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独游>一百四十五带给我的遗憾送给你的祝愿

一百四十五带给我的遗憾送给你的祝愿

本书:独游  |  字数:5690  |  更新时间:

…威尔生生给我的线索是正确的,那本散落笔记的龙;小烈落到了这群好奇而又莽撞的小家伙的手中一事实上,之前无数次的经验告诉我们,凡是被记载在我的魔法笔记本上那些任务线索,无论它们看起来时多么的荒诞不经难以置信,之后的事实都终将证明它们母庸置疑的正确。对此,我毫不担心。

感谢那段曾经做城门守卫的经历,这使得我能够很清楚地知道坎普纳维亚城中每一个孩的个置,这给我完成任务带来了很大的便利。我十分乐观地估计:这份工作不会花费我太多的时间。

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会相信这种愚蠢的感觉了!

在城东大道的街角。我先找到了莱特兄弟。这是一对诛儒族的少年。哥哥名叫威尔伯、弟弟名叫奥威尔。你知道,他们是那种非常典型的诛儒族人,尽管还只是两个孩,但他们血脉中对于机械明的狂热和妄想已经无法遏制。他们宣称自己想要明一种用燃料驱动的机器,可以让普通人不借助魔法的力量也能够乘坐它飞上天空。他们把这种仅存在于他们幻想之中的伟大明称作“飞机”而近,他们的研究工作刚刚取得了十分重大的突破性进展一一经过了几个月的不懈努力,他们终于完成了第一个飞机实体模型。

这是一个植物纤维质地的不确定性结构力学基础动态立体仿真模型好吧,换一个通俗点的方式来说,这是一个折纸玩具。我很难向你描述出它的具体形状:它的结构很简单,中间是一道立起的竖脊,而两侧则是两片巨大的翅膀。一说起翅膀也许你先会想到鸟类,但我得说这个东西和鸟类一点儿都不相似。如果一定要我做一个比喻的话,我觉得它像是蝴蝶,因为它的翅膀大得简直不成比例,占据了整个玩具哦,是模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面积。

我问他们。是否从埃奇威尔先生的家中拿走过一些笔记的残页,两个孩立刻供认不讳。他们说,他们想要多的纸张来尝试制作不同的结构模型,于是就跑到埃奇威尔先生的家里拿了不少纸出来。我试着让他们把这些笔记交给我,但他们不愿意。他们说,这些笔记的纸张材质十分特殊,他们想要用这种纸制作的模型来进行高空滑翔稳定性的实验,也就是说。他们打算在在圣盾海湾旁的橡叶峰山顶把它们投向大海,想看看它们能不能顺着着由副热带高压形成的暖湿气流漂洋过海,去到传说中那片美丽而又神秘的东方大6。

如果这两个理想远大的淘气包真的那样做了,那不管这些用珍贵的炼金术笔记折成的纸飞机能不能飞过大洋。毫无疑问的是,那都将是我见到它们的后一面了。

我尝试着劝说他们放弃这个宏伟的计”这令他们两个很不高兴。弟弟奥威尔被我纠缠得有些不耐烦,昂起头对我说:“如果你真的想要这些纸的话,那就和我们打个赌吧。如果你能制造出比我们的飞机飞得远的飞行器模型,我们就把你要的这些纸送给你。”

我别无选择,只得接受了这个赌约。哥哥威尔伯交给我一张纸,然后为我演示纸飞机的折法。眼看着威尔伯一双胖乎乎的小手在纸上轻地跳动,一折一叠间恍若舞蹈般轻盈,很地将手中的白纸就变成了一架精美的纸飞机,我感到自己的双手简直是前所未有的笨拙。我猜这两个狡猾的小混蛋一定是在给我的纸上施了魔法或是诅咒什么的,这些轻飘飘的薄纸片简直比黑爵士大锤还难对付:我把它从这边折下去,一转眼它保准会从那头又弹了起来;明明是笔直的一条对折线,当我对叠过去之后却现偏出来足有我两拇指头那么宽而且还是大拇指。当我好不容易将这张白纸折出一对翅膀形状的模样时。我觉得自己的手指头都要打成蝴蝶结了。即便如此,我的作品仍然是左大右小前重后轻上歪下斜,和保儒少年手中那个整齐漂亮的折纸玩具截然不同。

站在街边,威尔伯捏着手中的纸飞机轻轻向前一送,它便顺势向前飘去。它在空中飞舞的姿态恍若一个有了生命的精灵,挽住了街角的轻风,轻盈而又稳便地随风飘荡,直穿过宽阔的街头广场,缓缓降落到道路另一侧的草地上。

我现在真的有些怀疑:这两个小家伙的明说不定真的有机会成功。那纸飞机当风飘举的模样。分明蕴含着某种质朴而又神秘的至理。有朝一日。如果我们真的能够解开这个谜团。天空未尝不会向如我一般不通魔法的普通人敞开怀抱。

毕竟不是该当我感慨的时候,迎着两个保儒少年挑衅的目光,我轻轻掂了掂手中的折纸作品,向前迈出一步。右手猛地舟前掷出。当我的纸飞机脱手飞出的时候,我只听到“呼”的一阵风声从我的耳边掠过。立刻,我站直了身体,垫起了脚尖,向远方眺望,想要看看我的折纸玩具飞到了哪里”

,”空中没有痕迹,飞机已经飞过,,

呼,一定是我太过用力了一一我想那孩轻轻一掷都能将这个小小的纸飞机送出那么远的距离,我将它那么用力地扔出去。现在怕不是已经飞到城墙外面的树林里去了吧?一想到自己居然对两个孩贪玩的赌约那么认真,我就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何必呢?这样会伤到孩们的积极性的”。先生,您输了哦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小奥威尔忽然高兴地拍手大叫起来,一边叫一边伸出小手向前指着。顺着他的手指向前望去,我恍惚间看见。:六,前大约兰步这的地方。屁股朝卜地栽倒着一团白乎乎一。那东西看起来颇有几分眼熟,依稀”仿佛“似乎”好像”是我刚刚叠好的纸飞机的模样…,

一阵小风将一片落叶从我的腿边吹过,一时间,我感到气氛有些萧索。

这个”你知道,我始终都是这么认为的:对于那些怀揣理想、用于探索的孩们,我们不应该过于严厉地打击他们、伤害他们幼小的心灵。有时候我们还是应该适当地放纵他们,满足一下他们幼小的自尊心,这样能帮助他们好地成长,所以我,投纸飞机的时候用力稍稍轻了一点嗯,就是这样,我投得轻了一点”嗨。你这是一副什么表情?我的话哪里有说错了?你觉得有破绽吗?不要撇嘴!我说的就是你!有本事你来啊!看看你能不能像我一样把这两个孩,“那个”哄得那么开心!

不过,保护孩们的自尊心,让他们幼小的心灵不受伤害,这之需要一次就够了。下一次,我就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了。

根据一些高深的、你们显然都不懂得的空气动力学原理,我适当地调整了机翼和机身的比例,同时又将机翼的角度调小了一些。这样一来,它就可以…”

“先生,您输了哦”咦?怎么会飞得比刚还近?

哦,我明白了,在设计这个飞机模型的时候,我没有考虑到横风造成的紊流影响。如果像这样给这个飞机加上一个定风尾翼的话”

“先生,您输了哦开玩笑的吧!它好像越飞越近了!!

我明白了,一定是小扰动在在流中传播叠加起来所形成的突跃造成的贿增加而影响了飞行的稳定性,只要我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先生,您输了哦”有没有搞错啊!我的纸飞机已经连两步远都飞不到了!!

好吧好吧。如果这样还不行的话,那一定是大展弦比直机翼的举力和由尾涡引起的阻力失调所专起的,我之需要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先生,您输了哦我嘞个去!这一次飞得还不如刚远呐!

要不然也许是因为”

“先牛,您输了哦

难道说…

“先生,您输了哦

真非…

“先生,您输了哦

“您输了哦“您输了哦…”您输了哦

好吧。我承认,我对于折纸这门高难度的科学技术确实一窍不通。经过连续二十几次的不懈努力尝试,我折出的纸飞机越飞越近,后终于一撒手就一头栽到了我的脚背上去!

我开始十分严肃地考虑放弃这个任务的问题”

“先生,您还要再试一次么?”在我面前。小威尔伯一脸带微笑地看着我,在他的手中。还捧着一张刺眼的白纸。

见了鬼的。这两个小混蛋从哪儿搞来了那么多的白纸?!

老实说。连番惨烈的败绩让我现在一看见白纸就恶心得胃里直冒酸水。我觉得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忍不住亲手宰了面前这两个无辜的小兔崽的。

我愤恨地一把从小威尔伯手中抢过这张纸三把两把将它握成一团大纸球,大吼一声倾尽全力将它远远扔了出去,想要用这种方式将淤积在我胸口那股闷气宣泄出来。那团纸球如流星陨石般飞过长天。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锐利的曲线,遥遥探向远方,直飞得不见踪迹。

然后……

“刷拉拉”一道耀眼的白光立刻拔地而起,将我围绕在中央,同时我的耳边飘过一阵象征着任务完成的轰鸣声。当光芒散去,我看见莱特兄弟满眼崇敬地仰视着我:

“先生,您的飞机飞得好远好远哟

在威尔伯的手中,正小心翼翼地捧着我刚刚扔出去的那团大纸球,小手正如获至宝般地在纸球上来回摩挲着:

六”您的飞机模型给了我们很大的提示,我们一定会很好地参照您的设计。明出能够飞得高、远的飞机来的。当明成功的时候,我们一定会来邀请您做我们的第一个乘客…

当这个锣嗦的小家伙还在满怀敬仰地因为那团被揉得一团糟的大纸球给他们带来的启而对我喋喋不休的时候。我已经怀揣着从他们手中赢来的炼金术笔记落荒而逃了。在这一刻,一个坚定的念头牢牢盘踞在我的脑海中,如岩石般坚不可摧。我深信。就算是至高神达瑞摩斯此刻亲自降临在我的面前。也不可能让我的想法有半分的动摇。

此时不住在我脑海中翻腾的想法是:无论这两个小糊涂蛋以后明出什么样的东西来,都休想让我靠近半步!

绝对休想!!!

如果你认为至此这个任务带给我的磨难已经全部结束。那我只能说你实在是小瞧了这些孩们玩要的劲头。事实上,这或许是这一系列任务中容易完成的一个了。

一个半兽人孩教我把两张纸折成一个正方形他把这叠好的玩意儿叫做“方宝”然后和我每人拿着一个在地上反复摔打,直到将对方留在地上的”方宝”打翻过来算胜利。和那对徕儒兄弟的要求一样,我必须胜过他能从他手里得到那些笔记。我真想告诉你这一切有多难。但遗憾的是以我笨拙的语言根本无法描述清楚这项工程的困难程度。我感觉这是一项集弹性力学、塑性力学、爆破学等等一系列复杂学科相关知识和运气为一体的高强度体育项目,而且要命的是,经过我的亲身体会,我觉得运气的成分要口们化人多数。我只经不记得在鳖个讨程中我输给那个龇二厂右“绿皮娃娃多少回了,后我简直是一不小心赢了他的。当我伸出颤抖的手臂从他手里接过那些笔记的时候。我的整条右臂连同肩膀都因为用力过猛而肿了起来。一种酸胀刺痛的感觉从我的骨缝中向外辐射蔓延,让我不由得担心自己会不会一不留神把血管撑破。

一个牛头人少年让我陪他玩滚铁环的游戏哦,我猜你会说:“这有什么难的”我相信如果你能亲眼来看看我们滚的铁环就不会这么想了。严格地说。我甚至不认为我们滚的这个东西能够称得上是“铁环”一它分明就是一张巨型的铁饼:在它通体薄的地方也有你的掌心那么厚。而且我誓你这辈所见过的大的马车车轮也要比它小三圈。这玩意儿几乎就是块实心的铸铁,仅仅是因为它的中间有个大约猫尾巴那么细的圆孔,这个一脸傻乎乎的牛头人少年就认定了它是个“铁环”你知道仅靠两只手的力量想让这块危险的铁疙瘩保持直立有多难吗?这简直是个违反万有引力定律的自然现象。不用说还要让它滚起来。

我有没有告诉你,这个刚刚进入青春期的牛头人少年比我高半头,而且保守估计他的肩膀有我两个那么宽。

相信我,如果你有孩。我奉劝你千万不要让他和同龄的牛头人孩一起玩耍,因为这样做和让他独自面对一只饥肠辘辘的食人魔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许多在牛头人娃娃看来仅仅是件玩具的东西,对于你的孩来说绝对是件不折不扣的凶器。

你以为牛头人的孩是难对付的?不。和那个拉着我跳格的精灵族女孩相比,他绝对属于人畜无害的善良生灵。我不知道究竟是谁明了这个跳格的游戏,如果让我找到他的话我一定要让他为自己的这项明后悔一生。我实在不想告诉你这个精灵族的女孩在跳格时是多么的轻灵窈窕,不想让你知道我像一头断了腿的狗熊一样跳来跳去的模样有多丑陋,你只需要知道,我几乎费了半条命把这长长的一串格跳完。当我离开的时候。几乎已经忘记了如何直立行走。

诸如此类的游戏还有很多,请原谅我不愿再详细地描述这段惨痛的经历。我无法想象这些年幼的孩们究竟从哪儿来的那么旺盛的精力,竟能够一天到晚不停地将这些足以把我这个强健的成年人累的死去活来的游戏玩个不停。

而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当我愁眉苦脸地为了从他们手中赢下两张笔记而精疲力竭苦苦挣扎的时候。他们看起来却显得很乐。我不知道他们的这份乐来自何处,是从哪些简陋的玩具中吗?又或者是从我和的比试较量中?他们是因为在自己的领域中击败了我这个成年人儿欢欣鼓舞吗?可又为什么在终被我击败之后还能玩得如此开心呢?

胜负、荣誉、赌注、价值似乎这些东西都不会影响到这些孩们终得到的乐。

他们的乐并非来自于外物的表象或是与他人接触时的差鼻。而是来自于他们的内心,来自于那个单纯而又洁净的世界。当我为了自己的目的如临大敌地与他们苦苦争胜的时候,他们却只是自本心地在寻找那份心底的乐趣。是的,在一个接一个地将他们击败、赢得他们手中的笔记残页之后。我距离完成任务的目标越来越近,我本应为此感到振奋和高兴的,不是吗?

可我却高兴不起来。

我不理解他们的乐。我这一生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我的眼前浮动着无数的目标,它们记载在我的魔法笔记本中,我生活的意义就是将它们一个接一个地完成。当它们被完成的时候,我会得到奖励,我会提精力量。我会成为比之前优秀的人,我因此而感到乐。这种乐的目的明确、来源清晰、代价昂贵。

和我的乐相比,这些孩们的乐是如此的廉价,却又是多么的宝贵!

任务还在继续,我仍然不得不陪着这些异想天开的孩们无休止地一起玩这些无聊的游戏,这让我倍感煎熬,但我并不想抱怨什么。我相信,万知万能的神明在这里安排下一个这样的任务,或许正蕴含着某种博大的智慧。他也许想用这种方法提醒人们什么,让人们想起些什么、感受到什么,那应该是一些人们曾经拥有而又不断失去的东西,一些属于孩们的东西,同时也是属于那些已经不是孩们的大人们的过去的东西。这些东西去了哪里呢?是被人们丢弃了?还是被收藏在灵魂深处的某个角落中静静地霉呢?

不管它们去了哪里,这或许是个可以重找到它们、将它们泛上心头重体味的机会。它似乎在提酷着那些一度失却了它们的人们,告诉他们:你曾拥有这些上宝贵的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是你不应丢弃的。

遗憾的是,我并没有这样的过去,我并没有类似的童年,我只是蓦然出现在这天地间的一个闯入者,有些东西,我从来不曾拥有过。

所以,我无法感受、无法回忆、无法体味、无法感动。

我不知道除我之外的其他人、我的那些涉空者朋友们能否体会到这种单纯的乐,我衷心地希望他们可以,并因此而深深地祝福他们。

这就是我,一个没有过去的原生者,隐藏在心底深沉的一份遗憾,也是给我的朋友们的美好的一份祝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