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九十二:再见朋友,再见!!!

一百九十二:再见朋友,再见!!!

本书:独游  |  字数:5650  |  更新时间:

:更新文字章节最快的小说网:一扇椭圆形的门凭空出现在我的面前,门内,是一片深邃跳跃充满了无尽诱惑和未知的淡紫色漩涡

只要一伸脚,我便能踏入这扇神秘的大门,踏出这片熟悉的世界,踏破虚空、飞身离去

在这扇门的彼端,是一片无法想象的广大世界——无尽的疆域、巨量的信息,数据传输网络无孔不入,如血脉般串联起那一个传说中唯一存在的“真实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犹如一个无形的神祗,无所不在、无时不有与那一片浩瀚天地相比,法尔维,这个充满了怀旧氛围的、古老传统而又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世界,渺小得就如海滩上的一颗砂砾,甚至难禁一层细浪的翻腾

那是一个我将要去到的世界,我将在那里重展开一段人生,以一个前所未有的电子生命的形态在那里,我将重学习生存和生活,寻找我生命存在的意义和乐趣我相信,那会是一段崭的传奇,我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在那里将会发生的一切会令你们所有人瞠目叹息、为之疯狂倾倒

而要让这一切成为现实,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朋友们祝福和喜悦的注视下,轻轻再向前迈出一只脚去,将自己的身躯投入到那片未知的广大天地中去

……

作为曾经参与维护和管理这个世界GM之一,残翼堕天使知道一些存在于这个世界背后的接入端口的漏洞,不禁如此,他还能够利用这些漏洞,将另外一种微小而又邪恶的程序——他们称之为“外挂”——注入到这个世界中来,在一定程度上打破这个世界的平衡,让他自己在降临时获得许多额外的好处

事实上,在我在这个世界中游荡的这些时光里,对这种作弊的小玩意儿已经见得多了它们有的时候可以加快那些涉空者们行动的度、有的时候能够减少他们护甲破损的程度、有的时候能让他们在一定的时间中重复同样几个被编制好了流程的动作,使那些涉空者们的本体在必须休息的时刻,让他们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的投影仍然能够用一些简单的方法锻炼自己

甚至于,有些邪恶鬼祟的程序甚至能够改变那些涉空者们的生存数据,让他们强大得越了自己级别的限制,使他们在冒险和战斗时获得本不应有的优势

类似这种使用冒险战斗之外的方法短时间内不正常地增强自己的方法当然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不被允许的,一旦使用这些作弊程序的涉空者被发现,他们将会被永远地驱逐出法尔维大陆之外

然而,严厉的处罚却无法根除人们这种懒惰贪婪的邪念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使用这些作弊工具的涉空者们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一些残暴的恶徒甚至利用这非法攫取来的力量,仗势欺人、称雄霸道,以欺凌和屠戮为乐,将许多级别和力量远逊于自己的涉空者们一次次砍翻在地,并恬不知耻地以此炫耀自己的武功

对于那些恶党暴徒的无耻行径,我始终深深地鄙夷和蔑视,甚至有时还会操纵这个世界后台的源数据,让他们暴露在维护世界公正的搜索系统之下,让他们尝到永远被删除的命运

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我会需要借助这样一个违背这个世界基本法则的东西保全我的生命

残翼堕天使选取的这个“外挂”起作用的方式并不明显:当他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之后,这种工具可以随着他的降临注入进来,并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掉落金钱和装备的几率由于他利用了整个世界源数据中不完善的漏洞,所以这个小小的作弊工具不用担心会被保护这个世界的安全系统发现

虽然是个简单的小工具,但它的运行却得到了系统的许可,那些确保网络数据安全的强力软件默认了从这个工具往来的数据流是合法的,这就相当于在两台服务器之间打开了一条隐秘的捷径,让我在毫无抵抗力地从法尔维世界离开时有了一条安全转移不必担心受到毁灭性袭击的通道

安全起见,在我正式离开之前,残翼堕天使曾经在自己的家中利用他的个人设备做过几次试验,确保我能够利用这个外挂软件打开一条穿梭网络的通路事实证明,他的设想是正确的,我每一次都安全地打开了这条秘密通道,甚至尝试着利用它安全地传输出去了一些零散的数据实验很成功,我们都对那即将到来的逃亡日充满了信心

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只是我逃亡的第一步,我们还要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在时机的选择上,残翼堕天使异常地小心他告诉我们,在白天正常工作的时候,网络数据都在专人的监控之下,任何一点儿不正常的变动都会引起当值人员的警觉而我要从法尔维世界迁跃出去,这种海量的数据传输是不可能逃过那些当值人员的眼睛的一旦被发现,他毫无疑问将会被公司开除出去,而我也将永远失去这唯一的一个安全逃离的机会

唯一可以期待的是夜晚按照惯例,每天晚间只有一个当值人员监控数据,做一些却服务器安全正常运转的基本维护工作倘若发生了无法解决的问题,这名当值人员也会在第一时间找到技术工程师,采取紧急措施

我们需要等待的,就是在某一个合适晚上,这个当值监控的工作轮班到残翼堕天使的身上

而那个晚上来得不早不晚,恰在法尔维大陆服务器关闭前的第三天

也就是今天

在法尔维世界中,现在正是明艳的黄昏时分;而在外面的真实世界中,已经是寂静的子夜虽然山青水碧、日暖霞红,可天地都处在一片静寂之中缺少了那些涉空者们的喧嚣,整个世界都如睡去了般安宁

妃茵、弦歌雅意、雁阵、长三角、长弓射日、牛百万、降B小调夜曲、丁丁小戈、红狼,再加上残翼堕天使,这个世界上认识我的、了解我的、同时也认同和承认我的、我所有尊敬和亲**的朋友们,都早早地来到了这片温暖的沙滩上,为我的离开和生送上诚挚的祝福

“按照当前的网络度,将你整个传输过来,大概需要两个半小时的样子……”残翼堕天使摊开双手,略有些激动而又急切地催促我道,“……让我们开始,祝你好运,杰夫另外……”

他忽然停顿了一下,而后忍不住裂开嘴真诚地笑了起来:

“……生日快乐……”他说,“……今天,5月16日,将是你获得生的第一天”

他用力和我拥抱了一下,而后站到了我的面前从他的体内,我毫不费力地寻找到了那条通往外界的秘密通道就像之前曾经演练过多次的那样,我随手一挥,一扇椭圆形的门凭空出现在我的面前

门内,是一片深邃跳跃充满了无尽诱惑和未知的淡紫色漩涡

……

我就站在这扇门前——这扇不仅通往生命通往不可思议的自由的大门之前——我已经做好了离去的准备只需要一抬脚,我就将穿过这道门,化作无尽的数据流,进入到奔腾不息的网络世界中去,永远地与这个世界告别

在告别之前,让我再多看这个世界一眼

让我再看一眼乌齐格峰顶的日出,那从地平线下喷薄而出的明媚的阳光,或许你无法永远照亮这个世界,但你的每一分光亮,都将美好的希望照**我的梦想

祝你温暖如,呵护着这世上的每一个弱小的生命

让我再看一眼彗星海上的月色,看那明澈的月光**在波涛之中,摇曳成一片皎洁的海,如少女裙边的流苏,闪烁着纯洁的美

祝你温柔如丝,安抚这世上每一个孤独的灵魂

让我再看一眼晨曦河畔的垂柳,看那纤长的柳枝被微风轻轻拨动,泛开一层层青翠的绿潮,如游子的乡愁,平又起,理还乱

祝你青葱如碧,留下这世上每一分值的怀念的思念

让我再看一眼考克拉山间的雪,看那银子般闪耀的白色皑皑地铺陈开去,冰清霜凝、雾聚岚流,将天地上下连为一体,难分彼此

祝你纯洁如玉,为这将逝的世界,保存永世的记忆

让我再看一眼这世上的每一羽鸟、每一朵花、每一片叶、每一只兽,祝福你们,在生存时间尽情地享受生命,在毁灭时心无恐惧

让我再看一眼这世上的每一块石、每一粒沙、每一滴水、每一把火,祝福你们,以自己的形体构成了这样一个美好的世界,让身处其间的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去创造自己的故事

让我再看一眼这世上的人们,那些狡黠的小贩们、那些居家的主妇们、那些奋勇的战士们、那些高傲的英雄们,祝福你们,我的同胞或许你们没有灵魂,但因为你们的存在,却让这个世界变得有了灵魂,你们构成了一个虚幻世界中的真实传说,这世界是你们的——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让我再看一眼这个世界,祝福你祝你青山不老,祝你绿水长流……

……

不知什么时候,泪水已经盈满了我的眼眶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意味着多少,而我对它的依恋又有多么深沉

在那扇门前,我迟疑了许久我的朋友们发现了我的异常,他们感到了一丝惊疑和慌张

“走啊,杰夫,你还在犹豫什么?”弦歌雅意紧咬着牙低声嘶吼着,雁阵的手和他紧紧地扣在一起,看向我的目光充满了希冀和催促

“再往前一步,就一步”长三角和长弓射日忍不住大叫着——他们俩难得有意见如此统一的时候

“拿出点儿出息来……”妃茵恼怒地挥动着双手,“……走过去,没什么好担心的”

“走啊”“走啊”“走啊”每个人都在大叫,每个人都在催促,我的朋友们恨不得一脚把我提进门去,帮我永远地离开这个即将死亡的世界

我轻轻挥了挥手

那扇通往外面的门关闭了

永远关闭了

“你在干什么?”残翼堕天使发狂似的扑上来,揪住我的领子,“快点,打开那扇门,离开这里”

我捉住了他的手,轻轻地将他推了开来

“不,我不走了”我平静地说

“你疯了”牛百万冲着我大吼,“你会死的你知道吗?你会死的”

“我知道……”我轻轻拍了拍牛百万的肩膀,“……我的朋友,我知道我将会怎样或许这个世界已经到了它不得不消失的时候了,或许……或许我也一样谁又能离开自己的世界独自存活呢?”

“可这不值得”丁丁小戈急匆匆地说,“你没有必要这样做我们都知道,这是个……”

“是个虚假的世界,是吗……”我接过了半兽人术士没有说完的话,“……可你又凭什么来判定它的虚假呢?仅仅因为这个世界存在于硬盘之中吗?难道我不是诞生于此吗?难道我不是始终生活于此吗?难道我不是活生生地在这里结识了你们、成为了朋友吗?”

“不,我的朋友,这是个再真实不过的世界了,只不过它的真实不同于你们的真实对于我来说,这里用有我的一切,我无法失去它,就如同你们无法失去外面那个世界只有在这里,我才是我,杰弗里茨-基德这个灵魂才有他存在下去的意义……”

“那我们呢?”红狼绝望嘶哑地质问我道,“对于你来说,我们难道就没有意义?就不足以支撑你在一个的世界里生存下去吗?我们把你当成朋友,可你呢?你把我们当成了什么”

“是我的朋友,是我可以寄托灵魂的朋友,永远都是……”我从没像这件事情一样坚定地确信什么,“……能和你们结识,是我毕生的荣幸和永世的光荣”

“但是,我的朋友,友谊的真谛并不是相互拥有,不是永世常伴,而是理解和尊重我将怀着对你们永远的怀念和真正的感激,而对于你们来说,我希望自己也是一个过早离去而又值得回忆的友人”

“相信我,你只是对外面的世界不够了解……”弦歌雅意苦苦哀求,做着劝服我的最后努力,“……我们会帮助你,你会在那里找到的生活和的乐趣那是个无边广大的世界,每一秒钟都有未知的惊喜有我们在身边,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你不明白,我的朋友……”我苦笑着看着精灵射手,“……你不明白,那恰恰是我最担心的”

“我生活在这里,这片大陆上,我知道如何在山巅捕猎、也知道怎样在海中垂钓,我知道如何战斗,如何挥舞长剑压倒我的敌人,我知道如何生存,在一次次的冒险中帮助受困的人群这是个足够广大的世界了,你懂吗?对于我来说,这个世界足够美好了我了解它,热**它,生存于它之中,并永远依恋它”

“而外面的世界……让我害怕,让我畏惧对于我来说,那是片太过广大的天地,是个太过美好的世界,它就像是……就像是一柄太过锋利的宝剑,锋利到让我找不到足够坚固的剑鞘包裹,只会被它割伤刺穿……”

“生命要有敬畏,我的朋友,我们的生存和**要有边界,我已经摸着了我的边界——这里就是我的边界——倘若我越这个边界,再继续膨胀下去,我会……我会失去我自己,我会无力承受”

“所以,让我呆在这里我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但我出现了,我生存过,并且得到了一个生命能够得到的最好的东西现在,我将和这个世界一同沉睡,这或许是我能够接受的最好的结局了”

我曾询问过巨魔老头老卡尔森,倘若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身上没有了灵魂的禁锢,能够自由离开碎石要塞的时候,他会怎么样?他告诉我,多半他还会留在要塞中,过他一成不变的生活我嘲笑那个老家伙虚情假意故作姿态,而他面对我的嘲讽,只是微笑摇头

你知道吗,老家伙,我真诚的朋友、我渊博的老师、我睿智的父亲,直到现在我才能够理解你的感受你是对的,你不会离开,正如我无法舍弃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那是我们生活的全部,也是我们灵魂的居所

我们无法将灵魂抛却,只带着空空的躯壳独自存活

“已经太晚了,大家都回去”我向我的朋友们告别,就如同往常一样

他们依依不舍地望着我

“我实在不知该如何同你们道别,所以,就在现在,现在,我就和大家正式告别了在你们离开之后,我将封锁你们的账号,阻止你们重进入这个世界——请原谅我的任性,我实在无力再将这离别的感伤拖延得久了……”

“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弦歌雅意泣不成声,“……让我们帮你做点什么——无论是什么”

“如果想要帮助我,那就请你为我做一件事情……”我说

“我做我做”弦歌雅意泣不成声,“无论是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帮你完成”

“记住我,承认我,在这个拒绝我存在的世界上为我证明,证明我曾经来过,证明曾经有这样一个奇异的生命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他被人认可,并没有被永远地抛弃和遗忘……”我用力抱紧了弦歌雅意的肩头,然后转身离去

“我会的”精灵射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一定会的”

转瞬间,我已经渐行渐远,他们的人影仍旧聚集在海滩,只是隐约可见

“……我要为你写一个故事,我要记下你的每一次经历,我要告诉每一个看到这个故事的人,你是真实存在的你来过你在这里……”弦歌雅意声嘶力竭

我不敢回头,只能擦着眼角那永远也流淌不完的泪水,越走越快,直到他们的影子隐没在地平线中

“……我要用这个故事来纪念你,纪念我们,纪念那些我们不愿忘记的事情……”弦歌雅意的声音还在回响,即便是滔滔海浪声也无法将它淹没

我踏过高山,踏过河流,瞬息千里地逃窜开去,可他夹杂着哭嚎的吼叫声依然清晰可闻:

“……我知道这很难,我知道我会写得很烂,我知道我会写得很慢,但我会写下去,无论多难、多慢我都会把它写完我不是为了任何看到这本的人而写,而是为了你你是这个故事唯一的主角,也是这个故事最重要的读者,它会是你存在的证明……”

“再见,我的朋友,再见”I640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