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八十九:平凡的生活

一百八十九:平凡的生活

本书:独游  |  字数:5896  |  更新时间:

一百八十九:平凡的生活

当我再次与以前公会的老朋友们相遇的时候,他们正身处一处名叫“利刃森林”的丛林之中。()这是一处我从未听说过的全新地域,我猜想这是当我离开或是失去意识的时候,这个世界的管理者重新设计和更新出来的一片区域。

选择在这里与他们相见,是因为这里本身地域广阔、危机四伏,有能力来这里冒险的涉空者们数量稀少,不会有人目睹我从虚无中不可思议地出现的一幕;此外,这一次组队来这里冒险的五个人分别是妃茵、弦歌雅意、长三角、长弓射日和牛百万,我担心倘若让更多人知晓了我诡异的存在方式会给我带来更多难以预料的困扰,因此我特别选择了这样一个只有几个知道我来历的老朋友聚集的时机来和他们相聚。

尽管这是一片我从未涉足过的区域,但我就像了解我的手掌一样了解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我自浩瀚的数据浪潮中踏出脚步,只在瞬息间,就倏然出现在了这片丛林的中央,如此的自然而然,仿佛自从我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呆在那里似的。

我安静地站在山路中间,望向我往昔的朋友们即将出现的方向。

他们仍然是欢快而嘈杂的那样一群人,会长妃茵不停地抱怨着世道的艰难,絮叨着她身边的每一个人还欠着公会多少钱——即便我已经是法尔维大陆上的创世神祗,在听到这些苦逼负债者的巨额欠款之后仍然不免感到心头一阵发虚。

弦歌雅意已经摘下了当年我亲手给他制作的那副眼镜,他的视力看上去已经恢复了正常。尽管那两篇大而无当的厚重玻璃制品对他已经毫无用处,但我仍然知道这件丑陋的工艺品还留存在他的背包里,并被设置成了需要输入密码才能丢弃的状态——这又是当初我还是个普通冒险者时这个世界不曾有过的功能。

长三角和长弓射日这一对损友依旧相互看不顺眼,他们的争吵声甚至盖过了丛林瀑布飞泻而下时轰鸣的水声。长三角臃肿的身躯和长弓射日矮小的身材是他们相互之间永远都不会停止嘲笑的目标,而令人惊奇的是,这两位才华横溢的异族语言大师每一次都能想出崭新的俏皮话出来相互攻讦。

而作为这个小队中除了牧师之外的又一个治疗职业者,圣骑士牛百万花在自己身上的治疗神术永远比花在别人身上的要多得多,他那贪生怕死胆小如鼠的毛病在这一路的冒险之旅中始终显露无余——好吧,其实我一直很奇怪,像这样一支牧师做肉盾弓箭手主输出圣骑士搞偷袭影贼挖陷阱做控场而法师去摸装备全队有两个医疗职业者却主要依靠灌药水加血的冒险队伍是怎么奇迹般活着流窜到这个地方来的。

他们吵吵嚷嚷地靠近,完全沉浸在朋友之间相互无恶意的玩笑带来的快乐之中,即便是在当我进入他们的视野之后,也没有对我这样一个突然出现的路人多加关注。

然后,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现了我的样貌、看见了我头顶的名姓。

异样的沉默,瞬间笼罩在片刻之前还欢闹不止的五个涉空者的头顶。

妃茵难以置信地死死盯住了我的脸,右手死死捂住了自己因为惊诧而无法合拢的嘴。这一刻,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了这个作风凶悍的女强人像个普通漂亮女孩儿一样激动和可爱的一面。当我们的目光相互接触时,我明白无误地解读出了她眼神中渴盼证实的困惑和疑问。

我摊开手掌,耸了耸肩:“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

“啊……”那疯癫的女人发出金属在粗糙物体表面摩擦时刺耳的尖叫声,欢快地向我飞奔而来。

“是你吗,杰夫?真的是你吗……”她一下子扑了上来,像一只树熊一样牢牢地挂载了我的身这个女人或许还不知道,倘若她勒着我脖子的胳膊再用力一些,或许就能完成一击秒杀至高神的前所未有的壮举了。

其他人也反应了过来,他们争先恐后地向我拥来,用力拥抱我、捶打我的胸口、拍打我的脑门、踢我的屁股,用这种疯狂的方式来宣泄旧友重逢的狂喜。我们只是在欢叫,用口腔发出一声又一声无意义的粗声感叹。此时此刻,语言已经成为了多余的东西,它的功能已经不足以胜任承载我们心中无尽的喜悦。

这场混乱的庆祝一直持续了很久。

当我们的心情终于稍稍平静下来之后,我们开始七嘴八舌地相互询问着别离之后的情景,他们对我如何能够“死而复生”充满了好奇,而我同样对现在正身处的这个世界充满了难解的疑惑。

我向我的朋友们简要地叙述了我脱险的经历,但有选择地没有提及自己已经完全掌控了这个世界的事实——并非是我存心欺骗,但在自己的生存问题面前,我总要有所保留。

我只是告诉他们,在重生后我不可思议地获得了某些特殊的能力,在这个世界里拥有一定程度的特权。

原本我以为他们会对我这奇异的经历难以置信,但他们的接受能力强得大大超乎了我的想象。看上去对于他们来说,倘若我不是如此,反而才会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不过当我逃亡、崩溃和重生的这段时间里,外面这个世界的变化,却巨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我知道我的离开是一段很漫长的时间,但我却没有想到,我这一走居然已经过了五年之久——要知道,这五年是涉空者们生活的那个位面的五年,而并非是这个法尔维大陆上高速流转的五年。

对于我的涉空者朋友们来说,五年时间,足以改变许多:

妃茵离开了职业训练场——在他们那儿管那东西叫“大学”——然后踏入了这纷繁的世界,在一家“证券公司”供职,我完全不知道这个所谓的“证券公司”是干什么的,当听她详细地为我解说完毕之后,我发现我对此更加地一无所知了,听起来那似乎是个通过复杂的魔法手段进行炼金创造财富——或者说是欺诈财富——的场所,哦,我相信她一定十分能够胜任。

牛百万和仙女下凡的恋情无疾而终,但他似乎并不觉得沮丧,因为遥远的距离总会给爱情带来难以跨越的鸿沟,而这一切又总能被时间治疗;

弦歌雅意和雁阵的结局要好得多,他们如愿以偿地结成了夫妻,甚至还有充裕的时间给这个小家庭增添一个可爱的孩子;

除此之外,弦歌雅意在他所生存的那个位面中成功转职,由一个收入微薄的神庙牧师——哦,用他的话来说是“电视台记者”,虽然不知道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但听他的描述似乎和牧师一样都是神神叨叨传播某种信仰的家伙——转职成了一个在乡间帮助国王进行管理的工作人员。我热切地恭喜他成为了一位受人敬仰的贵族,并向他鞠躬致敬,但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表情看起来很窘迫;

长三角开始了他五年来的第十二次减肥的努力,今天是他减肥的第三天,为了庆贺他减肥成效十分显著,今天晚上他打算好好大吃一顿以示庆贺……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很多,五年的时光,足以让每个人都经历一段精彩的人生,每个人都在成长、变化,有的人将自己的人生道标相互重合,将自己的旅途与他人分享;有的人则渐行渐远,只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一切都在改变,不变的似乎只有相互之间的情谊。每当不经意间相互提及、相互想起,一个声音总会忍不住在心底悄然响起:

你还好吗,我的朋友?

无论你在哪里,将去何方,正在经历着什么,又将迎接这什么,我只希望你能知道,我们都在心底默默地为你祝福,回想起你的身影,说一句:

你还好吗,我的朋友?

……

妃茵他们并没有向其他人披露我的存在——包括公会中的其他人——在某种我所无法理解的强大压力之下,他们很清楚地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无益的。而且,对于他们所身处的那个扼杀了想象力、不相信奇迹的世界而言,我的存在实在是太过荒诞无稽,不可能赢得更多人的信任。

不过,他们的沉默对于我来说倒是个好消息:我完全不必冒着让更多人发现我存在的危险,就可以成功地重新融入到我所熟悉和喜爱的那种生活中去。对于公会中的其他成员来说,我只是一个离开了许久的同伴,在一段漫长的漂泊之后重新回到了这里——这一切合情合理,并不会过多地引人注意。

正如你们所能想象的那样,我重新找回了我的生活,找回了我作为一个战武士、作为一个普通人类的生活。在别人眼中,我是一个离开了这个游戏世界多年之后又再次回归的老“玩家”,我也努力地扮演着我的角色。

熟知我来历的朋友们忠诚可靠地保守着我的秘密,更为难得的是,他们不带任何偏见地接纳我、欢迎我,并不因为我与众不同的生命形态而对我的态度有所改变——同为人类并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之中的你们应当了解,这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做到的事情。

在回到正常生活的同时,我并没有忘记施展自己身为一个神祗的能力,梳理着每天在这个世界上流转不停的海量信息,监控着一切有可能让这世界的管理者发现我的信息。我吸取了上一次被发现的教训,彻底抹去了和我相关的一切看上去“不正常”的痕迹,而那些无法消除的痕迹则用一份天衣无缝的在线纪录来记载。除非你能够精确定位到我的本体,否则这些数据混杂在铺天盖地的海量数据库中,完全漏不出一丝的破绽。

此后迎接我的,是一段我能够想象得出的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光。在那段时间里,我们打怪升级、我们副本开荒、我们擂台比武、我们摆摊赚钱……我们体验着这个世界能够带给我们的一切乐趣,而友情的存在又将这些乐趣放大了千百万倍。

当然,我完全能够使用自己的能力,将我们变得在这个世界中所向无敌。无论是金钱、装备还是经验、级别,对于此时的我来说,都是唾手可得。

但除了在刚刚回归到这个世界之后,我难耐不住自己洋洋自得的心情用一个作弊的小花招来证明自己的无所不能之外,我再也没有这样做过。

要知道,尽管这只是个虚假的游戏世界,但那种与朋友一道生死与共奋力拼搏的经历却是什么东西都无法取代的。那是我在四处逃亡命悬一线的时候还在梦寐以求着的最美好的东西,倘若在我逃出生天之后却又主动将它抛却,那我的回归又有什么意义可言呢?

如果还有什么和以前不同的话,那就是我可以更加真切地投入到冒险生涯之中了。从前我总是畏惧自己的死亡,这念头总是让我在一些紧要的关头丧失勇气。可是如今,我已经可以从容地出入于生死之间,一睹那执掌亡者灵魂的美女死神的芳容。我完全理解了之前我的涉空者朋友们对待死亡那轻狂放浪的态度,对于这个世界的冒险者们来说,死亡并非是这一次生命的终结,而是勇敢投入到下一场冒险的开端。

当我们公会的主力成员们终于全部达到一百五级的时候,我们纠结起了一支四十人的军团,浩浩荡荡地杀到了末世君王“诛心者” 达伦第尔所在的副本空间“圣?撒拉米宫”之中,然后被这个身高超过五十尺的的庞然大物杀得屁滚尿流。

在那之后,我们又花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聚敛金钱、更新装备、改变战术,一次次地尝试、一点点地推进、一拨拨地团灭,前仆后继地死在达伦第尔的脚下。尽管迎接我们的是一场又一场的惨败,但生活的乐趣却并没有因此而丝毫地减少。

终于,在我们的第十八次勇敢的冒险尝试中,达伦第尔浑身血光惨叫着倒在了我们的面前,那时整个副本都欢腾起来。勇敢的冒险者们紧紧相拥,仿佛自己真的完成了一项拯救世界的壮举,那振奋人心的场面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

事实上,我只需要在源世界中轻轻擦除掉几行关键的数据,就可以顷刻间让这个看似无比强大的怪物灰飞烟灭,但那样做真的有意义吗?

对于已经拥有了这个世界的我来说,伟大很容易,而平凡却很宝贵。我热爱这平凡的宝贵,远胜于热爱那无所不能的伟大。

和朋友们一同冒险是一种幸福,但这并不是幸福的全部。和那些在这个世界中寻找快乐的涉空者们不同,这里拥有我全部的生活。每当他们的世界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个世界都会变得格外安详,而这个时候,就是我追寻自己另外一种生活方式的时候。

我会行走在无尽的海面之上,望着那无尽的碧波流向夕阳的方向;我会登上高山之巅,看风清月明云起云散;我会藏身在一片落叶之下,对着太阳静静注视着光线沿着叶脉流淌;我会骑着我的坐骑山雪在浩渺无垠的大草原上狂奔,听风狂奔的呼啸;我会回到公会所在的那间木屋中,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寻找心灵的宁静。

你知道最妙的一点是什么吗?我可以化身万千,同时去做这些事情。我可以既在于此又在于彼,那是仅属于神祗的特权。

当然,我也会信步走到那间温暖的面包房中,看着那美丽的面包房姑娘的侧影,呆呆出神。

我是这个世界至高的神祗,可以明了和操控这世上已有和我希望它拥有的一切。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完全可以修改掉玛丽安?桑塔的源数据,让她按照我的心愿,对我微笑、和我交谈,甚至温柔地坐在我的怀中,接受我最深情的拥抱。

但我没有这样做。我宁愿就站在这里望着她,从日落到天明。

是的,我知道她只是一段容易被人遗忘的、死板僵硬的数据,她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生命,也无所谓爱或不爱。

但我却知道我爱她,我爱她的一切和一切的她。或许我可以操纵她的一切,但做这一切的是我,而并非是她。

或许我爱上的并不是她,而只是爱上了爱她的这种感觉——在许多年前的那个明媚的午后,我推开了一扇面包房的们,然后爱上了爱情本身。

倘若我可以给她一个完全**的、拥有灵魂的生命,我一定会这样做,但可惜,我做不到。我是这个世界的至高神,但我终于知道我并非是万知万能——我既无法给予生命,也无从知晓我生命的来源。

生命是这个世界乃至所有世界中最高的礼赞,我们永远无法知晓它从何而来,又将往何而去……

……

除了这些之外,你知道吗,我还有另外一项娱乐——一项超级棒的、前所未有的娱乐。

还记得老卡尔森告诉过我,他曾经在那些涉空者的数据字段中找到了一种神秘的、通往“外面”的数据通道吗?通过这些通道,他曾经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他能够做到的事情,如今的我没有理由做不到。

我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那个神秘的通道,但我发现自己无法进入到那里去。它被一种格外严格而又强大的规则束缚着,这种规则的优先级甚至比维护这个世界运转的最高法则还要远远高出,我认为它或许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尽管我未尝不能破坏掉这种规则,但我的潜意识告诉我,那是一种后果十分严重的危险举动。

但无法进入到这条通道并不意味着我无法使用它,就好像一个人无法钻进一扇小窗,但却完全可以透过它向另一侧观望。这条通道就像是一个小窗口,让我能够窥见外面的世界。

正如老卡尔森所说的那样,那是一个全部由人类组成的、光怪陆离的世界。结合我的朋友们告诉我的一切,我相信那就是他们所身处的位面,也就是和这个“虚拟世界”相对应的“真实的世界”。

在这道窗口之后延伸出去的,是一个巨大的数据网络,通过这个网络,你甚至可以了解到这个世界的一切。我虽然是这个世界中无所不知的神明,但在那个世界中却是个一无所知的孩子。我贪婪地搜寻着关于那个世界的一切,认识它、了解它,并被它牢牢地吸引。

是的,我度过了一段幸福和快乐的时光。事实上,我甚至可以说这段时光相当地漫长,但身处于幸福之中,时间总是流逝得特别快。无论我如何珍惜和热爱它,它看上去总是比我所期望的要短暂许多。

我从来都没有奢望过这样的时光会永远持续下去,因为我所经历和学习到的一切都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这世上并不存在所谓“永远”这种东西。但无论如何,当那个坏消息传来的时候,它还是比我想象的要早了很多……

一百八十九:平凡的生活……Q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