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七十三:枪的正确用法

一百七十三:枪的正确用法

本书:独游  |  字数:5734  |  更新时间:

在以往我们所经历过的冒险旅程中,一个行踪诡异、杀伤力巨大、并且还能使用各种技能有效控制敌人的刺客对于一场战斗的影响是巨大的,像这样一个伤害输出者在战斗中能力发挥的好坏,往往能够决定着整场战斗最终的生死胜败。【“疯狂”获取更多章节】

但这一次,情况并非如此:

尽管黑暗精灵刺客红狼牺牲时的惨状给我们留下了一场深刻的印象,但客观地说,他的这一次死亡仅仅是在这一场战斗中意外出现的一段小插曲而已,既没有影响到什么,也没有改变什么。

要知道,刺客是个公认的十分极端的战斗职业,人们普遍认为这些行走在黑暗之中的阴影武士们是决斗台的王者和战场中的杀手,他们那突然爆发式的偷袭技能能够在短暂的瞬间爆发出令人惊叹的杀伤力,如此惊人的威力往往使同等级的对手无法抵抗,甚至连反击都还没来得及做出就已经丢了性命。

然而当他们面对那些防御力强劲、生命力或是耐久度长得令人发指的强大对尤其是在副本区域中遇到的那些体型巨大的家伙——时,这种突然爆发式的袭击所造成的伤害根本不可能给敌人带来致命的打击,而这样的战斗方式又往往缺乏足够的持续力。每当一拨袭击过后,刺客们迎来的必将是长久的等待和沉默。

因此,在面对这些对手时,一个刺客所作的贡献往往不如一个同样由游荡者转职而成的剑客或是影贼。前者在抛弃了藏匿踪迹的特殊技能后换来的是一种华丽而延绵的攻击技巧,他在短暂瞬间所能造成的伤害或许不想一个刺客那样高,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剑客可以持续不断地使用他那敏捷优雅而充满了危险的技巧向着对手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而影贼在猥琐偷袭的过程中发展出的一套陷阱技巧则不但能够给对手造成沉重的伤害,更可以利用各种毒素和陷阱机关给敌人制造更多的麻烦。

这种差异在七千年后的战场尤为明显:这里的普通攻击更多地倚仗于一个冒险者所选择的武器本身的威力,而红狼选择的那两件轻型武器在失去了技能的辅助作用后威力实在是小得可怜,这使得他每当完成一次偷袭之后都不得不做三分多钟的“场内观众”,一边用他那两柄侏儒用着都不嫌大的小手枪远远做一些可有可无的射击,一边焦急地等待着自己的各种技能慢慢冷却。

事实遭遇到这种窘境的,并非只有黑暗精灵一个人,我们也都正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长弓射日的磁能炮要好一些,这门威力巨大的双管炮简直就是专门被设计用来摧毁这些大型机械的战斗工具,它的每一次发射都能获得令人赞叹的攻击效果,但它的问题和红狼是一样的,那就是:它的冷却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一些,在等候磁能炮充能的这五分钟时间里,面对着防御力和耐久度都十分惊人的机械守卫者,我们的矮人牧师的战斗能力无限趋近于零。

丁丁小戈的处境更为尴尬:他的那柄长程狙击枪是那些级别与我们大致相当的小型金属魔偶命中注定的的致命噩梦——尽管我不确定它们的那些金属脑壳里能够产生“梦”这种东西——另外说句题外话,真的很奇怪,尽管我下意识地明白“梦”是什么,但我却从来没有见到过它,从这个意义来讲,我和那些金属魔偶还真有几分相似相似——当他那穿透力极强的光弹能够精准地射中金属魔偶们的头部时,居然能起到一击致命的效果,这是包括长弓射日的磁能炮在内的所有武器都无法企及的。

但在这个巨大的机械守卫者面前,这柄狙击枪的作用真的十分有限。无论击中了那里,它所产生的伤害都不会因此而变得更大一些,更谈不给这个钢铁巨人造成什么“致命伤”。它此时就完全变成了一支普通的枪械,以十分迟缓的速度一发一发不紧不慢地射向敌人。如果不是还有一个魔狱战魂在帮助我们抵御机械守卫者的攻击,同时我们的恶魔术士还会使用一些造成负面影响的法术降低机械守卫者的战斗力,我几乎都不愿去否认一个拿着狙击枪的半兽人仅仅是这样一场高科技战斗中可有可无的、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和他们相比,我的处境同样尴尬——甚至可能还要再尴尬一些。从外观的尺寸看就能推断得出,我手中的这把突击抢从一开始被设计的时候都完全不是以这样一个重量级的大家伙为对手的。这柄枪的攻击力比红狼的那两把小手枪强得有限,射程也很近,唯一值得称道的就仅剩下它的攻击频率了。

作为一个用重盾掩护战的身躯、以自己的勇气为战创造战斗机会的战武士,我的天职就是用自己的攻击吸引住敌人的注意力,然后勇敢地承受住来自于敌人的沉重打击。但坦白地说,直到今天我都没想明白,当时我究竟是抽了哪门子的疯,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够依靠着这么一把攻击力敌得令人绝望的小枪去完成这个艰巨任务的。

于是我们可以很清楚地发现,这一战的攻击主力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的伟大统帅、伟大领袖、伟大导师和伟大会计、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呃,我蓝最蓝的蓝宝石、手持着九头蛇疾速冲击枪的美貌少女、天才的冰系师、我们的会长大人,妃茵大小姐了。

我相信你很那再找到一件武器比这支杀戮适合这种场合的战斗了。在妃茵的操纵下,这件绝世凶器就像它提到的那种凶残成性的异界生物一样,一刻不停地喷吐着暴烈的狂焰,编织成一道破坏的光流。在它的疯狂扫射之下,机械守卫者欧普提姆?普利姆被打得皮开肉绽——我的意思是钢销铁熔——浑身下多处冒着黑烟,里面的机械不时爆出一道道电光。当妃茵火力全开,豪情万丈地向着面前这个庞然大物发起攻击的时候,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机械守护者头顶那根长得几乎看不到边儿的耐久度槽居然能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

这把枪的威力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大大增加了我吸引敌人注意力的难度。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去制止妃茵那狂热得有些过了火的战斗热情:

“会长,你快跑啊,我要拉不住啦……”我跟在大步流星奔向妃茵的机械守卫者身后,一边仰头开枪拼命打他的屁股一边报警。

“妃茵,你快点跑啊,我又要拉不住啦……”好,这还是我。

“大小姐,别在哪儿傻站着了,他又被你引过去了……”当然,说这种话的只有我。

“会长大人啊,我为了给你复活消耗的魔法比给战武士加血用掉的都多,你就不能少死两回吗……”长弓射日一边冲着妃茵的尸体施放着复活法术,一边十分惋惜地絮叨着,“……要是给你复活能按市价收费的话,我这会儿都快能把欠公会的钱全都还清了……”

刚刚复活的妃茵一跃而起:“废什么话嘛这事儿能怪我吗?这枪又不是我设计的,我也希望它的威力能小点儿啊?你的魔法药剂才值几个钱?我死了那么多回你知道修装备得多贵吗?啊,真是气死我了,我跟你拼了啊呀呀呀呀呀呀呀……”

“不要啊会长,冲动是魔鬼啊,你快逃,这家伙爱去哪去哪,我反正是管不了啦……”

……

尽管我们敬爱的会长大人在这场战斗中做出了前所未有的牺牲,但她的战绩也是有目共睹的。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她只要再死个七八次——呃,我的意思是大概再过个十来分钟左右械守卫者欧普提姆?普利姆就将迎来它毁灭的时刻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之前我们一直没有考虑到的问题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正当妃茵又一次被长弓射日救活,高举起她的长枪想要再一次发起疯狂的攻击时,我们忽然发现那本应出一道无数光弹组成的绿色能量弹的旋转枪口忽然失去了光泽,九个枪管空荡荡地旋转着,发出“哗楞楞”的金属摩擦声,发射弹药时搬动的那个机关也“咔咔”作响,就像是一个耗尽了所有力气的老人虚弱咳嗽的声音。

“会长,快开枪啊”我此时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连声催促道。

“还开个屁的枪,能量用完啦”妃茵愤恨难平地将九头蛇向包裹里一塞,抄起法杖再次投入战斗。

“不会,怎么那么快?”红狼惊讶地问道,“我这两把枪的能量才用了不到一半儿呢。”

“废话你才开了几枪?我这把枪从战斗开始之后基本就没停过。”妃茵鄙夷地瞥了红狼一眼。

她不说我还没有发现,她一提起来这件事,我忽然发现刚才那一刻不停的“哒哒哒哒”嚣鸣声真的再也听不见了,周围的世界真的清静了不少。

“和武器威力也有关系,我的能量也只够再打两发炮弹的了”长弓射日看这自己手里正在充能的磁能炮也说到。

“我的枪还能再用一会儿,不过也快了”丁丁小戈的狙击枪显然能量的消耗量要小一些。

听他们这样说,我也随手看了自己手中的冲击枪一眼:里面大概还剩下一半儿左右的能量。这很正常,这把枪我用得实在谈不频繁,而且在中间有一段时间里我甚至一度选择使用长剑进行战斗。

机械守卫者挥舞着战斧向我步步紧逼,突然间没有了妃茵吸引他的注意力,我顿时感觉压力巨大。连续七次,机械守卫者都选择我作为它的攻击目标。尽管我已经千方百计进行防御,但这一连串的强大攻势仍然让我损失了大量的生命,我甚至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生命力正顺着被砍破的颅骨“咻”地向着四周的空气散逸开去似的。

尽管长弓射日抓紧时间冲我扔了一道治疗波,我也不失时机地灌了一瓶医疗药剂,可这实在是有点儿太晚了,看去,机械守卫者并没有打算给我留下让药力发挥作用的时间。他猛地俯下身,左手那支巨大的枪械瞄准了我。在这一瞬间,我已经看见那些红色的能量正在枪口聚集。

我觉得自己没办法再承受这一枪的威力了——事实,看着那个比我的屁股还粗的枪口,我觉得自己就算是生命力全满也未必能够接下这一枪。

所以,我当机立断地选择了逃跑。

转念之间,我发动了战靴自带的“英勇闪现”技能——我已经不记得这个技能是第几次救下我的命了——我感到周围的空间一瞬间变得扭曲起来,四周的一切线条都弯曲成了可笑的形状,就连那刚刚从机械守卫者强口中喷出的光束也像一潭被石块敲破的池水般,荡漾着向四周延伸开去。就在那道四处荡漾的红光即将把我整个包裹住的一刹那,我的眼前忽然一白,就好像被一层浓雾重重包裹住了似的。当这股白雾散去,四周的景物恢复原状之后,我已经出现在了机械守卫者身后大概十几步远的地方。

这整个过程虽然说起来真切而又缓慢,但一切发生其实只不过是转眼间的事情而已。当我回过头来再看向自己原本站着的地方时,一道一人多粗的红色光束正狰狞地从枪口中喷出,犹如一条烈焰巨蟒来回翻腾缠绕,在那块地方扫来扫去。丁丁小戈的魔狱战魂很不幸地接替了我的位置站在了那里,恰好被那道红光射了个正着。只见他原本就严重受损的生命值被瞬间蒸发了个干净,三千多点生命被一扫而空,惨叫一声消失在了原地,回到了那个原本属于他的那个异界位面。

魔狱战魂的凄惨下场吓得我一身冷汗,同时也让我为自己的机敏反应庆幸不已:倘若我还留在原地的话,此时那个被红色光束无情扫射的倒霉蛋就要换人了。最多最多,我也只能比魔狱战魂能多支撑个两三秒种而已。

我们都知道,这双靴子附带的“英勇闪现”技能有一个有趣的效果,那就是在闪现之后的第一次攻击能够百分之百地产生暴击效果。原本,这个技能其实并不会起到太大的效果,因为作为一个以防守为主的战武士,无论用哪种技能进行攻击,杀伤力都十分有限。即便是暴击造成的双倍伤害,也很难给对手造成致命伤害。

然而凑巧的是我曾经误打误撞地学会了一个叫做“倾力一掷”的技能,在牺牲武器的前提下能够造成武器最高伤害值四倍多的威力,那么再加双倍的暴击效果,这一击的杀伤力立刻就变得非常可观了。

正因为如此,在“英勇闪现”之后立刻使用“倾力一掷”已经成为了我经常使用的一种固定战术,甚至成为了一种顺手的习惯。我的背包里也永远都装着十几把次一等的武器,随时都准备着作为一次性的消耗品投入战斗。

但有的时候习惯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以至于我经常在生死关头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头脑一热就顺手将自己手里的高阶武器扔出去砍人的情况……

……就像这一次。

我几乎是在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情况下下意识地就把手里的东西向着巨大的机械守卫者狠狠地扔出去了,在武器脱手的瞬间我隐隐意识到了有什么地方搞错了,直到我无比纯熟地从背包中抽出长剑来的时候才想起来:我刚刚扔出去的好像是那把“R-09轻量型脉冲突击步枪”。

我的战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我行云流水般地把突击枪像电磁炸弹一样砸向敌人。

随即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差点儿都把眼珠子瞪出来了……

远远超乎我们想象之外的,这把突击枪在砸到机械守卫者身的时候立刻轰然作响,爆发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可怕力量。在一道明亮得刺目的闪光过后,一团漆黑的云朵猛地腾空而起,不断向翻腾,逐渐形成了一个大蘑菇的形状。在这种剧烈的爆炸之下,巨大的机械守卫者顷刻间分崩离析。它的躯干被拦腰炸成两段,各种零件凄惨地散落了一地,身体外侧的金属板因为爆炸产生的高温而融化,变成了赤红的颜色,还淋漓地滴着几滴液体。

它难以置信地望着这道给自己带来致命效果的伤痕,眼中闪烁着的蓝色光芒惊疑不定。在崩溃的瞬间,它似乎还在尝试着用自己的手臂支撑起残破的身体,但显然它无法做到这一点。在一连串巨大的电火花蔓过它全身、给他的半截残躯带来一阵剧烈抽搐之后,它的目光渐渐涣散、暗淡下去,直到最终变成了黑洞洞的一片。

这个危险的钢铁巨人终于停止了最后的挣扎。

直到此时,它头顶冒出的那行代表着这一击对它造成伤害的巨大红色数字才完全消散。

那面显示着的巨额数字大得令人发疯:

“—32127”

三万两千多点的伤害值,你能相信吗?在此之前,任何一个人告诉我这样巨大的伤害效果是一个冒险者对一个巨大的副本强者一击造成的伤害,我都会无情地嘲笑他吹牛吹得有些太离谱了——事实这更像是一个副本巨兽一次性对一个冒险者造成的伤害。然而这一切就活生生地发生在我的眼前,而且还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

“骗……骗人的?”红狼的胳膊僵硬地平举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还在保持着双手射击的姿势,仿佛在瞬间被石化了似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妃茵跑到那堆巨大的残骸旁边,用她的法杖小心翼翼地捅了捅机械守卫者的半截残躯,似乎还不相信它真的已经完全毁坏了——谁会相信呢?就连我自己都对此深表怀疑。

长弓射日看了看自己手中刚刚充能完毕的磁能炮,迟疑了片刻,然后一咬牙对着远处的墙壁扣动了发射的机关。随着两声巨响之后,“噬人狼双联磁能炮”的最后两发炮弹就这样被平白地浪费了。

然后我们的矮人牧师才肯定地点了点头,接受了这样一个现实:

“好,看来刚才那一下真的不是我干的”

丁丁小戈咬牙切齿:“杰夫,你这挂开得也太嚣张了,这可不是私服……”

“我在想……”结合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实际情况,再经过我的缜密思考,我做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正确判断,“……枪或许本来就应该这样用才是正确的?”

“才不是呢”他们异口同声地反对道……。.。

独游一百七十三:枪的正确用法正文T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