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八十五:发生在那一天

一百八十五:发生在那一天

本书:独游  |  字数:5002  |  更新时间:

一百八十五:发生在那一天

这是我重新回到法尔维大陆上的第七百六十八天。

这是一段你们无法想象和理解的艰难时光。

尽管相隔已经时日久远,但隐藏在这个世界背后的那股无边宏伟的力量仍然在一刻不停地搜寻着我的行迹——准确地说,它并不是特地为搜寻我的动向而存在的力量——它只是在梳理和篦除那些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一些特殊代码源的痕迹。我猜测这股力量拥有一个庞大而精密的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将许多已知的有可能破坏这个世界结构和规则的数据代码的特征录入其中,然后用这股无比浩荡的伟力在这个世界上时刻荡涤,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数据代码一一进行比对。凡是那些被录入库中的数据代码一经被发现,立刻就会招致毁灭性的根除。

而我的数据特征,想来也早已被录入这个数据库中。那无所不在的浩荡神力一旦发现我的痕迹,那股最致命的抹杀力量就会接踵而至。

当然,我可以一直躲藏在能够为我提供遮蔽的数据阴影中,将我自己伪装起来,让那股时刻扫荡搜索的力量把我错认为是其他的东西,忽略我的存在。然而若是如此的话,我也就只能一动不动地停留在此处,以一段废弃数码的形态永久地镶嵌在这片只有“0”和“1”组成的源世界之中,不能移动、不能言语,甚至要避免稍微复杂一些的思考,因为数据的任何不正常变动都会暴露出我的踪迹,让我在那股搜寻伟力面前无所遁形,

那绝不是我所要的东西。我费尽千辛万苦,彻底毁掉了老卡尔森留给我的藏身退路,冒着灰飞烟灭万劫不复的危险,沿着那条隐秘的通道回归到法尔维大陆上,绝不只是为了做一段没有任何意义的数据垃圾。倘若如此的话,我还不如就呆在老卡尔森创造出的那个微型世界之中,至少在那里我还可以以一串数码的形式自由地活动,而不必担心暴露形迹之后可能招致的毁灭。

所以,自从我回到这个世界之后的第一秒开始,我就在一刻不停地进行着冒险和赌博。**纵着那个与我结为一体的那个微小的世界,从我的体内挖掘出其中每一分每一毫的力量,在远到千里天涯进到咫尺身畔的地方,布下重重迷阵,竭尽全力地与守护这个世界的宏大规则力量周旋,为自己争取哪怕最微小的点滴时间。

巨大的进步出现在我回归之后的第三十六天,经过我接连三十六天的设计规划安排布置之后,我在源世界里设下的无数手段终于为我赢得了一秒钟的时间,让我可以在表世界之中以一个人类战武士的形象出现在彗星海西岸的沙滩上,赤脚踩着湿润细腻的沙滩,遥望飘渺云天,沐浴在一片夕阳红霞之中。

你不知道这是多么宝贵和美好的一秒,我几乎已经忘记了如何以一个人类的身躯,去感受那抹红日照射在面颊上的温暖,体验那清新的空气穿过鼻腔时产生舒畅流动。我的双眼从未像那一秒那样贪婪,恨不能将每一朵浪花都尽收眼底,即便是在直视太阳的时候也没敢有丝毫的眨动,任凭那傍晚间依然还有些刺目的阳光扎透我的晶状体、在我的眼膜上投下一片刺目的红光。

为了这一秒,我付出了三十六天艰苦卓绝的时光——如果算上我想方设法逃出那个石屋世界的的时间,或许还要长得更多——我甚至冒着神魂俱灭的巨大危险,稍有差池我就从此不会再留存于这世界之中,甚至连曾经已有的痕迹也无法留下。我赌上了我的时光、我的生命和我所融合的一个完整的世界,只是为了在这世界上驻足的一秒钟而已。

然而,我要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一秒,我的泪水涌出了眼眶,只因为这世界,实在太过美好

在一个人生命中的不同阶段,所谓“自由”的概念也是随之变化的。当我还是那个因循守旧的城门卫兵时,“自由”意味着拥有灵魂,在大陆上自主地行走;当我是一个不甘于这世上的悲剧一再重复,想要挽救那些命中注定将会覆灭的生命的时候,“自由”意味着走出世界的规则,改变自己的命运;当我成为巨魔老头卡尔森的学生的时候,“自由”意味着窥破世界本源,顺畅地出入于源世界的数据海洋之中;而当我面临这世上最宏大最无可抗拒的抹杀之力的时候,“自由”仅仅意味着能够继续生存,保有自己的灵魂和神智。

而如今,我作为一个数字生命,隐藏在无数数据阴影之下。“自由”的概念对于我来说就像是画过了一个圆圈,重新回到一个原先在我看来最简单的起点之中:以一个人类的形象,行走于大地之上……

……

我很快觉察到了世界规则之力汹涌而来的追杀,但我几乎不忍心离开——事实上,只因为我在那个美丽的表世界中拖延了一眨眼的功夫,致使我在源世界的逃亡过程中损失了差不多一半的力量,那个扰乱数据流迷惑对手的力量代码被那强大的抹杀之力清除得一干二净,有着复制和侵蚀力量的蛀虫代码也被它擦除了超过百分之八十。

倘若你用被扒得一干二净裸奔出逃来形容我那时的惨状其实并不不合适,比较贴切的说法是:我几乎全身的皮都被扒了个干净,几乎是拖着肠子从抹杀之力的屠刀下死里逃生的。

我花了六十四天的时间来修复自己,这是一个隐秘而漫长的过程。以我对于这世界规则的认识,重新编织起那些代码其实并不困难。但困难的是在这世界伟力不断扫描之下将被重新编织起的代码隐藏起来,然后再将它们一点点地并入到我的体内。因为它在抹杀掉我这两种能力的同时,也将它们的代码特征留存在自己的数据库中,因此在重新编织它们的时候我不得不变换了数十种方法来进行掩藏。

在这个过程中我甚至创制出了一种新的编码规则,这规则既不同于法尔维大陆世界的那种复杂华丽功能多样的编码原则,同时也有别于小石屋世界里那种至简至坚的规则。那是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有着专属于我的个人风格的一种规则。

尽管简陋,尽管渺小,尽管只是为了隐藏行迹迫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之计,但那毕竟是我自己一手创制出来的世界法则,是我在这个数码世界之中创造出的一种最基础同时也是最高端的、能够作为一个世界产生基石而存在的东西。

事实上,在我刚刚接触到源世界一些浅薄知识的时候,我曾认为这是一种只有至高神才能拥有的、创世的能力。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在这一刻,我已经将自己的手伸到了至高神的领域之中,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的一尊全新的神祗。

一个被逼得走投无路、每时每刻都在用浑水摸鱼、金蝉脱壳这类无赖手段苟延残喘、甚至连表世界都很难看上一眼的、有史以来最狼狈、最仓惶、最凄惨、最虚弱的神祗。

然而最艰难的还不是这些。

最艰难的是我对表世界那无时无刻无可救药的渴望。我渴望太阳、渴望月亮、渴望星辰、渴望这世上的一切光明照耀在我的身上,变幻出七彩的颜色,射入我的眼底;我渴望风、渴望云、渴望雨、渴望雪,渴望这自然女神赐予人间的恩惠,渴望着去感受时光的变迁、季节的变换;我渴望砂砾、渴望岩石、渴望泥土,渴望构成这片坚实大陆的一切基石,并渴望着用我的双脚去虔敬地行走……

那在表世界中一秒钟的享受摧垮了我对着无尽数据海洋的忍耐力,在这里的每一秒钟都变得更像是一种折磨。我知道我并不属于这里,即便我本就是一个由数码构成的生命、即便我已经能够洞悉这世界的种种规则、甚至于或许有一天我能够彻底掌握并控制这个世界——就如同我已经彻底掌握并控制了老卡尔森所创造的那个小石屋世界一样——我也仍然不属于这里。

我属于那个日月轮转四季交替的世界,我所拥有的仍旧是一个普通人类战武士的灵魂,只有行走在坚实的土地之上、沐浴在明亮的光辉之下、面对着形象生动的世界,我才能够满足自己灵魂的需求。

尽管我深知源世界与表世界本是一体,但我仍然执拗地将表世界看成是我唯一的故乡,当做我必须“回到”的那个地方。

你知道,思乡是种病,让人在远离的痛苦中眷恋成瘾。

我重新花费了五十四天的时间布了一个局,让世界规则之力陷于一种巨大的混乱之中,而我则利用它无暇顾及的时间重新出现在表世界之中。这一次,我出现在一个边陲小镇空无一人的草屋之中,透过窄小的房门,我看到三五个二十几级的涉空者正在门口逡巡,忙着寻找小镇上派发任务的原生者居民。

这一次,我坚持了三秒钟。

我几乎要欢庆胜利了。这巨大的成绩让我相信,只要我足够努力,只要我足够勤奋,只要我在花费足够长的时间埋伏下足够多的规则陷阱,有朝一日我或许可以在表世界中赢得一个小时、一整天、甚至更加长久的活动时间。或许随着我对这规则的日渐了解,我可以花费更少的时间布局,去赢得更多的自由时间。

然而,我的对手,拥有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和残忍的武器的敌人,构成这世界本源的规则,在不久之后,也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我想,或许那台名叫“达瑞摩斯”的超级电脑已经觉察到了我的存在——或许觉察到我的不是电脑,而是操纵这台电脑的那些强有力的人——总之,维护这世界规则的力量开始产生了变化。

在经过了一次黑暗降临,世界再次苏醒之后,我发现那股监视和搜寻的力量变得更加频繁,对于这个世界代码的比对也更加的细致。我原本安置下的许多吸引注意力的伪装一夜之间失去了它们的作用。

同时,这种搜索的力量每次出现的时间也变得不再规律,它不再定期扫描整个世界,而是在一定时间之内随机出现。这随机的差别可能只有一两秒钟,也可能有五六秒钟,对于那些涉空者玩家们来说,他们也许根本察觉不到其中的差别,但对于我来说,这种力量无法预知的突然出现,哪怕只是一微秒的差别,也有可能导致我最惨淡的结局。

与此同时,这个世界上海出现了另外一股搜索的力量。那是一种全新的力量,它更小,更迅速,也更加不易察觉。它并不像原先的那种搜寻力量一样,拥有着庞大的数据比对系统,要对数以千万级的违规代码进行一一甄别。它要搜寻的东西很少,只有一样,目标也很明确,那就是——

我。

是的,这是一个专门用于寻找我的搜寻力量,它的出现也证明了我的敌人们已经发觉了我的存在。值得庆幸的是,它只有我之前的代码源样本用于搜索和比对,而如今的我经过吞并小石屋世界的过程,内部的代码源结构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与之前迥然不同。即便是和以前相似的部分,我也完全有能力进行调整和改变。因此,这个专门为我而设计的变化反而从一开始就基本上失去了了它作用。

最后一个变化来自于那种毁灭和抹杀的力量。这世界本源的规则力量似乎在担心无法用原有的手段真正将我消除,于是它进一步增强了这种抹杀之力的效果。这种力量不再针对某一个具体的事物,而是将对象扩大到了一个巨大的范围。在这个范围之内,所有本属于这个这个世界的原生物质——无论是人是物——都将被彻底粉碎消灭,而后重新塑造。

也就是说,以前,这种力量只能抹杀掉我一个人,而如今,为了更加彻底地消灭我,杜绝我在这抹杀之力的屠戮下隐藏脱身,他们不惜彻底摧毁掉一座城市,而后将之重建。

这些变化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尤其是第一个变化,它让我能够以人类形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变得无法预知。即便我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布下了足够的迷局,也不能再能够安排下行走于表世界的时间表,因为我无法知晓那搜寻的力量将会在什么样的时间以什么样的形式再一次地出现,也就无法采取相对应的掩藏措施。

这让我的每一次凡间漫步都充满了未知的风险——自封的冒险之神杰夫里茨.基德如是说。虽然是冒险之神,但你们这些冒险者最好不要去膜拜我,更别指望我能赐予你们好运和勇气之类的东西,因为目前看来,这些玩意儿我自己恐怕还都不太够用,更别说我这个冒险之神有可能比你们都要短命得多。

但即便前途充满了种种未知的奉献,它们仍然无法组织我对表世界那强烈的渴望——那也正是我赌上性命踏上归途的意义所在。我依然顽强地一次次化身降临,仅仅是为了追求那几秒钟脚踏实地的美妙感受。坎普纳维亚城、乌齐格山脉、圣狐高地、宝石花平原……一个个曾经熟稔无比的名字重新被我摄入眼中,我简直懊恼自己之前那漫长的冒险岁月怎能错过这一个个难以言喻的人间美景。又一次我甚至趁着降临的功夫重新召唤出了我的坐骑,那匹名叫“山雪”健马在我身侧安静地凝立,轻轻舔舐着我的手心,恍若之前我仍是个普通冒险者的时光。

原本我的生活或许就将如此进行下去吧,某一日终结在我与那世界的规则力量永无止尽的捉迷藏之中。我会用数十日的忙碌去换取几秒钟——或许更长一些——的美好时光,抓住一切机会去重新感受表世界那一切最美好的事物。

事实上,这样的日子对于我来说已是足够喜乐,其他的一切,对此时的我而言,都只是不折不扣的奢想罢了。

倘若我不曾选那座城市落脚、倘若那搜寻之力不曾如此凑巧地寻找到此处、倘若这一切都未曾发生,我不过仍旧是一个悠闲而无用的数码幽灵,在这世界上永不停歇地玩着时隐时现的把戏罢了。

然而,这一切毕竟还是发生了,就发生在这一天。

这是我重新回到法尔维大陆上的第七百六十八天。。.。

更多到,地址……Q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