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七十二:打手枪是不行的

一百七十二:打手枪是不行的

本书:独游  |  字数:4491  |  更新时间:

“未获准通过,通道封闭,二号自动防御系统启动……”

就在妃茵按下运输平台启动按钮的时候,平台旁边那辆老旧的重型运载车忽然发出了一阵没有任何语气语调、也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警报声。就在我还在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这辆大型运输车忽然动了起来。

它活动的方式非常奇怪,并不像普通的交通工具一样沿着车轮的方向前后移动,而是整个车体都开始产生变化:首先是整个车头的外壳纷纷打开,露出了里面许多大大小小的金属模块;继而这些模块七上八下地从原本的车体中凸了出来,然后沿着某些既定的轨迹重新移动和组合起来,成为了新的形态;紧接着,这辆车的底盘开始分离,将原本折叠的关节部位重新舒展开来,将整个车头支撑起来。很快,这辆车的车头部分已经重新组合成了臂膀和手的形状,而底盘部分也重新组合成了腿脚的样式,当这副躯体完全站直了身子之后,一个嘴巴的位置上带着一层金属面罩的硕大机械头颅从驾驶舱内缓缓伸出。

这时候,这辆车――准确地说是这个巨大的拖车头――变成了体型巨大的金属魔偶。

你当时并不在现场,因此无论我说什么你也只会下意识轻描淡写地说一句:“哦,一辆变成了一个魔偶。”仅此而已。你不会听到那些金属模块在移动时发出的那种沉重生涩而又令人感觉不可制止的“咯嘞嘞”的轰鸣声,也不会亲眼看到那些巨大的金属块相互碰撞组合的过程中令人生畏的力量感,更不用说当这个巨大的魔偶完全站在你的面前,那足足有十个人高的伟岸身躯从上向下俯瞰你时你内心自然而然生出的那种渺小和脆弱感――而这一切都毋庸置疑地在告诉着我们,我们即将面对的,是一个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强大而又危险的敌人。

它的名字叫做“机械守卫者欧普提姆?普利姆”。

我觉得我们应该对我睿智的先知先觉表示一下钦佩:我早就猜到了这个通道没那么容易通过,而且防守这里的必然是一个厉害的大块头。

“我说……”长弓射日痴呆呆地望着这个即将完成变形的机械守卫者,期期艾艾地说了一句:“……有没有人跟我的感觉一样?我老觉得这家伙开口讲的第一句话会是‘汽车人,变形出发’”

“你说的那部中古卡通片我知道,叫什么来着?哦,对,《战神金刚》。说起来,我对‘我来组成头部’这句话更有爱一些。”红狼频频点头,貌似颇有同感。

“是不是反派是个超有钱的金发贵族帅哥,名字好像叫夏亚还是亚夏什么的,喜欢带着面具的那个?我也看过的――话说贵族的生活还真是幸福啊……”妃茵难得的和这些家伙们很有共同语言。

丁丁小戈想了半天才一拍大腿想起了什么,“是不是主题曲是‘六神合体的雷霆王,呜呜呜呜呜……’的那个?”他哼着一支无论歌词还是曲调都很古怪的曲子满面的美好憧憬一脸的天真无邪,“……这些老动画真是童年的美好回忆啊。看来我们小时候看的卡通片都一样嘛,哈哈哈……”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他们四个说得话总觉得非常别扭,好像哪里出错了似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些涉空者无论说些什么我总会觉得别扭,所以这小小的违和感就被我习惯性地忽略不计了。现在我最关心的问题是:

“嗨,现在我们该怎么对付这个机器德鲁伊?”

话说德鲁伊都应该是些信仰自然女神奈彻妮y热爱自然保护自然的狂热的环境保护主义者,一个金属机械拼凑起来的魔偶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和“德鲁伊”这个名字挂上钩。可是……可是这个既能变成人型,又能变成……其他东西的大家伙所展现出来的变形技能实在是无限接近于一个德鲁伊给人的通常印象――再说了,它如果不是个德鲁伊还能是个什么呢?

这个提醒巨大的机械守卫者并没有给我的战友们留下太多追忆似水流年的美好时间,也没让我再继续猜测它的战斗职业究竟是什么,它只是用平平无奇的语气大叫了一声:“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碳基生物”然后就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把战斧,气势汹汹地向我们砍来。

“散开”丁丁小戈大叫一声,手脚异常麻利地向后撤去,只留下他的役使魔魔狱战魂顶在最前面。魔狱战魂舍生忘死大义凛然地独自挡住了这凶猛的一击……

“―3854”从魔狱战魂头顶喷出的这一行硕大的血字看得人触目惊心,再看这个可怜的役使魔头顶的那根生命槽已经只剩下不足一半的生命值,已经根本不可能再抗住这样的第二斧了。

我心里一惊,立刻收起了手中的长剑,换上了我的盾牌,而后高举着我的突击枪冲到最前面。突击枪射出的光弹射在这个机械守卫身上,炸开一串串闪亮的火光,看起来成效似乎十分显著,可事实上并非如此:它的耐久度减少的速度迟缓得令人发指,我甚至都怀疑我攻击它减少的耐久度是否跟得上它本身的恢复速度。

好在此时它需要承受的,并非只有我一个人的攻击。妃茵的“九头蛇”也很快发出了暴烈的吼叫声。尽管我们的会长大人选择的枪支准头十分插进,在这样的距离之下攻击一个如此巨大的目标,你就算闭着眼睛开枪也完全不必担心命中率的问题。九道光弹组成的狂野风暴直奔着那个巨大的机械守卫席卷而去,这件凶残的重型武器所产生的效果果然和我的单手突击枪大不相同,只见机械守卫的耐久度以虽然缓慢,但却已经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减少下去,而它身躯上中弹的位置也已经出现了一些残破的弹痕。

妃茵强大的攻击力大概激怒了机械守卫者,它立刻撇下面前的我和魔狱战魂,先是远远地一枪射向妃茵,而后拎着大斧径直向她冲去。

虽然这个巨大的钢铁德鲁伊用的是支“枪”,但你要知道考虑到它的体型,它的“枪”只怕比一门光弹炮只大不小。一道长长的红色光柱直击妃茵,正中她的身躯。即便妃茵一早就为自己召唤出了防御法术“冰封铠甲”,这一枪还是干掉了她一千多的生命。不过好在我们的会长大人很好地将自身具备的魔法力量与这个时代的新型武器结合了起来,她一看这个大家伙步步进逼,立刻对它放出了“冰封术”。这个法术虽然无法将这个巨大的机械守卫者像普通士兵那样彻底冻结起来,却成功地减缓了它的前进速度。当机械守卫者全身布满了蓝色的冰晶,脚步艰难地缓慢向前移动时,妃茵已经提着枪用她最快的速度向后飞奔而去。

“会长大人,注意攻击节奏你的枪威力太大了,很容易就把它引过去啊”丁丁小戈也施放出了“迟缓之雾”的法术,帮助妃茵尽可能拖住机械守卫者追击的脚步,而我和红狼和刚刚恢复了一部分生命的魔狱战魂则在他背后穷追猛打,尽全力将它的注意力从妃茵的身上拉回来。

幸运的是,我们成功了

但不幸的是:其实只有我一个人成功了而已。不知道我击中它哪个部位的一发光弹让它错误地认为我比拿着“九头蛇极速冲击枪”的魔女更有威胁,它终于调转了头来,迎面当头一斧向我砍来。

迎着这柄比我整个人还要再大上两圈的巨斧,我实在是避无可避,只有竭尽全力用两只手撑住盾牌,运足了浑身的力气狠狠地接下了这沉重的一击。

刹那间,我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一辆巨型的战车正面撞了一下似的,险些全身瘫软在地上。我觉得自己的腿有些发软,完全支撑不住自己的身躯,踉踉跄跄地向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倒在了地很显然,它这一记重击所蕴含着的“击退”和“击倒”两种效果全都在我身上被引发出来了。

谢天谢地,这个机械守卫者的攻击力虽然很强,但他的攻击频率和其他我们曾经见过的那些巨型敌人同样缓慢。在它发起下一轮攻击之前,我及时地站起身,做好了防御的准备。而此时磁能炮还没有回复的长弓射日十分及时地对我使用了一个恢复法术,让我受损严重的生命力得到了很大的回复。

就在我鼓足了勇气准备好抵御这个金属庞然大物下一次的攻击时,刚刚成功隐没身形的黑暗精灵刺客红狼忽然从它的背后现出了身形。尽管手中并不是他惯用的匕首的短剑,但这并不妨碍这个行走在黑暗中的生命对他面前的对手进行卑劣的袭击。刹那间,两柄响尾蝎型手枪寒芒暴闪,以“阴影绞杀”的技能从背后在机械守卫者的左腿肚子上炸开了一道巨大的火花;紧接着,红狼连续发动“无耻偷袭”和“连续打击”的技能,以一阵迅猛的射击打得机械守卫者残片飞舞、零件四射;最后,他使用出“黑暗压制”的战斗技能,用两支手枪的枪柄重重敲击在机械守卫者的金属装甲上,然后转身就跑。

这一套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攻击技能称得上是刺客职业的经典连续技,也是几乎每一个刺客都必须掌握的基础战斗模式之一。作为一个生命单薄、防御脆弱的近身战斗职业,刺客赖以生存的就是在一瞬间爆发出的强大杀伤力,而这一套技能则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有效积累最大的杀伤力,稍微脆弱一点的普通对手差不多只一个照面儿就会在这样一阵疾风骤雨般的偷袭中丧命。

所有常有人调侃说:和刺客进行战斗无论胜负都只需要五秒钟,如果五秒钟之内他无法战胜你,那要不然他藏匿起身形逃之夭夭,要不然就会变成你痛殴的靶子。

事实上这一套战斗技能使用到这里并没有完全结束,“黑暗压制”并不能给敌人造成太大的伤害,这种原本是用匕首或是短剑的手柄猛烈凿击对手的技能会让他陷入一秒钟的短暂昏迷之中,而在这段时间里进行偷袭的刺客还可以选择类似“狂暴刺杀”、“毒刃突袭”或是“锯齿切割”这一类威力巨大的攻击技能做出最后致命的一击。

不过在面对一个明显实力强劲威力巨大的敌人时,一个成熟的刺客往往会在“黑暗压制”之后选择暂时收手,利用对手短暂的昏迷时间重新潜伏起来寻找下一次偷袭的机会。因为他这一轮的攻击显然无法一次性杀死对手,而前面那狂风骤雨般的一轮伤害巨大的疾攻多半已经让自己成为了对手的眼中钉肉中刺,倘若不能及时逃遁的话,恐怕就只能用自己纤细的小身板儿去承受对手巨刃的蹂躏了。

不过这一次红狼显然犯了一个错误:他忘记了面前的对手并不是普通的变异生物或是异界怪兽,而是一个“机械守卫者”。

那么,机械会昏迷吗?

如果是在五秒钟以前你问我这个问题,我还不能给你一个确切的答复,因为在这个七千年后的世界里,我们已经看到了太多奇异古怪的东西,就算有那么一两个机械怪物具备了“眩晕”这个功能,我也不会觉得太奇怪。

但是现在我可以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你:恐怕是不会的

就在红狼转身欲溜的时候,他本以为已经被击昏的机械守卫者动作无比流畅地抬起了右脚,然后对着正在往外掏闪光药粉准备再次匿踪的红狼狠狠地踩了下去。

“轰”地一声剧响,我的心和地面在一齐颤抖着。

一脚踩过,红狼挣扎着还想要还击。他根本来不及站起身,只能躺在地上,高举着双枪不停地射击,但失去了使用技能的机会,只靠这两柄小手枪自身的力量进行普通攻击,在这个装甲厚重、耐久度惊人的机械巨人面前起不到任何阻拦的作用。完全无视在自己的金属装甲上绽开的零星几朵小火花,它又是一脚当头踩了下去。

紧接着随后而来的是又一脚、又一脚和又一脚。

看到自己的战友遭到了这如此凶残的报复打击,我们连忙向着机械守卫者全力攻击。然而刚才黑暗精灵那卑鄙的偷袭显然激起了这个金属巨人滔天的怒火,就连对妃茵的九头蛇冲击枪连续不间断地疯狂射击都不屑一顾。

当最后一脚踩在红狼的身上时,机械守卫者很阴险地做了一个转动脚踝的碾压动作,就像是在踩一只臭虫。在它金属大脚的两侧,红狼的两只手颓然地露在了外面,每只手上还紧握着一支小手枪。

当巨大的金属魔偶抬脚离开时,红狼的尸体惨不忍睹地横躺在地上,摆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大”子,黑暗精灵那高耸挺拔的鼻梁看上去好像都低了几分。

红狼的遭遇告诉了我们一个残酷的事实:作为一个男人,只会打**显然是不行的……。.。H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