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八十七:这世界最无奈的角落

一百八十七:这世界最无奈的角落

本书:独游  |  字数:5323  |  更新时间:

一百八十七:这世界最无奈的角落

在无垠的数据海洋中,一道致命的狂潮正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向我涌来。在它的伟力震撼之下,这宏伟数码世界中的每一个字符都在恐惧地闪烁、拼命地挣扎、绝望地跃动,仿佛它们已经意识到了所要面对的绝境,却还试图挣脱那个被抹杀的命运。

对生存的渴望让我蜷缩在数据的阴影之中瑟瑟发抖。我的身畔已经张开了一个能够让我瞬间转移到安全区域的传输通道,只需要意念一动,就连零点零零一秒的都不用,我就可以从这个恐怖到了极点的地方全身而退。有那么一瞬间,我简直已经下定决心要这样做了——我甚至已经将我全身的四分之三都扔进了这个通道,只需要再坚定一些,我就能够彻底脱离这个险境,去到一个我事先安排好了的安全所在。

但当我最后一次望向玛丽安所在的那片数据区域,从数据的跳动变换中分辨出她那张安详静谧毫无察觉的美丽面孔时,我改变了主意。

因为我忽然:我不能走

我不能走,我不能放任因为我一时按耐不住心头的**而惹来的灾祸肆意暴虐。

我不能走,我不能以“爱”的名义给我所挚爱的一切带来毁灭的命运而却若无其事地的自离开。

我不能走,因为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他们的一生中会遇到许多比他们的生命更重要、更值得珍惜的,我若在从这里逃遁,我将失去它们——因为求生的怯懦而失去这一切,我不知到底还有立场去认同为一个灵魂完全的“人”。

我不能走,因为如果我在这样的选择面前胆怯、懦弱、辜负、畏缩,自此之后,我就只能“存在”,而不再是“活着”。

在这个世界上,我有要去珍惜、去保护,那是我生存于此的意义所在。倘若我只能蜷缩在数据海洋的一角,眼看着这世界的巨力将我所能够珍惜和爱护的一切全都毁去而无动于衷,那我的生存还有意义?

倘若我今天在这里逃跑,抛弃我无法抛弃的,那么,在不知其何的彼处,我也将会胆怯,将我所珍爱的一切拱手奉出。

此时我若逃跑,那便会成为永无止境的逃跑的开始,我终将会失去我能够失去的一切,最终变得一无所有,成为数据世界中没有灵魂没有着落无家可归的一个鬼魂。

是的,天地无涯,数据如潮,我的身躯虽然无处不可往,但我的灵魂却终究是无路可退。

你怎能退出到一个与你完全无关的世界之中?

不可退就不退

我将心一横,瞬间将的数据流直插入到坎普纳维亚城的前方。不会有人,在一个天青云碧的晴好午后,在一片鸟语花香的烂漫平原,在所有的生灵都在享受着一段宁静安详的时光时,在这一切的背后,在无尽的数码天地中,正在展开着一场绝望的攻防战。向这里进攻的,是这个世界至高无上的权威和不可抗拒的规则,它有着创造和维护整个世界正常运转的力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世界甚至仅仅只能算作是它的一部分而已。

而这场战役的防守方则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我是唯一的统帅和士兵,在这条无法后退的防线上,没有并肩作战的同伴,也不可能等候到远来的援兵。

我直面着那汹涌而来的抹杀之力,之前安置下的那些yin*的机关此时还在与它纠缠,但在它面前,这些伎俩仅能短暂地吸引一下注意力,十分短暂地延误一星半点儿的,却根本无从抵御。

我伸手挽过万千数据流,用我所能想象得出的最坚固的结构将它们铸成万千面巨盾,层层竖起在那股伟力之前。然而,在抹杀一切的虚无之力面前,“坚固”这个词汇根本毫无意义可言。只在眨眼间,那成千上万层的巨盾就被那道可怕的狂潮吞没,连最微小的数据泡沫都没有泛起一朵。

我奋力地搅动起身边的庞大数据流,一边持续不断地抛出更多混淆耳目的数据迷雾,期望它们能够继续帮助我拖延一下这股份毁灭之力的脚步,一边又尝试着创造出一些具有强力切割作用的程序,试图用它们一点点地将那股力量剥离下来。

数据闪烁处,代表着那股力量的狂澜只受到了轻微的损伤,从中剥离下来的那些简易的字段全都无伤大雅,甚至还来不及成为完全**的数据碎片,就已经重新被它吞噬进去,化作虚无。同时,切入它体内的那些锋利的工挨骂只在眨眼间就消失殆尽,发挥不出任何有效的作用。

又了一秒,我成功设置的那些诱饵远远没有它破除的陷阱多。按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最多再过四点三五秒的,我设置的诱饵数据就将被它完全破除,届时也是我直面这股毁灭巨力的时候。

然而,在这场实力差距大到让你无法想象的战斗中,我也不是毫无优势可言。我的力量虽然微弱到让对手几乎完全可以忽略的地步,但和对手那千篇一律的“搜索追踪——抹杀——重建”的战斗流程相比,我却可以更自由地选择不同的方式进行尝试。

在这片数码堆砌的源世界中,我挥出巨掌,搅出一团团浑浊的数据漩涡,然后任由这些庞大无序的漩涡相互吞并搅扰,撕扯着整片的数据空间。

空前的混乱在这片源世界之中产生,原本的数据被打乱,甚至影响到了表世界里的一些轻微的现象:在这一刻,一片方圆上千丈空间中的被回拨了零点五秒钟,共有三十七名游览于其间的涉空者击出了不正常的暴击,三封数据短信在乱流中被击碎,还有两封变成了不可识别的乱码……

可这一切也很快被平息下来。绝对的力量优势让这股虚无的巨力面对我的试探不必做出任何反应,它连看也不多看一眼地直接碾压,毫无余地地将这一团团混沌乱流冲得支离破碎,进而一片一片地消灭干净。

严格地来说,这已经不能算作是一场战斗了,而是一场规模空前的浩大战争。在这场战争面前,和数量的意义被极大地扭曲了。每一次的交锋,都是数以亿万计的数据的一次波澜壮阔的涌动;每一次的交锋,都只发生在零点零零零几秒的刹那。那些无穷无尽的数据,是我们的城池、是我们的刀兵、是我们的战士,同时也是我们的战场。

没有尸体、没有鲜血、没有残骸,这场战争的最残酷之处就在于它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在这里没有所谓“伟大的牺牲”,因为所有的牺牲都是无意义的;在这里也没有所谓“豪迈的勇行”,因为对于那些没有灵魂的数据而言,它们只知服从,丝毫不知何为勇敢。战争的定义在这里被重新改写,那些巨大的数据浪潮相互吞没颠覆,即便是一微秒的优劣也会带来亿万损失。

我抛出了那些吮吸世界本源力量的蛀虫——并没有抛向着那股虚无的巨力,而是将它们抛向四面八方。再抛出这些蛀虫的同时,我也给它们编入了一种全新的能力,那就是它们所到之处所吸收的一切本源力量都将为我所使用,为我提供更快速的运算编写能力。

为了更好地分辨敌我,我让被**控的数据部分用红色来显示。随着我不断地抛出这些贪婪的蛀虫,由红色代码所显示出来的区域也随之越来越大——当然,相对于我对手的绿色区域而言,这些红色的部分就像是浩瀚大海中的一小朵泡沫般微不足道。但是,这仅有的一点点红色却代表着一种坚定和决绝,这意味着从这一刻开始,我正式扯起了仅属于我的抗争的旗帜,不再躲藏、不再逃窜,而是要向这判决我非法的世界正式宣告我的存在

这或许是这个世界诞生以来第一个反抗的声音,也是我用尽了全部的力量去宣告我的存在的唯一方式。

得到了我所占据的这些红色区域的帮助,我立刻感觉到的能力成倍地增长起来。我抛出诱饵的速了,在同一时刻能够思考和常识的方法也更多了。我甚至为那些诱饵编入了新的程序,让他们变得更为隐蔽,并且能够随着四周的变化而进行简单地变化和移动,不再傻乎乎地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等着被抹杀。

被占领的红色区域让我赢得了更多喘息的。尽管在这一时刻诱饵被破除的速度仍然比被我设置的速,但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已经缩小了许多。我为多赢得了差不多一秒钟的——即便我最后命中注定无法抵御那虚无巨力的抹杀,我,那也会是你所能想象得到的最壮观最浩荡的一秒钟。

然而好景不长,很快我就,另外一种力量倏地出现在了这片战场之上。那并不是一种多么强大的神力,它并不能给我造成任何损害。但让我痛恨的是,它似乎是专门用来对付那些蛀虫的特别的工具,从刚一落地开始,它就如一团鬼影般四处扑灭我洒下的火种,那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应接不暇。有时候我抛出的那些蛀虫尚且未落地便被它接了个正着,继而扑杀了事。在它掠过的地方,绿色的浪潮重新泛滥开来,此时在我看来如同隐藏在黑暗身处的狼的瞳仁般凶残,似乎有无数头巨兽正隐藏在这些数据之后,随时准备一跃而出,将我撕成碎片、吞食干净一般。

抹杀的巨力步步逼近,我仿佛已经能够听到毁灭的钟声在耳边响起。

我绝望地挥舞起我能够影响得到的所有数据,丧心病狂地舞动着。这些数据疯癫地仓皇变幻着,也不知在表世界中造成了多么巨大的动荡和混乱。不过即便在此时,我也仍然翼翼地将和坎普纳维亚城相关的一切数据剔出这道涡流之中,控制着它们不要受到我的影响。希望当我被摧毁之后,那股毁灭的虚无力量能够得到满足,不再尝试着去摧毁这座无辜的城池。

即便是在源世界之中,对于一个绝望的人来说,几秒的也可以过得很快。转眼之间,那道无可抗拒的抹杀巨力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

在它逼近的那一刻,我愤恨地怒吼着,将我全身的碎片化作最愤怒的利刃,向着四周飞射开去。在我粉身碎骨的一瞬间,那道力量昂然猛扑上来,将我的残躯彻底化为乌有。

世界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

你吗?这本应是这个故事的结局。而倘若如此的话,这个故事也将不复存在。我将没有机会为你们讲述它,因此我在此之前就已经被彻底毁去。

之所以你们还能够看到这个故事,完全是出于一个巧合——一个就连我都不能够发生的巧合。

我已经告诉过你们,在我被那虚无之力彻底吞没的一刹那间,我将的身躯撕裂开来,化作道道残片,四散飞射出去——那本应是无意义的飞射,只是我生命最后一刻自暴自弃的爆发而已。

而且,我的碎片绝大多数都被那虚无之力吞噬掉了。

但凑巧的是,有一片躲过了——也有可能不止一片,但真正有意义的只有那唯一的一片。之所以它能够躲过,我猜大概是因为这样的缘故:

那股抹杀一切的虚无力量是以“我”的存在为目标的。当我彻底解体时,意味着那时的“我”已经不复存在了,同时它又将“我”的大部分吞噬抹杀,所以我猜测在那一刻,它一定以为已经完成了任务,所以就停止了后续的行动。然而你,我化作的那些飞射的碎片虽然毫无意义,但却也是有先后顺序的。我猜最后分散出来的那些碎片走了好运,当它们四射开去的时候,那股力量已经收工走人了。

万幸的是,这并不是一种死心眼儿的神力,它居然懂得“功成身退”这样深奥的人生道理。倘若它不管三七二十一,无论有没有完成任务,都要将身畔巨大的一个区域重新擦除改写,那我就不可能再有复苏的机会了。

倘若仅止于此的话,我飞射开来的部分也将会成为这片数据海洋中无意义的数据残片,不是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所清理,就是飘零到不知何处的遥远地方,直等到下一次世界重启时被删除掉。

然而走运的是,我的这一片残片掉落在了我抛出的一个蛀虫盘踞的区域之中。

照理说,我抛出的那些蛀虫所占据区域都应该是红色,它们也都被我的敌人扑灭了,可奇怪的是,这个区域却没有。它虽然被我抛出,但是在刚才那场大混战中,与我联系的渠道被打碎了,以至于无法被激活。于是,它就半死不活地同样变成了一段废弃的无害数据,躲过了刚才的搜捕。

大约是残片的飞入激活了这枚蛀虫的力量传输功能,它居然在大战平息之后瞒过了所有的搜寻系统,重新悄然运作起来。它开始摸摸地为这枚残片注入力量,进行修复。

最有趣的部分在哪里吗?那就是这个蛀虫所占据位置。由于作为一对未被激活的废弃数据,没有表现出任何敌意,它毫无威胁地穿过了这个世界背后搜寻力量的层层把守,最终居然附着在了这股搜寻力量与抹杀力量相互传输信息通路中间的一个细小的插件上,并且深深地嵌入了进去。

而这个插件发挥的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作用:当那股搜寻之力了需要搜索的可疑目标时,它应该通知那股抹杀一切的虚无之力,告诉它我了目标、目标在地方,你要去消灭它……之类之类的信息,但它们毕竟只是数据而已,不能够像人类那样口耳相传、吆喝一声就能听见。所以,搜寻之力必须把信息转移到一个中间的渠道中去,然后再由这个渠道发送给虚无之力。

简单地来说:搜寻之力和虚无之力就像是两个语言不通的家伙,而中间的这个渠道就像是一个翻译,起到了沟通二者之间的作用。

而这枚蛀虫所盘踞的这个位置,恰恰就是这两者之间的沟通渠道——而这,就给它的安全带来了一个非常巨大的便利条件。

以搜寻之力那无所不在的力量,当这枚蛀虫被激活之后,它完全有可能这个外来入侵者的存在。但问题是,它起到的作用就和圣骑士“侦测邪恶”之类的法术一样,只能寻找敌人,但在找到敌人之后却无法攻击。

所以它只能拼命地往信息传递渠道中猛塞信息,希望能够告诉他那个战斗力无比高强的:哥们快醒醒,**他丫儿的

而令人深感尴尬的是,这个信息传递渠道恰好是被它找到的这枚蛀虫占领着的——你觉得它会吃饱了撑得跑去告诉那股虚无力量你找着我了,我已经送上门儿来了,请你抽死我吧”呢?

当然不会

所以,当这条信息被传输之后,就被改成了“平安无事,睡个好觉”之类之类的内容。

事实上,这个问题并非无法解决。假设这个源世界之中,还存在着另外一种性质相似的神力,它们有另外一套搜索、传输和消灭的系统,自然可以很轻易地将这个毫无抵御能力的小蛀虫消灭掉。

但这个世界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却是不允许假设的。

于是,我仅存的这枚残片,就在这个世界最为无计可施的一个无奈的角落里,渐渐地茁壮成长起来……

一百八十七:这世界最无奈的角落

一百八十七:这世界最无奈的角落……Q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