪费的话,我相信弦歌雅意会在这个战场上比现在干得还要强得多。

降B小调夜曲选择的是一支和妃茵差不多的高速冲击枪,但他选择武器毫无疑问还要更大更沉重一些。我想在某种程度上,这件武器已经不能用“支”来形容,而应该以“门”作为单位来衡量了。这件体积巨大的连发武器下方带着一个轮子,当它移动的时候需要使用者用力推动才行,而当它射击的时候只能放在一个撑开的支架上。巨大的体积也增加了它的能量容量,同样是一枚能量弹匣,这件武器的弹匣比妃茵的同样要大上好几倍,而它能够使用的时间显然也要长得多。

侏儒吟游诗人将这件武器推在一个高坡上,居高临下地向敌人泼洒弹雨。在射击的同时,他还慷慨激昂地不住高声吟唱着“敏捷战歌”,提高着防守士兵和战友们躲避对方攻击的几率:

“……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阿嫩阿嫩绿的刚发芽,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谁能告诉我像这样的战歌为什么能给战友增加敏捷啊……

……

雁阵就伏在降B小调夜曲的身边,她同样选择了一支大威力的长程狙击枪,几乎每一枪都能打碎一只魔偶的躯干――在我看来,这支枪上的光学远距离瞄准系统实在没有太大存在的必要,看着前方如潮水般涌来的敌人,我觉得就算你不用瞄准,只是冲着大概的方向往那里随手射一发弹药出去都不会打空――事实上,我觉得雁阵差不多也正是这样做的。她那支大枪发出的轰鸣声远比丁丁小戈的要频繁得多,完全不像是精确瞄准之后的结果。

除了远程狙击,雁阵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护卫侏儒吟游诗人的安全。在这样的情况下,降B小调夜曲的重型冲击枪称得上是防守阵容中不容置疑的绝对主力,但由于他很难移动,因此也就成了敌人眼中的活靶子。敌人阵营中的远程狙击手纷纷瞄准了夜曲,一度将他打得抬不起头来,而这个时候就需要依靠雁阵的狙击枪将这些潜在的危险消除,同时放出她的治疗系战宠兔擦擦为身旁的战友恢复生命力。而当敌人逼近、她的长程狙击枪难以发挥效力的时候,我们的精灵驯兽师也会毫不犹豫地取出伴随她多年、经过了多次改造升级的巨大火铳“塞拉?炯”,用她更熟悉的武器和更熟悉的方式将敌人击退。

长三角并没有选择红狼那样逼近偷袭式的战斗方式,事实上这种方式只适合于向我们这样的秘密突袭,在这种大规模阵地战中完全派不上用场:你或许能够偷偷潜近到某个敌人的背后,对它发起突然袭击,但在他周围的机械魔偶们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将你毫不留情地打成网眼儿――况且这种战斗方式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等待匿踪技能的恢复,效率十分低下。

半兽人影贼选择的同样是一支突击步枪,但与我手中的这支不同的是,他选择的武器要大得多,需要两手同时使用。这支武器有上下两个发射孔,上面的那个用于发射普通的光弹,破坏力并不是很强,只能用极高的射击速度来积累伤害;但下面的那个发射孔却能发射出一发带有爆炸性质的大型弹药,对于普通的机械魔偶造成巨大的范围伤害。

遗憾的是,这种爆炸性弹药似乎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完成充能,难以频繁使用。

尽管武器的威力并不是很大,但长三角以他身为一个影贼的敏捷身手成为了这场战斗必不可少的有力补充。他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四处飞奔,总是第一个出现在需要增援的位置上,一次次用他手中怒吼的枪支将敌人击退。每当看到他迎着敌人的枪弹昂然屹立英勇反击的景象,你很难不从心中生出一丝由衷的敬意和惊叹:

这么一个目标显著的胖子,居然到现在还没被乱枪打死,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战地奇迹

至于我们的牛头人圣骑士牛百万,他这次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勇敢地冲锋陷阵――好吧,你得承认,这个体型和胆量成反比、毫无身为一个牛头人传统荣誉感的家伙即便是在往常也没怎么勇敢地冲锋陷阵过――而是干脆躲到了最后一道防线,在象征着这场阻击战最大防卫力量的那门要塞炮前面藏了起来。

牛百万选择的是一件形状异常的奇门兵器:它看起来和牛百万的黑曜石柱子有些类似,也是一个粗大的圆柱体,射击孔远比普通的枪支要粗得多,甚至和旁边的防卫炮相比也细不到哪儿去。从它的设计布局和瞄准系统的位置来看,我猜它应该是扛在肩上瞄准射击,每次只能射出一发威力极大的弹药,而它的充能时间,想必也会是长的令人崩溃。看形状,这应该是一种专门对付大型战斗机械的重型武器,对付那些铠甲薄弱的普通的魔偶士兵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

将牛百万安置在这里的确有其合理之处。首先,作为全队中唯一一个有能力将队友复活的治疗职业者,优先保护他的安全是十分必要的;而其次,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的那件武器有可能是有能力扭转乾坤的大杀器,轻易不应该出手,只有当局面到了坏无可坏崩溃边缘时才应该拿出来使用。

而且,牛百万在这里也并非无所事事,甚至他的作用比出现在防线的前沿还要更大一些:他并没有选择那些用于战斗的投掷武器,而是选择了一套维修器械,可以给遭到破坏的前沿防卫炮台带来一些缓慢但持续的维修效果。每当打下去敌人的一波攻击浪潮,战场上的局势趋于缓和的时候,他就会奔走于各个防御点之间,对受损的防御炮台进行修整――虽然每次恢复的耐久度都十分有限,但这样一次次地累加起来,这些被修复的炮台所产生的杀伤恐怕比一个普通士兵能够造成的伤害要大得多。

……

看到那里的战况还不算太艰难,局势还在我的战友们的控制之中,我的心情也安定了下来,不再像刚才那样急于冒进。因此,当长弓射日的磁能炮充能完毕、红狼也可以再使用一次匿踪技能的时候,我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再稍等片刻,等与妃茵和丁丁小戈过来之后再做打算。

他们并没有让我们等太久,很快,他们就肃清了我们身后的残敌,与我们会合。

我没有看到他们是如何战斗的,但妃茵只用了简单的一句话就将战况完完整整地告诉了我们:

“哼,这把枪真难用,我打了那么多发子弹,可一个人也没干掉,全让丁丁小戈一个人打死了。”对于自己的战绩,我们的会长大人始终耿耿于怀。

经过了短暂的布置,我们开始向基地大门发起了最后的攻击。

长弓射日投出了一枚烟雾弹,很快,白色的烟雾弥散开来,将双方的视线都遮挡得严严实实的。

趁着烟雾的掩护,红狼一抖斗篷,瞬间化作一团虚影,偷偷地潜向右侧的一个暗堡。

丁丁小戈控制着魔狱战魂走在前面,我和长弓射日紧随其后。而丁丁小戈本人则和妃茵一起,在那道矮墙后面架起了各自的武器,警惕地瞄向前方。

这团人造的烟雾散得很快,不到半分钟,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对面阵地上那群持枪瞄准的金属魔偶,于此同时,他们也看见了我们,纷纷举枪向我们射击。

“冲!冲!!冲!!!”长弓射日大吼三声,立刻从魔狱战魂的身后跳将出来,将手中的磁能炮瞄向距离我们最近的那一处暗堡。那个暗堡里应该有至少两挺高射速的冲击枪,给我们在前进途中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一道硕大无比的闪光飞快地袭向那座暗堡,我们只听到一声轰天的巨响,然后一蓬浓黑的烟雾从那座暗堡的位置猛地腾空窜起。

浓烟散后,暗堡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矮人牧师并没有急于为他仅存的那发弹药寻找目标,他只是迅速地跃入刚刚被炸成了废墟的暗堡之中,借着一堵残墙隐蔽了起来。

在我们身后,妃茵那密集的枪声大作,一大串绿色的光弹从背后跃出,在敌人的阵地前沿来回横扫着。说来也奇怪,尽管那支“九头蛇”绝对称得上是绝世的凶器,射出的光弹又快又密有狠,可再妃茵的使用下,硬是一个魔偶也没能摧毁,只有零星的几发光弹打在了不知哪几个倒霉鬼的身上――她简直是一不小心才击中的。

不过尽管并没有造成有效的杀伤,但我们的会长大人成功地吸引住了不少火力,让我们的前进道路平坦了许多。

我并没有急于抛开魔狱战魂的掩护,而是跟在他身后快步向前冲锋。高大雄健的魔狱战魂替我挡住了大多数袭来的光弹,而剩下的几枚则已经不能给我造成致命的伤害,因此我并没有取出我的盾牌,而是左手持枪,右手紧握住了我的魔法长剑。当我逼近一个暗堡时,立刻掏出一枚电磁炸弹,毫不犹豫地从射击口扔了进去,而后一转身,倏然发动了我那双靴子附带的法术:英勇闪现。

一瞬间,我已经出现在一个简易的工事里,在我前面的,是两个手持突击步枪的魔偶。当察觉到我的出现时,他们不约而同地调转过枪头,想要向我射击。

我此时已经将长剑拿在手中,冲着其中的一个用力劈斩下去。锋利的剑刃立刻撕扯开它单薄的铠甲,一团火花从它的伤口处迸射出来,并将它击倒在地。它的头顶闪过一行鲜红的大字“―2489”――只是一剑而已,它的耐久度就已经降低到了原先的四分之一。

看来这些金属魔偶对付物理攻击――尤其是掺杂着魔法属性的物理攻击――的确不是那么擅长。

这还不是全部,在这一击之后,我立刻转身举枪瞄准了另外一个魔偶,狠狠地扣下了发射机关。绿色的光弹如梭般毫不吝惜地被射向它的头颅,将它打得火星四溅。并没有用太多时间,它的耐久度就彻底耗光,就此倒地不起了。

而这时候,我还有时间重新挥起长剑,狠狠地向下刺进那个刚刚被击倒的魔偶腹部,将他彻底了了账。

这时候,我抬头观望战场上的局势:红狼已经成功地摸到最大的一个暗堡旁边――如果不是他头顶还带着灵魂的印记,我几乎就要彻底看不见他了――先是用一枚电磁炸弹把里面炸得天翻地覆,而后隐着行迹走了进去。

当他重新走出暗堡的时候,里面已经再没有一个顽抗的敌人了。

长弓射日也为他仅存的另一发炮弹找到目标,一个横亘在大门前的设计高塔被他炸得粉碎。

在消灭了这个居高临下的射击位之后,我们的矮人牧师再次回到射击不能的尴尬状态,远远地冲了我扔了一道治疗波,然后一猫腰又钻进一个废弃的暗堡里去了。

终于,妃茵大小姐再也按耐不住,端着枪冲了上来,只留下丁丁小戈在后方控制局面,消灭那些落网的零星敌人。

不过这个时候,顽抗的残敌已经基本上被我们肃清了,只剩下最后几个失去了掩体的金属魔偶们绝望地――尽管我觉得这些金属构成物未必具有“绝望”这种感情――向妃茵冲了过去。飞舞的枪弹贴着她的衣襟擦身而过,仿佛在她身周绽放出的支支花朵。

“不要开枪,把它们都留给我!”正当我们想要开枪支援时,妃茵怒吼一声,斩钉截铁地拒绝了我们的好意。她并没有躲闪,甚至没有开枪还击,只是豪迈地大口灌下一瓶生命药剂,然后顶着枪火勇猛地向前疾驰。她这鲁莽的举动把我吓了一跳,正当我还在猜测她究竟想要干些什么的时候,她已经带着不足半管的残血冲到了距离那群魔偶不到十步远的地方。

接着,女魔法师一挥手,一道幽兰色的魔法风暴立刻喷薄而出,将负隅顽抗的魔偶席卷在内。极寒的冰霜沿着他们的金属外壳不住蔓延,直到将他们冻成几尊半分也动弹不得的冰雕。

这时候,残暴的魔性之女将手中的烈性武器死死地抵在这些可怜的家伙身上,然后狠狠地扣下了发射键。一道道绿色的闪光顷刻间将这几具被冻结的魔偶撕碎,将它们击倒在地。可是即便如此,会长大人还觉得不过瘾,对准了他们横在地上的残骸继续射击,将它们的尸体鞭了再鞭、鞭了又鞭、鞭了还鞭,一直鞭到连一颗完整的螺丝都看不见了为止。

然后,我们的会长大人在这堆差不多已经被打得化成了铁水的残骸上狠狠地踩了几脚,然后满怀怨念的狠狠啐了一口唾沫:

“呸,终于让我打死了几个!”。.。

更多到,地址H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