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七十:生活的智慧

一百七十:生活的智慧

本书:独游  |  字数:4466  |  更新时间:

当我们干掉最后的顽抗的金属魔偶之后,敌人基地的大门就已经毫无防备地矗立在了我们的面前。(网)对于我们来说,这扇门其实比外面的那几百个持枪荷弹的魔偶要难对付得多:这扇硕大无朋的大门足足有几十个人那么高,通体由一种既坚硬又具有极大韧性的金属铸就而成,由于它是紧闭着的,我看不透它究竟有多厚,但保守估计,它至少应该比我整个人还要再宽上一些。

长弓射日兴致勃勃地把他好不容易又填充完能量的两发磁能炮弹一股脑儿地全都砸在了这两扇门板上,可它上面连凹坑都没多出一个。天知道我们还能拿这样一块巨大又厚重的铁板怎么办,难道还能指望着我们手里那比手指头粗不到哪儿去的光弹枪吗?靠那玩意儿把门炸开还不如等它自己慢慢锈蚀掉来得靠谱些。

就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那群一直跟在我们身后、由各个种族的士兵组成的“精锐部队”终于以他们前所未有的英勇精神赶了上来。每当一部分士兵向前冲锋的时候,另外一些都藏身在绝佳的射击位置上警惕地为他们掩护,而当前面的士兵找到合适的掩体时又都会或蹲或趴地架好自己的武器,掩护后面的同伴继续向前推进。这种交替前进的方式显得既专业又矫健,充分体现出了这帮家伙良好的战场素质。他们看起来既威武又雄壮,就好像这化作满地残骸的魔偶都是他们一手摧毁的似的。

老实说,虽然我们只是分开了一小会儿,可我老觉得已经有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我都快要忘记他们的存在了。我实在不明白这群只知道撅着屁股躲在树后面乱开枪的家伙到底有什么用,为什么达菲上校一定要让他们与我们一起。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在一场子弹满天飞的如此激烈的战斗中,这群武装到了牙齿的未来战士居然能在一个敌人也没有消灭的情况下保证了自己一个士兵也没有牺牲,甚至连油皮都没有擦破一块,从保命的本领来看,他们倒绝对称得上是精锐中的精锐。

就在我心中暗暗腹诽这群贪生怕死一直躲在后面逃避战斗的缩头乌龟时,他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狠狠地抽了我一记耳光:一个侏儒士兵在两名战友的掩护下走到大门的右侧,从怀中掏出一张闪亮的卡片,插进一个细长条的插槽之中,然后门边的墙壁上开启了一扇小窗口,从里面弹出了一个花里胡哨的键盘;他双手运指如飞地在那个键盘上输入了一串字符,片刻之后,大门里忽然发出一阵轰鸣声,紧跟着大地都震动了起来,这两扇硕大的金属门向两旁缓缓地平移开来,那景象壮观得就犹如通往众神国度的神国之门在人间打开了一般。没过多久,大门两侧发出“喀、喀”两声巨大的脆响,听起来像是什么东西被牢牢卡住了一样――这扇让我们一筹莫展基地大门就这样轻易地被他打开了。

我挠挠头,有些不自在地耸了耸肩膀:好吧,我承认,我刚才的想法可能有些过分了。

和我们之前见过的那两个军事基地一样,这个基地的大门后面同样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但是并没有停放着那么多危险的战斗机器,整个广场空旷得犹如一片原野。

突击部队的指挥官在这时找到了我们,他说:“英勇的战士们,很高兴能够与你们并肩作战……”

老实说,和你们并肩作战可没让我觉得有什么可高兴的……我心里暗想。

“……不过在这里我们恐怕要和你们分开了……”他掏出自己的电子地图版,指着上面的图像对我们接着说道,“……在这个基地的这里、这里和这里有三个存放机械战士的仓库……”他点了点地图上的三个蓝点,“……我们会去拖住他们,让他们腾不出手来阻止你们。我建议你们从这里沿着电力管道穿过生物研究实验区直接赶往敌人主脑所在的主机室,这条路上的敌人不会很多。希望你们能尽快干掉那家伙,我不知道阻击敌人援军的部队还能坚持多久。”

完,他放下地图板,郑重地站直了身体,将右手伸直举在了右额角上,行了一个奇怪但却很漂亮的礼节:“祝大家好运!”说完,他就带领着他的士兵头也不回地从一个出口处离开了这个广场。

再掏出我们的电子地图,上面已经用绿色的实线标出了我们应该行进的道路。在这时我不得不对我们极富前瞻性的兵力调配感到由衷的钦佩和庆幸:仅仅是在这个广场上,就有八个出口,分别通往不同的区域,而这个基地不但面积广大、道路复杂,最令人发指的是这里还有上下三层那么高,每一层的面积都有那么大。如果没有这条标注路线的绿线的话,就连我们都很难从这一团乱麻似的地图上找到前行的道路,如果牛百万跟着我们一起来到这里的话,一个不留神他可能就要迷路迷到地老天荒去了。

指挥官为我们标注出的道路果然防卫松懈,一路上,我们并没有遇到敌人有组织的大规模抵抗,只有零星几十个钢铁魔偶在巡逻时和我们相遇,然后被我们砍瓜切菜般地杀了个干干净净。只是在从第一层通往第二层的入口处我们遇到了一些小麻烦,敌人在这里修建起了一个小型的战斗工事,做了充分的防御准备。同时,他们不知使用什么魔法,在道路上架设起了一道强大的电网,我们一碰上去就会陷入短暂的麻痹状态,这在密集的弹雨中是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在这个防御工事的对面,不但那些架设好的炮台正在向我们不停地发射光弹,而且不时还有一些金属魔偶跑过,有的向我们开枪,有的则向我们投掷炸弹。密集的火力一时间让我们手忙脚乱,疲于应付。

但好在我的朋友们很快找到了应对的方法:他们发现在这个防御工事的上方,有三个闪着暗红色光泽的圆盘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不知为什么,我的伙伴们不约而同地集中了所有的火力,向他们所在的方向开枪射击,似乎一门心思地认定了只要炸掉那三个东西就能彻底瓦解掉这个防御工事。

没有语言沟通、没有眼神交流,我甚至看不出他们之间有任何相互示意的肢体动作,在第一时间,他们就立即做出了完全一致的反应。之前我从未见过他们的意见如此统一、配合如此紧密,甚至连言语都成了多余,仿佛这种默契已经根植于他们的内心深处,在他们的灵魂中深深地埋下了种子。

不过讨厌的是,这三个东西的角度有些高,前面又被一个伸出的武器平台遮挡住了,站在地面上他们很难瞄准,只能跳跃着向它们射击,射击的准确性被大大降低了,而他们自己暴露在枪林弹雨中的危险性却大大提高了。

“往那上面打!”看到我还在端着突击枪像哪个工事的金属外罩徒劳地射击,红狼对着我大声喊道。

“为什么?”我感到有些费解,“你怎么知道打那个东西会有用?”

红狼略带鄙视地瞥了我一眼:“有代沟就是有代沟啊,你没玩过魂斗罗吗?”

“魂什么罗?”我莫名其妙,“魂力武士我倒是砍死过几个……”

“不知道就甭废话……”红狼一边用他的小手枪艰难地瞄准射击,一边打断了我的话,“……照着干就行了,不会有错的,这他妈就是个3D版的魂斗罗。”

话间,他忽然发现长弓射日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口中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什么东西在敲打似的,一直过了一小会儿,矮人牧师才重新恢复了正常。

“长弓,刚才干嘛去了?”红狼喝问道。

“我刚才用键盘试了试输入上上下下左右左右狼说了一句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晕,有用吗?”丁丁小戈插嘴道。

长弓射日翻了翻白眼儿,十分鄙夷地看了看红狼:“你说会有用吗?”

“你知道还试个屁啊!”

“你懂什么,当年调三十条命我都得打三次还得借命才能通关,打出心理阴影来了,一看到这个场景就想怀旧一下。”

“你也太废柴了,当年老子一条命就能通关了!”

“你们等一下!”听到这里,妃茵忽然惊叫了一声,躲到一个暂时没有危险的角落里,然后陷入了凝滞。等她回来之后,长弓射日好奇地问道:

“会长,你又干嘛去了?”

“我也去试试输个秘技试试,可惜也没用。”

“你输的是什么?”

“TY。”

“对于你选择这个秘技为什么我一点儿都不觉得意外啊……”

拜托,谁能告诉我他们说的到底都是些什么呢?

……

我想我的朋友们在这里不是受到了某种神圣的启示,就是得到了某些神秘智慧的指引,但不管他们究竟是靠着什么选择自己的攻击目标的,他们的决定无疑是非常正确的。当我们好不容易把一个暗红色的圆盘打得还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耐久度,然后被长弓射日连着两炮轰爆了之后,这个防御工事的一部分武器系统立刻停了下来。

受到了这一战绩的鼓舞,同时也是因为适应了这种战斗的强度,我们再接再厉,很快就将另外两个红点击爆。随着最后一阵巨响,整个防御工事在一番爆炸后变成了一片废墟,那道电网失去了能量的补给,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在那片废墟之后,我们看见了一扇小门。

我的伙伴们镇定自若地走向那扇小门,熟稔地在门边上按了一个按钮,很快小门打开了,里面是一个最多只能容得下十来个人的狭窄小屋。

他们走了进去,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很显然,这个小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如果在这里受到了敌人的攻击,我们甚至连躲藏的地方都没有。只有白痴才会在这种时候跑到这个几乎是必死的地方藏身,而我们要做的还并非只是藏身而已,更要消灭那台在幕后操控一切的超级电脑――但愿我能知道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我们……不去找个楼梯吗?”我仔细观察着周围。电子地图上显示这附近就应该是通往地下二层的通道,我相信它绝不会太难找。

“你就别闹了!”没想到红狼和丁丁小戈不由分说就把我拉进了屋子里去,然后妃茵又按了个不知什么按钮,门关上了。

我立刻陷入了极大的恐慌之中,紧紧地握住了盾牌和突击抢,做好了随时冲出这间小屋、迎接一切糟糕状况的准备。但奇怪的是,我的朋友们站在那里十分放松,既看不出他们有什么担心和害怕的,也不知道他们打算什么时候离开这间屋子。

突然间这间屋子动了一下,然后我感到一阵巨大的力量拖着这件屋子往下坠落。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这很可怕。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极端恐惧的压迫感,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上涌去似的,这感觉既让人绝望,却有让人感到一丝压抑不住的新奇和兴奋。就在我以为我们都将在这间小屋中不明所以地死成一团时,这间小屋突然停了下来。

门开了,门外的景象已经完全不同。再看看电子地图,我们已经到了二层。

我又一次仔细地审视了一下这间小屋:这玩意儿居然会上下移动,把我们从一层带到另一层?

这简直太刺激了,谁还想再来一遍?

不过我的同伴们显然没有和我一样高的兴致,他们鱼贯而出,离开了这间小屋。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对这个好玩又实用的造物完全没有兴趣,更想不通他们究竟是从哪里学会操作和使用这个工具的。

不过这的确告诉了我一个重要的道理:并非所有的事情都能够在炼金术书本中找到答案,有时候那些在我们看来对深奥先进的科学一无所知的人却能够通过其他的途径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人们普遍称之为“生活的智慧”。

显而易见的是:无论是防御工事上方的红点儿还是这件能够上下自如的小屋,我的朋友们对它们都有着充分的了解并且应用自如。这些深奥的知识多半并非来源于书本或是某位智者的笔记,而是源自于他们的生活――倘若不是在法尔维大陆上的冒险生涯,那大概就是来自于他们所生活的另外一个空间位面了。

有时候我就感觉很奇怪,他们能够从生活中了解操纵这间神奇的小屋这样高深莫测的奇异知识,却对类似于魔法能量的散逸速度乘以波及范围的面积除以二在加上其持续时间和烈度之和的平方根等于这一魔法的魔斯卡单位强度这种最简单最基础的常识一无所知,他们所生活的究竟是一个何等诡异邪门令人费解的奇怪位面啊?。.。

更多到,地址H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